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數據時代

2013年01月25日 10:27   來源:中國經濟網綜合   

  進入2012年,大數據(big data)一詞越來越多地被提及,人們用它來描述和定義資訊爆炸時代産生的海量數

  大數據時代來臨[1]據,並命名與之相關的技術發展與創新。它已經上過《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的專欄封面,進入美國白宮官網的新聞,現身在國內一些網際網路主題的講座沙龍中,甚至被嗅覺靈敏的國金證券、國泰君安、銀河證券等寫進了投資推薦報告。

  數據正在迅速膨脹並變大,它決定著企業的未來發展,雖然現在企業可能並沒有意識到數據爆炸性增長帶來問題的隱患,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人們將越來越多的意識到數據對企業的重要性。大數據時代對人類的數據駕馭能力提出了新的挑戰,也為人們獲得更為深刻、全面的洞察能力提供了前所未有的空間與潛力。[1-2]

  正如《紐約時報》2012年2月的一篇專欄中所稱,“大數據”時代已經降臨,在商業、經濟及其他領域中,決策將日益基於數據和分析而作出,而並非基於經驗和直覺。[3]

  哈佛大學社會學教授加裏金説:“這是一場革命,龐大的數據資源使得各個領域開始了量化進程,無論學術界、商界還是政府,所有領域都將開始這種進程。”[4]

  最早提出“大數據”時代到來的是全球知名諮詢公司麥肯錫,麥肯錫稱:“數據,已經滲透到當今每一個行業和業務職能領域,成為重要的生産因素。人們對於海量數據的挖掘和運用,預示著新一波生産率增長和消費者盈餘浪潮的到來。” “大數據”在物理學、生物學、環境生態學等領域以及軍事、金融、通訊等行業存在已有時日,卻因為近年來網際網路和資訊行業的發展而引起人們關注。

  “大數據”在網際網路行業指的是這樣一種現象:網際網路公司在日常運營中生成、累積的用戶網路行為數據。這些數據的規模是如此龐大,以至於不能用G或T來衡量,大數據的起始計量單位至少是P(1000個T)、E(100萬個T)或Z(10億個T)。[3]

  大數據到底有多大?一組名為“網際網路上一天”的數據告訴我們,一天之中,網際網路産生的全部內容可以刻滿1.68億張DVD;發出的郵件有2940億封之多(相當於美國兩年的紙質信件數量);發出的社區帖子達200萬個(相當於《時代》雜誌770年的文字量);賣出的手機為37.8萬台,高於全球每天出生的嬰兒數量37.1萬……

  截止到2012年,數據量已經從TB(1024GB=1TB)級別躍升到PB(1024TB=1PB)、EB(1024PB=1EB)乃至ZB(1024EB=1ZB)級別。國際數據公司(IDC)的研究結果表明,2008年全球産生的數據量為0.49ZB,2009年的數據量為0.8ZB,2010年增長為1.2ZB,2011年的數量更是高達1.82ZB,相當於全球每人産生200GB以上的數據。而到2012年為止,人類生産的所有印刷材料的數據量是200PB,全人類歷史上説過的所有話的數據量大約是5EB。IBM的研究稱,整個人類文明所獲得的全部數據中,有90%是過去兩年內産生的。而到了2020年,全世界所産生的數據規模將達到今天的44倍。[1]

  分類:網路趨勢/大數據時代

  書名:大數據時代(Big Data:A Revolution That Will Transform How We Live, Work, and Think)

  作者:[英] 維克托邁爾-舍恩伯格(Viktor Mayer-Sch?nberger)著

  袁傑 譯

  定價:49.90元

  開本:16K

  頁數:240

  出版時間:2012年12月

  責編:李琳

  出版社:浙江人民出版社

  圖書品牌:湛廬文化[5]

  《大數據時代》是國外大數據研究的先河之作,本書作者維克托邁爾舍恩伯格被譽為“大數據商業應用第一人”,擁有在哈佛大學、牛津大學、耶魯大學和新加坡國立大學等多個網際網路研究重鎮任教的經歷,早在2010年就在《經濟學人》上發佈了長達14頁對大數據應用的前瞻性研究。

