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看中經經濟日報微信中經網微信

郭全中:物聯網或開啟真正生態級市場 特斯拉可期

2017年08月25日 21:37   來源: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   

 

  由國家網際網路信息辦公室指導,中國經濟網和內蒙古自治區網信辦、中共呼和浩特市委、呼和浩特市人民政府共同承辦的第十七屆中國網路媒體論壇于2017年8月24日至26日在呼和浩特舉辦。圖為8月25日舉行的分論壇二“新媒體遇上新市場”現場。丁亦釩/攝 

  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呼和浩特8月25日訊(記者 王曉彤 張懿)今日,由國家網際網路信息辦公室指導,中國經濟網和內蒙古自治區網信辦、中共呼和浩特市委、呼和浩特市人民政府共同承辦的第十七屆中國網路媒體論壇在呼和浩特舉辦。國家行政學院社會和文化教研部高級經濟師郭全中在“新媒體遇上新市場”分論壇對話環節中,針對新媒體、新經濟、新市場發表了自己的看法。>>>點擊進入直播專題 

  郭全中表示,新媒體正在創造一個新市場,傳統媒體從本質上講是分眾傳播,受眾量比較小,主要商業模式靠廣告,這是舊市場。但技術革命正推動市場發生根本性改革。網際網路、4G通信技術、移動網際網路已經催生出一個數以億計用戶的平臺經濟,同時盈利模式也由廣告向遊戲、增值服務、電商等轉變,這是新市場。未來隨著物聯網的接入,這個市場會變成真正的生態級市場,並與場景相互關聯。比如未來的特斯拉可能就是一個大的生態,媒體只是其中一個組成部分。

  從媒體角度擴展開來,就關於“網際網路+”如何服務於實體經濟,郭全中認為,今天傳統技術産業的轉型升級不僅需要做到“網際網路+”,還要做到“數據+”和“智慧+”,即通過網際網路技術、大數據技術、人工智慧技術去改造和提升傳統産業的現代化水準。而媒體應抓住這一機遇,以大數據和智慧城市建設為切入口,接入傳統産業謀求新發展。   

  附文字實錄:

  主持人:

  下面進入對話環節,首先有請幾位嘉賓上臺,有請國家行政學院社會和文化教研部高級經濟師郭全中,新浪網新聞部主編張翔,梨視頻副總編輯張巍。

  歡迎三位作客對話環節。在剛才嘉賓演講環節,幾位嘉賓從各個方面給我們闡述了一些新媒體、新經濟、新市場的觀點,也給了我們很多的啟發。

  今天這場主題是“新媒體遇上新市場”。新媒體,大家都知道是做什麼的,而新市場如何理解?郭老師是專門研究傳媒産業的,您如何理解目前新媒體遇上新市場?

  郭全中:

  確實新媒體在創造著一個新的市場。我們講新市場,新是和舊對應的。什麼是舊市場?新市場産生背後的原因到底是什麼?舊市場無非就是講傳統媒體玩的那一套,傳統媒體從本質上講是分眾傳播,受眾量比較小,主要商業模式靠廣告,這是舊市場。但是我們看真正對市場産生根本性變革的一定是技術。幾次大的技術革命,第一次是1994年網際網路在中國大陸的産生,網際網路進入我們國家,通信技術從2G、3G到4G,再到移動網際網路……在這些技術的變化中我們發現它催生出了一個平臺經濟,這個市場上有數以億計的用戶。同時還發生著和用戶之間關係的轉變,實際上是盈利模式的變化,盈利模式是不僅是廣告、還出現了遊戲和增值服務,甚至還有電商等等,這是新的市場,我們稱之為在平臺上正在變化的市場。後面又有新的技術出現帶來新的變化,包括4G和5G,這是通信技術。

  從真正的網際網路技術變成基於數據的網際網路,還有物聯網的接入,就變成人與人互聯、物與物互聯、人與物互聯,真正的萬物互聯。到了未來社會會變成什麼市場?這個市場就會變成真正生態級的市場,在這個市場上不僅鏈入的有人,還有物,而且參與的對象要比現在的數量級增加很多。

  未來市場的特點會和場景相關。未來的特斯拉可能就是一個大的生態,媒體只是當中一個組成部分,一定是和場景相關的。所以未來市場一定和現有市場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新市場體現在方方面面,但是傳統媒體人基本上是不了解的,兩眼一抹黑。如果不了解技術,不了解背後市場的變化,就不會了解新市場,更不會去服務好市場。

  主持人:

  張總如何看待新市場?

