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看中經經濟日報微信中經網微信

李鯤:基於雲服務開展媒體業務將會成為趨勢

2017年08月25日 17:41   來源: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   

  

  今日,由國家網際網路信息辦公室指導,中國經濟網和內蒙古自治區網信辦、中共呼和浩特市委、呼和浩特市人民政府共同承辦的第十七屆中國網路媒體論壇在呼和浩特舉辦。圖為泰德網聚(北京)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李鯤在論壇上發表演講。丁亦釩/攝

  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呼和浩特8月25日訊(記者 張懿)今日,由國家網際網路信息辦公室指導,中國經濟網和內蒙古自治區網信辦、中共呼和浩特市委、呼和浩特市人民政府共同承辦的第十七屆中國網路媒體論壇在呼和浩特舉辦。泰德網聚(北京)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李鯤在“新媒體遇上新市場”的分論壇上提出在媒體融合背景下,媒體發生巨大變化,並介紹了如何基於雲架構跟傳統媒體做結合。

  李鯤表示,泛媒體時代已經非常大的在影響傳統媒體,而技術作為驅動力正在改革這個行業的格局。他認為,傳統靠廣告的模式影響正逐步下降,如何提供更深度的服務更待考慮。商業模式,對於媒體生存來講,已成為非常關鍵的核心。原創及內容IP概念的價值會被逐步放大,分眾傳播趨勢明顯。媒體正朝著移動端、輕便化、短鏈條、數據驅動發展。李鯤表示,基於雲服務開展媒體業務在未來將會成為趨勢。<<<點擊進入直播專題

  附文字實錄:

  謝謝大家!剛才幾位老師基本是從自己業務方面給大家講新媒體遇到新市場的一些變化,包括媒體融合等等。我們之前是給視頻提供服務的軟體類公司,我們是如何基於雲架構跟傳統媒體做結合的,我給大家介紹一下。

  從我們過去跟很多媒體打交道,包括觀察到的一些媒體的變化,有幾點:

  第一,泛媒體時代已經非常大的在影響傳統媒體。我理解,資訊已經從方方面面,從各個角落滲透到我們的日常生活。這導致我們傳統媒體傳統生産方式,包括一些媒體形態,都出現了很多變化。

  第二,技術作為驅動力正在改革這個行業的格局。最早,所謂媒體,包括在座的許多媒體早期基本是以發佈為主,以一個CMS發佈資訊的方式為主。但是,隨著聚合、搜索、智慧推送這些技術的出現,很多傳統的用戶閱讀習慣、傳統媒體的業務格局都出現了改變。所以技術在整個媒體領域裏一直作為很強的驅動力在做很多事情。

  第三,商業模式是媒體的核心。這跟我們很多官媒定位不一樣,但我理解商業模式,特別是對媒體生存來講,這是非常關鍵的一個核心。

  第四,概念的轉變。有人説:媒體即是服務的概念。傳統靠廣告的模式影響在逐步下降,更多是基於媒體怎麼去提供更深度的服務。

  第五,通過對合作客戶的觀察我發現,垂直包括區域化媒體,存在巨大的發展空間。靠傳統單獨一個新聞匯聚,包括去做影響,影響力雖然有,但實際上真正能夠帶來的價值有限。我們認為專業化的垂直市場跟區域化的市場有巨大的生存空間。

  第六,分眾傳播趨勢明顯,媒體受眾越來越社群化。像我們論壇還存在大量的用戶和粉絲,基於微信傳播等等。實際上基於社交關係的一種媒體傳播方式,也作為現在主流方式的作用正在逐步被放大。

  第七,原創及內容IP概念的價值會被逐步放大。這個趨勢非常明顯。靠一個內容重新做一下包裝或更改一下標題的方式,在我看來附加價值會越來越小,更多的還是原創,這是非常關鍵的。