  維克托邁爾舍恩伯格在書中前瞻性地指出,大數據帶來的資訊風暴正在變革我們的生活、工作和思維,大數據開啟了一次重大的時代轉型,並用三個部分講述了大數據時代的思維變革、商業變革和管理變革。

  維克托最具洞見之處在於,他明確指出,大數據時代最大的轉變就是,放棄對因果關係的渴求,而取而代之關注相關關係。也就是説只要知道“是什麼”,而不需要知道“為什麼”。這就顛覆了千百年來人類的思維慣例,對人類的認知和與世界交流的方式提出了全新的挑戰。

  本書認為大數據的核心就是預測。大數據將為人類的生活創造前所未有的可量化的維度。大數據已經成為了新發明和新服務的源泉,而更多的改變正蓄勢待發。書中展示了谷歌、微軟、亞馬遜、IBM、蘋果、facebook、twitter、VISA等大數據先鋒們最具價值的應用案例。[5]

  維克托邁爾舍恩伯格(Viktor Mayer-Sch?nberger)

  他是十餘年潛心研究數據科學的技術權威,他是最早洞見大數據時代發展趨勢的數據科學家之一,也是最受人尊敬的權威發言人之一。他曾先後任教於世界最著名的幾大網際網路研究學府。現任牛津大學網路學院網際網路治理與監管專業教授,曾任哈佛大學肯尼迪學院資訊監管科研項目負責人,哈佛國家電子商務研究中網路監管項目負責人;曾任新加坡國立大學李光耀學院資訊與創新策略研究中心主任。並擔任耶魯大學、芝加哥大學、弗吉尼亞大學、聖地亞哥大學、維也納大學的客座教授。

  他的學術成果斐然,有一百多篇論文公開發表在《科學》《自然》等著名學術期刊上,他同時也是哈佛大學出版社、麻省理工出版社、通信政策期刊、美國社會學期刊等多家出版機構的特約評論員。

  他是備受眾多世界知名企業信賴的資訊權威與顧問。他的諮詢客戶包括微軟、惠普和IBM等全球頂級企業;而他自己早在1986年與1995年就擔任兩家軟體公司的總裁兼CEO,由他的公司開發的病毒通用程式,成為當時奧地利最暢銷的軟體産品。1991年躋身奧地利軟體企業家前5名之列,2000年 被評為奧地利薩爾斯堡州的年度人物。

  他也是眾多機構和國家政府高層的資訊政策智囊。他一直專注于資訊安全與資訊政策與戰略的研究,是歐盟專家之一,也是世界經濟論壇、馬歇爾計劃基金會等重要機構的諮詢顧問,同時他以大數據的全球視野,熟悉亞洲資訊産業的發展與戰略佈局,先後擔任新加坡商務部高層、汶萊國防部高層、科威特商務部高層、迪拜及中東政府高層的諮詢顧問。

  所著《大數據》一書是開國外大數據系統研究的先河之作,而在這之前,他已經在《經濟學人》上和數據編輯肯尼斯.尼爾-庫克耶一起,發表了長達14頁的大數據專題文章,成為最早洞見大數據時代趨勢的數據科學家之一。而他的《刪除》一書,同樣被認為是關於數據的開創性作品,並且創造了“被遺忘的權利”的概念而在媒體圈和法律圈得到廣泛運用。該書獲得美國政治科學協會頒發的唐K普賴斯獎,以及媒介環境學會頒發的馬歇爾麥克盧漢獎。同時受到《連線》、《自然》《華爾街日報》《紐約時報》等各大權威媒體廣泛好評。[5]

  引言 正在發生的生活、工作與思維的大變革

  第一部分 大數據時代的思維變革

  第1章 更多:不是隨機樣本,而是所有數據

  第2章 更雜:不是精確性,而是混雜性

  第3章 更好:不是因果關係,而是相關關係

  第二部分 大數據時代的商業變革

  第4章 數據化:一切皆可“量化”