  張翔:

  很感謝組委會的邀請。剛好這個論壇環節分給我是很巧合的,我可能是很少既做過經營,又做過采編的媒體人。在上個月之前,如果我出席活動,跟大家換名片,我還是新浪網行銷中心行銷總監。因為我最早也是做采編出身,後來因為工作需要,做了經營,回來又做采編,這個角色的變換讓我對新媒體或新市場有不同的認識。原來做采編時,都會覺得特別不喜歡經營部門來干涉我們,就是説我要有媒體理想,要堅守一定氣節和媒體公信力,客戶買了我的廣告,就要上你的稿嗎,那就不行,或者不能發軟文,這都是我們特別不能接受的事情。公司領導覺得你們特別有氣節,把你調到經營部門去。到了那兒完全不一樣,你要為業績説話。新浪負責銷售的一把手新浪總裁杜紅説過一句話“做媒體本質上做的是一種注意力經濟”,就是任何內容也好,視頻也好,微信、微網志這些東西,其實只是介質的千變萬化,但是我們在競爭的是什麼?就是在競爭國民的注意力,其實我們做媒體就是在競爭這個。做得一切産品最終都是注意力商品,最終都是為了商業上的轉化。

  我一直覺得新經濟、新市場沒有變化很大,像新浪,我們跟央媒、國有媒體相比,別人稱我們為新媒體,其實我們應該算傳統媒體。我們去跟客戶提方案,跟我們競爭最大的客戶是誰?往往就是央視、央廣。大家可能覺得很驚訝,養活新浪主要的金主,我們稱之為“甲方大大”,在我腦中就會細化成110個大客戶,四大國有商業銀行、航空公司、電商、證券公司,還有伊利、蒙牛,都是我們非常大的客戶,最終我們所經營服務的都是這些最大的金主。也有可能我們有些媒體探索出來2C業務,去掙用戶的錢,但我們也有這方面的嘗試,比如新浪微網志收年費,但從我們整個大盤子來看,佔的比例很小。

  本質上講,做了那麼多年,我覺得“新經濟”這個詞沒有佔很大的比例,我們從經營角度來講,都是在想盡辦法從“甲方大大”,就是這些大客戶負責行銷和投放的往往是副總裁,從他們預算中分得一杯羹。

  主持人:

  新浪現在也算是一個傳統的媒體,新浪在新媒體發展方面做了哪些嘗試?包括內容和行銷上。

  張翔:

  這可能是劃分問題,要跟郭老師這些新聞傳播學院的學者交流,什麼是新媒體?我們認為原來做報紙、做雜誌,後來做了一個網頁,是新媒體嗎?其實未必。很多人認為新浪的産品就是有網頁,有微網志、微信,其實不是,我們也有很多自己的微信公眾號,以官方名義做的微信公眾號,我們也有會展服務,也有中央廚房等。但到我這兒,歸根到底一句話,本質上還是為了從“甲方大大”那裏獲得投入,還是一種注意力經濟的東西。

  張巍:

  關於新市場的問題,補充一下我的想法。我的想法比較簡單,不像郭老師這麼有理論的高度。我覺得年輕人在哪,市場就在哪,市場的未來也就在哪。所以媒體的發展應該更多去關注一下年輕人資訊接受的習慣。現在更多年輕人更容易接受碎片化資訊,也更加個性化,更容易接受新鮮事物,他們甚至有更年輕的話語體系。媒體應對這個市場變化時,應該更加關注到年輕人的想法。

  主持人:

  梨視頻是專門做資訊類視頻平臺,主要受眾群體是針對年輕人嗎?

  張巍:

  對,都是針對年輕的用戶,而且是針對年輕的使用手機客戶端的用戶群。

  主持人:

  運營模式或行銷模式是什麼?

