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衍生品版權保護不該被遺忘

2018年04月16日 08:35    來源:法制日報    吳學安

對於中國電影衍生品市場來説,侵權盜版無疑是一個令人頭痛的問題

  電影衍生品源於電影,是除銀幕放映以外一切增加電影産業下游産值的産品,包括各類玩具、音像製品、圖書、電子遊戲、紀念品、郵票、服飾、海報甚至主題公園等,可以在電影放映結束後相當長的一段時間裏繼續為電影公司、生産商帶來源源不斷的收益。Q版英雄公仔、英雄配件隨身碟、雷神的鐵錘、鷹眼的弓弩、鋼鐵俠的面具……此前和影片《復仇者聯盟》一起火起來的,就有這些電影衍生産品,且後者掀起的玩具總動員風暴絲毫不亞於影片本身在全球掀起的票房奇跡。

  今年的春節檔電影票房競爭異常激烈,然而,票房背後的衍生品之戰也已悄然硝煙瀰漫。今年,電影衍生品全新升級,SKU、合作品牌等更加豐富,衍生品設計更加有新意,圈粉無數。比如電影衍生品中熱度較高的當屬由電影出品方官方授權的珠寶首飾品牌周大福進行開發打造的“乘風破浪”轉運珠、“小花”同款鑽戒等爆款飾品。這類衍生品由於和電影劇情關聯緊密,具有代表意義而成為觀影群眾和衍生品開發商的首選。因此,今年周大福攜手電影《西遊記之女兒國》和去年《乘風破浪》一樣,周大福不僅為電影打造了多套黃金首飾道具,影片中女主角趙麗穎佩戴的蜻蜓戒指也是定制衍生品。

  電影衍生品的概念來源於美國,在國外電影市場已經有幾十年的發展歷程,但在國內電影衍生品的概念在近十幾年才漸漸為人們所熟知。但相比國外,國産電影的“後衍生品”開發仍顯滯後,衍生品市場還存在巨大開發空間。目前,國産電影收益幾乎全部靠票房,電影衍生品大多是配合電影宣傳活動的擺設。國內電影衍生品開發基本處於原始階段,表現在國內電影的衍生品市場不夠規範,在市場開發和銷售渠道方面也不夠完善和通暢,而衍生品的消費市場也亟待培育。

  電影衍生品本是電影産業鏈條中不可或缺的一個環節,也是滿足受眾文化消費需求的一個關鍵。雖説少數國産電影也曾對電影衍生品全面開發做過一些嘗試。如此前張藝謀的賀歲大戲《三槍拍案驚奇》上映後,其網路遊戲《麻子麵館》也隨之上線;又如《建國大業》也推出過打火機等衍生産品。然而,這些零敲碎打的努力只能算是聊勝於無,並沒有對電影收益作出主要貢獻,一個不可忽視的因素,就是盜版猖獗,正版利益被蠶食導致其利潤點大幅度下降。

  儘管少數國産電影也曾對電影衍生品全面開發做過一些嘗試。從《集結號》到《喜羊羊》,前者衍生品銷售尚未過千萬;後者的票房和衍生品開發相比國外也差距甚遠。在國外,電影衍生品帶給製片方的收益尤為可觀。在美國,衍生品的收入高達電影總收入的70%,甚至高於電影票房。如迪斯尼動畫電影《獅子王》前期投資僅4500萬美元,收穫票房7.8億美元,衍生品收入更高達20億美元,這主要得益於美國的智慧財産權保護。如果把目前國內版權保護的現狀挪到美國,那麼好萊塢影片品質再高,其衍生品收入也不會超過影片總收益的五成。如本土動畫片《喜羊羊與灰太狼》的卡通造型相關産品,八成都是盜版。

  對於中國電影衍生品市場來説,侵權盜版無疑是一個令人頭痛的問題。近年來,不少國內生産商以正版産品為原型,在電影檔期中快速生産盜版衍生品,依靠批發市場和網路等渠道投放出貨,已形成完整的盜版産業鏈。雖然,很多電影公司在影片開拍前,就已經做好了衍生品的生産和行銷計劃,以確保衍生品能夠同步甚至早于電影上映問世,佔領足夠的市場空間。但盜版産品的生産商往往以正版産品為原型進行模倣,在電影上映檔期快速仿製生産,並依靠批發市場和網路等渠道投放出貨,迫使製片方對這部分收入基本放棄,只製作少量産品以起到宣傳噱頭或禮品的作用。由於相關智慧財産權保護制度的缺位,已經構成了制約我國電影衍生品發展的瓶頸,制度保障的缺失,使電影衍生品盜版成本低收益大。

  盜版産品壓縮了正版産品的盈利空間,侵佔了大量的市場份額,不僅導致正版經營者競爭壓力加大,還會産生逆向擠出效應,制約中國剛剛起步的電影衍生品市場發展。據統計,在目前國內的電影衍生品市場中,盜版産品佔80%,主要來自粗劣的手工作坊和批發市場。由於法律體系並未具體到電影衍生品所涉及的多種權利,導致道具、場景、情節等電影要素被商業化後甚至找不到對應的法律條文加以保護。面對這樣的困境,業內人士呼籲,版權保護不能僅依靠單一的企業力量,需要政府從立法到執法多個層面加大版權保護的力度,對於電影衍生品盜版産品的治理,亟待相應的制度支援,加強智慧財産權相關制度建設,同時還需提升普通消費者的版權保護意識。

更多精彩內容,請點擊進入文化産業頻道>>>>>

(責任編輯: 林秀敏 )

電影衍生品版權保護不該被遺忘

2018-04-16 08:35 來源:法制日報
查看餘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