  第5章 價值:“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數據創新

  第6章 角色定位: 數據、技術與思維的三足鼎立

  第三部分 大數據時代的管理變革

  第7章 風險:讓數據主宰一切的隱憂

  第8章 掌控:自由與責任並舉的數據管理

  結語 已經發生的未來

  [引言][5]

  分類:網路趨勢/大數據時代

  書名:刪除(Delete: The Virtue of Forgetting in the Digital Age)

  作者:[英] 維克托邁爾-舍恩伯格(Viktor Mayer-Sch?nberger)著

  袁傑 譯

  定價:49.90元開本:16K頁數:240

  出版時間:2013年1月責編:黃昕

  出版社:浙江人民出版社圖書品牌:湛廬文化

  ISBN:978-7-213-05251-4[6]

  《刪除》講述了遺忘的美德,為讀者展現了大數據時代的取捨之道。

  《刪除》從大數據時代資訊取捨的目的和方法分別詮釋了“被遺忘的權利”。維克托首先回溯了人類追尋記憶的過程,之後提出數字技術與全球網路正在瓦解我們天生的遺忘能力。對此,他考察了促進遺忘終止4大驅動力——數字化,廉價的記憶體,易於提取,全球性訪問。之後,他提出了當前數字化記憶的兩大威脅——資訊權力與時間,並給出了應對威脅的6大對策——數字化節制、保護資訊隱私權、建設數字隱私權基礎設施、調整人類的現有認知、打造良性的資訊生態、完全語境化。最後,他提出了一種應對數字化記憶與資訊安全的極有可能的關鍵對策——給資訊設定存儲期限。

  《刪除》開啟了一場 “網際網路遺忘運動”,讓我們始終記得遺忘的美德。這本書告訴我們,在大數據時代,面對海量資訊人類該如何取捨,怎樣才能構建一個積極而安全的未來。[6]

  《刪除》講述了遺忘的美德,為讀者展現了大數據時代的取捨之道。數字技術賦予了我們前所未有的權利,它也産生了意想不到的可怕後果。facebook上照片會被網路永遠銘記,甚至會影響到一個人的職業發展;Google記得所有我們搜索過的資訊和時間。數字王國記住了那些有時最好被遺忘的資訊。

  刪除,大數據取捨之道,就是把有意義的留下來,把無意義的去掉。只有理解了在大數據中,需要的是什麼,以及如何判斷這種需要,才能舉一反三地明白到底為什麼要去掉那些不需要的。

  維克托邁爾-舍恩伯格,大數據時代的預言家,《科學》《自然》等著名學術期刊最推崇的網際網路研究者之一,“大數據商業應用第一人”,擁有在哈佛大學、牛津大學、耶魯大學和新加坡國立大學等多個網際網路研究重鎮任教的經歷。

  中國社科院資訊化研究中心秘書長姜奇平作序傾情推薦。北京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副教授胡泳、中國科學院理論物理研究所研究員李淼、麻省理工學院教授大衛克拉克、國際著名資訊隱私權專家保羅施瓦茨、斯坦福大學網際網路與社會中心創辦人勞倫斯萊斯格、波士頓諮詢公司高級副總裁菲利普埃文斯聯袂推薦。

  《刪除》一經出版,即獲得美國政治科學協會頒發的“唐普賴斯獎”,以及媒介環境學會的最高榮譽“馬歇爾麥克盧漢獎”,同時受到《連線》《自然》《華爾街日報》《紐約時報》等各大權威媒體廣泛好評。

  《刪除》洞見了“被遺忘的權利”,探索了大數據時代人類該如何構建積極而安全的未來。[6]

  中文版序 大數據取捨之道

  推薦序 因意義而智慧 姜奇平

  第一部分 大數據時代為什麼要進行資訊的取捨

  第1章當遺忘變成例外,而記憶成了常態:大數據時代的隱憂

  對於人類而言,遺忘一直是常態,而記憶才是例外。然而,由於數字技術與全球網路的發展,這種平衡已經被打破了。如今,過去正像刺青一樣被刻在我們的數字皮膚上,遺忘已經變成了例外,而記憶卻成了常態……