  一是移動端,新技術正在改變媒體生産與傳播方式。移動端目前已經成為我們一個重要的內容資訊獲取端,我們最近一兩年在努力嘗試讓移動端進入媒體的生産領域,這個趨勢非常明顯,手機性能越來越高,網路傳輸條件越來越好,隨著未來兩三年內5G的出現,這種傳輸會越來越好。今天上午主論壇的直播就是基於4G在做傳輸,效果也可以。移動端作為生産工具,我認為在未來會逐步放大。

  二是輕便化。我們所謂媒體融合也好,包括中央廚房也好,我理解很大程度上還是在傳統業務流程上做了很多改造,移動端也作為很重要的工具進去。但實際上對於資訊傳播的效率和速度來講,我們如何快捷、輕便的把一個內容生産出來,這是非常關鍵的。我們觀察到一個比較有意思的事情,很多客戶,特別是一些城市電視臺客戶,一方面有新媒體部門在做很多新媒體的內容,但是傳統主播或記者並沒有真正融合到一起做新媒體的內容。但説沒有做,實際上也在做,在微信裏做、在微網志裏做,微信、微網志做的內容跟他的新媒體並沒有完全融到一起。為什麼這些主播願意在一些第三方直播平臺、秀場做直播?我們發現一個最基本的問題,就是非常便捷,很簡單。微信、微網志發送內容,在直播秀場做一場直播非常容易。這實際上給我們一個提醒,大家需要有一個更簡單、輕量化的生産工具。因為所謂新媒體生産,特別是有新媒體部門等等,有一個嚴格的生産流程,要求我們必須基於PC,還要內部網,還要登錄等一系列複雜過程,這些我認為都是我們傳統內容製作人員進入到新媒體生産一個很大的弊端。我們從人員的素質,特別是編輯、記者的能力,包括主播等等,傳統做內容的這幫人素質遠遠高於新媒體新招來的編輯,我們需要有更簡單的工具提供給他們。

  三是短鏈條。之前業務生産流程存在很多環節,從各種審核角度,這個業務鏈條是長的。新媒體的生産,包括未來的生産方式一定是要有一個更短的業務結構,能夠更快速。這樣做並不是要排斥掉選題、把關或審核,但你的競爭對手很多自媒體在這一塊是很快的,所以我們如何保障很優秀的人員快速地去開展業務,這是非常關鍵的一個點。

  在廣播這一塊有很多嘗試,廣播的可視化,做直播,之前的廣播做直播是挺困難的事情,要去架錄影機等等,有條件的,可能在廣播邊上做一個演播室,實現視頻的直播。如果通過一個手機,主播就能夠控制這個事情,已有這樣的業務流程,在環境並沒有做很大改變時,就能開展這個業務。這種快速的、短鏈條、輕便化的工具非常重要。

  四是數據驅動。前面的專家也講到人工智慧的應用等等,我理解在媒體領域目前所謂的人工智慧還不能真正界定為人工智慧,只是基於數據的分析挖掘,並沒有真正做到很強的人工智慧。今日頭條的內容越做越窄,實際上這都是在演算法上還不夠智慧,真正的人工智慧時代到來,更多産業格局會發生質的改變,並不是依賴媒體的形態存在。

  當前這個階段實際上非常實際的是我們基於用戶的數據和基於內容的數據可以做很多事情,這裡面也不單純只是推送環節,有更多在生産領域的應用。如上午論壇直播,很快定位把每個人直播的資訊發佈出來,可能也沒有這麼智慧,但實際上就與傳統播出方式不太一樣。我們在體育方面的應用非常明顯,因為體育賽事中綜合了很多資訊,某一個人進球、進球時間點等等,這些資訊結合視頻的應用,一樣也是可以創造出很多新的價值。基於數據的驅動,能夠延展或提升媒體能力。

  以上幾個方面是我們認為對傳統媒體生産方式做的一些改變。

  下面説説媒體雲的業務結構。

  我們在全國範圍內,在媒體領域,特別是一些大的媒體,基本很多都在建自有的私有雲模式,包括長江雲等項目,很多我們也有參與,這是一種方式。為什麼我們還會再繼續做這種雲平臺給大家提供服務?因為我們所謂的媒體數量非常多,通過更多媒體的合作,我們媒體能力可能會更強一些。長江雲等等,實際上還是基於我們傳統一套業務架構,覆蓋傳統媒體的方式,但更多社會資源、其他資源是否能進得來,其他的創作群體是否能進得來,實際上很多種業務結構並不見得能做得很好。

