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電影新力量:為文化繁榮書寫光影華章

2017年12月07日 09:31    來源: 中國新聞出版廣電報     李淼

  第三屆中國電影新力量論壇現場。

  楊冪(左一)、周冬雨(右一)等青年演員參加論壇。

  吳京(中)、陳思誠(右)等青年導演參加論壇。

  中國電影,正在以嶄新的姿態擁抱新時代。

  就在上個月,中國電影迎來了一個嶄新的起點——票房衝破500億元大關,觀影人次達到14.48億,産業核心指標再次實現重大突破;就在前幾天,第三屆中國電影新力量論壇(以下簡稱“論壇”)集結了一批青年導演、編劇、演員等電影創作骨幹力量,就行業發展議題暢所欲言。

  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黨組成員、副局長張宏森在論壇上指出,中國電影在新時代的新目標新任務新要求已經明確——“推動社會主義文化繁榮興盛、為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提供精神力量”;電影發展的時間表路線圖也已經敲定——“緊密圍繞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決勝期和‘兩個十五年’,提升電影核心競爭力、構建電影文化軟實力、形成電影國際影響力”。

  昂首于新時代,充滿活力的中國電影正在積蓄新力量,邁向新征程。

  力攀品質新高峰

  “創作興則電影興,品質強則産業強。提高中國電影的創作品質和水準,是當前電影工作的重中之重,是我們不斷滿足人民日益增長的對美好生活需求的中心環節。”張宏森如是説。

  到2020年,中國電影銀幕數量將超過6萬塊,年産影片約800部,年票房達到700億元,中國或將成為繼好萊塢之後新的世界電影製作中心,成為世界第一大電影市場——這樣的目標已經不再遙遠。數字之外,中國電影要力攀品質新高峰,擁有“思想重量”和“詩性品格”,更成為中國電影人的共識。

  “電影還是要回歸到它的創作本體、人物塑造、電影敘事以及故事本身的藝術魅力。”博納影業董事長于冬認為,未來10年將是中國電影全面超越好萊塢的絕好機會,所有電影創作力量都應該凝聚起來,形成內容生産的全面繁榮。

  在深感“新時期到了,新力量有了”的同時,中影集團公司原董事長韓三平更加堅定的是,中國電影一定要堅持最本質的東西——情感、情懷、故事、人物。“如果一部電影能在情感上引起觀眾共鳴,讓觀眾喜愛,就一定會收穫票房的成功。”

  “電影與觀眾在一起”“與人民在一起”已經從3年前“中國電影新力量”提出的一個口號,逐步成為每一個電影從業者的創作自覺。

  近5年來,一直致力於文學作品改編的導演鄭大聖坦言,改編《村戲》的起心動念源於對賈大山這樣的作家由衷的感佩。“小説原作和這群演員教給我,創作者從來不是人民之外或是人民之上的任何人。同其情,和其體。我們本來就是他們”。

  上周,總局電影劇本中心主任蘇小衛剛剛帶隊從海南采風回來,這次的題目是海南環島高鐵。在蘇小衛看來,今天的智慧手機可以告訴我們關於環島高鐵的一切數字,但是與建設者、親歷者面對面感受是不一樣的,數字從他們嘴裏説出來是有感情有溫度,也有美學有詩性的。“不用腳丈量土地,不接觸這些人民,就看不到他們眼中的自豪和驕傲!中國電影進入到從數量增長到品質提高的關鍵時期,電影人更應該學習高鐵建設者滾石上山、團結一致的奮鬥精神”。

  蘇小衛介紹,5年來,劇本中心已經組織了13批近200名專業編劇深入生産建設第一線,足跡從南海漁村,到北國邊疆;從紅色贛州,到老工業基地;拜訪過浙江民間戲劇傳人,也結識了小島上的漁民。“編劇們向生活學習,向人民學習,每次都有豐富的收穫和感動”。

  開拓中國新表達

  “面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的歷史方位,立足民族電影文化佔據主導地位的世界第二大電影市場,青年電影創作者要在新發展理念的指引下,聚焦時代主流,講好中國故事。”張宏森如是説。

  2017年,青年導演吳京和他的《戰狼2》創造了中國電影乃至世界電影市場的新歷史。讓所有電影從業者倍感振奮的,不僅僅是票房紀錄的一次又一次刷新,而是中國藝術形象、中國電影、中國創造真正在國際舞臺立起來、強起來了。

  用《戰狼2》編劇劉毅的話説:“中國故事、中國人物、中國精神力量加上類型電影的規律,我們的電影能夠走得更遠。”劉毅堅信,類型電影不是好萊塢的專屬,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其實一直是全人類的普適價值觀,中國故事加上類型化的講述方式,可以實現中國的文化自信和價值輸出。

  在《繡春刀》導演路陽看來,印度電影《摔跤吧!爸爸》和泰國電影《天才槍手》的成功對中國電影走出去也具有啟示意義。“它們都不是好萊塢風格的作品,而是完全區別於好萊塢模式、具有本土特色的電影”。

  路陽認為,中國電影一定要尋找東方內核和中國精神,從中華優秀傳統文化中發掘創作的題材和角度,在電影類型上進行全新探索。“找準我們自己擁有的更有價值的東西,努力與觀眾靠近,提供不同於好萊塢的電影體驗,這正是中國電影未來探索和成長的空間”。

