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頭表演條件簡陋,但和觀眾更近了

2018年05月16日 08:47    來源:解放日報    諸葛漪

  上午7時,雜技演員鄭永強進行每日必做的早功訓練; 歌手張藝從家到市中心要乘一個多小時地鐵,為了10時的街頭演出,要爭分奪秒;從事易拉罐手工藝製作的李雄剛相對輕鬆,這幾天他在上海大世界表演,兼帶學生……與上海這座城市忙碌的節奏同步,每個街頭藝人都有自己排滿的行程表。

  表演精彩,引外國觀眾來求教

  “我得用英語告訴外國觀眾,我的手抬起來,請歡呼;手放下,保持安靜。萬一他們不能明白我的話,氣氛就尷尬了。”鄭永強反覆念叨著“抬起、放下”的英文,顯然這段準備時間壓力不小。今年他剛成為上海最新一批持證上崗的街頭藝人,就接到一個重要任務——赴紐西蘭參加元宵節慶典,9天演出27場。

  應紐西蘭文化基金會邀請,上海已連續9年委派演出團隊參與紐西蘭元宵節慶典,今年第一次由街頭藝人挑大梁。“我們只有做得比之前更有新意、更加精彩,才能確保項目的順利延續。”上海市演出行業協會會長韋芝説。

  去年6月初,紐西蘭主辦方到上海挑選節目,上海街頭藝人組織了一台包括戲曲、音樂、舞蹈、雜技等各類藝術形式的中國特色節目,鄭永強和李傑的雜技《空中漫步》、薩克斯管藝人華俊、表演呼麥和冬不拉的宋柏華等,憑藉“一專多能”入選。

  今年在紐西蘭參加元宵節演出的中國團隊有3個,上海團只有5位演員,贏得的喝彩聲卻不少。演出時,華俊巧遇上海街頭舊相識,“一位當地觀眾興奮地打招呼:我認識你們,你們在上海南京路靜安公園門口表演過。沒想到我能在這裡見到你們!”宋柏華不僅擅長獨特的呼麥演唱,還能擊鼓和彈奏冬不拉,一個人相當於一個組合。每次他唱呼麥,觀眾席瞬間爆發“Amazing!(妙極了)”的讚嘆聲。

  第19屆奧克蘭元宵節開幕式上,鄭永強的《變臉》成為唯一入選的中國節目,“登臺前1個小時,我就穿好戲服,長時間戴著臉譜有點悶,但激動使我忘了悶,只聽到心臟怦怦在跳。”鄭永強和搭檔李傑還在毛利族學校表演 《快樂草帽》,邀請學生一起表演,準備已久的英語終於用上了,孩子們報以掌聲、笑聲、尖叫聲。

  從紐西蘭回到上海,在徐家匯公園進行表演,鄭永強仍保持著爽直的本色,“平時在劇場、社區文化中心、遊樂園舞臺演出多,有燈光舞美陪襯,心理負擔小。街頭表演條件雖然簡陋,但和觀眾更近了。這幾天天熱,有阿姨帶著孫輩看我的雜技,還特地買了一瓶水遞給我,還有外國觀眾看到我表演‘彩帽’,興致勃勃來求教。”

  有人走有人來,總體人數穩定

  2015年張藝成為第2批持證街頭藝人,“我嚮往街頭表演很久了,看到上海推出第一批街頭藝人,且持證上崗,無後顧之憂,趕緊報名。”前幾年,張藝常在南京西路附近表演,贏得不少粉絲,“一對父子經常看我演出,有好幾年了。我們還互加了微信,我教他兒子彈吉他。”

  現在張藝有了新任務,作為藝人督導,每週一開會,負責演出日程管理。下午,他和其他督導用兩個半小時排出本週各演出點班次,“如果電腦能自動生成表格就好了!”張藝飛快地在手機上打字,聯繫藝人們,確認演出時間、地點。

  忙了半天,張藝筆電上的表格終於填滿了,“好在有人走了,有人來了,我們的藝人總體數量保持穩定。”演出三年來,他發現觀眾的欣賞水準越來越高,“過去一人彈唱就好了,現在大家希望看到組合,鍵盤、吉他、鼓一起上,才能有更好的效果。街頭藝人也在不斷擴充行頭。”

  一群新上海人在張藝帶領下組成吉他聯奏陣容。平日裏,他們還做原創音樂。流行樂演唱組合俞涵譯、劉麗媛2016年秋天領到上海街頭藝人表演證,這對夫妻檔也是最受歡迎的街藝組合之一。和眾多年輕人一樣,他們説:“在街頭不是單純的表演,而是在傳播一種文化,把快樂帶給大家。”

  積累經驗,表演擴展到公園商場

  百餘人的街頭藝人團隊中,李雄剛作為首批8個持證上崗街頭藝人之一,資格最老。1998年起,李雄剛在豫園商城開設窗口,專門從事易拉罐手工藝製作,直到2014年,他報名做街頭藝人,工作點從豫園搬到街頭。李雄剛的作品《外灘記憶》 如今擺放在上海大世界非遺傳承板塊展出,今年他又和幾位街頭藝人在美國紐約參加“歡樂春節上海文化周”演出。

  李雄剛收零錢的箱子用紅色易拉罐拼接而成,別致醒目。張藝、鄭永強看得雙眼放光,“這個箱子好玩!”面對新人鄭永強,前輩可傳授的經驗很多,比如“收零錢的帽子大一些,放在醒目位置;現在很多人不帶零錢,別忘了印個有二維碼的牌子帶著;演出40分鐘,休息一段時間,等新觀眾來了繼續演。”

  更多時候,李雄剛關心的還是團隊的大局,“持證上崗好,我們有次去新的演出點,安保、特警反覆張望四次,看到我們有證就放心了。”如果演出靠近居民樓,他會自己先上樓去聽聽音量大小,防止擾民。

  為了街頭藝人能夠堂堂正正走上街頭,市演出行業協會與市文廣局相關部門籌劃多年。在靜安區進行街頭藝人試點的頭一個月,區文廣局、區綠化市容局、市場監督管理局、城管執法局等14個部門聯合參與。演出地段一開始選擇嘉裏中心附近,因為該地段白領多,相對素質較好,在積累了經驗後,街頭藝人表演點才慢慢擴展到人流量更大的公園、商場。

  有藝人直言,站在街頭哪個位置演出與收入密切相關,當然希望表演區域的遊客越多越好。不少人也通過街頭演出獲得工作邀約。韋芝表示,上海街頭藝人將表演融入城市公共空間文化品牌,已形成可複製的經驗,從事前審批轉向事中事後監管,從單純監督管理,向監督和服務一體化邁進,充分發揮市場主體積極性,“希望大家在選擇去哪玩的時候,關注一下街頭藝人的表演區域。”

更多精彩內容,請點擊進入文化産業頻道>>>>>

(責任編輯: 林秀敏 )

街頭表演條件簡陋,但和觀眾更近了

2018-05-16 08:47 來源:解放日報
查看餘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