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化帶給網路文學的“機與危”

2017年08月11日 08:10    來源: 光明日報     王丹

  【網路文學閱讀調查】

  如果以1997年第一家中文原創作品網站“榕樹下”上線作為起點,中國網路文學發展至今,剛好20年。從新奇到平常,從邊緣化到商業化,不管主觀意願如何,網路文學都已成為當代文學發展不可忽視的一部分,也註定將被寫入當代文學史。

  縱觀這20年,網路文學的發展,與中國社會文化消費需求的噴薄以及網際網路技術的發展幾乎同頻。這並非偶然,歷史上類似網路文學的商業化寫作的興起大多伴隨著市民階層的擴大與文化消費的“喚起”,而新世紀以來網路科技的發展,則輕而易舉地推倒了橫亙在寫作者之間、寫作者與讀者之間的無形之墻,指數級擴大了供需兩端的需求與空間。

  有學者在對高校流行文化進行的一項調查中發現,讀網文和追星等一併構成高校流行文化的重要景觀。其實不止在校生,農民、白領、打工族等早已都是網路文學的擁躉,而且網路文學受眾的低齡化趨勢明顯。掌閱文學去年發佈的一項數據顯示,21歲以下的受眾佔39%,22~29歲的受眾佔38%,絕大部分受眾集中在90後與00後。

  雖然年齡不同、身份有別、氣質各異,但在類型與體量同樣龐雜的網路文學中,總能找到適合自己的“那一款”。玄幻也好,穿越也罷,抑或盜墓和耽美,網路文學提供了兼具“沉浸感”“驚喜感”等的閱讀體驗。這種精神潤滑劑的獨特效用及其所對應滿足的社會文化及心理需求,正是網路文學排浪式涌起的背後主因之一。

  就這樣,有意或無意間,自在萌生的網路文學承擔起了部分文化及娛樂的功能。之後,付費訂閱的商業模式橫空出世,網路文學一時勢不可當。商業模式的創新在當時確實讓相關網站和寫作者得以生存下來,收穫了生存的資本和根基,但其更重要的意義在於,重構了讀者與寫作者之間的關係,也讓眼下大熱的“粉絲經濟”在當時得以沉澱並瘋狂累積。

  但正所謂機也商業化,危也商業化。成功産業化後,更直接的受眾壓力、已成模式的行業特性,讓寫手的“簽約”乃至“封神”之路都更加“道阻且長”。而且隨著相關産業鏈的形成,被視為大“IP”富礦的網路文學的價值也被重估。但對資本與市場的過度迎合,讓網路文學面臨著概念被窄化、內容單一化且劣幣驅逐良幣等問題。

  如果説在過去20年裏,“污名化”是網路文學的第一次發展危機,那麼,眼下的資本制導則是不折不扣的第二次發展危機。人們所期待的網路文學的內容多源性和群落同好性、視野的豐富性和想像的新鮮性、拓展性正在資本的規訓下坍縮。

  是時候釋放網路文學發展新的可能性了。當然,這需要立起評價體系的“尺子”、砌起智慧財産權保護的“墻壁”,搭起滌蕩空氣的凈網“空調”,但最為根本的,還是要夯實自身的文化基因。正所謂認清明天的去向,不忘昨日的來處。

  (作者:王丹)

更多精彩內容,請點擊進入文化産業頻道>>>>>

(責任編輯: 李冬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