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家書屋10年開到60多萬個村莊 讓6億多農民看書易

2017年12月07日 08:01    來源: 人民日報     張賀

原標題:農家書屋10歲了,這所超大“圖書館”開到了中國60多萬個村莊,讓6億多農民告別了看書難、看報難的困境,60多萬家農家書屋共向農村配送圖書10億多冊,農民每人平均圖書擁有量從0.13冊增長到1.25冊——讓農民從看上書到愛上書(文化脈動)

湖南省花垣縣長樂鄉米迫村“農家書屋”裏,孩子們在認真閱讀。 龍恩澤攝(人民視覺)

  新疆塔城地區和布克賽爾縣鐵布肯烏散鄉巴音溫都爾村的村民們收到免費贈閱的圖書。 何承強攝(人民視覺)

  10年辛苦不尋常

  中國有一座全世界最大的“圖書館”,其藏書量超過了全國公共圖書館藏書量的總和。10年來,這所超大“圖書館”把“分館”開到了中國60多萬個村莊,讓6億多農民告別了看書難、看報難的困境,被農民譽為“家門口的圖書館”“致富好幫手”“孩子們的精神樂園”……它就是農家書屋。

  從2007年全面推開至今,農家書屋走過了整整10年。10年來,60多萬家農家書屋共向農村配送圖書10億多冊,農民每人平均圖書擁有量從0.13冊增長到1.25冊,增長了近10倍。

  在農家書屋工程實施之前,一些學者曾用“文化荒漠”來形容中國農村地區特別是偏遠山區的文化生態。據統計,2004年我國農村識字者家庭中有45%沒有藏書。2007年,不包括學生的課本,農民每人平均圖書擁有量僅為0.1冊。文化上的落後已經嚴重阻礙了農村發展和農民脫貧。

  湖南省永州市寧遠縣棉花坪鄉沙子田村坐落于大瑤山之中,四面環山、雲霧繚繞,交通不便。在棉花坪完小上學的小學生胡佩琳很愛看書,家裏有40多本書,但大部分是她奶奶從外面撿回來的。“奶奶總是叮囑我多讀書,長大以後到縣城當老師。家裏的那些書我翻看了很多遍,都破舊不堪了。但村裏有了農家書屋後,我奶奶就不再去撿書了,我現在每天都去書屋看書。”胡佩琳説。

  農家書屋改變了農村閱讀資源匱乏的現狀。根據建設要求,每個農家書屋按照2萬元標準建設,配備圖書不少於1500冊,品種不少於1200種,報刊不少於20種,電子音像製品不少於100種。在中央財政的大力支援下,各地建設熱情高漲,到2012年全國有條件的行政村全部建成農家書屋,比原計劃提前了整整3年。

  在農家書屋工程實施前,全國除極少數有條件的農村家庭有讀書看報的習慣外,大部分農民群眾談不上有文化生活和閱讀習慣。10年來,在書屋的陪伴下,很多農民漸漸熏染書香,培養起讀書看報的習慣。這些書屋,猶如燈塔,照亮了農村的文化生活;又如精神的火炬,點燃了農民們閱讀的熱情。2011年第九次全國國民閱讀調查顯示,在建有農家書屋的行政村,46.5%的村民表示使用過農家書屋,24.6%的村民表示每月至少使用一次農家書屋。平均來看,每人平均每年使用農家書屋10.35次,這一數據比農家書屋工程建設之初的2007年每人平均6.7次的年使用頻率提高了54.5%。

  閱讀改變命運

  許多農民正是在農家書屋裏學到了致富的技能。湖北神農架林區紅花村養豬大戶吳起林通過《豬病的防治技術》,從最初的10頭、20頭,發展到100多頭,年收入達10萬多元。安徽省來安縣張山鄉桃花村村民陳大勇採用書屋《韭菜病蟲害防治知識》教授的方法,科學合理用藥,有效防治病蟲害,在産業調整的情況下承包種植了50畝韭菜,運用科技知識走上致富之路。

  “發揮好農家書屋的作用,可以給農村孩子帶來福音。”在2017年的兩會上,全國政協委員湯素蘭講了一個親身經歷的故事:“湖南一個農民作家主動要求把農家書屋建在他家裏。經過一些少兒出版社的捐助,現在這個書屋已成為藏書豐富的少兒圖書館,鄉里很多孩子放學後去那裏看書、寫作業。”

  農村的未來在農民子女的身上。從這個意義上説,農家書屋對農村少年兒童的成長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吉林前郭爾羅斯鎮中心小學的小學生金俊賢説:“沒有書屋的時候,我們放了學就和小夥伴出去玩或者看電視,從來沒有看書的習慣,而且也沒有書給我們看。自從村裏建了農家書屋,我和小夥伴們就多了一個去處,去了幾次以後慢慢愛上了看書。”

