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看中經經濟日報微信中經網微信

歐盟2018:逆水行舟不進則退

2018年01月12日 08:15   來源:中國經濟網-《經濟日報》   陳博

    復蘇勢頭加快 機遇挑戰並存 歐盟2018:逆水行舟不進則退

  上圖 歐洲議會大樓。

左圖 布魯塞爾街頭設置的歐盟知識宣傳角。 陳 博攝

  隨著歐盟復蘇勢頭加快,“歐盟首都”布魯塞爾的政治空氣變得輕鬆了許多,與一年前的壓抑氛圍形成了鮮明對比。歐盟委員會在其2018年度的工作計劃中指出,歐洲正在明顯恢復實力,在收穫信心與信任後,歐盟將在新的一年致力構建一個“更加團結、強大、民主的聯盟”。不過,在許多歐盟權威觀察人士看來,歐盟的內外部環境依然充滿挑戰,今年的“歐羅巴巨輪”需要謹防觸及“暗礁”。“逆水行舟,不進則退”,或許是對今年歐盟走勢的合理諫言。

  一體化進程由陰轉晴

  2017年,歐洲的一體化進程不僅經受住了一系列嚴峻考驗,總體表現甚至超出了外界此前的預期,充分展現出歐洲人對統一發展的強烈渴望

  縱觀過去一年,歐盟在經濟與政治上表現良好。在度過了複雜而艱難的一年後,歐洲各界有理由對新的一年抱有更多期待。歐盟官方民意調查結果顯示,歐洲各國民眾對歐盟的認同度與信心顯現出回升態勢,“疑歐”情緒總體有所減退,歐洲一體化主張獲得了更加廣泛的民意認同。與此同時,歐盟政界人士也在充分利用各種場合與時機,為歐盟增添“正能量”因素。據悉,為了在新的一年營造對歐盟發展有利的內外部環境,歐盟委員會主席容克預計將於本月底出席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向與會的政商界人士發表主旨演講,表明歐洲有信心“重返世界一線舞臺”。

  一度被外界擔憂的一體化進程“柳暗花明又一村”,歐洲政治生態“右轉”的趨勢在一定程度上得到了緩解。在過去一年內,歐洲的民粹主義政黨分別在荷蘭、法國與德國遭到了強硬阻擊,以法國總統馬克龍為代表的一批“新生代”歐洲領導人逐步走向前臺,在積極推行國內改革之餘,充分強調了歐盟之於本國的重大意義。在歐洲多國,歐盟盟旗的出鏡率在穩步提升,這也從一個側面反映出歐洲社會思潮“重回正軌”。極右思潮在歐洲的蔓延態勢雖然仍未消除,但調門已經明顯有所降低,有關對“歐盟解體”的擔憂暫時得到了緩解。

  亡羊補牢,為時不晚。面臨生存危機,歐盟主動對未來發展模式反思與討論,同樣值得肯定。在布魯塞爾的外交圈內,歐盟機構務虛、低效、脫離民意等弊病早已是“公開的秘密”。近年來,隨著歐債危機、英國脫歐、難民危機等問題集中爆發,歐盟各國領導人終於開始痛定思痛,試圖擺脫緩慢的“歐洲節奏”,並集體在《羅馬宣言》中呼籲團結,承認並接受了相對務實的“多速歐洲”發展構想,擺脫了過分“理想主義”對歐盟發展的枷鎖。

  “多速增長”推動經濟復蘇

  歐盟整體經濟復蘇態勢持續好轉,為促進一體化進程發揮了關鍵作用,受益於多重內外利好因素助推,歐盟經濟整體復蘇態勢進一步得到了鞏固

  歐盟委員會近期披露的資訊顯示,預計歐盟2017年的整體經濟增長將達到2.3%。一方面,歐盟成功維持了連續第5年增長;另一方面,歐盟還實現了近10年來所有成員國實現正增長的突破。得益於整個歐洲市場形勢持續好轉,歐盟近年來累計新增了近800萬個就業崗位。

  從成員國發展態勢看,此前由德國“單極主導”的增長窘境正在被扭轉,“多速增長”雛形顯現。2017年,歐盟所有成員國均實現了正增長,這在過去的10年內尚屬首次。除了西班牙、法國等大型經濟體的綜合增長表現趨於穩定外,一些歐元區邊緣國家的復蘇態勢也明顯向好,諸如葡萄牙、斯洛維尼亞等國的經濟增長幅度基本接近或略高於歷史均值,在一定程度上彌補了歐盟經濟增長的“短板”。

  此外,在貨幣政策領域,歐洲央行內部圍繞“鷹鴿之爭”的激烈程度已經有所降低,並已開始逐步退出超寬鬆貨幣政策。考慮到歐洲央行近年來在執行政策時近乎“偏執”的審慎風格,逐步退出QE的決定似乎進一步印證了歐元區復蘇態勢的鞏固。

  總體看,歐盟與歐元區的經濟復蘇態勢正處於邁向良性迴圈的關鍵節點,由消費主導,寬鬆貨幣政策助推的紓困思路不僅提升了歐洲經濟的整體韌性,還為2018年的增長前景奠定了良好基礎。隨著經濟復蘇勢頭趨於穩定,歐洲市場的信心指數正在穩步提升,這對歐盟與歐元區的經濟增長前景無疑是重大利好。

  展望2018年,歐盟不僅要抓住難得的發展機遇,還亟需妥善應對一系列內外挑戰。歐盟委員會在其2018年度的工作計劃中指出,歐洲當前雖然面臨著“機會窗口”,但這扇窗戶不會永遠敞開,歐盟依然需要調動一切可以利用的政策工具,在處理危機遺留問題的同時,妥善應對一系列新的挑戰。與此同時,諸多歐盟觀察人士分析認為,2018年對歐盟發展有“承前啟後”的意義,若不能清醒應對潛在的威脅與挑戰,歐洲一體化進程仍存有“開倒車”的危險。