  張巍:

  對媒體來説,不僅是服務於實體經濟的問題,而且是服務於品牌,為這些品牌商提供服務,或者為廣告主提供服務,或者為“甲方大大”提供服務。無論是服務於實體經濟也好,還是其他網上一些虛擬品牌也好,都是一樣的道理。

  這裡有一個趨勢,以前填鴨式、灌輸式,單向品牌的行銷,大家越來越不太看好了。現在在這樣一個所謂新媒體時代,“甲方大大”更看重潛移默化的、富有人情味、更多互動的、更加生動有趣、更容易為公眾所接受的一種行銷方式。

  梨視頻也在服務於一些品牌。例如,前段時間本來我們要拍一組創業者的創業人物故事,發現有些汽車品牌和創業者氣質非常契合,比如同樣具有進取精神,我們就跟一個汽車品牌聊了一下,他們覺得這個好,很希望能夠在這個片子裏面做植入類的廣告。這個故事非常完整,非常好,對這個片子沒有任何傷害的植入,“甲方大大”也很開心,我們編導也很開心,因為沒有傷害到他們的內容,這是一種方式,估計受眾也很開心。

  前時間我們和滴滴出行有一個合作,用網約車打車時,乘客和司機之間事實上是矛盾的關係,乘客可能會遇到很多很奇葩的司機,司機也會遇到很多很奇葩的乘客,這種矛盾如何調和?滴滴出行覺得可以通過某種方式調和一下。我們恰好有一檔街採的欄目,我們採訪了一批司機,問你們遇到過最奇葩的乘客是什麼樣子?然後又去採訪了一批乘客,你們遇到過最奇葩的司機是什麼樣子?司機説的是他遇到過最奇葩的乘客是在車上吃榴蓮,乘客説遇到過最奇葩的司機是那個司機失戀了,一路上都在跟他聊他的感情生活。接下來我們又問了一個問題,你遇到過最讓你感動的乘客是什麼樣的,我們問乘客最讓你感動的司機是什麼樣子。最後變成了一個大家應該相互理解的片子。

  主持人:

  最後變成了一個公益片了。

  張巍:

  這個還是有利於構建和諧社會的。前段時間我們還和麥當勞做了一個拍客活動,麥當勞所有餐桌上都有故事,我們拍了一組這樣的故事:比如有一個年輕的爸爸經常加班,很久沒有見到他的孩子了,就去到麥當勞裏面去視頻通話,有人把他拍下來。這樣溫情的故事和企業品牌結合在一起,很有利於提高品牌的接受度。短視頻完全可以做這樣的工作。同時我們還發起了一個拍客活動,讓大家來拍攝這樣溫情的故事。

  主持人:

  郭老師,從學術角度怎麼看待這個問題,怎麼看待剛才兩位的這些想法?

  郭全中:

  剛才兩位是從媒體的角度,我們是不能僅從媒體的角度。實際上這個問題是“網際網路+”如何服務於實體經濟。2014年,李克強總理在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網際網路+”。為什麼要提出“網際網路+”?因為中國的傳統産業需要轉型升級,這麼一個時代大背景下,當然媒體更是這樣,媒體更需要轉型升級。要講轉型升級,就要靠網際網路的技術,他講了網際網路技術,叫“網際網路+”。但是發展到今天,不僅僅是“網際網路+”,應該叫“數據+”,還有“智慧+”,就是用網際網路技術、大數據技術、人工智慧技術去改造和提升傳統産業的現代化水準。

  剛才張主編講到伊利這個案例也是這樣,怎麼用大數據和各個行業結合,這是未來一個個別大的市場。像百度、今日頭條、騰訊、阿里巴巴可能會有很多機會。但是這裡面也會有很大的問題,每個行業都有每個行業的痛點,媒體覺得哪一行我都能做,其實每一個行業的痛點非常多,需要懂技術和懂行業的人去混,混了之後才能通,才能作出好的産品。實際上現在各行各業都需要這樣的産品,但是這樣的産品沒有出來。

  從媒體的角度來講是一樣的,為什麼現在大家都在講中央廚房?中央廚房其實很有用,但是為什麼中國的中央廚房變成了一個“節慶廚房”、“僵屍廚房”,領導人來看時開一下,平時用不了,就是采編流程沒有重構和優化。陶總他們做了優化、重新改造,不改造就必然是“僵屍廚房”,是“節慶廚房”,領導來用一用,領導走了用不了。采編流程徹底的重構和優化、人才配比,都要做。

