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募FOF帶你穿越股市牛熊

2016年11月25日 09:52   來源:中國經濟網—《經濟日報》   周 琳

  ▲ FOF可以通過選擇不同投資策略、主題的基金間接投資到不同的項目,最大化分散風險,幫助投資者穿越市場牛熊,收穫時間帶來的紅利

  ▲ FOF並非簡單的新産品,而是投研體系升級換代的系統工程,包括基金風格規劃與管理、研究團隊組織、單一産品定位、産品線全方位佈局等諸多內容

  面對漲漲跌跌的市場,基金投資免不了會有這樣的煩惱:買了去年收益最高的股票型基金,可今年債券型基金大漲;買了軍工基金,它卻投給了消費行業,甚至剛買完基金,基金經理就離職了……歸根結底,傳統基金産品缺乏大類資産配置能力,資訊不對稱、投資風格不穩、策略單一,還是在“靠天吃飯”。

  隨著日前《公開募集證券投資基金運作指引第2號——基金中基金指引》正式發佈、首批公募FOF基金經理從業資格考試開始,FOF基金經理註冊登記也將陸續展開,這意味著有望打破傳統基金“靠天吃飯”的公募FOF産品已經箭在弦上。FOF産品究竟憑什麼能夠成為穿越投資週期的利器?

  兩大支撐齊發力

  FOF即基金中基金,是一種專門投資于其他證券投資基金的基金。根據有關規定,FOF應當將80%以上的基金資産投資于其他公開募集的基金份額,FOF管理人、託管人不得對FOF的管理費、託管費以及銷售費雙重收費,並且FOF的基金經理不得同時兼任其他基金的基金經理。

  之所以FOF發展迎來良機,與國內公募基金市場18年的成長密不可分。中國證券投資基金業協會統計顯示,截至今年9月底,我國公募基金産品數量達3415隻,超過滬深兩市上市公司總數。一方面,新基金髮行增速提升,月度平均新發基金從約30隻猛增至約70隻,日趨豐富的成品類型給潛在的FOF管理人廣泛的選擇;另一方面,基金優秀業績的延續更加困難。2012年至2015年,排名前20位的基金産品在第二年內有約18隻産品跌出前20位,有約10隻基金跌至總業績榜後半區。

  實際上,在瞬息萬變的市場上,包括金融機構在內的大多數投資者根本無暇在龐大的泛基金産品市場鑽研。“公募FOF能解決普通投資者在投資基金時面臨的兩大挑戰,即大類資産配置和基金投資標的選擇。從資産配置角度看,國內部分普通投資者已具有大類資産配置的概念、意識和需求,僅缺乏構建投資組合的能力。”前海開源投資總監聶守華説。

  FOF最大的特點正是多資産、多策略投資。博時基金副總裁王德英認為,按照定位FOF産品一般分為功能型、輪動型、絕對收益型以及精選型FOF。功能型FOF是通過多資産配置,實現比較明確的特定投資目標;輪動型FOF根據市場變化,通過各類資産、行業、風格和大小盤的輪動,來實現風險可控情況下的高收益;而精選型FOF是通過某一個風格、行業、主題的基金優選,為部分機構及特定客戶達到投資目的。

  從産品類別看,已經諳熟國內主動管理類權益産品、固收産品的基金公司,要做好FOF投資,還需要在“多元化”“分散化”和“專業化”等方面努力提升海外資産配置、指數産品配置能力。在上投摩根基金國際投資部總監張軍看來,多元化是指配置的資産之間相關性要盡可能低。一個FOF産品投資的市場越多、投資的資産類別越多,組合起來的産品獨特性越強,與單一公募基金的差異也就越大。若投資策略間存在低相關性或負相關性,將會改善組合的風險波動。

