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付卡監管久病不愈莫再拖_中國經濟網——國家經濟門戶
手機看中經經濟日報微信中經網微信

預付卡監管久病不愈莫再拖

2017年08月13日 08:21   來源:法制日報   

  繪製/高岳

  店門緊閉,門外貼著經營不善要轉租的告示。透過玻璃能看到,店內空蕩蕩,只有一地狼藉。趕到宿松路上的辰意理髮店後,安徽省合肥市民張女士傻了眼,“我卡裏還剩6萬多元,這可怎麼辦是好”。與張女士一樣犯愁的,還有很多會員,大家算一算卡裏未消費金額在80萬元左右。

  張女士等人的遭遇其實並不鮮見,近期全國連鎖餐飲企業金錢豹大規模閉店,涉及消費者預付卡金額超千萬元。

  如今,以打折優惠為吸引,辦理預付卡消費,成為不少商家的行銷方式。但以優惠捆綁的預消費,背後存在很大的消費風險。一旦商家卷款跑路、經營不善倒閉,消費者將很難將錢追回。

  近日,商務部市場秩序司有關負責人表示,短期將開展聯合檢查,遠期將儘快完善、理順工作機制,進一步利用網際網路、大數據、信用系統、聯合治理、聯合懲戒等手段,來完善預付卡監管。

  搞夠預存款火速卷錢跑

  據張女士反映,她早先在辰意理髮店辦理了一張會員卡,沒想在今年4月,這家理髮店突然關門,卡裏還剩6萬多元沒消費。

  有會員氣憤地説,以前只要進這家店消費,就會被員工勸導辦卡充值。雖然這家店已經開了四五年,可是期間換過幾次老闆。每一次換老闆,店裏都會要求他們繼續充值,才可以消費原先卡裏的錢。所以很多會員被越套越深,大家碰頭初步統計了下,這家店卷走會員金額大約在80萬元左右。

  市民陶女生近日也遇到這樣的煩心事,損失了小幾百元。陶女士説,她在碧湖雲溪旁的“任我行”洗車行辦理了一張300元的洗車卡,可是沒洗幾次,洗車行就關門了。

  “我在‘任我行’洗車的時候,店員給我介紹,不辦卡20元洗一次,辦卡15元洗一次,我覺得反正自己要經常洗車,索性辦張卡每次還能便宜點。可誰知沒洗幾次,就聽説老闆因為賭博輸錢跑路了,洗車行隨之關門。”陶女士説,她想過維權,可是卡裏錢不多,維權又麻煩就放棄了。

  很多消費者掉落預付卡陷阱後,不知道怎麼維權或者覺得金額太小,維權麻煩,就放棄維權了。但也有較真的消費者,通過訴訟途徑,挽回了損失。

  劉先生與妻子在韋度健身有限公司名下的健身房辦理了為期兩年的年卡,共花費3220元,然而連會員卡都沒拿到,韋度僅免費試營業10天就關閉了。

  由於拿不回錢,劉先生與其他被騙的56人,分別將韋度健身有限公司告上法庭。前後經歷了一年多時間,法院判決韋度健身公司退還會費。會員坦言,如果不是這麼多人一起維權,一個人肯定堅持不下來。

  商家發卡勤從來不備案

  預付卡,通常指的是發卡機構以營利為目的,通過特定載體和形式發行的,可在特定機構購買商品或服務的預付憑證。其充斥在商業流通領域和服務行業之中,滲透于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近日,《法制日報》記者隨機選擇多家店面,進行實地調查。

  記者來到位於合肥市經開區丹霞路與光明頂路交叉口的一家“俏佳人”理髮店,剛一進門,就有兩名店員熱情地詢問記者要不要理髮,並推薦辦理會員卡可以打折。會員卡分為洗剪吹專項卡和通用的全套卡,前者最少要充值100元,後者則要500元;充值的錢概不退還,辦卡沒有發票,也不簽訂協議。

  當記者問到店面若是關停,卡裏的錢怎麼辦時,店員只是微微一笑説,“我們店是老牌店了,開業這麼久,不會倒閉”,並沒給出具體的解決措施。

  隨後,記者又到附近的菲爾健身俱樂部。店員介紹,辦理年卡1899元,辦的年數越長,優惠的金額就越多。但是預付卡只能本人使用,不能退款,可以轉讓給別人,不過要收取卡裏餘額20%的手續費。辦卡沒有發票和收據,但會簽訂一份協議,上面會蓋公司的章。

  記者走訪多家商鋪發現,這些商家的預付卡一旦辦理就不能退款,沒有消費憑證,多數也不簽訂合同,只有商家的口頭承諾,優惠活動的解釋權掌握在商家手裏,消費者只能被動接受。

  記者還注意到,早在2012年,商務部就出臺了《單用途商業預付卡管理辦法(試行)》,要求對零售業、住宿和餐飲業、居民服務業的單用途預付卡企業進行登記備案。但記者走訪的這些商家,銷售預付卡均沒有在商務部門備案。