  喝醉的海盜

  一個沒有遺忘的時代

  抹不掉的致幻劑陰影

  Google記得你的一切

  大數據的資訊力量

  人類住進了數字圓形監獄

  讓我們學會遺忘

  第2章 遺忘,人類的天性:人類記憶的作用與演進

  遺忘,是人類的天性。從古至今,人們不斷嘗試用本能、語言、繪畫、文本、媒體、介質,來記住我們的知識。千年以來,遺忘始終比記憶更簡單,成本也更低。數字時代顛覆了這一切,而我們卻驚愕地發現,如果真的記住一切,不僅令人發狂,而且讓人孤獨絕望……

  人類的本能記憶

  語言記憶

  外部記憶:繪畫與文本

  共用記憶

  介質記憶:攝影、磁帶與膠片

  第二部分 大數據時代如何進行資訊的取捨

  第3章 世界已經被設置成記憶模式:數字化記憶發展的4大驅動力

  人類對完整記憶的需求一直在持續上升,這讓如今的世界已經被設置為記憶模式。海量的數字化記憶不僅觸手可得,甚至比選擇性刪除所耗費的時間成本更低。這是一個幾乎失去了遺忘動機的時代……

  小黑盒子與麥克斯存儲擴展器

  驅動力1:數字化

  驅動力2:廉價的記憶體

  驅動力3:易於提取

  驅動力4:全球性覆蓋

  第4章一個沒有安全與時間的未來:數字化記憶的兩大威脅

  在資訊權力與時間的交匯處,永久的記憶創造了空間和時間圓形監獄的幽靈。廣泛的數字記憶摧毀了歷史,損害了我們的判斷和我們及時行為的能力,讓我們無助地徘徊在兩個同樣讓人不安的選擇之間:是選擇永久的過去,還是忽略現在……

  資訊富民VS資訊貧民:資訊控制權的威脅

  永恒的過去VS 被忽視的現在:時間的威脅

  第5章 來一場“網際網路遺忘”運動:應對數字化記憶與資訊安全的6大對策

  數字化記憶仿佛是一個詛咒,人類對它愈發強烈的依賴阻礙了我們從中學習、成長和發展的能力。而資訊隱私權的維護不僅應在當下,還應在未來。如果有一天隱私權被廢除,資訊處理者們坐在堆積如山的個人資訊中對為所欲為,那麼資訊隱私權還有什麼意義?

  對策1:數字化節制

  對策2:保護資訊隱私權

  對策3:建設數字隱私權基礎設施

  對策4:調整人類的現有認知

  對策5:打造良性的資訊生態

  對策6:完全語境化

  第6章給資訊一個存儲期限:應對數字化記憶與資訊安全的關鍵對策

  存儲期限並不是強制性的遺忘,不是讓我們被迫去選擇,而是通過存儲期限讓我們能對資訊的壽命做出應對。它將成為我們日常生活的一部分,讓我們深刻意識到一個人類已經無意識地默認了上千年的道理:數量不等於品質,“好”資訊不等於“濫”資訊。

  cookie的警告

  資訊的存儲期限

  設定關於資訊壽命的元資訊

  9個月,不斷縮短的存儲期限

  設定存儲期限的技術措施

  不是用技術刪除,而是讓遺忘復活

  誰來掌控存儲期限

  我們需要“能衰退”的存儲系統

  第7章讓遺忘回歸常態:大數據時代數字化記憶的未來

  數字化使得存儲成本的垂直下降,簡便的資訊提取,以及全球性訪問數字記憶成為可能。在人類歷史上,這是第一次我們能夠使記住比遺忘更便宜更容易,也是第一次逆轉了遺忘由來已久的默認狀態。[6]

  一分鐘內,微網志推特上新發的數據量超過10萬;社交網路“臉譜”的瀏覽量超過600萬……

  這些龐大數字,意味著什麼?

