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處世遺”彰顯負責任大國對人類文明的擔當

2017年09月13日 08:59    來源: 文匯報     金磊

  原標題:“52處世遺”彰顯負責任大國對人類文明的擔當

  近日,壽寧、屏南、周寧、政和、泰順、慶元、景寧等閩浙七縣結成“廊橋申遺聯盟”。由此,列入 《中國世界文化遺産預備名單》 已近5年的“閩浙木拱廊橋”申遺,走上了一條快車道。算上今年7月,可可西裏和鼓浪嶼雙雙摘取“世界文化遺産”的桂冠,中國世界遺産總數已達52處。今年是我國首批世界遺産誕生30週年。三十而立,中國的申遺之旅漸入佳境。珍視世界遺産,已成為一種普遍的文化自覺。

  提升中國在世界遺産舞臺的話語權

  一部申遺史,也是對世界遺産價值認識不斷深化、保護意識不斷增強的過程。從1987年開始,中國擁有第一批六處世界遺産 (文化遺産五處:長城、明清北京故宮、敦煌莫高窟、秦始皇陵及兵馬俑、週口店北京人遺址;文化與自然雙遺産一處:泰山),開啟了中國在世界遺産舞臺的話語權,中國遺産的知名度與美譽度大為提升。國民也從感知世遺中不斷提升文保理念。

  在全球日趨激烈的申報態勢及嚴苛的評審下,我國世界遺産申報連續收穫佳績。回眸30年,成績的取得固然得益於祖先留下的豐富文化遺産,同時也離不開中國文博界和中國各世界遺産機構服務國家、貢獻世界的積極作為。比如,2004年,中國擔任世界遺産委員會主席國,在蘇州成功舉辦第28屆世界遺産委員會大會,其貢獻是:推動建立可信平衡的世界遺産名錄;通過 《凱恩斯—蘇州決議》,從而鼓勵自然遺産和混合遺産的申報;中國借助自身的技術與經驗,積極援助柬埔寨、蒙古、烏茲別克、尼泊爾等國的文化遺産保護等。另外,中國還舉辦過遺産影響評估國際培訓;諸如國際建築師協會 《北京宣言》、《保護和發展歷史城市國際合作蘇州宣言》、《紹興宣言》、《城市文化北京宣言》 等都是有影響力的影響全球申遺工作的法規式文件。

  保護文物功在當代、利在韆鞦。申遺成功的背後,體現了我們國家和人民在文化自信基礎上的文化自覺。

  做世界遺産強國尚需補好短板弱項

  對於中國是否已成為世界遺産強國,無論學界、政界乃至公眾都看法不一,按照近年來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文化遺産藍皮書的分析,“大而不強”是客觀定位,“水到渠成”且不斷呈現變“強”的趨勢是總體方向。

  真正“讓收藏在博物館裏的文物、陳列在廣闊大地上的遺産、書寫在古籍裏的文字都活起來”,需要進一步加強全民世界遺産保護的教育與宣傳,尤其要加強中國世界遺産保護立法的研究,要緊跟時代步伐,形成豐富完整的依法保護世遺的立法體系。

  我國已經簽署了保護世界遺産的一系列國際公約,在保護文化遺産方面頒布了《文物保護法》 《非物質文化遺産法》 等法律。國務院和國家級行政機關制定和頒發了一批保護國家文化的政策性文件,如《長城保護條例》 《世界文化遺産保護管理辦法》 《大運河遺産保護管理辦法》 等等。但從總體上看,大部分法律法規頒布後,至今未經修訂。另外,我國遺産保護管理的條塊分割太細,比如,環保部和國家林業局主管自然保護區,涉及自然遺産,國家文物局主管物質文化遺産,文化部主管非物質文化遺産,住建部主管風景名勝的自然遺産,國家旅遊局則主管遺産經營等。面對這些不足,建立國家“一盤棋”的管理體制與機制,構建中國世界遺産保護體系刻不容緩。

  開展遺産保護研究當發揮智庫作用

  習近平總書記鮮明指出:“文物承載燦爛文明,傳承歷史文化,維繫民族精神,是老祖宗留給我們的寶貴遺産,是加強社會主義精神文明建設的深厚滋養。”保護世界遺産,既是為了延續民族的精神血脈,也是作為負責任大國對人類文明的擔當。總結成功經驗,借鑒國際理念,健全遺産保護長效機制,把老祖宗留下來的文化遺産精心守護好,當前尤其要發揮智庫的作用,開展相關項目研究:

  ———國家乃至國際化重大項目的綜合文物調研與發展論證要成為制度,如有關“一帶一路”的文物保護研究等;

  ———對世遺項目保護的國家管理要有計劃實施自評審,在此基礎上也要審評全國重點文保單位保護近況;

  ———結合將啟動的國家第八批重點文物保護單位推薦遴選,不僅要重視自下而上的申報項目,也要進一步豐富中國世界遺産及全國重點文保單位的門類。

  “江山留勝跡,我輩復登臨。”世界遺産架起了連接古今中外、激蕩山水人文的美麗橋梁。在加強保護的基礎上,進一步發掘和詮釋世界遺産的歷史、藝術和社會價值,不僅能夠喚起國人的文化記憶,增強民族認同感、凝聚力,也為世界感知中國、理解中國打開了文化之門。

  (作者為中國文物學會20世紀建築遺産委員會副會長、秘書長,《中國建築文化遺産》《建築評論》總編輯)

更多精彩內容,請點擊進入文化産業頻道>>>>>

(責任編輯: 張晶雪 )

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