  聲稱換老闆只為再圈錢

  對於商家來説,發放預付卡是一種行銷手段,可以鎖定消費者,提高競爭性,同時由於發放預付卡程式簡便、成本低廉,可以在短期內迅速籌集資金,解決企業資金週轉問題。

  在利益驅動下,不少商家大量銷售預付卡,有的甚至明知經營存在問題,仍肆意進行圈錢,資金鏈一旦斷裂或是收拾不了攤子,就會選擇關門謝客。

  記者梳理髮現,商家關門後一般有兩種處理方式,一種是玩失蹤,一種是轉移消費。前者通常會突然關門,員工一問三不知,老闆也似人間蒸發,導致消費者很難維權,很多也就自認倒楣。後者則是在店面關閉時,告知消費者可以在其他指定店面進行消費,但往往會有附加條件。

  合肥市政務區報業園小區門口的一家店面已經換了4撥人員經營。有消費者反映,每次店面更換時,新開的理髮店都承諾可以使用上家的會員卡,前提是要再充一定數額的錢。其中有家“接盤”的店,要求至少充值100元,但只能享受八五折,除非充500元才能享受半價,折後理髮費則從以前的15元漲到25.5元。

  知情人士告訴記者,這其實是商家的慣用套路。有的“接盤俠”其實只是原來的商家換了個“馬甲”重新開業,但經過這一轉手,不僅可以再次籌集資金,還可以調整經營方式。還有的是前後兩家店私下進行約定,由上家將消費者“轉賣”給下家,對於下家來説,可以增加客源,同時由於附加消費條件,也可保證自己的利益不受損,最後買單的還是消費者。

  “關於預付卡糾紛的投訴,我們一直收到。”安徽省消費者協會工作人員説,消費者如果在購買預付卡時,遇到惡意詐騙的情況,應立即向公安部門報案。商家正常經營,但經營不善倒閉的,消費者卡內還有餘額,可以找工商部門投訴,消協也可以進行協調,但若是商家卷款跑路找不到人的,消協也沒有辦法。

  制卡先備案資金有託管

  按照《安徽省消費者保護條例》規定,以預付款方式提供商品或者服務,消費者要求訂立書面合同的,經營者應當與消費者訂立合同。但在實際生活中,簽訂合同的商家少之又少,違規發行預付卡的情況常年存在,未見改觀。

  合肥市廬陽區人民法院法官王鵬分析,如果消費者與商家未簽訂合同,只有預付卡的話,雖然也構成合同關係,但是在訴訟時會常常遇到主體不適格的問題。王鵬説,簽訂合同的,有特殊約定從其約定,沒有簽訂合同的,就按基本法律規定。消費者權益保護法明確,經營者以預收款方式提供商品或者服務的,應當按照約定提供;未按照約定提供的,應當按照消費者的要求履行約定或者退回預付款;並應當承擔預付款的利息、消費者必須支付的合理費用。

  面對預付卡陷阱,消費者如何才能識破,避免踩空呢?

  “消費者在辦理預付卡時,可以自己先在網上查看商家信用如何,查看商家的經營證照齊不齊全,不要輕易被誘惑。在繳納相應的費用時,應當與經營者簽訂書面合同。如遇到問題,消協也會給消費者提供諮詢服務。”安徽省消費者協會工作人員提醒到。

  按照《單用途商業預付卡管理辦法(試行)》規定,縣級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商務主管部門負責本行政區域內單用途卡監督管理工作。“主管部門應該根據發放預付卡行業的不同特點,制定相應的監管方案、風險預防方案。一旦發生突發事件,可以啟動有效的應對措施。”律師張亞説,相關職能部門應該對發放預付卡的商家加大源頭監管力度,了解資金動向、還款能力和擔保情況。

  對於備案執行問題,有專家指出,不妨引入“公章政策”,以後要製作發行預付卡片,不論實體的還是電子的,發行卡片的商家必須首先去備案,負責製作卡片的商家看到相關備案證明後,才可以製作,否則將受到嚴厲處罰。製作預付卡片的商家因為只會賺取到較少的製作費,因此一般不會承擔較大風險。對於備案,要做好商務、工商、銀行、公安等部門的銜接配合工作,做到應備盡備,並向社會公示,確保消費者可以查詢獲知。

  專家同時指出,還應當看到預付卡的類金融屬性,對於使用“別人的錢”的金融或準金融業態,各國無不施加以嚴格監管,保障預收資金安全對維護消費者權益至關重要。

  目前,已有部分省市開始進行購物卷(卡)管理的創新管理模式。如福建省廈門市貿發局、工商局、國稅局等7部門聯發通知,就售券(卡)資金安全提出兩種管理方式,企業可以“二選一”:銀行擔保,讓商業銀行承擔全額履約擔保責任;第三方監管方式,如讓銀聯商務公司對售卡資金的使用、撥付等進行監管。一旦發生意外,可通過銀行擔保和銀行託管賬戶資金,對持券(卡)人進行償還,形成公司管物、銀聯管賬、銀行管錢的“三權分立”模式。

  專家認為,當前應加速相關試點成功經驗的推廣工作,加強國家層面的制度構建,最關鍵的還是確保政策落地執行,不然再多的規定和經驗,也剎不住預付卡的“失控”。(范天嬌)

(責任編輯:殷俊紅)

精彩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