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期房地産稅開徵可能性小 業內認為力度將相對溫和_中國經濟網國家經濟門戶
手機看中經經濟日報微信中經網微信

短期房地産稅開徵可能性小 業內認為力度將相對溫和

2018年03月13日 07:02   來源:證券日報   

  編者按:今年兩會期間,房地産稅在多個官方場合屢被提及。由於其涉及每個人的切身利益,自然迅速成為了輿論關注的焦點,社會各界人士也就房地産稅的立法及實施等事項獻言獻策。本報將兩會期間各方的觀點進行梳理,供讀者參考。

  ■本報記者 王 崢

  近些年的兩會期間,房地産稅都是各界關注熱點議題,今年也不例外。尤其是從3月4日十三屆全國人大首場新聞發佈會開始,關於房地産稅立法在8天時間裏被官方4次提及。

  從官方的表態來看,房地産的徵收已是板上釘釘,社會各界更為關注的是何時徵收以及如何徵收的問題。

  不過,全國人大新聞發言人在答記者問時並未提及房地産稅的時間表,只是稱目前仍處於草案起草階段。

  同時,政府工作報告也提出,要穩妥推進房地産稅立法。財政部相關負責人則明確表示,房地産稅總體思路是立法先行、充分授權、分步推進。

  此外,就房地産稅的立法流程和進度,有機構的研究報告指出,預計最快在2018年12月份的全國人大常委會上完成一次初步審議,2019年全國人大常委會完成三次審議,最快要2020年提交全國人大全會表決。2020年表決通過以後,具體制定實施細則可能是2021年各地去制定,2022年開始徵收。

  而根據此前北京大學法學院劉劍文教授介紹,開徵新稅種需要7步,目前還只是在第一步起草,這意味著短期內開徵房産稅的可能性極小。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官方的聲音外,部分具有財經和房地産背景的委員代表,也對房地産稅給出了自己的看法和建議。

  官方頻繁發聲

  今年兩會伊始,房地産稅的話題便在行業霸屏。

  3月4日,十三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副秘書長、發言人張業遂在人大首場新聞發佈會上表示,加快房地産稅立法是黨中央提出的重要任務,由全國人大常委會預算工作委員會和財政部牽頭組織起草,目前正在加快完善法律草案、重要問題論證、內部徵求意見等方面的工作,爭取早日完成提請常委會初次審議的準備工作。

  張業遂指出,稅收與國計民生密切相關,依法治稅是全面推進依法治國的重要內容,落實稅收法定原則是黨中央提出的重要改革任務。全國人大常委會認真貫徹這項改革任務,研究提出落實稅收法定原則的實施意見,經黨中央審議通過,明確了改革路線圖和時間表。一是今後開徵新稅,應當通過全國人大及其常委會制定相應的法律。二是對現行的稅收條例修改上升為法律或者廢止的時間也作出了安排,力爭在2020年前完成改革任務。

  3月5日,十三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開幕,李克強總理在向大會所作政府工作報告中指出,要“健全地方稅體系,穩妥推進房地産稅立法。”而這是自2013年中央提出對房地産稅進行立法後,“房地産稅”第二次進入政府工作報告。

  3月7日,在十三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舉行的新聞發佈會上,全國人大代表、財政部副部長史耀斌就房地産稅問題回答了記者提問,其表示,目前大多數國家都實行了房地産稅制度,中國會參考國際上共性的制度性安排的一些特點,從中國的國情出發合理設計房地産稅制度。比如説合併整合相關的一些稅種,再比如説合理降低房地産在建設交易環節的一些稅費負擔等。這樣的話,使我們設計的房地産稅制度能夠更加合理、更加公平。

  “房地産稅的作用主要是調節收入分配,特別是個人財富的集聚,起到促進社會公平的作用。同時,籌集財政收入,用來滿足政府提供公共服務的需求。”史耀斌還進一步解釋道,“世界各國房地産稅共性的制度安排。一是所有的工商業房地産和個人住房,都會按照它的評估值來徵稅。二是在所有國家的房地産稅制度安排中,都有一些稅收優惠。比如可以作出一定的扣除標準,或者是對一些困難家庭、低收入家庭、特殊困難群體給予一定的稅收減免等。三是房地産稅屬於地方稅,它的收入歸屬於地方政府。地方政府用這些收入來滿足教育、治安和其他公共基礎設施等支出。四是因為房地産稅的稅基確定比較複雜,所以需要建立完備的稅收徵管模式,這樣才能使房地産稅徵得到、徵得公平。”

  此外,史耀斌還透露,“目前,全國人大常委會預算工作委員會、財政部以及其他有關方面正在抓緊起草和完善房地産稅法律草案。房地産稅總體思路就是立法先行、充分授權、分步推進。目前,我們正在設計、完善,同時進行論證和聽取意見”。

  而在官方密集的于4天內3度就房地産稅發聲後,3月11日,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張德江作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工作報告時,其表示,2018年將繼續加強立法工作,落實稅收法定原則,研究制定房地産稅法。

