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標題-2.jpg
首頁 > 中經旅遊滾動新聞 > 正文

頻頻換帥 愛彼迎苦戰“中國學徒”

2018年07月11日 10:23   來源:北京商報   

  愛彼迎這一全球最大C2C線上短租平臺,進入中國以來卻遭遇內憂外患,除了被“中國學徒”圍攻外,公司管理層也頻繁震蕩。為了迎戰對手以及破解本土化難題,愛彼迎于7月10日任命彭韜為中國區新總裁。業內普遍認為,國內短租民宿企業今年紛紛調整市場策略,愛彼迎在不斷迎合中國市場的同時,如何變陣追趕中國短租民宿企業成為新總裁亟須思考的問題。

  新帥上任

  7月10日,美國短租平臺愛彼迎官方宣佈,新任愛彼迎中國總裁彭韜將於今年9月正式入職。對於此人事調整,愛彼迎聯合創始人兼中國區主席柏思齊表示,愛彼迎需要一位了解中國的創業者,以及一支具備強大執行能力和專業技能的團隊支援他,唯有此,愛彼迎才能夠在中國實現更加快速的發展和高水準的運營。

  據悉,彭韜原為“麵包旅行”的創始人,2017年曾參與創立一站式的民宿託管平臺“城宿”。需要注意的是,就在今年7月6日,愛彼迎為提高房源品質,宣佈向城宿投資500萬美元。值得注意的是,僅僅時隔4天后,彭韜便成為愛彼迎中國業務的掌舵人。業內人士分析指出,從彭韜的履歷上看,顯然對中國共用住宿、旅遊市場有著深入的了解,而愛彼迎此番任命彭韜,大概也是希望更深入中國市場。

  據了解,愛彼迎自2015年宣佈進入中國市場後,曾先後換了4位臨時負責人。上一任愛彼迎中國區總裁葛宏任職5個月後,于去年10月突然離職,此後愛彼迎中國區業務暫由駐新加坡地區總監蕭錦鴻臨時負責。而就在這段時間,國內短租民宿接連發佈新動作,短租市場競爭再次加劇。此次提拔彭韜為中國區總裁,重新接入具有本土市場經驗的華人高管,可以看出愛彼迎對中國區業務的重視以及野心。

  業內人士分析,中國共用經濟規範和市場目前處於發展階段,本土企業先入為主、市場競爭激烈。且中國市場具有本土化特點,愛彼迎想拿到更多市場份額,不僅需貼合中國市場的策略,還需要穩定且熟悉市場的專業團隊。新任華人高管上任後,如何通過決策引導做好本土化市場擴張,還需要具體觀察。

  應對變局

  今年以來,國內短租民宿企業紛紛變陣,一方面大力拓展房源,另一方面加強品質房源的把控。眼看自己的“中國學徒”發展得風生水起,愛彼迎如何迎戰成為新帥上任後的一道重要考題。

  今年初,在收購大魚之後,國內短租民宿“老大”途家把目光投向境外市場。今年3月,途家又首次公佈了旗下民宿矩陣,這其中包含攜程、去哪兒等民宿板塊。今年5月,為了加強對民宿的監管,途家又對外宣佈推出民宿代運營業務,並在近日又上線了“途家優選PRO計劃”,該計劃試圖打造品質民宿標桿。

  另一邊,作為攜程係民宿的螞蟻短租也謀求在品質民宿上發力。今年4月,螞蟻短租CEO申志強便在媒體溝通會上推出了中國首個“舒適型”民宿連鎖品牌有家民宿,在此後的兩個月,有家民宿又得到了攜程等企業的融資以及多方面的支援。據介紹,有家民宿選擇的戶型基本以2-4居戶型的分散式普通民居住宅為主,房間內擁有完備的居家設施,具備主臥、次臥、客廳、廚房、洗浴間等全套空間,對衛生和安全有著更高的保障。顯然,國內短租民宿企業都在試圖彌補行業安全、衛生方面等短板。