  傳統媒體首先要用數據和智慧的技術,包括用網際網路的技術來對傳統的媒體進行重構,叫“網際網路+”、“大數據+”或“人工智慧+”,為什麼“+”放在後面還不是放在前面?雖然只是前後位置的差異,但是理念卻有很大同。如果放在後面,代表全部用網際網路、大數據和人工智慧的技術重構自己,而“+網際網路”就是可加可不加,所以現在最主要是先改變這個問題,需要大數據公司,需要人工智慧公司,去幫你做這一塊。未來肯定是網際網路、大數據、人工智慧公司的天下,它們通過“+”的方式對對傳統産業的改造會帶來巨大的發展空間,但是媒體能不能抓住是另外一回事。如果能轉型成功,能做得很好,像浙報傳媒。傳統媒體最大的優勢就是政治資源,阿裏跟很多地方都簽了戰略合作協議,但是政府大數據真的不敢對接它們,因為萬一洩露呢?國有傳統媒體則沒有這個問題。

  首先用完全屬於自己的“人工智慧+”和“數據+”,再去想辦法和傳統産業去混、去通,最後再去服務於傳統産業的轉型升級。所以我們提出大數據、利用智慧城市的建設去切入,這是兩個大的切入口。當然能不能切進去,還得看自己的能力。

  傳統媒體怎麼做“數據+”、“人工智慧+”,一定要和技術公司合作,例如另一個論壇上有兩家技術公司,海納和拓爾斯等,一定要和技術打通,另外,自己的公司一定要配備技術人員。陶總的公司有很多技術人員,自己沒技術很難做的。

  主持人:

  最後還有一個問題想問一下兩位從業者,我們都説現在一定要精準推送,才能把內容更好的推送給用戶,更好的行銷。現在我們打開一個網頁或APP,可能今天搜索了一個熱門話題,但是接下來的每一天都是這種熱門話題,我們怎麼能夠不讓這種精準推送變得物極必反,遭人反感呢?

  張翔:

  大家一直對精準推送都有一些誤區。我們最早説你今天看了一個傢具,連續幾天看到的都是傢具,説明你的演算法沒有優化。很多媒體、很多網際網路公司都宣稱我們有大數據、有人工智慧,但我可以負責任地説,大部分公司做不到,這真的是巨頭才可以玩的事情。在網際網路媒體圈,一個好的演算法工程師在我們那兒被尊稱為科學家,他們也希望別人這麼叫他。如果發現你看到的東西都是很惡俗,沒有特別智慧,就是你的演算法沒有及時優化。如果演算法及時優化,這個問題會逐漸降低,或者按照我們的演算法,我們覺得你今天看了傢具之後,還沒有下單購買,我一直到你下單為止,這也是我們演算法的安排。

  張巍:

  張總主要是從技術方面説這個問題,我非常贊同他的觀點,這是技術沒有到位或者沒有發展到那種程度。就用戶來講,有一個非常簡單的辦法可以破除這個問題,就是你感興趣的不感興趣的都點一下,它就不是太容易的去永遠給你推送同樣的東西,同時希望大家多下載一些客戶端,讓自己的資訊來源更加廣闊一些,而不僅僅是某一類智慧推薦的某一個APP。比如你下載今日頭,也可以下載梨視頻的客戶端,還可以下載知乎或其他一些資訊類的東西,多看,就有利於破除資訊孤島的困境。

  主持人:

  雖然新媒體在不斷的發展,但是當中也有很多問題值得我們不斷去探索和思考。由於時間關係,對話環節先到這裡。再次感謝三位嘉賓!

  在今天這場論壇當中,各位嘉賓圍繞新媒體、新經濟、新市場跟大家分享了很多經驗做法,從不同的角度提出了很多有價值的一些係想法,我們這場論壇目的就是希望能夠通過大家智慧的碰撞,激發出更多的創意,不斷助推我國經濟社會發展,來滿足我們的用戶需求,適應現在這樣一個全新的網路環境。

  本場論壇到此結束,感謝大家的到來!

 

更多內容點擊進入專題 

(責任編輯:郭彩萍)

精彩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