  它意味著,一種全新的致富手段也許就擺在面前,它的價值堪比石油和黃金。

  事實上,當你仍然在把微網志等社交平臺當作抒情或者發議論的工具時,華爾街的斂財高手們卻正在挖掘這些網際網路的“數據財富”,先人一步用其預判市場走勢,而且取得了不俗的收益。

  現在就讓我們一起來看看——他們是怎麼做的。

  這些數據都能幹啥

  ●華爾街根據民眾情緒拋售股票;

  ●對衝基金依據購物網站的顧客評論,分析企業産品銷售狀況;

  ●銀行根據求職網站的崗位數量,推斷就業率;

  ●投資機構蒐集並分析上市企業聲明,從中尋找破産的蛛絲馬跡;

  ●美國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依據網民搜索,分析全球範圍內流感等病疫的傳播狀況;

  ●美國總統奧巴馬的競選團隊依據選民的微網志,實時分析選民對總統競選人的喜好。[4]

  你開心他就買你焦慮他就拋

  華爾街“德溫特資本市場”公司首席執行官保羅霍廷每天的工作之一,就是利用電腦程式分析全球3.4億微網志賬戶的留言,進而判斷民眾情緒,再以“1”到“50”進行打分。根據打分結果,霍廷再決定如何處理手中數以百萬美元計的股票。

  霍廷的判斷原則很簡單:如果所有人似乎都高興,那就買入;如果大家的焦慮情緒上升,那就拋售。

  這一招收效顯著——今年第一季度,霍廷的公司獲得了7%的收益率。[4]

  國際商用機器公司(IBM)估測,這些“數據”值錢的地方主要在於時效。對於片刻便能定輸贏的華爾街,這一時效至關重要。5年前,華爾街2%的企業蒐集微網志等平臺的“非正式”數據;如今,接近半數企業採用了這種手段。

  ●“社會流動”創業公司在“大數據”行業生機勃勃,和微網志推特是合作夥伴。它分析數據,告訴廣告商什麼是正確的時間,誰是正確的用戶,什麼是應該發表的正確內容,備受廣告商熱愛。

  ●通過喬希詹姆斯的Omniture(著名的網頁流量分析工具)公司,你可以知道有多少人訪問你的網站,以及他們呆了多長時間——這些數據對於任何企業來説都至關重要。詹姆斯去年把公司賣掉,進賬18億美元。

  ●微軟專家吉拉德喜歡把這些“大數據”結果可視化:他把客戶請到辦公室,將包含這些公司的數據圖譜展現出來——有些是普通的時間軸,有些像蒲公英,有些則是鋪滿整個畫面的泡泡,泡泡中顯示這些客戶的粉絲正在談論什麼話題。

  ●“臉譜”數據分析師傑弗遜的工作就是搭建數據分析模型,弄清楚用戶點擊廣告的動機和方式。[4]

  “數據是新的石油。”亞馬遜前任首席科學家Andreas Weigend説。Instagram以10億美元出售之時,成立於1881年的世界最大影像産品及服務商柯達正申請破産。

  大數據是如此重要,以至於其獲取、儲存、搜索、共用、分析,乃至可視化地呈現,都成為了當前重要的研究課題。

  “當時時變幻的、海量的數據出現在眼前,是怎樣一幅壯觀的景象?在後臺注視著這一切,會不會接近上帝俯視人間星火的感覺?”

  這個問題我曾請教過劉建國,中國著名的搜索引擎專家。劉曾主持開發過國內第一個大規模中英文搜索引擎系統“天網”。

  要知道,劉建國曾任至百度的首席技術官,在這樣一家每天需應對網民各種搜索請求1.7億次(現在約為8.77億次)的網站中,如果只是在後臺靜靜端坐,可能片刻都不能安心吧。百度果然在提供搜索服務之外,逐漸增添了百度指數,後又建立了基於網民搜索數據的重要産品“貼吧”及百度統計産品等。

  劉建國沒有直接回答這個問題,他想了很久,似乎陷入了回憶,嘴角的笑容含著詭秘。

  倒是有公司已經在大數據中有接近上帝俯視的感覺,美國洛杉磯就有企業宣稱,他們將全球夜景的歷史數據建立模型,在過濾掉波動之後,做出了投資房地産和消費的研究報告。

  在數據可視化呈現方面,我最新接收到的故事是,一位在美國思科物流部門工作的朋友,很聰明的印度裔小夥子,近期被Facebook高價挖角,進入其數據研究小組。他後來驚訝地發現,裏面全是來自物流企業、供應鏈方面的技術人員和專家,“Facebook想知道,能不能用物流的角度和流程的方式,分析用戶的路徑和行為。”

