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標題-2.jpg
首頁 > 中經旅遊滾動新聞 > 正文

北京青揚五洲旅行社老闆跑路 監管部門叫停旅遊套餐

2017年09月13日 10:31   來源:法制日報   余瀛波

  北京“青揚五洲”事件觸發“套餐禁令”專家呼籲

  旅行社“類金融服務”亟待加強監管

  □ 本報記者 余瀛波

  對於即將到來的這個“十一”假期,不管是旅遊監管部門、旅行社還是遊客,都或許要比以往謹慎幾分。

  就在不久前,今年8月30日曝出的“北京青揚五洲旅行社老闆跑路”事件,讓近來處在風口浪尖上的一種預付式旅遊金融模式——“旅遊套餐”成為輿論焦點。

  此後不到一週內,北京市旅遊委和國家旅遊局接連發佈通知,要求禁止銷售兩條線路以上的旅遊套餐,並嚴查收取出境遊保證金中的違規行為。

  那麼,所謂的“旅遊套餐”是一種什麼樣的旅遊産品?這种經營模式本身是否違法?對於旅遊監管部門此次緊急“叫停”,業界專家又是如何看待的?就相關話題,《法制日報》記者近日採訪了多位業內法律專家。

  監管部門緊急叫停旅遊套餐

  今年8月31日,北京市旅遊發展委員會向市內各區旅遊委、各旅行社發出關於禁止銷售旅遊套餐類産品的緊急通知,通知要求:“禁止銷售兩條線路(含)以上的旅遊套餐。”“規範收取出境遊保證金。”“在出境遊業務中,各組團社收取出境遊保證金,必須採取銀行參與的資金託管方式。”

  通知稱,近期北京市接連發生因旅行社收取旅遊者出境遊保證金不能按約退還、售賣旅遊套餐不能履約引發的投訴,嚴重擾亂了旅遊市場秩序,損害了旅遊消費者的合法權益。

  事實上,就在北京旅遊委發佈緊急通知的前一天,北京青揚五洲旅行社被曝辦公地點人去樓空,實際控制人夏凱失聯。據報道,該公司此前曾推出套餐預付款産品,以繳納押金為名,採取低價遊方式收取用戶預付款,並承諾回購付息,以廉價産品吸引客源。但最後卻演變成數千人討債、數億資金無法歸還的局面。

  此後於9月5日晚,國家旅遊局官網也發佈消息稱,該局已于日前印發《關於規範旅行社經營行為維護遊客合法權益的通知》,要求各地旅遊主管部門規範旅行社經營,嚴控經營旅遊套餐産品帶來的市場風險。禁止旅行社一次性收取兩條及兩條以上旅遊線路的旅遊費用。嚴查收取出境遊保證金中的違規行為。嚴厲打擊預付卡違規經營行為。

  旅遊産品不違法但不能非法集資

  是“旅遊套餐”這種旅遊産品本身就有問題,還是青揚五洲旅行社“念歪了經”?在接受《法制日報》記者採訪時,北京市法學會旅遊法學研究會副秘書長李廣認為,旅遊産品以套餐方式進行售賣,只要有具體産品和線路,其實在法律上並無不妥,是一種完全正常的企業市場行為。

  但是,一些旅行社通過以售賣“旅遊套餐”為名,獲取旅遊者的錢款,如青揚五洲一樣,獲取團款後不予兌現,或根本沒有能力兌現提供相應的旅遊産品,並且“失聯”“跑路”,這就符合“以非法佔有為目的,用虛構事實或者隱瞞真相的方法,騙取數額較大的公私財物”的情節,涉嫌構成了詐騙罪,應當被追究刑事責任。

  如果這些旅行社以收取“押金”“預付款”等形式,收取錢款,並承諾給付高息,並提供旅遊産品,已超出了旅行社的正常業務範圍,符合“未依照法定程式經有關部門批准向社會公眾籌集資金”“承諾一定期限內還本付息或給予回報”的違法特徵,已經違反了相關金融管理的法規和規章,構成“非法集資”。其實質是以“旅行社業務”之名,行“非法集資”之實。

  李廣認為,“旅遊+金融”的經營模式,如果取得相應金融許可證照,規範經營,是旅遊業發展的一個趨勢和方向。“但目前旅行社業記憶體在的一些類金融服務,大部分沒有取得相應的許可證照,管理混亂,從業人員素質低下,無專業的金融知識和技能,他們以低價産品為賣點,以高額回報為誘餌,誘騙旅遊者繳存大額資金。”