  降低波動率的重要手段是海外資産配置能力。以上投摩根基金全球多元配置基金為例,這只通過QDII進行FOF投資的公募基金産品,主要投資于多只摩根資産管理旗下公募基金。目前摩根資産的平臺上有超過500種投資策略,其所投資的市場可能涵蓋超過50種資産類別,涉及多種貨幣,不同策略間呈現的低相關甚至是負相關性——這是具有海外投研背景FOF産品的核心競爭力,在分散國內市場投資風險方面大有裨益。

  另一大支撐來自被動指數型基金對FOF的重要價值。正如部分基金公司內部人士所言,未來會傾向於選擇外部ETF、寬基被動指基産品或者垂直領域的定制指數産品,作為FOF配置的重要標的。“青睞外部的被動型基金,主要基於不需做太多凈值調研、流動性更好,而且相關費率較低。從更長的時間軸看,絕大多數主動投資將無法戰勝被動投資。”一位基金公司內部人士説。

  被動指數型基金的規模增長也佐證了各大基金公司為公募FOF佈局的考量。統計顯示,今年第三季度指數基金規模增長了439.90億元,而主動管理的股票型基金規模僅增長65.62億元。三季度開放式股票型基金規模總計為6972.88億元,其中,指數基金規模已經逼近5000億元。(本文來源:經濟日報 作者:周 琳)

  系統工程須“接地氣”

  “總體看,FOF並非簡單的新産品,而是投研體系升級換代的系統工程。它至少包括4方面內容:基金風格的規劃與管理、研究團隊的組織、單一産品的定位、産品線的全方位佈局。”華夏基金副總經理、投資總監陽琨説。

  這樣的佈局還必須“接地氣”。博時基金副總裁王德英認為,針對中國市場,在FOF産品設計時,需考慮三點特定的市場環境:一是國內投資者對基金投資的週期與美國等成熟市場相比較短,個人和機構投資短期化是設計FOF産品時需考慮的重要因素;二是在FOF産品設計中需把控風險基線,根據風險從低到高依次設計産品系列。例如絕對收益型FOF屬於較低風險的一類;輪動型FOF的風險則相對較高,即對回撤的風險要求沒那麼絕對;而目標風險型FOF介於二者之間,把風險及回撤控制在合理範圍內;三是設計FOF産品要考慮不同客戶需求。普通個人投資者的FOF産品可通過動態的資産配置實現更好的收益風險比,而高凈值客戶對收益相對穩定的産品的配置需求更大。

  “在實際運作中,FOF還要考慮投資效率、申贖成本、凈值披露效率、申贖效率和投資比例限制等多方面因素。”王德英説。

  在投資效率方面,由於場外子基金申購贖回現金可用的時間為T+2日,對母基金的投資效率將造成影響。在申購贖回成本方面,場內基金的流動性不足可能造成衝擊成本和規模限制。在凈值披露效率方面,由於FOF的凈值要根據其組合中基金的凈值計算出來,FOF的凈值披露可能會出現滯後。

  事實上,未來公募FOF發展的挑戰並非僅僅在技術層面。聶守華表示,“海外比較成熟的大類資産配置方法在國內的‘嫁接’會有部分問題。原因之一是海外各大類資産的投資品種比較豐富,大類資産的波動性差異不如國內大類資産顯著,同時海外存在較多具有杠桿特性的衍生品標的可平衡資産間的波動率,而國內這方面的工具顯然比較有限”。

  不管怎樣,公募FOF即將入市,從數十家美國養老機構過去20年的投資成績分析,大部分收益都來自於資産配置,而FOF産品正是在多元配置策略下應運而生的投資工具,説明FOF的投資前景可期。“資産管理行業總會經歷券商時代—基金時代—FOF時代。”歌斐資産董事總經理郭弘仁説,“在股票種類還不多的時候,大家就直接自己買股票。後來股票數量太多時,大家就開始買基金,請專業人士幫忙選股票。當基金數量也越來越多的時候,大家就要買FOF産品。而這個邏輯擴大到各資産類別,結論依然適用。通過FOF基金産品來挑選優秀的策略、投資團隊,實現真正意義上的資産配置”。

(責任編輯:鄧浩)

精彩圖片
    焦點圖片
    風雲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