  除了數據量大之外,大數據時代的數據還呈現出其他三個特徵。

  第一個特徵是數據類型繁多。包括網路日誌、音頻、視頻、圖片、地理位置資訊等等,多類型的數據對數據的處理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第二個特徵是數據價值密度相對較低。如隨著物聯網的廣泛應用,資訊感知無處不在,資訊海量,但價值密度較低,如何通過強大的機器演算法更迅速地完成數據的價值“提純”,是大數據時代亟待解決的難題。

  第三個特徵是處理速度快,時效性要求高。這是大數據區分于傳統數據挖掘最顯著的特徵。

  既有的技術架構和路線,已經無法高效處理如此海量的數據,而對於相關組織來説,如果投入巨大採集的資訊無法通過及時處理反饋有效資訊,那將是得不償失的。可以説,大數據時代對人類的數據駕馭能力提出了新的挑戰,也為人們獲得更為深刻、全面的洞察能力提供了前所未有的空間與潛力。[1]

  越來越多的政府、企業等機構開始意識到數據正在成為組織最重要的資産,數據分析能力正在成為組織的核心競爭力。

  今年3月22日,奧巴馬政府宣佈投資2億美元拉動大數據相關産業發展,將“大數據戰略”上升為國家意志。奧巴馬政府將數據定義為“未來的新石油”,並表示一個國家擁有數據的規模、活性及解釋運用的能力將成為綜合國力的重要組成部分,未來,對數據的佔有和控制甚至將成為陸權、海權、空權之外的另一種國家核心資産。

  聯合國也在2012年發佈了大數據政務白皮書,指出大數據對於聯合國和各國政府來説是一個歷史性的機遇,人們如今可以使用極為豐富的數據資源,來對社會經濟進行前所未有的實時分析,幫助政府更好地響應社會和經濟運作。

  而最為積極的還是眾多的IT企業。麥肯錫在一份名為《大數據,是下一輪創新、競爭和生産力的前沿》的專題研究報告中提出,“對於企業來説,海量數據的運用將成為未來競爭和增長的基礎”,該報告在業界引起廣泛反響。

  IBM則提出,上一個十年,他們拋棄了PC,成功轉向了軟體和服務,而這次將遠離服務與諮詢,更多地專注于因大數據分析軟體而帶來的全新業務增長點。IBM執行總裁羅睿蘭認為,“數據將成為一切行業當中決定勝負的根本因素,最終數據將成為人類至關重要的自然資源。”

  在國內,百度已經致力於開發自己的大數據處理和存儲系統;騰訊也提出目前已經到了數據化運營的黃金時期,如何整合這些數據成為未來的關鍵任務。

  事實上,自2009年以來,有關“大數據” 主題的並購案層出不窮,且並購數量和規模呈逐步上升的態勢。其中,Oracle對Sun、惠普對Autonomy兩大並購案總金額高達176億美元,大數據的産業價值由此可見一斑。[1]

  大數據是資訊通信技術發展積累至今,按照自身技術發展邏輯,從提高生産效率向更高級智慧階段的自然生長。無處不在的資訊感知和採集終端為我們採集了海量的數據,而以雲計算為代表的計算技術的不斷進步,為我們提供了強大的計算能力,這就圍繞個人以及組織的行為構建起了一個與物質世界相平行的數字世界。

  大數據雖然孕育于資訊通信技術的日漸普遍和成熟,但它對社會經濟生活産生的影響絕不限于技術層面,更本質上,它是為我們看待世界提供了一種全新的方法,即決策行為將日益基於數據分析做出,而不是像過去更多憑藉經驗和直覺做出。