  公有雲。公有雲目前在最基本的基礎設施層已經非常成熟,在平臺服務層也非常成熟。以視頻舉例,現在視頻分發成本遠遠低於五年前,逐漸成熟,性價比會越來越高,會讓我們過去投入很大的成本降的越來越低。為什麼説視頻現在這麼火,包括直播、短視頻應用這麼火?因為基礎設施成本在降低,讓這些成為大家能夠消費的一個內容。

  軟體應用層。我認為目前只是剛開始發展,特別是我們針對媒體在雲上面的軟體應用層。這一層目前基本上都是一些工具,包括數據分析類會多一些,基於雲給大家提供服務更多一些。目前有一些做直播的或做短視頻的,更多的都是在做自己的運營平臺,並不是單純拿這個平臺給大家提供服務的。現在很多短視頻的平臺或做企業直播、個人直播的直播平臺基本上都是這種業務邏輯。它的未來方向可能就跟頭條或過去優酷非常類似,只不過是針對這個市場出來了一個細分領域。這些平臺並不能作為我們傳統媒體或所謂媒體組織能夠利用的,只是一個分發,它不具備給媒體構築自己平臺的特徵。這一層所謂真正的SaaS服務或軟體應用還是有很大的空間,我們重點在這一塊做很多的事情。

  媒體雲應用趨勢非常明顯,在座媒體基本上現在都在用一些雲服務。我們會用CDN的分發等等,CDN我們是駕馭不了,自己投入成本很高,會用第三方,也開始有一些大型媒體嘗試用第三方直播服務等等。實際這並不是一個問題,傳統理解什麼東西都要我們自己建,這個觀念在我看來是有一定錯誤的,為什麼?上級業務是你的,但是這個東西放在哪不是這麼關鍵。就像阿裏雲的服務一樣,最早大家覺得怎麼可能用它,但阿裏雲的服務增長量,包括業務運營量非常大,這是我們做的合理分工,而且全國每一家都建各自的雲,首先各自雲的能力絕對是一般的,為什麼?投入能有多大,能力能有多強,畢竟是局限你自己的業務範圍內,另外在某種程度上會造成很大量的資源的浪費。我們面向生産端,面向業務端,未來趨勢會越來越多采用雲服務的模式來做。

  媒體雲服務可以讓更多中小型內容生産的組織變得專業化。舉個例子,4月份,山東來州一個客戶,之前在新媒體方面一直沒有投入,因為經濟情況不好,建一個APP或什麼,都是一兩百萬的投入,他沒有這個條件,但是通過所謂媒體雲來開展做了“來看直播”網路欄目,就是基於微信傳播。它的用戶量基本上現在一個活動訪問量能達到5萬甚至10萬之間規模。當然對於大型媒體覺得這太小了,但是對於一個縣級市來講,這個影響力還是可以的。他們搞了一個廣場舞比賽,我們從後臺看到數據,覺得這個城市的老年人幾乎來了一半以上。針對它做的這個事情,如果讓它自己具備這種能力的話,週期非常長,而且需要大量投入。但是基於媒體雲的服務,它可以很快速構建出自己的業務,很快速創建收益,在當地有影響以後,馬上有一些商業合作,有其他贊助之類的開始介入,很快就能收回成本。這能夠讓中小型組織開始專業化做內容。

  媒體雲系統可以極大的縮短業務部署週期,可以讓內容組織者更專注去做內容運營。特別是今天參會的很多媒體,在我看來都有很長的發展週期,而且有很強的技術積累。實際上更多潛在的媒體機構不具備這種能力,所以讓他重新走這一段路,成本是非常高的。