  此時愛彼迎在不斷物色新帥的同時,也不得不調整策略,出招迎合中國市場。3月29日,愛彼迎在中國發佈了一系列計劃,其中就包含將現有房源分級的“愛彼迎Plus”計劃和成立“愛彼迎房東學院”等。此外,愛彼迎還宣佈為遵守中國的監管要求,從3月30日開始向中國政府提供短租服務的房東資訊。

  北京商報記者了解到,以愛彼迎推出的新計劃“愛彼迎Plus”為例,顯然劍指品質房源。愛彼迎平臺上經過人工甄選,符合清潔度、舒適性和設計風格等100多項要求的房源,都會貼上“Plus”的標簽。當時上海也成為全球首批上線的13座城市之一,其中上海的100多個愛彼迎Plus房源已經面向國內外旅行者開放預訂。就在7月6日,愛彼迎還宣佈投資了城宿500萬美元,而這一動作依然被業界看作是加碼高端房源。行業分析師指出,當前短租民宿市場已經開始從粗放式地拓展房源向品質化房源拓展蔓延,在國內企業紛紛調整策略的同時,愛彼迎又面臨新一輪的競爭。

  路途坎坷

  近年來,國外網際網路企業不斷進入中國市場,試圖在中國市場分一杯羹。然而,從目前的競爭格局來看,國外網際網路巨頭進入中國後均遭遇“瘋狂阻擊”,有些企業在水土不服後選擇黯然離開,如今愛彼迎在更名之後,雖然想要更加深入中國市場,但面對來自本土企業的競爭,顯然路途坎坷。

  愛彼迎進入中國市場之後,也遭遇了不少本土難題。此前,愛彼迎曾接連曝出“毀房事件”和“針孔錄影機門”等負面消息。雖然此類事件在C2C短租企業發展過程中難以避免,但目前小豬短租、螞蟻短租、途家等平臺均在解決房東與住戶的信任,以及在把控房源品質上著重下功夫,反觀愛彼迎在這方面的動作並不算多。

  此外,同樣作為住宿預訂平臺的Agoda近年來也試圖在中國市場“大展拳腳”,不過在過去的兩年裏,Agoda也屢屢遭遇水土不服的難題,多次遭到客人投訴。2017年,有市民張女士(化名)就投訴表示,在Agoda中國官網預訂的新加坡酒店比其他國內平臺貴,按服務承諾,Agoda將彌補差價,不過退款手續繁瑣,給張女士留下了並不愉快的消費體驗。

  有網際網路人士分析指出,由於消費習慣不同以及對中國市場預判不足,不少海外網際網路企業都折戟。此外,本地團隊權力過小,中外雙方存在不信任,也是這類國外網際網路平臺需要克服的難題。該人士同時指出,除了旅遊平臺,不少像Uber、eBay等大企業,也沒能在中國市場取得成功。

  某OTA住宿業務負責人認為,在短租民宿市場中,國內企業在中國市場具備運營優勢,而在國外市場份額上,愛彼迎顯然佔據更大房源,不過面對當前國內短租市場不斷變化的競爭局面,愛彼迎想要迎合中國消費者顯然還有不少的路要走。

  北京商報記者 關子辰 武媛媛

  愛彼迎中國區業務高管變動一覽

  2017年3月

  Airbnb發佈中文名字“愛彼迎”。

  2017年6月

  愛彼迎宣佈任命原中國産品與技術團隊負責人葛宏出任 Airbnb全球副總裁,全權負責中國市場。

  2017年10月

  葛宏突然離職,中國區業務由該公司駐新加坡的地區總監蕭錦鴻臨時負責。同時愛彼迎宣佈Nathan Blecharczyk(柏思齊)將出任愛彼迎中國區主席一職。

  2018年7月

  愛彼迎官方宣佈,新任愛彼迎中國總裁彭韜將於今年9月正式入職。


(責任編輯 :葉瑋)

分享到:
35.1K
P020171018397604994034.jpg
延深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