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看中經經濟日報微信中經網微信

法國的“裏子”:中資企業從這裡輻射歐洲市場

2017年04月20日 07:47   來源:人民日報   殷新宇 曹鵬程 李 鶴

  位於上法蘭西大區的尚蒂伊城堡。

  本報記者 李 鶴攝

  裏爾距離歐洲主要城市的交通時間。

  資料圖片

  “11/19基地”的礦渣山前建起了新能源電站。

  本報記者 吳綺敏攝

  北加萊海峽採礦盆地的居民在清新的環境中健跑。

  本報記者 吳綺敏攝

  德賽耶的設計師在電腦製圖。

  本報記者 李 鶴攝

  誕生在裏爾醫療保健營養科技園裏的機器人“Yumii”。

  資料圖片

  法國北部加萊地區的一家工廠,織機發出巨大而充滿節奏感的聲響,精美的蕾絲從機器的一端緩緩流出。

  一年前,傳承著古老工藝的法國知名蕾絲生産企業德賽耶瀕臨破産,幸運的是,一家中國企業將其全資收購,擁有上百年曆史的德賽耶在注入新鮮血液之後重獲新生。

  傳統得以傳承,新的機會孕育生長——在加萊所屬的上法蘭西大區,這樣的場景並不少見。上世紀70年代開始,隨著資源逐漸枯竭,這個地區曾經倚重的煤炭、採礦與紡織等行業先後出現衰退,經濟下滑嚴重,失業率高企。當地痛定思痛,從生態環保、“銀發經濟”、電子商務、工業物流等方面推動創新,如今已經初見成效,用大區議會主席格扎維埃貝特朗的話來説,“第三次工業革命”正在大區悄然進行。

  一個連接多個大都市的要地——

  基於獨特地理位置的物流産業

  上法蘭西大區位於法國北部,是法蘭西民族的誕生地。如果首都巴黎算是法國的“面子”,這裡則可以算是法國的“裏子”。

  這樣的定位意味著,明明非常重要,卻往往不為外人所知。然而,只要把視角拉出法國一地,就能體會到其樞紐性地位。在大區投資促進局亞太地區負責人劉權滸眼中,大區的地理位置處在歐洲西北部中心——以大區首府裏爾市為中心畫一個半徑300千米的圓,巴黎、倫敦、阿姆斯特丹、布魯塞爾、科隆等重要都市皆盡納入,交通時間都約在兩個半小時之內。歐尚、迪卡儂、樂華梅蘭等一大批全球知名品牌,成為這一區域新的名片。

  獨特的地理位置和已有的雄厚工業基礎,使得上法蘭西大區很多相關産業發展迅速。

  高速公路上,巨大的箱式貨車往來穿梭,僅憑這一點就可以看出當地物流産業的繁榮。投資促進局提供的數據驗證了記者的判斷:這裡擁有法國最大的物流産業集群。大區擁有超過1300萬平方米的倉儲,相當於全法國物流倉儲總面積的17%。

  但隨著經濟的發展,運力還是緊張。在採訪中,很多當地官員都提到“一帶一路”倡議和相關理念,認為對當地經濟發展很有啟發,感覺交通運輸和基礎設施的改善確實是托舉經濟活力的重要因素。本報記者採訪期間,恰值兩年一屆的裏爾國際鐵路技術展覽會開展,吸引了法國、義大利、德國、中國等數百家廠商參加。

  展會第一排,中國中車的展臺格外吸引人,幾輛色澤艷麗的列車模型前圍滿觀眾。“電力機車、有軌電車和地鐵車輛是中車在歐洲比較有優勢的産品,我們準備在展會上重點推薦。”中車大連機車車輛有限公司國際業務部主任李智東説,這個展覽是法國唯一的鐵路行業專業展會,也是歐洲最重要的鐵路行業展會之一。

  上法蘭西大區是法國鐵路行業最發達的地區,承擔著全國超過四成的鐵路建設量,大型鐵路設備商的製造廠和專業公司雲集,法國瓦朗西鐵道試驗中心還有鐵路運輸園區以及歐洲鐵路協會也設立於此。

  劉權滸介紹,除了鐵路,上法蘭西大區的汽車製造業也是法國第一,此外,食品加工、紡織工業等也處在全國前列。

  事實上,工業一直都是法國北部經濟引以為傲的資本。冶金、紡織和煤礦等産業,曾給這一地區帶來了經濟的繁榮,創造了眾多就業崗位。當這些傳統行業日漸式微時,上法蘭西大區找到了新的機會,物流、鐵路、汽車等行業異軍突起,支撐起了轉型中經濟的基本面。但如果僅僅如此,似乎還缺少更多的亮點。