  內部仍需穩固向心力

  歐盟機構將於2019年舉行領導人換屆選舉,今年歐盟內部各項事務的政策協調效率值得擔憂。歐盟決策層必須在今年展現出更強大的領導力,避免在權力更疊前夕,歐盟內部再度出現“向心力”下降問題

  歐盟智庫“歐洲之友”政策部主管沙達伊斯蘭指出,處於“過渡年”的歐盟內部政策協調將面臨考驗。鋻於歐盟機構將於2019年舉行領導人換屆選舉,今年歐盟內部各項事務的政策協調效率值得擔憂。在布魯塞爾,有越來越多的人開始討論下一屆歐盟候選領導人問題,卻忽視了2018年對歐盟仍然非常關鍵。一旦歐盟內部的政策協調程度下降,多個擬於今年取得重大進展的議題將不可避免地受到影響。沙達伊斯蘭認為,歐盟決策層必須在今年展現出更強大的領導力,避免在權力更疊前夕,歐盟內部再度出現“向心力”下降問題。

  首先,歐盟內部能否統一立場,合力應對第二階段英國脫歐談判有待觀察。有歐盟觀察人士認為,一方面,不排除未來歐盟部分成員國在面對涉及金融服務、貨物貿易、航空協議等談判內容時,以本國利益優先,繞開歐盟,單獨與英國達成協定。另一方面,脫歐進程還可能損害歐盟參與全球貿易活動的公信力,一旦未來的“英國模式”超出現有的“加拿大模式”或“挪威模式”,歐盟現有對外貿易協定將面臨被削弱的風險,並有可能因此在世界貿易組織(WTO)框架下引發其他成員的質疑。

  其次,歐元區改革方案亟待取得共識。此前,為增加歐元區應對危機的抵禦能力,在馬克龍的大力支援下,歐盟委員會公佈了堪稱“宏偉”的歐元區改革計劃,並將該計劃列為今年歐盟內部的優先討論事項。儘管這一提議仍然有待討論,但包括德國、荷蘭以及其他北歐成員國還是表現出了強烈的反彈情緒。究其原因,各方分歧的關鍵點聚焦在“劫富濟貧”上。由於歐盟試圖將現有的主權援助基金擴大化,在強化單一貨幣體系之餘,向經濟落後的成員國提供更多支援,這意味著歐盟富裕國家的儲戶將擔負起更多的“扶貧”重任,德國等國家的官員對此深表擔憂,並將矛頭直接對準了歐盟機構。看起來,歐元區改革的前景依舊任重道遠。

  最後,難民危機依然難解。在過去一年內,雖然歐洲的難民問題有所緩解,但因難民問題引發的社會思潮“右轉”並未停止。此間有業界人士指出,難民危機觸及了歐盟的“立盟之本”,其不僅會影響歐洲政治生態風向,還對歐盟單一市場構建、人員自由流動政策、申根協定等一體化倡議構成了嚴重威脅。雖然在歐盟今年的工作議程中,應對難民問題仍然處於優先事項,但《歐盟移民議程》的完善過程仍然面臨繁雜的行政與法律審批程式,各成員國對待難民問題日趨擴大的分歧已形成了歐盟內部新的“東西對立”態勢。

  謹慎應對不確定因素

  從長遠看,“閉門造車”的心態既無助於歐洲打造新的經濟增長點,也與歐盟實現復興的意願背道而馳。對歐盟決策者而言,如何引領歐盟在經濟形勢“由抑轉揚”的關鍵節點抵禦保護主義的誘惑,既是一筆經濟賬,又是一道政治題

  歐盟外交界人士坦言,雖然到目前為止,特朗普已經以美國總統的身份3次訪問歐洲,但歐美關係前景依然不明朗。歐洲議會負責對美國政府聯絡事務的主管安東尼黎波認為,雖然歐美仍然互為最重要的盟友,但“美國優先”對歐美關係的確産生了削弱作用。有多名歐盟權威觀察人士指出,歐美在中東、氣候變化和貿易自由化等領域的分歧逐漸擴大,或將抑制歐盟深度介入全球事務的雄心壯志。

  儘管歐盟有意在全球化問題上發揮更大的作用,但其能否在一系列“不確定因素”中保持定力,仍有待觀察。歐盟委員會此前在題為《駕馭全球化反思》的報告中認為,經濟全球化在總體上為歐盟經濟發展作出了積極貢獻,但未來歐盟將更加注重引領新型國際規則的制定,同時強調國際貿易活動中的“對等”與“互惠”概念,確保全球化成果切實惠及歐盟民眾,縮小歐盟社會階層分裂。

  需要提醒的是,歐盟需要謹防被貿易保護主義思潮“綁架”。歐盟多年來自詡為“全球自由貿易的旗手”,但隨著全球保護主義思潮沉渣泛起,歐盟內部保護主義的力量近年來在持續壯大,除了一些相關政策被“綁架”的傾向愈發明顯外,歐盟對外部尤其是新興市場的設限動作極具攻擊性。值得注意的是,保護主義可能會在短期內緩解歐洲部分政客所謂的“民意壓力”,但從長遠看,“閉門造車”的心態既無助於歐洲打造新的經濟增長點,也與歐盟實現復興的意願背道而馳。

  逆水行舟,不進則退。展望2018年,歐盟能否堅守此前取得的“勝利果實”,以更加務實的姿態,拿出新的智慧、新的勇氣、新的思路,在全球不確定性因素上升的背景下,妥善應對一系列挑戰,值得期待。(經濟日報駐布魯塞爾記者 陳 博)


(責任編輯:于躍)

精彩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