手機看中經經濟日報微信中經網微信

觀察:以耶路撒冷為鑰匙,特朗普打開中東潘多拉盒

2017年12月07日 16:15   來源:中國新聞網   

  中新網12月7日電 (孔慶玲 孟湘君)聖城耶路撒冷傳出重大消息,美國總統特朗普6日宣佈,美國承認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計劃將美駐以使館搬遷至此。表態一齣,多國紛紛反對,並警告地區衝突風險將增加。這塊經歷了太多波折的“應許之地”,何時才能應人民之許,迎來長久的和平?

    不按常理出牌 打破美國幾十年外交傳統

  又不按常理出牌!特朗普正式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的舉動,打破了美國外交幾十年來的傳統,也使美國成為以色列1948年建國以來首個這麼做的國家。

  早在1995年10月,美國國會已通過法案,要求政府承認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但由於這個法案在外交上極為敏感,此後美國歷任總統都不敢輕舉妄動,紛紛以“推遲搬遷”的形式避免介入耶路撒冷紛爭。

  然而,小布希、克林頓、奧巴馬……“前任們”都擱置的事,特朗普上臺一年就給辦了。

  女婿就是猶太人 特朗普舉動為兌現競選承諾?

  以色列群體在美國的遊説能力很強,很多猶太人在美國地位都很高。猶太人群在美國社會有很大影響力,特別是在美對中東政策方面。而身為特朗普女婿的猶太人庫什納,今年也作為白宮高級顧問兩次訪問巴以,傳達中東政策。

  庫什納祖輩是納粹大屠殺的倖存者,20世紀40年代移民到美國。到了父輩一代,其家族已財力雄厚,所以庫什納過著無異於“富二代”的優裕生活。

  今年5月,特朗普訪問以色列時,做出了親猶太人傾向的舉動。他當時赴位於耶路撒冷的猶太教聖地哭墻,成為首位在任職期間“訪問”哭墻的美國總統。他頭上還戴了猶太教徒最明顯的標誌之一小圓帽“基帕”(Kippah)。

  英國廣播公司(BBC)記者稱,通過承認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特朗普履行了競選時的承諾,以變通方案來滿足他的親以色列選民。

  原來,據報道,早在當初競選總統時,獲得過猶太財團大力資助的特朗普,就承諾將美國駐以使館搬遷至耶路撒冷。

  中東政策方向漸清晰 “猛刷存在 拉攏盟友”

  事實上,上任以來,特朗普調整了奧巴馬政府的中東政策,體現在打擊“伊斯蘭國”、遏制伊朗、修復沙特關係和加強與以色列關係等方面,政策方向逐漸清晰。

  總體來説,奧巴馬減少中東戰略投入,而特朗普卻加強在中東的政治軍事存在,鞏固其主導地位。他要“猛刷存在”、“拉攏盟友”。

  不難看出,不論是出於兌現承諾的壓力,還是調整中東政策的需求,對特朗普來説,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不是能不能做的問題,只是何時做的問題。在他看來,這件事“早就該做”了。

  然而,特朗普不忘暗示,自己“並沒有把事情做絕”。他説,美國在最終地位問題上不會採取立場,比如耶路撒冷最終邊界問題。他還表示,新的美使館完工後,“將為和平做出更大貢獻”。

  跨越“紅線” 巴以和平前景堪憂

  特朗普表態一齣,除了以色列稱讚這是“公正而勇敢的決定”,多國都發出警告、譴責,並表達對巴以和平進程和地區局勢的深切擔憂。

  最直觀的風險,就是可能引發巴勒斯坦的抗議浪潮。多個巴勒斯坦組織呼籲展開“憤怒三日”的抗議行動。德國政府、沙特國王薩勒曼、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等紛紛警告,美國政府的舉動可能廣泛激怒伊斯蘭教信徒,並可能引發耶路撒冷、約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帶的暴力衝突。

  今年夏天,巴以雙方剛因為聖殿山事件爆發大規模衝突,而因為耶路撒冷問題的任何變化,都會對巴勒斯坦建國産生影響——“政治和宗教象徵的意義在這裡相互滲入”。

  上世紀90年代以來,巴以和談進程已走過了20多年。然而,雙方和談多次陷入僵局,經歷了啟動、中斷、重啟和再中斷的曲折過程。雙方達成的一系列協議也未能徹底執行。

  巴以談判所面臨的問題都是難啃的“硬骨頭”,比如耶路撒冷地位、猶太定居點前途、最終邊界劃分、巴勒斯坦難民回歸、水資源分配、以色列安全保障、巴勒斯坦國軍隊形態、巴勒斯坦國未來邊界控制等等。

  在外界看來,耶路撒冷問題“只能通過衝突各方直接談判”得以解決,美國的單方面行動,可能會使和談脫離軌道,也使別國無法相信其在和談中的公正性。

    打開潘多拉盒,點燃未知火藥桶?

  耶路撒冷問題,不僅事關巴以和談,還關乎地區局勢。基於中東長期動蕩的局面,而耶路撒冷的地位又是最敏感問題之一,特朗普的這次決定,具有巨大的象徵意義和不可預知的後果。

  這一決定不僅傷害了巴勒斯坦人、阿拉伯人乃至穆斯林世界的民族和宗教情感,全面影響美國與伊斯蘭世界的關係,還可能讓中東反恐形勢進一步惡化,點燃了更多未知的火藥桶。

  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就曾説過,如果美國真的將耶路撒冷認定是以色列首都,那麼將讓恐怖分子有機可乘。

  專家稱,特朗普此舉可能會給反美主義、極端主義、恐怖主義提供一個新口實,刺激他們掀起新一輪反美情緒。

  美國對可能的反抗情緒早有預料。美國駐耶路撒冷領事館前一日就發聲明,要求領館員工及其家屬儘量不前往耶路撒冷老城或約旦河西岸,還敦促美國公民不要前往人群聚集或增派軍警部署的地方。

“三教聖城”:耶路撒冷到底有多重要?

  作為一座歷史悠久的城市,耶路撒冷老城面積雖然只有1平方公里,卻被伊斯蘭教、猶太教和基督教三大宗教視為聖地。雖被冠以“應許之地”和“和平之城”,耶路撒冷數千年來卻承受了戰亂和苦難的重重考驗。

  1949年時,耶路撒冷開始由以色列和約旦分治;

  1980年,以色列宣佈耶路撒冷為其“永久首都”;

  1988年,巴勒斯坦也宣佈耶路撒冷是新成立的“巴勒斯坦首都”;

  至此,耶路撒冷的歸屬問題成為巴以衝突的核心。

  猶太教的哭墻、穆斯林的圓頂清真寺、基督徒的聖墓教堂,在這座小小的城裏匯聚。現在的耶路撒冷分為東西兩區,西區是新城,東區是老城。以色列的國會、重要政府部門、都在西區,雖然以色列宣稱耶路撒冷是其“首都”,但各國都將駐以色列使館設在特拉維夫。

  耶路撒冷歸屬問題不僅涉及老城的歷史定位、宗教權利和文化屬性,更重要的是,牽扯到猶太人和阿拉伯人難解的複雜心結。

  究竟誰才是這片土地真正的主人?(完)


(責任編輯:于躍)

精彩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