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看中經經濟日報微信中經網微信

智利經濟改革收穫成效

2017年04月20日 07:53   來源:人民日報   顏 歡

  智利目前已成為了南美第一大水果出口國。圖為首都聖地亞哥郊區,埃爾托雷諾葡萄園裏女工在修剪枝丫。這個葡萄園生産的所有葡萄都出口中國。

  本報記者 顏 歡攝

  核心閱讀

  智利是拉美地區最為發達、開放和政治穩定的國家之一,其綜合競爭力、經濟自由化程度、市場開放度、國際信用等級均居拉美地區之首,被世界銀行稱為“拉美經濟奇跡的發展樣板”。在秉持開放和市場驅動經濟發展的同時,智利注重兼顧社會公平、控制貧富分化。

  智利2011年跨越“中等收入陷阱”。而世界銀行的數據顯示,2000年到2015年間,智利貧困人口(即日均生活費低於4美元)比例也從26%直降至7.9%。

  在追求經濟增長的同時,把國家定位為“第二道資源配置機構”

  拉丁美洲與加勒比地區是中等收入國家最集中的地區,在該地區33個國家中,中等收入經濟體有28個。早在上世紀70年代初期,智利、阿根廷、巴西、委內瑞拉等8個拉美國家就達到了中等收入水準,但多數在這個“中等收入陷阱”中一停就是40多年。智利自由和發展智庫研究員弗朗西斯科克萊普在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表示,多數國家在進入中等收入階段後,難以處理好收入差距與經濟發展的關係,一味追求即時利益,忽視了對財富分配關係的調整和社會進步目標的關注,導致發展不平衡、難以走出這一階段。

  智利工業促進會主席佩德羅穆尼奧斯對記者指出:“從1973年起智利率先在發展戰略上進行調整,主張建立自由市場經濟,實行全面對外開放,由過去的政府主導轉向市場主導、進口替代工業化戰略轉向出口導向外向型發展戰略。”

  智利改革初期雖然深受西方新自由主義思潮影響,但此後一直在探索“適合本國國情的中間道路”。一方面,智利是一個地理上狹長的國家,具有綿長的海岸線,但國內市場很小,因而必須挖掘自身豐富的礦産和農林漁業資源;另一方面,政府在追求建立市場經濟、實行自由貿易的同時,又將國家定位為“第二道資源配置機構”,通過提供補貼、投資政策優惠、調整稅率等來扶持某些部門的發展。

  “堅持開放、揚長避短,智利政府經濟政策的重大調整為其快速發展奠定了基礎,”克萊普告訴記者,智利的改革開放與經濟全球化趨勢同步,在這一時期加快市場經濟轉型、推動外向型經濟正是“趕上了好時候”。

  最近幾十年來,智利一直是拉丁美洲地區經濟增速最快的經濟體之一。2011年,智利每人平均國民收入達到12350美元,超過了世界銀行規定的高收入國家標準,成功超越中等收入階段。普華永道發佈的報告稱,智利是拉美各國“最接近發達經濟體的國家”,認為智利經濟增長穩定高效、醫療和教育體系完備、政治和司法環境穩定、可持續增長有保證。

  在全球經濟持續低迷之時,向東拓展貿易做大亞太“朋友圈”

  由於大宗商品價格疲軟,特別是銅礦價格的下跌,一定程度依賴礦産出口的智利也遭受了重擊,採礦和礦産出口領域的私人投資驟減。2016年,智利國內生産總值增幅僅為1.6%,但相較于拉美整體經濟萎縮1.1%的數據,智利依然是該地區走得最堅實的新興市場國家之一。

  “這與智利長期堅持貿易合作夥伴多元化息息相關,開放的貿易極大地拓展了智利出口市場,在全球經濟危機的背景下保證了智利依然有多樣化的選擇。”克萊普指出,智利是全球最開放的經濟體之一,穩定的政治環境、開放的貿易、健全透明的法制、運作良好的市場經濟體制和較高的經濟自由度讓該國成為全球最具吸引力的經商國和活躍的投資目的地之一。目前,智利已與170多個國家和地區建立了貿易關係,並與60多個國家和地區簽署了23個貿易協定,包括自由貿易協定、部分産品優惠協定和經濟合作協定等,是世界上簽訂雙邊自由貿易協定最多的國家之一。

  “和亞洲各國貿易的高速發展,讓智利獲益匪淺。”智利經濟學家、智中貿易雙邊委員會主席費爾南多席爾瓦對本報記者強調,在國際經濟危機爆發後,智利以及其參與的太平洋聯盟不僅在拉美內部加強了政策協調,進一步推動地區內貨物、服務、資本和人員的自由流通,同時在多個場合重申要與亞洲市場“對接”,了解和滿足亞洲市場的需求,同時將太平洋聯盟打造成亞洲進入拉美市場的第一入口。

  在這個背景下,智利與亞洲地區的貿易額從2003年僅佔智利整體貿易的26%,上升到2015年的44%,合1250億美元;智利和中國的雙邊貿易更是由於高度的産業結構互補性,經歷了“量變到質變”的過程。據智利海關統計,2016年智利與中國雙邊貨物進出口額為287.6億美元,比2000年增長了13倍多,而且目前中智兩國稅目總數97%以上的産品已經達成零關稅,雙邊貿易的未來不可限量。

  智利外交部長埃拉爾多穆尼奧斯此前在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就指出,單從一個個數據就可以看出亞洲市場,特別是中國市場對智利的重要性。“在過去10年,智利對華食品出口增長近10倍,智利是中國新鮮藍莓和櫻桃的主要供應商,70%的智利藍莓銷往中國。原産于智利的三文魚佔中國三文魚進口總量的77%。兩國正在研究進一步升級自貿協定的可能。”

  “智利是世界上最早進行市場經濟改革的國家之一,在某種程度上説,智利的發展經驗能為其他發展中國家提供一些可借鑒的經驗。但我們看到,拉美國家長期處在中等收入階段難以前進的直接原因是技術進步率低,這就讓我們將目光投向了亞洲。”席爾瓦表示,亞洲國家集中精力提高國家創新能力、加快産業升級既會擴大市場、為智利創造機遇,又能向智利傳授經驗、幫助智利經濟結構實現新的轉型。

  (本報裏約熱內盧4月19日電)

(責任編輯:林秀敏)

精彩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