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用床舖”被查封與“共用經濟”無關

2017年07月17日 07:54   來源:華西都市報   蔣璟璟

  近日,“共用床舖”刷爆朋友圈,引來大批媒體報道、體驗者嘗鮮。7月15日,記者發現北京一共用床舖大門緊閉,並未營業,一自稱為該區域辦公人員的男子稱,共用床舖已被警方查封,具體原因尚不得知。據觀察,太空艙內有電扇、閱讀燈、充電插座等設施,不大的太空艙,僅容一人休息,關上艙門,體驗者也可以真切的聽到艙外的聲音,隔音效果有待提高。據了解,類似的“太空艙”,在北京、上海等地已經逐漸鋪開。(中新社)

  雖名曰“共用床舖”,但我們實在想不出,它與“共用經濟”有什麼關係。現實是,即便北京的一處標誌性“共用睡眠艙”被警方查封,也未曾引發太多的輿論回彈,這與共用單車推廣初期眾人齊聲援的場景形成了鮮明對比。

  各式“共用係”的創業項目,其中絕大部分都與共用經濟毫不沾邊。從本質上説,此類項目不過是對特定傳統業態的一種概念再包裝,而並沒有任何的原創性商業內容。以“共用床舖”為例,其最核心的業務,無非還是床舖出租或曰住宿服務——這與早已有之的青旅酒店太空艙房間、快捷酒店的鐘點房完全可説別無二致。如果説非要説它們之間有所區別,那麼也僅僅在於“共用床舖”整體設備設施更簡單,預定、支付、入住等環節更便捷而已。

  明明就是傳統的住宿服務,為何非要給自己貼個“共用床舖”的標簽?之於此,一方面固然有概念投機、跟風炒作的考慮;另一面,則顯然是試圖以所謂的“模式先進性”來繞過現有的公共監管。按照現有規定,旅館實施特種行業管理。理論上,一家旅店要想正式營業,必須走完消防、衛生、工商、公安等一系列審批流程……“共用床舖”極力將自己與傳統旅店區分開來,很大程度就是為了避開相關職能部門的管理。

  一名曰“共用”,就拒絕監管,這是很多創業項目的老套路了。其慣用的説辭是,“我們並不是,而是共用”。這種語言修飾和邏輯詭辯,最終目的無非是否定既有法律法規的適用性。可問題在於,全社會在形形色色共用項目的“再教育”之下,已經越發意識到了其中的強詞奪理。須知,創業者口中的“共用床舖”,實際上很可能就是“非法小旅館”,其被警方查封並不令人意外。

  在共用項目遍地開花的年代,公眾所感受的或許並不是商業創新所帶來的社會福祉,而更多只是對投機者的嘴皮功夫的反感與厭倦。當所有的東西都被冠以“共用”之名,那麼這個被玩壞了的概念,終將徹底失去市場感召力。

(責任編輯:鄧浩)

精彩圖片
    焦點圖片
    風雲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