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看中經經濟日報微信中經網微信

荷蘭大選何以牽動歐洲神經?

2017年03月17日 09:55   來源:中國經濟網   

  中國經濟網布魯塞爾3月17日訊(記者 陳博)剛剛結束的荷蘭議會二院選舉吸引了歐洲乃至世界的關注,這在荷蘭選舉的歷史上並不多見。在去年英國脫歐公投、義大利憲法公投等震蕩歐洲地緣政治格局事件接連發生後,極右翼民粹主張與歐盟一體化進程的矛盾實際上已經公開化。荷蘭極右翼政黨——自由黨領導人維爾德斯在競選期間積極主張荷蘭脫歐,考慮到其已經在荷蘭國內擁有一定的民意基礎,有關“Nexit”(荷蘭脫歐)的話題似乎在本次選舉中顯得微妙且敏感。

  不過,儘管自由黨此前一度在荷蘭國內民調支援率中位居榜首,維爾德斯依然很難通過選舉“一步登天”當選下屆荷蘭首相。荷蘭萊頓大學政治學博士王中原認為,荷蘭的政治生態與選舉制度在很大程度上限制了維爾德斯的“首相夢”。首先,黨派分散的政治生態制約了自由黨“一家獨大”的可能。荷蘭國內大小黨派林立,選票流向極為分散。其次,根據荷蘭法律,政府組閣需獲議會半數以上(即至少76席)的支援,但在黨派高度分散的政治生態下,荷蘭歷史上幾乎無一政黨能獨自獲得絕對多數席位。最新民調顯示,荷蘭現任首相呂特領導的傳統右翼自由民主黨贏得議會二院150個席位中的31個,繼續保持第一大黨地位。維爾德斯領導的自由黨僅得19席,無一政黨贏得過半數席位。第三,自由黨政治孤立,參與本次選舉的另外27個政黨幾乎均否認未來與自由黨聯合組閣的可能。這意味著即使自由黨最終能夠贏得選舉,維爾德斯本人亦會因缺乏政治盟友而組閣失敗。由此看來,維爾德斯未來以首相身份帶領荷蘭直接脫歐基本上屬於“偽命題”。

  維爾德斯幾乎無法擔任荷下屆首相,但這並不意味著荷蘭乃至歐盟的極右民粹思潮會被“踩剎車”。從目前看,維爾德斯及其自由黨已經充分利用本次選舉達到了宣傳效果。昔日名不見經傳的荷蘭小型民粹政黨能夠一躍成為歐洲政治焦點,當地有關懷疑歐盟一體化進程,反思西方民主化優劣的音量逐漸加大,也在客觀上反映出當前歐洲社會政治思潮的確走到了十字路口。

  荷蘭現任首相呂特自主政以來,通過一系列經濟改革措施提振了企業的競爭力,同時採取嚴格措施,確保公共赤字水準與經濟風險維持在低位。因此,荷蘭經濟近年來堪稱歐盟與歐元區內的“優等生”,去年更是以2.1%的經濟增長表現排名歐盟前列。不過,在此期間,荷蘭國內底層民眾與主流社會間的鴻溝被持續拉大,這為民粹主義的滋生提供了溫床,也為維爾德斯的反歐主張增添了支援力量。

  此外,從此前選舉過程看,維爾德斯對荷蘭國內其他黨派成功施加了政治壓力。或許是迫於選票壓力,屬於中右翼的自民黨領袖,現任荷蘭首相呂特近期接連對外來移民與歐盟一體化問題表態強硬,言論中隱約透露出保守的味道,引發了市場對荷蘭未來政治風向的猜測。

  歐盟智庫學者莫尼據此表示,即使維爾德斯未能最終當選荷蘭首相,荷蘭與歐洲的政治決策者們亦不能對民粹思潮掉以輕心。對今年的歐洲政治而言,荷蘭大選是四分之一決賽,法國大選是準決賽,德國大選則是決賽,“維爾德斯們”對歐洲政治生態産生的後續影響值得持續關注。

  與此同時,在近日歐盟委員會主席容克提出有關“多速歐洲”的歐盟一體化建設構想以後,“歐盟未來何去何從”的討論再度熱絡起來。從歷史上看,歐洲的繁榮發展從未能脫離開放包容理念,一味以保守主義姿態掩蓋政治、經濟、社會中存在的深層次弊病並非上策。因而本次荷蘭大選對歐洲政治經濟演變的影響值得密切關注。

  

(責任編輯:林秀敏)

精彩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