  事實上,大數據的影響並不僅僅限于資訊通信産業,而是正在“吞噬”和重構很多傳統行業,廣泛運用數據分析手段管理和優化運營的公司其實質都是一個數據公司。麥當勞、肯德基以及蘋果公司等旗艦專賣店的位置都是建立在數據分析基礎之上的精準選址。而在零售業中,數據分析的技術與手段更是得到廣泛的應用,傳統企業如沃爾瑪通過數據挖掘重塑並優化供應鏈,新崛起的電商如卓越亞馬遜、淘寶等則通過對海量數據的掌握和分析,為用戶提供更加專業化和個性化的服務。

  最讓人吃驚的例子是,社交媒體監測平臺DataSift監測了Facebook(臉譜) IPO當天Twitter上的情感傾向與Facebook股價波動的關聯。在Facebook開盤前Twitter上的情感逐漸轉向負面,25分鐘之後Facebook的股價便開始下跌。而當Twitter上的情感轉向正面時,Facebook股價在8分鐘之後也開始了回彈。最終當股市接近收盤、Twitter上的情感轉向負面時,10分鐘後Facebook的股價又開始下跌。最終的結論是:Twitter上每一次情感傾向的轉向都會影響Facebook股價的波動。

  這僅僅只是基於社交網路産生的大數據“預見未來”的眾多案例之一,此外還有谷歌通過網民搜索行為預測流感爆發等例子。不僅在商業方面,大數據在社會建設方面的作為同樣令人驚嘆,智慧電網、智慧交通、智慧醫療、智慧城市等的蓬勃興起,都與大數據技術與應用的發展息息相關。

  “大數據”可能帶來的巨大價值正漸漸被人們認可,它通過技術的創新與發展,以及數據的全面感知、收集、分析、共用,為人們提供了一種全新的看待世界的方法。更多地基於事實與數據做出決策,這樣的思維方式,可以預見,將推動一些習慣於靠“差不多”運作的社會發生巨大變革。[3]

  一個好的企業應該未雨綢繆,從現在開始就應該著手準備,為企業的後期的數據收集和分析做好準備,企業可以從下面五個方面著手,這樣當面臨鋪天蓋地的大數據的時候,以確保企業能夠快速發展,具體為下面五點。

  幾乎每個組織都可能有源源不斷的數據需要收集,無論是社交網路還是車間感測器設備,而且每個組織都有大量的數據需要處理,IT人員需要了解自己企業運營過程中都産生了什麼數據,以自己的數據為基準,確定數據的範圍。

  雖然每個企業都會産生大量數據,而且互不相同、多種多樣的,這就需要企業IT人員在現在開始收集確認什麼數據是企業業務需要的,找到最能反映企業業務情況的數據。

  大數據需要在伺服器和存儲設施中進行收集,並且大多數的企業資訊管理體系結構將會發生重要大變化,IT經理則需要準備擴大他們的系統,以解決數據的不斷擴大,IT經理要了解公司現有IT設施的情況,以組建處理大數據的設施為導向,避免一些不必要的設備的購買。

  大數據是最近幾年才興起的詞語,而並不是所有的IT人員對大數據都非常了解,例如如今的Hadoop,MapReduce,NoSQL等技術都是近年剛興起的技術,企業IT人員要多關注這方面的技術和工具,以確保將來能夠面對大數據的時候做出正確的決定。

  大多數企業最缺乏的是人才,而當大數據到臨的時候,企業將會缺少這方面的採集收集分析方面的人才,對於一些公司,特別是那種人比較少的公司,工作人員面臨大數據將是一種挑戰,企業要在平時的時候多對員工進行這方面的培訓,以確保在大數據到來時,員工也能適應相關的工作。[2]

  Teradata大中華區首席執行官辛兒倫對新浪科技表示,隨著大數據時代的到來,企業應該在內部培養三種能力。第一,整合企業數據的能力;第二,探索數據背後價值和制定精確行動綱領的能力;第三,進行精確快速實時行動的能力。[7]

  做到上面的幾點,當大數據時代來臨的時候,面臨大量數據將不是束手無策,而是成竹在胸,而從數據中得到的好處也將促進企業快速發展。(百度百科)

(責任編輯:李志強)

商務進行時
精彩圖片
精彩圖片
    焦點圖片
    風雲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