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包容之心看待上市路徑創新

2018年06月13日 07:00   來源:經濟日報   

  無論是“邀請論”“失血論”還是“背書論”,都忽視了中國存托憑證的本質,最終會走向過度炒作獨角獸上市或者妖魔化獨角獸上市的兩個極端。存托憑證落地是我國一項上市路徑創新之舉,新事物既代表著新機遇,也意味著新的挑戰,市場各方應以更大的包容心鼓勵新事物健康成長、新舉措平穩落地

  中國證監會近日連續發佈《存托憑證發行與交易管理辦法(試行)》等9份文件,標誌著市場期待已久的CDR(中國存托憑證)相關基礎制度正式落地,意味著創新型企業境內上市又多了一條路徑。

  不過,在這項上市制度創新的讚許聲背後,也夾雜著一些質疑聲,其代表性觀點有3種:中國存托憑證的試點制度是邀請制,選擇企業並不公平;中國存托憑證引入已經在境外上市的企業“回歸”,將加大A股市場“失血”,擠佔中小企業資源;中國存托憑證確定的企業都是千挑萬選的“獨角獸”企業,試點就是政府“背書”,投資這些企業肯定穩賺不虧。

  無論是“邀請論”“失血論”還是“背書論”,都忽視了中國存托憑證的本質,最終會走向過度炒作獨角獸上市或者妖魔化獨角獸上市的兩個極端。

  中國存托憑證本質上是創新型企業IPO(新股發行上市),無論是創新企業IPO,還是CDR試點,都不可能繞過《證券法》《首次公開發行股票並上市管理辦法》等現有的法律法規,不可能脫離證券交易所的上市和退市規則,只可能是在遵循現有法規和制度基礎上,再遵循創新企業上市的市值標準、規模指標和行業範圍等準入門檻嚴格篩選。整個流程將輔之以設立中國證監會科技創新諮詢委員會等新舉措,必然更加法治化、市場化、公開化。對創新企業IPO或CDR試點的公平性投以質疑目光,顯然沒有必要。

  再看“失血論”。二級市場流動性是動態變化的,與宏觀經濟運作、市場流動性、上市公司基本面、市場情緒和國際市場等諸多因素相關。既然試點企業上市本質上是IPO,那麼在A股近年來實現IPO常態化的背景下,一二級市場已經形成相對成熟、有效的流動性調節機制,這為試點企業發行上市創造了良好條件。除此之外,還有戰略配售基金以及監管層對試點節奏和數量的有效把握,加上試點的融資規模相對於現有市場成交額來説並不大,可能出現的二級市場抽血或炒作風險都將得到恰當防控。

  從中小企業的視角看,創新企業IPO或CDR試點只是上市的一條新路徑,沒能納入試點的中小企業,正常的IPO渠道仍然是暢通的。那些經營情況良好、運營規範、符合發行條件的中小企業,仍然可以按現有程式自由選擇各個層級市場提交IPO申請,正常審核上市融資。

  最後看“背書論”。創新企業IPO或CDR試點只是上市的一種新選擇,並不代表走這條路的企業永遠都是品質過硬的好企業。這就好比通過了一門考試的學生,不一定每個人都能“成才”。監管部門不可能也不會對企業的投資價值、投資者收益等作出判斷。監管部門能做的,除了出臺制度、嚴格把關篩選試點企業之外,還將充分考慮國內國際市場情況,把握好試點的數量和節奏,平穩有序地開展試點工作,避免投資者盲目跟風炒作。投資者應充分評估試點企業的各項風險,審慎作出投資決策,自主判斷試點企業的投資價值,自行承擔投資風險。

  總之,存托憑證落地是我國一項上市路徑創新之舉,新事物既代表著新機遇,也意味著新的挑戰,市場各方應以更大的包容心鼓勵新事物健康成長、新舉措平穩落地,避免“捧殺”和“棒喝”把好事辦壞。(本文來源:經濟日報 作者:周琳)

(責任編輯:臧夢雅)

精彩圖片
    焦點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