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萬+”網文與學術論文各有韆鞦

2017年09月22日 07:56   來源:中國經濟網-《經濟日報》   

  科研工作者讓自己的學術成果從論文紙上活起來,被10萬人乃至幾十萬人了解,其實是件好事。不過,“10萬+”網文只能作為評價學術水準的輔助和參考,可以與嚴謹的學術論文各領風騷,卻不能壓倒學術論文,更不能成為唯一標準。我們鼓勵創新,但也尊重堅守

  近日,浙江大學發佈《浙江大學優秀網路文化成果認定實施辦法(試行)》,表示“‘10萬+’網文視為學術論文”。對此,有人叫好,有人質疑。

  叫好的人觀點一致:當前我國職稱評價太過看重學術論文,有些技術過硬的一線工作者忙於業務無暇撰寫論文,評職稱時反而不佔優勢,甚至導致論文買賣、造假屢禁不止。而且,在大眾注意力集中向新媒體轉移的當下,浙大弱化學術論文、強化對新媒體的利用,當然是對人才評價機制的創新。

  質疑的人認為,這會逼著學者不安心研究學科,一門心思當網紅。從政策條文來看,作為第一個吃螃蟹的,浙大做了一定的防火牆設計:在網文刊發媒體上,選擇了目前國內比較受認可的網路媒體,並規定“微信公眾號刊發的作品,閱讀量不少於10萬;頭條號刊發的作品,閱讀量不少於40萬”。這是因為根據頭條號的演算法推薦,越是熱門的文章被推薦概率越高,所以閱讀量通常會更大。

  如果從技術上能制止刷流量的不正當手段,科研工作者讓自己的學術成果從論文紙上活起來,被10萬人乃至幾十萬人了解,其實是件好事。科研工作拿著國家的經費,耗資巨大,如果科研成果僅為專業領域的人所知,多少有點可惜。同時,科研工作者多年積累的專業功底,又使他們很適合做一些科普工作。

  比如,中國繞月探測工程首席科學家歐陽自遠院士在《中國的探月夢》中詳解了“嫦娥工程”的探月使命,至少讓公眾明白了月球氦-3這一完美能源的重要性;北京積水潭醫院燒傷科主治醫師“燒傷超人阿寶”一文引起了全社會對口服膠原蛋白的關注,厘清了諸多誤區;原果殼網員工宗唯伊在一篇篇賣萌的文章裏,讓月球車玉兔成為全國人民的萌物,那句“我只是在自己的探險故事裏,和所有的男主角一樣,也遇到了一點問題”吸粉無數。這些文章答疑解惑、傳播知識的效果,恐怕遠勝於那些傳統寫法的專業性更強的學術論文。

  浙大新政的出發點也是如此。打個比方來説,浙大新政就像將科學與科普、學術與知識放進了同一張功能表,喜歡正襟危坐吃法國大餐的,可以接著寫學術論文,與行業內專家分享交流;喜歡輕鬆簡單吃漢堡的,可以學習新媒體的寫法,寫好科普文章,打造網紅爆款。

  不過,“10萬+”網文只能作為評價學術水準的輔助和參考,可以與嚴謹的學術論文各領風騷,卻不能壓倒學術論文,更不能成為唯一標準。因為許多學術領域先天就不具備爆款基因,卻對人類歷史、社會發展有著重要意義,要有坐冷板凳的精神才能傳承發揚。我們鼓勵創新,但也尊重堅守。

  實際上,浙大這一備受爭議的舉措並非突發奇想。去年舉行的全國高校思想政治工作會議指出,要探索將優秀網路文化成果納入學校科研成果統計、各類晉陞評聘和評獎評優範圍。浙大的文件正是對相關會議精神的探索落實。接下來,可能還會有更多高校出臺相應政策。

  對廣大教職工而言,今後就是多了一條通往評職稱的路。這條路談不上是捷徑。非明星學者想要寫出“10萬+”的爆款文章未必容易,能把專業知識寫得深入淺出、趣味盎然,有時候並不比做一篇學術文章輕鬆。對於網友們來説,有專業人士願意揣摩門外漢的閱讀習慣,用通俗有趣的話説明白高深艱澀的專業內容,碎片閱讀也會變得更有意義了。

(本文來源:經濟日報 作者:佘 穎)

(責任編輯:范戴芫)

精彩圖片
    焦點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