  《唐人街探案》導演陳思誠是一位年輕的父親,對他來説,最大的心願就是“我們的孩子能在中國人自己的‘迪斯尼樂園’裏奔跑,我和我的同仁們所創作的藝術形象能陪伴他們一同成長。假以時日,我們中國電影一定能超過好萊塢電影,希望通過自己的創作和努力讓全世界更多人看到中國電影,通過中國電影了解中國、愛上中國”。

  擦亮電影新名片

  “我們有幸遇上了一個好的電影時代,中央重視、社會關切、人民期待;我們有幸遇上了電影發展繁榮的關鍵時刻,資本活躍、市場擴大、觀眾支援、條件優裕。我們要珍惜這樣的時代和時刻,用高尚的藝術修養、端正的專業態度、誠實的勞動精神、樸素的人格作風,用更多更好的優秀作品,來回報時代,給人民交出一份滿意的答卷。”張宏森如是説。

  正如演員黃軒所説,作為電影工業的一個工種,演員可能只是其中一個小小的環節;又如論壇主持人尹鴻教授所言,作為整個行業關注度最高的職業,“演員是電影這座大廈最重要的外觀”。

  難能可貴的是,近年來崛起的一批新生代演員在表演道路上不斷進取,正在成長為中堅力量,為中國電影注入新的活力。與此同時,青年演員們深知自己的責任與使命,他們中的大多數對於行業浮躁之風等問題不回避、有反思。

  青年演員景甜和楊冪不約而同談到了工匠精神。楊冪認為在很多年輕演員的心裏,工匠精神是一直存在的,“我始終覺得表演是需要演員用心去嚴肅對待的事業。我們做的事、傳達的價值觀,必須承擔起更多的社會責任,向社會傳遞更多正能量”。景甜表示,青年一代的電影人要擔起中國文化輸出的重任,“中華民族的燦爛文化需要更多人了解和接受,中國電影、中國電影人就是最好的名片”。

  在主旋律電影《建國大業》中扮演粟裕將軍的新生代演員劉昊然,對於有機會借助電影傳達中國精神感到驕傲。“新生代演員有義務肩負起這樣的責任,只有這樣,我們才能堅定高度的文化自信”。

  “90後”演員代表鹿晗表示,作為公眾人物,除了要以正能量做好本職工作,也要肩負起社會責任,積極投身公益。“這份社會責任不僅體現在我的一言一行中,也體現在我的影視作品中。選擇什麼樣的角色,什麼樣的作品,這個作品能夠傳遞什麼樣的價值觀都會直接影響我的‘粉絲’。這種責任將鞭策我不忘初心,牢記使命,積極向上,為當代青年樹立榜樣”。

  新時代的電影夢, 青年電影人這樣描繪——

  《泰囧》導演徐崢:

  電影創作中,我們應該積極選擇現實題材,形成中國電影的核心競爭力和創造力。這些作品關注當下、關注生活,從現實中汲取營養,用電影語言描繪現實中的故事,傳遞希望、愛和力量。同時,要在傳統文化中提煉共鳴,構建中國文化軟實力。電影本體永遠服務於人性和情感,而不能服務於人民幣。我們要學會從傳統文化中淘金,挖掘當代價值主題,進行現代技術的創新和創造。

  《羞羞的鐵拳》導演張遲煜:

  喜劇是非常本土化的藝術,做好本土喜劇是觀眾的需求。這就涉及什麼是現實主義作品的問題。我認為現實主義是宏觀的,而不是針對個別題材的,無論《驢得水》還是《羞羞的鐵拳》,能夠反映社會現實、具有現實質感的就是現實主義作品。拍中國觀眾愛看的喜劇電影,抖好中國觀眾喜歡的包袱,反映中國社會的精神面貌,正是開心麻花的追求。我想,這也應該是我們藝術工作者的追求。

  《空天獵》編劇張力:

  軍事題材是大國力量集中的象徵,這個題材一定要突破,一定要創新。我們的軍事顧問中有很多一線的飛行員,其中很多案例來自飛行實踐。這些活靈活現、有質感的素材給了我們很大觸動,要講現代的故事,把現代感編織進去。

  《滾蛋吧!腫瘤君》編劇袁媛:

  我們每個人都會成為歷史的創造者和見證者,會成為歷史的劇中人,我們也是歷史的劇作者,所以我們也不可推卸地肩負著時代賦予的責任和使命。我一直把電影創作比作一場接力賽,但這兩年我更深刻地感悟到,它不僅是一場接力賽,更是一場馬拉松式的接力賽,每一棒都要接好。編劇任重道遠。

  演員黃軒:

  很久以來,我們在準備角色的時候常常去看其他國家的演員如何表演,從中借鑒。現在中國強大了,文化事業也進入了繁榮發展的新時代。我有一個心願,希望今後周邊國家、歐美國家的演員們在準備角色的時候,也要看看我們中國電影,看看中國演員的表演,從中借鑒和受到啟發。

  演員周冬雨:

  我們應該以身作則,讓明星效應服務於大眾、服務於社會。做一個好演員,首先得提高自己的文化素質和個人品德,尊重、學習前輩們和學校傳承下來的理論知識和表演技巧,讓中國電影的新征程更有活力、更有意義。

  演員這個職業是被時代推著走的,所以我們要在保持初心的前提下,一直對自己的工作抱有新鮮感,要對劇本、角色和觀眾負責。

更多精彩內容,請點擊進入文化産業頻道>>>>>

(責任編輯: 林秀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