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看中經經濟日報微信中經網微信

布達佩斯:合美之城

2017年04月16日 07:08   來源:中國經濟網—《經濟日報》   翟朝輝

  把布達和佩斯緊密連接在一起的塞切尼大橋,早已成為布達佩斯的象徵。 翟朝輝攝

  每一個城市都有獨特的性質。如果要找尋布達佩斯的精髓,那就該是一個“合”字

  匈牙利布達佩斯是中歐的一座歷史名城,很多人從文化角度來介紹它。在這個城市裏生活久了,我也總想找一個詞來形容她,卻發現這並不容易。

  旅遊指南上無一例外地説布達佩斯是“多瑙河上的明珠”。確實,它當得起這個稱謂,一路浩蕩的多瑙河逶迤而來,穿城而過,既造就了河中的沙洲片片,又串起了兩岸各具藝術特色的龐大建築群。這些風景中尤以國會大廈和布達佩斯皇宮沿岸最美,遊人往往會驚詫于它的美,用莊嚴、大氣、恢宏這些詞來形容這裡的風景一點都不為過。但我覺得這些形容詞還是不夠到位。畢竟多瑙河流經國家眾多,僅與河相伴的首都就有三個。這些詞彙似乎都在形容布達佩斯的麗質,而“美人”之美,還要看她的精神。

  布達佩斯是一個可以感知、可以思考的城市。我對她的認識,當然也是從生活感知開始的。

  我們可以用各種詞彙來形容對一個城市的認識,但很少有哪個城市像布達佩斯,因為她是“可聞的”。只要有機會走進菜市場聞,食材的天然味道在買的過程中就可以給我們嗅覺的享受。城中有一家百年老菜市場,既是觀光旅遊地,又是附近尋常百姓提籃買菜的首選地。你很難想像出一家菜市場竟能這般地整潔,其乾淨勁兒似乎與菜市場不配。這裡的雞鴨魚肉和多得叫不上名的蔬菜就是布達佩斯人的日常生活。我經常看到老人們在採購完之後,順手在市場來一杯啤酒或者咖啡,或坐或站,任陽光從透明的天棚上灑下。

  布達佩斯的魅力還在於她是“可享的”。我們隨便找個地方就可以望著多瑙河發呆,看雲卷雲舒,大河奔流,甚至可以在腦海裏細數奧匈帝國的如煙往事。如果時間充裕,我們也可坐在紐約宮咖啡廳裏,感受下“沒有咖啡就沒有文學”的大師情懷,偶爾還會生出一種恍惚,似乎身邊就是百年前默默無聞的大師們,而咖啡的味道也一如往昔,百年未變。仍在城市道路上行駛的、撐著天線的黃色公交電車,早已是這座城市的名片之一。倘若遇上節慶,還會有上世紀50年代的老電車上路運作,車廂裏面是那個年代粉刷的油漆和遺留下的木製座椅。電車拐彎時,在軌道上摩擦出吱吱的響聲,讓我們的聽覺也回到了上世紀50年代。這又何嘗不是一種精神享受呢!

  這個城市也是“可思的”。我開車路過多瑙河時,總喜歡放兩首音樂,一首是小約翰施特勞斯的《藍色多瑙河》,另一首是勃拉姆斯《匈牙利圓舞曲第五號》。對音樂我只是好聽而已,並不太懂。但這就是音樂的魅力,能讓西方音樂的門外漢同樣品味旋律之美。這優美旋律下,無一例外頌唱著愛情。“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若為自由故,兩者皆可拋”,一首《自由頌》,匈牙利詩人裴多菲把愛情和革命的浪漫情懷聯繫在一起,從而把情詩從卿卿我我推向了另外一個高度。當中國遊客來到這個城市時,我相信城市的一街一景、一房一像,或許都能讓來此的人有所思、有所悟。

  如果要找尋布達佩斯的精髓,我們就要讓思緒走到更遠地方。這個城市的精髓其實是“合”。

  布達佩斯的“合”是有形的。這個城市由多瑙河兩岸的布達城和佩斯城合併而來,布達為山地,佩斯為平原。以往兩座城市的往來只能靠渡船,偶架一所木橋,在波濤洶湧的多瑙河衝擊下,壽命也不長。最早把兩城連在一起的,是1849年曆經10年建造而成的塞切尼大鐵橋。這是一座以鏈索為骨架的三孔鐵橋,全長380米,是當時世界上跨度最大的鐵橋。“一橋飛架南北,天塹變通途”,兩岸民眾的生活就這麼被連到了一起,生活由此變得方便,其經濟和民生意義不啻是兩座城的新生。由此布達與佩斯牽手開始了共同發展的征程,而多瑙河也由兩座城市之間的界河,變成了布達佩斯可流連泛舟的內河。

  它的“合”還是無形的。自九世紀馬扎爾人在阿爾帕德率領下,進入喀爾巴阡盆地為匈牙利開疆裂土以來,融合式發展一直是主題。匈牙利的語言、獨特的外貌和文化與定居於此的斯拉伕人和日耳曼人有根本的區別,它雖位於歐洲的腹地,卻與周邊鄰居各不相同,就像一顆黃石頭在白石頭堆中那麼顯眼。千年以來,它歷經奧斯曼土耳其人的入侵達上百年,又被奧匈帝國裹挾成為沒有獨立軍事、財政和外交的國家,但文化並沒有消失,反而閃耀出獨特的光芒。它可以把中式的炸油餅加上西式的酸奶,變成本國的一道美味,也可以把土耳其伊斯蘭文化中的綠色與本民族的風格融合,成為國王行冊封大典的馬迦什教堂的屋頂。

  “海內合和,萬世蒙福”。一部布達佩斯城的歷史和現實、以往和當下,無不印證了合之美。這當是大美。(翟朝輝)

(責任編輯:于躍)

精彩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