  什麼能夠代表上法蘭西大區經濟的未來呢?貝特朗對我們這些遠道而來的記者説:“有兩個地方,你們一定要去看看……”

  一個老礦區的再生——

  廢棄礦渣山成為世界遺産

  名為“11/19基地”的園區原本是一片礦區。上百米高的礦渣山聳向藍天,春雨過後,礦渣黝黑的底色中泛起星星點點的綠色。驅車法國北部,遠處這些龐然大物非常惹人矚目。“這是北加萊海峽採礦盆地,可是列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遺産名錄了。”隨行的上法蘭西大區旅遊局中國事務經理王儒英介紹説。

  距離一座礦渣山不遠,有幾棟紅磚建築,旁邊還有一台已經生銹的選礦機械。生態環保企業發展中心總經理維克托費雷拉告訴本報記者:“幾十年前,如果我在這裡説話,你們根本聽不到我的聲音。在屋外,也不可能看到藍天。”

  運煤的火車隆隆作響,滿身煤灰的礦工早出晚歸。從19世紀開始,蘊藏豐富的淺層煤礦讓這裡成為法國的礦業重鎮。當地原本鳥語花香的自然景觀,被一坑坑礦井和一堆堆礦渣取代,成為法國污染最嚴重的地方。

  1968年,法國政府出臺法令要求當地關閉礦井,但直到1990年,最後一處煤礦才被關閉。經過多年治理,廢棄的礦區重新恢復寧靜,黑乎乎的一切慢慢被藍天和青草取代。2003年,當地礦業聯合會開始推動“申遺”。2012年,這片採礦盆地,因其獨特的人文遺産與自然和諧融合的現象,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入世界遺産名錄。

  礦區能有今日模樣,生態環保企業發展中心功不可沒。中心每年都在這裡舉辦大型研討會,為當地的迴圈經濟出謀劃策。借助專家,中心設計出更為節能環保的各類産品。

  “這裡曾經是煤礦工程師的住宅”, 費雷拉手指一處兩層的獨棟小樓説,這幢小樓被各種環保科技加以改造,僅僅墻面保暖隔熱就運用了5種材質。“這是一個樣板房,我們會培訓當地的建築師,教會他們如何建造更環保的房子。”曾經的礦工中,很多人家的住房內部已經得到改造。

  工程師樣板房附近,有風力發電機,還有一個成規模的太陽能發電廠,光伏板還能隨著太陽的方向旋轉。費雷拉説,中心已經在嘗試著給附近的小區提供清潔能源了。

  比之技術上的支援,環保理念在這一區域的滲透,影響似乎更為深遠。中心把很多居民培訓為“環境大使”,通過他們在社區傳播環保理念和知識。在中心,時常可以看到學校老師領著孩子們前來參觀。這個由老礦區改成以環保産業為主的城鎮如今小有名氣,甚至在巴黎氣候大會時被列為外國元首參觀考察的目的地之一。

  誕生在舊廠房的科技園——

  資訊産業創造兩倍就業崗位

  它漂亮可愛,有一張萌萌的臉龐,身高與一個幼兒相倣;它能説會道,老人寂寞無聊時,可以陪著聊天;它耳聰目明,有人打來電話,它會“走”到老人近前,臉上大大的螢幕顯示出來電人的視頻圖像。

  這個名為“Yumii”的機器人誕生於裏爾的醫療保健營養科技園。該科技園商務拓展經理雷米勃斯崔特介紹説,醫療保健營養科技園專注于“銀發經濟”,入駐園區的400多家高科技企業圍繞著老年人各類需求進行科研和産品開發。勃斯崔特舉例解釋:老年人的味覺感受和年輕人不同,就有企業開發出既讓老年人吃得開心,同時又健康營養的食品;老年人行動不便,企業研發出多款輔助老年人行動的器械,比如一款智慧拐杖,一旦老年人意外摔倒,拐杖就會自動向老人親友發出求助資訊;為了預防和治療老年性癡呆,園區內的實驗室正在全力以赴地研究新藥物。

  與醫療保健營養科技園關注老人不同,歐洲科技園的電子産品和技術受眾則是年輕人。“我們是一個從紡織廠裏走出的科技園。”園區的首席運營官馬西莫馬尼菲科如是説。上世紀80年代末,一家擁有上百年曆史的紡織廠倒閉,裏爾人最終沒有把它拆掉重建,而是花了很長時間去規劃。最後,裏爾市政府決定投資把紡織廠改造成一座“數字城市”,歐洲科技園區也由此誕生。2009年開始,資訊科技領域的創新企業經過篩選後陸續進駐園區。

