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土神話傳説被解構得支離破碎 資本和市場是幕後元兇?

2017年07月17日 08:45    來源: 工人日報     本報記者 王瑜

  原標題:本土神話傳説,請把根留住

  暑期來臨,一批神話玄幻題材影視作品扎堆而來,然而其傳遞的中國傳統神話文化的價值和脈絡卻模糊不清,給孩子的成長帶來隱憂。業內人士對當下傳統神話文化遭遇網路玄幻等題材小説和影視劇篡改和破壞等問題提出反思。

  記者調查發現,作為本土傳統文化重要構成的神話傳説的傳承存在明顯斷檔,其背後是先天碎片化脈絡和後天功利化開發交織,在網路文學興起大背景下,遭遇玄幻穿越題材小説和影視劇“巧取豪奪”,並受資本和市場力量的推波助瀾,其蘊含的傳統文化倫理和正向價值基因正遭受扭曲甚至變形。

  已被解構得支離破碎

  今年8歲的王晨軒最近剛放暑假,這兩天在惡補《哈利波特》電影,“同學們不少都看過了,我得抓緊看,看完才能跟他們一起玩”。他告訴記者,今年暑假時學校老師佈置的作業中就有和爸媽一起看電影《阿拉丁神燈》。這部出自一千零一夜的神話故事很多國人都能津津道來。

  記者在採訪中發現,不少孩子對古希臘神話故事耳熟能詳,但對中國神話卻了解甚少。比如王晨軒小朋友能説上來的就只有《哪吒鬧海》和《三打白骨精》,他認為這兩個神話都來自《西遊記》,其實前者源於《封神演義》。

  某門戶網站公關專員張珊是典型“白領”,從北京某重點大學畢業兩年,每天上下班擠地鐵近三小時。這期間她最開心的事就是用手機追劇。玄幻神話類劇目是她的最愛。這兩年火爆的《花千骨》《搜神記》《誅仙》和最近熱播的 《擇天記》《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她都追過。不過她對其中哪些線索和元素源於中國傳統神話並不了解。身邊跟她一起追劇的同事和朋友也對此“沒太大感覺”。

  事實上,這些被網友追捧的神話玄幻類網劇,多少都有中國神話傳説的影子,只是幾乎每部劇都自成體系,傳統神話的脈絡在其中已難覓蹤跡。

  業內專家稱,不少國産網路神話劇中,傳統神話傳説已被改編和演繹得面目全非,這些衍生作品很少有對傳統倫理文化和敘事邏輯進行思考。

  清華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副教授梁君健認為,多數此類作品在敘事和價值觀方面較為被動,沒有給中國傳統倫理價值觀、傳統敘事等提供新的動力和思考,與當代社會之間的直接溝通能力也較弱。

  而上述兩位受訪者的感受代表了當下兒童教育和成人教育中的某種缺失,凸顯出中國本土神話傳説在主要年齡段人群普及和認知的缺位。

  資深教育文化學者郭簃對工人日報記者直言,某種角度看,當下傳統神話傳説已被肢解地支離破碎,相較于國外古希臘神話、古埃及神話和北歐神話等經典完整的敘事傳承體系,我國傳統神話文化的傳承存在明顯斷檔,從孩子啟蒙教育到成人常識普及均很缺乏。

  資本和市場是幕後元兇?

  採訪中,業內人士普遍認同散落于文史哲等不同學科領域的中國傳統神話的沿襲具有碎片化特點,網路小説和影視劇等新媒體文化興起對傳統神話文化傳播確實起到一定作用;然其中不少斷章取義和生拉硬湊式的改編卻可能帶來深層負面效果。

  不少文化學者表示,玄幻、仙俠等流行的網路小説和影視劇,多從上古神話、《山海經》《封神演義》《聊齋志異》等傳統神話中汲取靈感。而這些海量網路作品卻絕少對古代神話實現真正有價值的傳承和創新。