  “因此,對於開展‘旅遊+金融’經營的旅遊企業,必須保證取得合法的許可證照,保證開展相應業務的資質和能力。否則就要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甚至是刑事責任。”李廣説。

  不少企業試水“旅遊金融創新”

  事實上,“青揚五洲”事件充分暴露出我國旅遊市場在企業經營模式轉型期存在的普遍問題。

  北京第二外國語學院國際法學院副教授王慧靜分析稱,目前我國旅遊企業大多存在經營資金短缺、融資途徑狹窄、競爭力較弱等問題,在傳統的旅遊企業單一的經營模式下,競爭力正不斷喪失。為了求生存求發展,不少企業開始轉型,嘗試新的經營模式。正是在這種背景下,各種旅遊金融模式應運而生。

  據易智庫發佈的《中國網際網路旅遊金融市場專題研究報告》指出,未來幾年,中國網際網路旅遊金融服務將成為帶動旅遊市場增長的主要力量,並預測2017年其市場交易規模將達到221.9億元。

  王慧靜説,在這個可觀的市場規模面前,不少旅遊企業紛紛試水,試圖在新的市場版圖中分得一杯羹。然而,由於這方面監管法律法規的缺失,再加上旅遊企業在金融産品創新、資金運營以及風險管控等大多存在嚴重不足,一旦資金鏈斷裂,市場存在著巨大的風險,消費者利益也會受到嚴重侵害。

  王慧靜認為,針對此類情形,國家旅遊局及北京市旅遊委此次發佈通知,體現了旅遊管理部門對新形勢下企業經營模式轉型進行監管引導的積極作用。

  針對目前旅遊行業中的“旅遊金融”亂象,李廣也力挺“治亂世用重典”。他認為,國家旅遊局作為行業主管部門,及時出臺政策予以規範引導,具有很強的針對性和時效性,很有必要。

  套餐合同本質上並非旅遊合同

  在接受《法制日報》記者採訪時,多位專家均指出,除了政府監管,旅遊者自身也應對自己購買的産品類型有清晰的認識,明確自己購買的是旅遊産品還是金融産品,並要核驗經營企業的相應資質。對於非法經營的金融産品,一定要避而遠之。對於合法的金融産品,也應判斷本身的風險承受能力,進行充分的風險評估。

  北京易和律師事務所李川説:“維護市場秩序不僅是政府部門的事,每一個市場參與主體,都承擔著維護市場秩序,維護正常交易的職責,因為市場規則一旦被打破,不是一方受損,在市場當中的每一方都要不同程度地受到損害。”

  “作為法律界人士,我曾經研究過所謂的旅遊套餐合同,嚴格意義上來講那不是旅遊合同。”李川指出,對於旅遊合同,旅遊法中是有專章規定的,在此之外的,都不叫旅遊合同。

  “而那些套餐合同名義上叫旅遊合同,實際上,我認為是一種集資合同、收款合同,甚至借貸合同,因為在整個合同中,對旅遊相關內容沒有絲毫規定,實際上跟旅遊沒關。”李川説,所以要告訴廣大旅遊者提高警惕,有些企業只是打著旅遊的幌子,其本身並不是旅遊。

  低於首段交通票面價即是陷阱

  那麼,作為廣大旅遊者來説,如何才能識辨真偽、避免誤入消費陷阱呢?青島大學旅遊學院教授程國慶給出的建議可謂“一針見血”——如果消費者購買的組團旅遊價格,只有或者還低於出行的首段交通票面價格水準的話,那就肯定是被旅行社“賣了”。

  程國慶透露,業界人士基本都知道,消費者交付的首段交通票面價格,正好是那家招攬遊客旅行社的旅遊推銷代理(人頭)費。也就是説,消費者交到旅遊出發地旅行社只有出行首段交通票面價格的款項,基本與消費者的實際異地旅遊消費開支沒有半毛錢的關係。

  至於遊客被賣掉的後果,諸如香港某珠寶商向旅行社行賄案、雲南強行購物風中游客處境等,足以説明,即便遊客有時間陪問題旅行社玩預付延時消費、玩零團費旅遊,也只是在用時間換金錢,“這顯然談不上什麼享受了。”程國慶説。

  李川提醒消費者,不管是預付費還是保證金消費,一定是團費比市面價格低很多,所以才有誘惑力。那些居心不良的旅遊企業正是利用了這種貪圖小利的心態。“你想賺的是利息,人家要套的是本金,誰大誰小,就很清楚了。”


(責任編輯 :葉瑋)

分享到:
35.1K
383377-1117.jpg
延深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