  基於雲服務開展媒體業務在未來將會成為趨勢。為什麼在今天這個場合我會講雲服務的概念?我們跟在座有幾家媒體也在合作,在我們自己平臺構架基礎上搭建出所謂的雲媒體服務,一方面可以滿足我們部分業務需求,另一方面可以讓我們基於這個平臺對外提供服務,這也是我們這種大媒體所具備的一種潛能。因為我們有分發能力和影響能力,如果再具備所謂雲媒體服務能力的話,一樣是可以開展更多業務途徑的。

  我簡單説一下,媒體雲業務的關鍵因素。

  在業務能力方面,我們更多的是關注在直播、短視頻、VR/AR、PGC的生産模式。傳統PGC概念,基於傳統業務流程,根本沒有發揮出PGC個人的能力或價值,一定要有更簡單的業務鏈條,另外還有版權的保護、審核體系。

  資源整合能力,包括渠道的整合、業務能力的整合、運營整合、用戶整合和支付整合,渠道非常關鍵,包括我們給頭條供內容等,在我們媒體雲的平臺,頭條只是一個發佈終端而已。我們會對接很多類似頭條這樣的一些平臺,甚至包括有一些很大的媒體平臺,只是作為一個發佈通道。最終數據會有一個整合的概念,自有媒體産生的影響和通過第三方媒體産生的影響會合到一起,而且我們嘗試從用戶層面做一些打通。這實際上跟我們業務拓展方向,以及運營可以結合到一起的。結合生産,包括開創性,多渠道輸出、標準API、多平臺覆蓋等等,實際上都是結合我們開放性的應用,這是我們認為它的一些關鍵因素。

  另外,我講一下我們在這裡的實踐。我們3月份推了一個輕量化産品——聚現,後端是一個媒體雲平臺,重點是結合生産端的客戶端,這個客戶端是相當於生産人員、內容組織人員來用,每個用戶用法也不一樣,有的會除了自己人員之外,會把社會上的人員引入進來,甚至包括政府部門各個方面,也都開通這種介面,讓他們接入進來。

  我們整合多家基礎雲資源,包括阿裏、騰訊雲資源都有整合,來構建我們應用服務。通過移動端的工具,重構媒體業務流程。移動端作為一個生産工具,協同效應非常明顯,而且非常快速,當然我們還在做探索,但從目前效果來看,非常不錯。能夠極大的降低媒體管理平臺的投入,提升媒體能力,特別是在直播和短視頻兩個領域。因為直播和短視頻要構建這樣一個快速的生産體系,能夠把更多的內容生産人員,除了我們自己之外,甚至社會上的,把他們管控、管理,快速構建這樣一個業務體系,業務構架還是比較麻煩的。

  結合行業上下游,打通傳播鏈條。即如何實現內容是我們的,又能達到多個平臺的分發,實現多個平臺共同推送的效果。整個管理體系是以運營目標為導向的業務架構。這裡有很多運營的指標,如每個內容常規一些統計數據之外,會對整個內容資源運營的日活等有非常明確的目標數據在其中。還有用戶的畫像,我們根據你的內容,視頻到達的用戶,他看的時長,根據這個內容標簽的屬性,逐步建立這些用戶的標簽。

  我們通過通用平臺還可以做更多的事情,最近我們也在嘗試做這樣的探索。大家做大數據,後面都不可避免會跟很多數據平臺做一些數據的結合,如搜索引擎,像百度之類的,經常發現在某一個購物平臺之上搜一個東西之後,去很多平臺上都會有這樣的推送,下面有很多數據的流通環節,我們嘗試也這樣來做。所謂用戶畫像並不是單純基於我們自己的內容産生的用戶畫像,實際上要更多基於現在公有的搜索平臺,甚至電商平臺來産生一些用戶畫像,結合到一起,才會更清晰。

  我們在最近一段時間運營中有些發現:

  平臺用戶,包括做內容的用戶會馬上有效用戶到達作為傳播很重要的指標。大家並不是單純追求過去的點擊量或訪問量,要求的是這個內容儘量能夠影響到我想影響的那一部分人去,這是非常大的趨勢。PGC機制引入能夠大幅度提升媒體能力;平臺用戶,包括做內容的用戶會馬上有效用戶到達作為傳播很重要的指標。大家並不是單純追求過去的點擊量或訪問量,要求的是這個內容儘量能夠影響到我想影響的那一部分人去,這是非常大的趨勢。PGC機制引入能夠大幅度提升媒體能力。貴陽電視臺做了新媒體,通過我們這個平臺,通過移動端,除了它自己臺內編輯、記者,包括新媒體編輯、記者在應用之外,把當地政府的各個宣傳部門也發展成它的用戶。這樣就改變了過去一種合作機制,過去可能是一個交警部門,要搞一個執法宣傳,在路口查酒駕,做一下直播,過去這種方式屬於安排人各方面去做,但現在生産方式屬於交警宣傳部門的人甚至交警自己就可以開展這個業務,然後逐步形成一個概念,大家業務關係很清楚,職能部門在做內容,我是在做幫你做傳播,給你提供工具,就轉變了過去生産方式,認為很多東西必須我們親力親為或怎麼去做,變成了一種更強的合作關係。

  媒體組織輸出媒體服務能力在增強。我們媒體並不單純只是做傳播,過去的媒體是靠傳播、靠影響,通過打包的廣告産生收益的模式。現在很多區域性媒體,但凡經營比較好的,基本上都不是靠産生的廣告模式,都在做垂直化經營。結合媒體、結合視頻、結合直播,在做旅遊,做一些培訓,結合幼兒教育等服務。因為傳統這些商業模式並不具備媒體的公信力和傳播能力,所以這種結合往往會誕生出來一些新的市場。前一段我們有客戶在做旅遊類的,當地報了組團,就是全程直播,當然是媒體控制做這個事情。這種事情反過來要的是參與這個活動的人員肯定會把這個內容做分享,分享以後,會反過來促進進一步的銷售。雖然這也是基於媒體的一些新的業務模式。

  小眾傳播市場非常活躍。有一個非常有意思的例子,河北邢台下面有一個籃球俱樂部,幾乎每週都在我們平臺上做籃球比賽的直播。這種籃球比賽首先並不專業,就是用手機在拍,也拍不了多專業,基本上每一場比賽觀看人數非常固定,也就1000多人。我就跟他們聊,我説你做這個有什麼意義?他説意義非常大,通過這個就能夠直接帶動這個俱樂部會員的辦理。實際上我們過去所謂媒體傳播或媒體影響,傳統媒體或所謂網站、客戶端是否去關注這個群體。南京有個客戶端就踏出了這一步,除了自己在臺裏做主播、生産人員之外,通過活動,在社會上招募了大概四五十名網紅,網紅過來之後,重新給他們輔導、培訓,就是開網路直播欄目,但是這些欄目形態跟所謂傳統媒體做的有區別,它更年輕。有一檔節目就是兩個年輕人,每週大概有兩場,把手機放到駕駛室後視鏡,或者兩個座位就是找的嘉賓,就在市裏轉一圈,邊走邊聊,但是聊的話題、內容形態是很多年輕人喜歡的。我們如何能夠覆蓋更多小眾市場、年輕化市場也是我們需要考慮的。

  我認為傳統媒體,特別是主流媒體,所謂移動端影響,最大的危機應該是對年輕用戶的影響力。這是非常可怕的。現在年輕人在關注什麼、在看什麼?可能在座很多人都答不上來。這是我們看到的一個點。

  另外,基於媒體內容運營的多種變現模式,相信在座很多媒體對這一塊也在做很多探索,這裡有很多種運營的可能性和運營的模式,包括財經等等,在垂直做下去,把傳統所謂的宣傳或廣告變成一種服務,在這個裏面可能性就非常多了。

  今天在這裡就跟大家分享這麼多。謝謝大家!

 

更多內容點擊進入專題 

(責任編輯:王曉彤)

精彩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