  一些農家書屋建設較早、閱讀活動開展較好的地區,其農村學生的學習情況要明顯好于農家書屋建設之前。自2010年,許多自小在安徽省滁州市蔣集鎮農家書屋讀書看報的學生陸續考上了清華大學、北京大學等一流學府,蔣集鎮中學的重點高中升學率也不斷攀升,2005年考入示範中學的人數僅21人,到2013年增長到98人,是8年前的4.6倍,總成績達到全縣同類學校最好水準。

  對於5800多萬農村留守兒童而言,農家書屋的陪伴就更是無可取代的。許多地方的農家書屋把留守兒童組織起來,由專人輔導功課或閱讀,成為孩子們課餘或假期的新樂園。

  在浙江省衢州市柯城區,80%的農家書屋與所在地中小學開展“校屋”合作,共惠及農村中小學生萬餘人。衢州市利用農家書屋開辦“放學來吧”,學生放學後、週末或寒暑假,自願參加“故事吧”“閱讀吧”“手工吧”“小鬼當家吧”“孝行點讚吧”等,書屋管理員、志願者指導學生開展讀後感比賽、講故事比賽、手工製作、書法練習等活動。大陳村農家書屋管理員汪衍勤説,留守兒童容易出現情感缺失、學習習慣缺失等問題,容易沉迷網路遊戲,農家書屋開辦“放學來吧”既解決了學生放學後無人看管的問題,又充分發揮了農家書屋的作用,受到學生、家長和學校的高度好評。

  提檔升級正當時

  不可否認,農家書屋10年來在取得突出成績的同時,也面臨著一些亟待解決的問題。

  在今年的全國兩會上,有政協委員批評個別地區的農家書屋運營管理不善,“門上一把鎖、桌上一層土、書籍橫七豎八”。有媒體報道,農家書屋配書不當,在北方旱作農業區配置了如何種水稻的書。這些問題已經引起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的高度重視,結合各地經驗,推出了一批政策措施,推動農家書屋提檔升級。

  場地、圖書和人是構成農家書屋的三要素,只有三要素都強起來,農家書屋才能強起來。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在深入調研的基礎上,制定下發了《關於深化農家書屋延伸服務的通知》,強化措施辦法,推動農家書屋提檔升級,解決部分書屋“閒置”“冬眠”等問題。

  農家書屋全面建設時期,各地依託村委會的便利條件,有效實現了農家書屋的全覆蓋。但也有不太方便的地方,但正如農民自己説,老百姓沒啥事誰老往政府跑?不少地方的農家書屋設在二樓甚至更高樓層,不方便群眾借閱。

  “讓書屋離群眾近些、再近些”成為這一輪提檔升級的重要工作,各地逐步把農家書屋調整到人口密集、交通便利、使用者集中的地方,把農家書屋從不方便群眾閱讀的樓上挪下來。如新農村小區、校園周邊、農民文化樂園、村便民服務大廳、鄉郵代辦點、文化熱心大戶等村民集聚的綜合場所。湖南省株洲市攸縣的農家書屋從村委會搬到農戶家中或文化大舞臺後,借閱率明顯上升。今年春節期間,陳家場借閱分點照常開放,僅幾天就有500多人次借閱,這樣的效果,如果設在村委會是不可能有的。

  為了增強圖書的針對性,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把各地推薦目錄選用比例由建設階段的70%降到了補充更新階段的50%,給地方更多自主權。並調整書目結構,逐步加強少兒類、醫衛生活類等農村急需出版物的供給,其中少兒類圖書佔比達到35%。同時,圍繞圖書的閱讀使用,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連續4年組織開展了“我的書屋我的夢”農村少年兒童閱讀實踐活動,連續3年組織出版社、媒體到河南、陜西、江西、湖北、河北、吉林等地農家書屋開展“深入生活紮根人民”主題實踐活動,推動農村全民閱讀。

  黨的十九大勝利召開後,各地在第一時間為農家書屋配備了黨的十九大文件及學習輔導讀物,並依託農家書屋深入開展了黨的十九大精神學習宣傳、交流輔導等專題活動,使農家書屋成為農民群眾學習宣傳貫徹黨的十九大精神的重要平臺。

  人是一切工作的核心,對農家書屋而言,是否選準了管理員對於書屋的開放品質有關鍵性的影響。但長期以來,很多地方的農家書屋缺少專職管理員,70%以上農家書屋的管理員由村幹部擔任,村幹部日常工作繁雜,一忙起來,書屋就只好交給“鐵將軍”把門。目前,一些省份如安徽、湖南、江西、浙江、廣東、廣西等開始試點聘任專職農家書屋管理員或綜合文化協管員,每月給予一定經濟補貼,提高了管理員的工作積極性,書屋人氣漸旺,面貌明顯改觀。

  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有關負責人表示,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完善公共文化服務體系,深入實施文化惠民工程,豐富群眾性文化活動”,我們接下來要把農家書屋這項文化惠民工程繼續紮實做好,讓廣大農民在書香的陪伴下創造更加美好的生活。

更多精彩內容,請點擊進入文化産業頻道>>>>>

(責任編輯: 李冬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