  事實上,網路神話玄幻劇目風靡背後是資本和市場的瘋狂裹挾。

  在這種情境下,傳統神話文化不僅很難獲得“基於傳承”的提煉與整合,有些甚至在過度商業化之下扭曲和變形。

  北京交通大學産業經濟學博士鐘禮松對工人日報記者坦言,當下玄幻神話題材網劇已形成一種模式化産業鏈,資本追逐並迎合市場喜好,導致很多作品置歷史和常識于不顧,某種程度“綁架”了中國神話傳説體系的傳承。

  神話文化不能斷了根

  當前,神話文化的價值早已超越民間文學題材。中國神話學會會長、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員葉舒憲認為,神話是值得珍視的創作靈感庫,也是我們值得棲身的精神故鄉,更是引領人們重新進入文明傳統之本源和根脈的有效路徑。

  中國神話研究發軔于20世紀初“西學東漸”思潮中,一個世紀以來,我國本土研究者持有的觀念、理論、分類及研究方法等仍屬西方各種理論的實踐,真正從自身探尋其理論的研究成果很少。面對當下神話文化遭遇的割裂和扭曲,學界和業界正在積極反思。

  首當其衝是對原先分散于不同文化和學科領域的碎片化研究和解讀方式的反思。研究實踐表明,神話已成為跨文化和跨學科的概念工具,具有貫通文史哲、宗教、道德、法律等諸學科的多邊際整合性視野。

  葉舒憲認為,從這種整合性視野看,神話作為文化基因而存在,必然對特定文化的宇宙觀、價值觀和行為禮儀等發揮建構和編碼作用。

  山西大學國學研究院劉毓慶教授則建議,將神話以獨立文化形態與人類原始時代相綁定的認知思路亟待調整。他認為,中國神話是依附於歷史文化思潮存在的敘事和思維形態;思維形態永遠保持神秘性內核;而敘事形態則不斷變化敘述主題。當下科技創新作為時代關鍵詞,神話敘述主題由宗教變為科幻,通過對幻想的描述,表達人類對未來新技術和新生活的期待與恐懼。而其神秘性內核並未因科學發展消亡,相反醞釀出新的內容。

  此外,適度借鑒國外的創新思路也成為一些學者建議。

  暨南大學中文系文藝理論教研室主任鄭煥釗認為,《哈利波特》《指環王》《冰與火之歌》等魔幻電影故事的創作有效融合北歐神話、中世紀傳奇和宗教文化等西方傳統神話文化資源,這為我國神話題材作品創作提供了借鑒範本。

  這其中,如何更好地修復和傳承神話文化精髓或才是根本。

  知名文化學者、北京大學教授穆光宗對《工人日報》記者坦言,對於傳統神話文化的修復和重建應從基礎開始,從孩子開始,這是中華傳統文化中密不可分的一部分,也是需要我們傳承下去的優秀遺産,“不能從我們這一代斷了根”。

  背景連結

  神話是原始時代産物,其概念來自西方。中國神話研究發軔于20世紀初“西學東漸”思潮中。中國神話研究開啟者茅盾給神話的定義是:“一種流行于上古民間的故事。”中國人類學研究先行者林惠祥認定“神話是原始心理的表現”。馬克思主義經典作家認為,神話是古代人民通過想像或幻想對自然現象及社會生活加以曲折反映,把自然力擬人化的産物,以征服自然力和改造客觀世界為目的。

  漢代文獻中的神話,如女媧補天、后羿射日、共工觸山、盤古開天等,是遠古神話的經典內容;漢以後的神話,如《搜神記》《封神演義》之類,則被改題為誌怪、神魔類故事。業內專家認為,作為人類最初的文學,神話是民族精神最集中體現,也是民族文化生命之根,屬中國傳統文化有機組成部分。中國早期歷史具有“神話歷史”的鮮明特點。如今,神話已不再局限於民間文學的一種體裁,而“成為引領人們重新進入文明傳統本源和根脈的有效門徑”。(王瑜 輯)

更多精彩內容,請點擊進入文化産業頻道>>>>>

(責任編輯: 張晶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