  值得注意的是,史耀斌提及房地産稅的作用主要是調節收入分配,這也意味著,房地産稅首先是調節稅。天風證券的研究報告便指出,這一定位意味著,房地産稅的徵收範圍會非常小,免除會比較大,而這也符合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炒的定位,真正有住房需求的人不會被收稅了,只對面積比較大、套數比較多的人重點徵收。相反,如果定位成收入稅,則普遍徵收稅率會很低,但徵收的範圍非常廣,大家都交一點,但是大家交得都不多。

  實際上,此前的重慶、上海模式便是走的調節稅路線。譬如在徵收對象上,上海和重慶都給出了較寬鬆的豁免條件,其中上海還可以享受每人平均60平方米的免稅面積,重慶可以享受100平方米高檔住宅(含獨棟別墅)的免稅面積;在適應稅率上,上海為0.4%和0.6%兩檔,重慶為0.5%、1%和1.2%三檔,兩地稅率都相對中性。

  業內人士普遍認為,重慶、上海將是未來房地産稅徵收的藍本之一,最初執行的力度也將相對溫和。

  代表委員建言獻策

  全國人大代表、全國人大財政經濟委員會副主任委員尹中卿表示,推進房地産稅改革比較謹慎,牽一髮而動全身。尤其在防範金融風險,避免房地産價格大起大落的情況下,房地産稅的出臺時機更需要拿捏好分寸,其主張徵收的原則要放寬,這樣更容易被大多數人接受。

  全國政協委員、全國社會保障基金理事會理事長樓繼偉表示,“房地産稅這麼長時間未推出面臨挺多技術性問題,單徵管一項要弄清就不容易,稅收徵管法需要做相應修改。”

  全國政協委員、中央財經領導小組辦公室副主任楊偉民表示,房地産稅的出臺是必要的,需要慎重研究,聽取各方意見,詳細論證。在徵收方面,應該實行差別化政策,不同地方房價不同,稅率可能不一樣。

  全國政協委員、恒大集團董事長許家印認為,房地産稅出臺要慎重研究。他在全國政協經濟界別小組討論會上表示,房地産稅可以對控制房價有作用,但或許起不到關鍵性作用。

  全國人大代表、58集團董事長姚勁波建議稱,在具體房地産稅立法過程中需要注意到各種免征範圍,比如是否為家庭唯一住房,或每人平均50平方米以內免稅、是否可以與個人所得稅作抵扣等等,這樣房地産稅才會對長期穩定房地産市場起到關鍵的作用。他個人是支援房地産稅的出臺,這樣會促進大量房源進入租賃市場,房屋總體空置率會下降,買房也會更便宜,但對炒房者來説會受到很大影響。

  全國政協委員、富力地産集團聯席董事長兼總裁張力則表示,“現在改善型住房賣得比較好,平均戶型大約在160平方米,所以我建議,以160平方米作為起徵基礎。至於第二套房、豪宅那就要按照一定標準來徵收房地産稅比較合理,否則會影響到千家萬戶”。同時,張力強調,如果是按評估值徵收房地産稅,若160平方米的房子按照市場估值10萬元/平方米的價格計算,房價在1600萬元,但是很多人工資不高,根本交不起房地産稅。所以,徵收房地産稅應該是一個慎重的問題,而且起徵點起碼要惠及廣大群眾基本的居住需求,至少要基本保證廣大人民居住的第一套房子免收房地産稅。

  全國政協委員、遠洋集團董事局主席李明表示,“房住不炒”的定義為房地産長期持續健康發展指明瞭方向。政府工作報告明確了穩妥推進房地産稅立法,對整個房地産市場起到很重要的預期作用,房地産問題在未來很可能慢慢從熱點問題中消除。

  全國政協委員、房天下董事長莫天全表示,“房地産稅已經走上日程,大家都希望房地産稅能夠儘快地完善,但不會在很短的時間內走完程式,相信會找好一個時間節點頒布執行。”其還指出,房地産稅本身是一個非常複雜的稅種,牽涉到每家每戶每個人,特別是地方稅很重要的一部分,能影響各個方面的平衡,因此推進要特別謹慎。

  全國政協委員、經濟學家李稻葵表示,房地産稅應該定位為地方稅,不是中央稅,也不應該全國“一刀切”,而是要因地制宜,由全國人大常委會制定大的原則,具體徵收細則下放到地級市,由地方自行制定。

  全國政協委員、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副院長金李認為,總理在政府工作報告中表明瞭政府對推進房地産稅的決心,在接下去兩三年中肯定會引起社會的廣泛關注和討論,對於具體的徵收方式、範圍和規模,都需要形成更加充分的共識。具體的推進速度要取決於這些討論的進度和結果。他不認為打壓房價是推出房地産稅的目的。房地産稅會使得房價平穩健康,穩中有漲,但漲幅會大大地低於過去十年的水準。

(責任編輯:王婉瑩)

精彩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