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足準備接招日本激進貨幣寬鬆政策

2013年02月08日 09:25   來源:中國網   王振峰

  日媒稱,日本央行行長白川方明宣佈,將提前近三周卸任,結束其五年的任期。提前卸任的消息一齣,日元對美元匯率急劇下跌,市場預計白川方明的離去加速了日本央行的領導層交接,可能有助於首相安倍晉三推行更加激進的貨幣寬鬆政策。

  日本政壇對白川方明領導的日本央行抨擊聲音不少,主要是這一班子未能拿出足夠措施對抗日元升值和持續通縮。我們都知道,日本安倍晉三政府已多次表示,希望日本央行肩負起達到2%通脹目標的重任。

  近來,日本金融市場可謂“風起雲湧”, 日本安倍內閣自上任以來的短短時間裏,相繼提出了日元貶值、寬鬆財政與貨幣政策。

  在2012年末歐、美經濟已經逐步趨穩的大背景下,日本政府掀起一輪新的匯率大戰,其必然牽動中國、南韓等亞洲國家的金融神經。人民網5日訊,自日本推出“無底線寬鬆”,日元一路下滑,其對亞洲經濟體的負面作用正在逐步顯現,南韓沉不住氣了,也宣稱“入席”這場全球貨幣戰。復旦大學世界經濟研究所所長華民説:“人民幣已經沒有升值的理由,”“中國也要緊跟著潮流走,千萬不要唱反調。”看來,一場各方都宣示是“迫不得已”的貨幣大戰近在眼前。

  如果説美國推出貨幣量化寬鬆QE主要還是為改善就業,歐洲的貨幣寬鬆是為了因應財政政策,可日本這一次“貨幣寬鬆”政策卻著實令人感到“詭異”。

  “詭異”一:人家擔憂物價上漲,反觀日本則是為了要將通貨膨脹弄到2%的目標。

  為什麼?美國推出QE3、4等寬鬆政策主要目的還是為改善就業,歐洲則意在撙節財政計劃,免於墜入懸崖。回頭看看日本,安倍內閣上臺以來, 大喊要“挽救通貨緊縮,帶領日本走出失落的二十年”,在亞洲挑起貨幣競貶大戰,而其公開目的指向是為了達到2%通脹目標。

  “詭異”二:日元貶值有可能影響其他國家,特別是東亞他國的出口競爭力。

  日元貶值將提高日本出口競爭力,與日本一些産業有重疊的中國、南韓、以及港臺地區等産業競爭更加激烈,比如造船、鋼鐵、汽車業、電子、化工原材料等,還有海外工程競標等也難免有負面效應。

  “詭異”三:日元貶值和採取寬鬆財政與貨幣政策與美國重返亞洲策略或有呼應。

  表面上,日本安倍內閣採取的這一系列經濟政策是為其所宣稱的挽救“失落的二十年”,可其連續推行擴張性貨幣政策、擴張性財政政策,和大幅對日元進行貶值,亞洲和全球其他地方的貨幣戰爭烽火一下子就被點燃。我們先不評估其對鄰國産業將造成如何影響,匯率政策不穩定與國際金融秩序爆發“動亂”無異。

  換句話説,美國的美元雄霸世界,在其連續幾回的印鈔熱潮之後(貨幣量化寬鬆“QE”), 日本再掀起新的一輪貨幣貶值大戰,別國特別是周邊國家是很難無動於衷而不接招的。

  6日有媒體社論一針見血地指出,目前圍繞著釣魚島似乎是中美日“新三國演義”,可貨幣才是眼前世局演變的核心邏輯。

  人民幣在國際金融市場的地位提升,在山姆大叔眼裏,對美元霸權或其核心利益絕對不會視為好消息的。日本激進貨幣寬鬆政策,無疑攪動了本來較為平穩的亞洲金融秩序,我們不得不擔憂,除了日本其內在因素之外,有沒有美國重返亞洲經濟策略的一個路線圖步數在起作用呢?“控制了貨幣,就控制了世界”,這句話的要害值得中國及其他亞洲國家警惕。

  總之,日本推行激進貨幣寬鬆政策,其對我國利弊幾何,影響多大,都需要精心評估和前瞻預見,應該及早準備因應政策腹案,力求消減更多的不利因素,化危機為轉機,保持中國經濟的穩步前行。

(責任編輯:周姍姍)

商務進行時
精彩圖片
精彩圖片
    焦點圖片
    風雲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