  園區與歐美相關領域的大企業建立合作關係,向企業提供更為專業的指導、諮詢和培訓,同時幫助這些企業搭建與裏爾研究中心等資訊專業研究所的溝通合作渠道。科技園不僅為稚嫩的小企業提供辦公場地,還幫助他們尋找資金、開拓市場。“在這兒只要你有優秀的創意和技術,很快就可以得到完善並形成産品。”馬尼菲科告訴記者,已經大約有40%的企業孵化成功。

  當年,紡織廠倒閉,5000多名工人失業;到2020年,歐洲科技園內的企業將會超過500家,創造上萬個就業崗位。

  一片期待外國投資的熱土——

  中資企業從這裡輻射歐洲市場

  在採訪中,我們深深感到,創新驅動、轉型升級是一個並不以經濟發展階段為決定因素的全球性話題。發達國家在這方面所面臨的技術資本供給、機制體制改革、社會觀念重塑等命題,並不比發展中國家少,同時也給“走出去”的中國企業很多機遇和信心。

  不久前,中國企業比亞迪宣佈,將在上法蘭西大區的博韋市阿洛訥鎮投資1000萬歐元成立電動汽車組裝廠。簽約現場出現了意味深長的一幕:作為法國地方政府引進的項目,除了大區、地市、中方代表,還特別邀請了法國負責工商管理的政府代表參加簽約。據了解,國家部門的加入,就是為了保障今後的合作,隨時推動需要國家部門來突破和協調的相關政策。如此“簡政放權”的姿態,襯托出今日法國對外國投資的高度重視。

  為何選擇在法國北部設廠?“法國是歐洲最大的大巴市場,上法蘭西大區博韋市地理條件優越,且當地政府積極鼓勵電動車發展,”比亞迪歐洲分公司總經理何一鵬説,該項目計劃于2018年投産,前期主要生産電動大巴,後期將增加更多車型。

  有著“巴黎後花園”之稱的博韋市距離巴黎很近,博韋公交車是這座城市的亮點之一。然而,歐洲城市客運車輛以柴油車為主,燃料消耗量大,尾氣成為城市大氣污染源之一。因此,純電動客車成為當地改善空氣品質的重要選擇。

  市場很大,但挑戰同樣巨大。對此,何一鵬深有感觸:“最初拓展歐洲市場時,同很多其他中國企業一樣,比亞迪面臨的困難主要在於歐洲大環境對中國品牌的不信任,品牌知名度不高。中國企業的國際化發展需要經受長時間的考驗。”

  另一家中國企業同樣經歷了信任的考驗。

  加萊蕾絲聞名於世,歐洲多國的皇室都一直定制加萊蕾絲禮服。在加萊,1874年創立的德賽耶家喻戶曉,如今,掌握古老蕾絲工藝的當地企業只剩下3家,德賽耶便是其中一家。因為經營不善,2016年,百年老牌的德賽耶快要走到盡頭。

  中國民營企業杭州永盛集團成為眾多買家中的一員。有當地媒體發出這樣的疑問:永盛值得信任嗎?他們會不會在收購後把德賽耶的技術和設備拿走就關了工廠?

  最終永盛用自己的誠意贏得法方認可,其收購方案最有利於解決當地就業問題:收購後保留德賽耶74個職位中的60個,並將製造生産保留在德賽耶所在的加萊地區至少5年。

  如今一年過去了,德賽耶正在恢復生機。在工廠辦公區我們見到了德賽耶的設計師熱拉爾。他很自豪地指著自己的新作品:“這個蕾絲花紋是從莫奈的繪畫中獲得的靈感。”那是用蕾絲工藝呈現的《睡蓮》,折射了印象派藝術對法國深厚影響力。

  德賽耶總裁助理任遠説:“永盛使德賽耶獲得新生,下一步將嘗試把蕾絲運用在成衣、家居用品等行業。”

  上法蘭西大區曾經在政治、經濟、文化等多方面走在世界前列,而隨著經濟全球化、國際金融危機、新興市場國家崛起等時代大轉折紛至遝來,上法蘭西大區需要重新認識自己、重新認識世界。越來越關注並解決當下重要的全球性轉折問題,上法蘭西大區在轉型中才能展現出更多時代范兒。

  可以説,在這個方面,中法兩國的機遇與挑戰有相似之處,合作空間巨大。“一點又一點,小鳥築成巢。”貝特朗表示,大區經濟轉型將是法中兩國人民的共同機會,歡迎更多的中國企業和遊客來上法蘭西大區開拓市場,愛上這片充滿魅力的“戴高樂故鄉”。

  版式設計:李姿閱

(責任編輯:林秀敏)

精彩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