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電影業蓬勃發展 外國電影公司紛紛“看進來”

2017年04月21日 09:12    來源: 國際商報     孟妮

  原標題:外國電影公司紛紛“看進來”

  在中國電影業蓬勃發展的大背景下,越來越多的外國電影公司或機構開始把目光放到了中國,希望尋求合作。這一點在正在舉行的北京電影節上表現得尤為明顯。

  來自澳大利亞雪梨的鄧小雨,是一個20多歲的小夥子,這次來到北京電影節他代表的是雪梨電影製片廠,談起他們公司和他擔任項目總監的“2017十億紅粧中澳合拍計劃”項目來顯得非常老道。

  澳大利亞是最早與中國開啟電影合拍的國家之一。2017年是中澳電影合作拍攝協議簽署十週年。以此為契機,2016年12月,該公司發起了“十億紅粧電影池”項目,截至今年3月,已經有超過10部電影項目加入,2017~2018年將有7~8部影片到澳大利亞以中澳合拍的形式進行製作。

  “十億紅粧”這個名字也大有深意。鄧小雨是這樣解釋的:“‘十億’是因為澳大利亞規定,合拍電影在澳製作費的40%會返還給澳方製作公司,我們會把這筆返款拿出來與各項目方分享,希望總的返款的規模能達到十億,也就是把20億資本量的中國影片引到澳大利亞。而‘紅粧’則是因為我們傳統文化裏有出嫁女兒“十里紅粧”,我們會用‘十億’的資金為嫁粧,把中國的電影‘出嫁’到澳大利亞。”

  近年來,中外合拍已成風潮。諸如義大利、南韓、法國、日本等都希望通過合拍等方式加強與中國電影公司的合作,從而分享中國電影業的發展紅利。對此,鄧小雨認為,相比而言,澳大利亞的優勢很明顯,一是澳大利亞一直都是美國電影拍攝的後花園,二是澳大利亞電影工業發達,從前期、同期到後期的水準都很高,配套等做得好,保障也比較完備。此外,澳大利亞的動植物、自然風貌比較奇特,與其他國家有所不同。這些正是吸引中國電影公司到澳大利亞拍電影的主要原因。

  談及合拍的一些問題,鄧小雨坦言,事實上真正落實的中澳合拍片數量並不多,可能也就幾部。“我們之前也做過協拍,我們發現,中外劇組在工作上有很大差異,比如習慣、方式、模式等,導致在溝通上的一些誤會或者衝突。其次,也有些本地片方惡意抬價的現象。我們作為一家本地公司,希望做中澳雙方的黏合劑,把這些問題都規避掉。”

  同樣看好中國市場的還有西班牙。西班牙電影服務公司是一家新成立不久的公司,致力於為想要到西班牙拍攝的中國電影提供服務,包括提供拍攝建議、協助拍攝、製作或者合拍。

  電影市場開幕首日,這家公司的展位上聚集了眾多前來諮詢了解的中國電影業者。該公司負責人在西班牙語和英語之間自如地轉換著,第一次來到北京電影節的他,對此次參展寄予厚望,也感受到了中國電影的熱度。半天的時間裏,他們就已迎來送往了好些來洽談諮詢的人,忙得不亦樂乎。“中國的影視業發展非常快,我們聽説很多中國電影人都對到西班牙拍電影感興趣,這也是我來北京電影節的主要原因。”上述負責人談道,他本人是西班牙電影協會的成員,對西班牙的電影業非常了解,也有很多政府資源,這是他們公司的最大優勢。

  談及眾多國外電影公司的競爭,他表示,儘管目前西班牙還沒有與中國簽署相關的電影合作協議,但相比歐洲其他國家,在西班牙拍攝性價比很高,包括住宿、人工等都更便宜。西班牙對中國來説還是一個新興的電影拍攝地,但對很多歐洲、美國電影公司來説則早是非常熟悉的市場了。《五月巴塞羅那》、《權利的遊戲》等知名影視作品都在西班牙拍攝和取過景。中國的電影《路遙知馬力》也在西班牙拍攝過。

  頭髮已經花白的DanWolman是北京電影節的老客人了。過去幾年裏,他一直致力於促進中以雙方電影合作。他今年來參展的目的,是向中國電影公司推介以色列的優秀電影劇本和項目,希望有中國公司對此感興趣,並與他們合作。

  這與很多中國電影人提出的“中國電影缺乏好故事”不謀而合。DanWolman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以色列有很多好的作品希望與中國公司合作,他拿起展臺上的一份宣傳頁説,“這部作品名為《古鐘少女》,是以色列劇作家NavaSemel根據她的書和音樂劇改編的適合一家人看的音樂電影,講述了一個以色列少女,因為父親要出任以色列駐中國大使,與父親來中國而引發的一系列故事。”像這樣想要和中國公司合作的作品還有很多。

更多精彩內容,請點擊進入文化産業頻道>>>>>

(責任編輯: 邵希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