莎普愛思跌下“神壇” 科普與法治不能失位

2017年12月07日 13:20   來源: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   

  新聞背景:

  近日,自媒體“丁香醫生”發文稱,莎普愛思滴眼液(通用名:芐達賴氨酸滴眼液)在高頻次播放的電視廣告中疑似虛假宣傳,使得消費者相信“眼藥水就能夠治好白內障”,許多消費者出現並發癥、延誤治療等情況。12月3日,莎普愛思回應稱,莎普愛思滴眼液是一種安全的、有效的抗白內障藥物。12月6日晚,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官網發佈通知,要求莎普愛思藥品批准廣告應嚴格按照説明書適應症中規定的文字表述,並要求浙江省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應督促企業儘快啟動臨床有效性試驗,並於三年內將評價結果報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藥品審評中心。

  莎普愛思憑啥一年賣出7.5億?

  莎普愛思在廣告中,是這樣自我宣傳的:“藥物直達病灶會有點痛”“預防治療白內障,認準莎普愛思”。對此,有專家明確指出,想要靠藥物逆轉白內障的症狀,可能性微乎其微。莎普愛思産品説明書顯示,其適應症為“早期老年性白內障”,屬於非處方藥。也就是説,莎普愛思並不具備治愈白內障的功用,商家再怎麼巧舌如簧,也無法擺脫虛假宣傳的嫌疑。【詳細

  莎普愛思瞄準白內障這种老年常見病,長期使用“治白內障,要選對藥,選好藥,選莎普愛思”“莎普愛思預防治療白內障”等廣告語。這些説法,已經偏離官方審批的適應症。一種單一的滴眼液年銷售額高達7.5億元,撐起一家藥企,並使之在上交所上市,要説沒有行銷策略的作用,叫人難以相信。事實上,行銷策略,是很多藥企的“成功之道”。【詳細

  在缺乏臨床試驗數據的前提下,“洗腦神藥”的大部分廣告可謂缺乏科學依據,有虛假宣傳的成分以及不恰當的表述。要知道,老年群體本來就對新事物認知較少,對外部世界的變化相對不敏感,對一些産品、宣傳的真偽和有多少水分難以判定。這就決定了其容易掉入虛假宣傳的陷阱,被電視購物、養生節目、理財推銷所欺騙。加之目前部分老年群體經濟較為寬裕且對身體健康的重視程度較高,在高頻次、轟炸式、“洗腦式”的廣告宣傳下,更容易對相關不具備應有療效的“神藥”産生信賴,進而白白損失金錢,甚至耽擱正規治療,加劇病情惡化。【詳細

  莫讓“洗腦神藥”遊走在法律邊緣

  早在2014年浙江莎普愛思藥業通過證監會上市審核之際,《經濟參考報》即報道稱,浙江莎普愛思藥業多次因産品品質問題、違規發佈廣告成為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等有關部門“黑榜”的常客。另外,在更早之前的2011年6月3日,廣東省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公佈廣東省2011年第4期違法藥品廣告,莎普愛思生産的“芐達賴氨酸滴眼液”因2011年3月在深圳電視臺都市頻道違法發佈廣告被曝光350次。

  6年時間算不得短暫,早已被列入“黑名單”的莎普愛思如今仍然活躍在公眾眼前,令人感到匪夷所思。一來,有關部門的執法力度顯然不足,懲戒的措施並未起到讓商家自我反省的目的。二來,公開資料顯示,2011年至2017年期間,浙江莎普愛思藥業共發佈了352條“莎普愛思滴眼液”藥品廣告。生産企業、部分電視媒體和實體店之間,是否已經形成一條縱橫交叉的利益鏈,使他們可以為所欲為?【詳細

  要遏制類似莎普愛思這樣的行為,需要各方通力合作。媒體等輿論監督者應當加大監督力度,揭露虛假資訊,執法機關也應反省自身,更積極地作為。更重要的,則是要徹底斬斷虛假健康資訊傳播的利益鏈,在這方面,不妨採取更有力的措施,譬如沒收虛假廣告收入,處以多倍罰款等等。【詳細

  “最嚴監管”不容藥企胡吹神侃

  今年開始實施的《“十三五”市場監管規劃》指出,要嚴厲查處制售假冒偽劣商品違法行為,探索懲罰性鉅額賠償制度。既然已經較為完善的規章制度已經出臺,我們有理由期待有關部門將其落到實處,讓違規企業儘早遭到處罰,還老百姓一份安心。【詳細

  切實加強食品藥品安全監管,要用最嚴謹的標準、最嚴格的監管、最嚴厲的處罰、最嚴肅的問責,加快建立科學完善的食品藥品安全治理體系。有關部門公開承諾,要落實“四個最嚴”要求,堅持問題導向、底線思維,深化改革創新,完善制度機制,強化監管舉措,打一場自上而下的食品藥品安全“保衛戰”。既然是落實“四個最嚴”的要求,自然包括“最嚴謹的標準”,也離不開“最嚴格的監管”。所謂“最嚴監管”,在普通老百姓看來,應當是有法必依、違法必究。如果制藥企業以身試法,法律制裁要使之産生痛感。【詳細

  值得思考的是,主流醫學界在這場同醫藥廠商的宣傳戰中角色缺位。消費者,尤其是缺乏醫學常識的老年消費者,只能聽見鋪天蓋地的“白內障,看不清,莎普愛思滴眼睛”,卻極少有渠道能夠了解到白內障只能通過手術治愈的醫學知識。我們常能在各個小區門口見到各種宣傳“醫學知識”的醫藥廠商,卻鮮見到大醫院開展的醫學普及活動。醫學知識不能僅僅停留在醫院裏,更要走出來。自信些,主動些,清本正源,消除謬誤,不再給虛假醫療廣告任何的可乘之機。【詳細

  微言大義:

  @HC012:之前還真以為滴一滴,白內障就好了。幸好沒向家裏人推薦,不然後果不堪設想。

  @孫俊63345:之前給我奶奶買了一瓶,滴過後眼睛痛,沒什麼療效,後來就再沒用過了。這種偷換概念的廣告,最容易欺騙我們消費者了,應該嚴查。

  @摩卡栗栗醬:跟腦白金似的洗腦廣告。

  @感謝有你1516685:電視臺天天播虛假廣告有沒有責任?

  @波西米亞醜聞V:這公司啥時候倒閉?

  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編後語:

  多年前就已進入監管部門“黑名單”的莎普愛思,為何能通過違背科學常識的“洗腦式”廣告的高頻轟炸,成為普通大眾心目中的“神藥”?這是值得所有人認真思考的問題。隨著醫學界的專業聲音在輿論場的持續發酵,莎普愛思這次終於跌下了“神壇”。但是,要徹底剷除“洗腦神藥”的生存土壤,對莎普愛思的曝光只是一個開始。我們要想在這場可以預期會很漫長的持久戰中取得最終的勝利,科普與法治就絕不能失位。

  回顧:往期“經”點熱評

(責任編輯:鄧浩)

精彩圖片
    焦點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