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看中經經濟日報微信中經網微信

總市值超17省份上市公司總市值 茅臺為什麼這麼牛?

2017年11月14日 07:15   來源:中國經濟週刊   

  【封面故事】茅臺為什麼這麼牛?

  從今年8月以來,人們驚異於茅臺酒價與股價的比翼雙飛,其表現盡可以歸結為一個字:牛。8月14 日,貴州茅臺股價盤中突破500 元,成為A 股首只股價突破500 元的股票;10月26日,憑藉三季報近200億元凈利的利好,其股價開盤即突破600元。與此同時,茅臺酒自8月初也開啟了供不應求的局面,從限價每瓶1299元的飛天茅臺在直營專賣店每天只出售18 瓶到如今幾近“無酒可賣”。從直營專賣店到資本市場,在一實一虛兩個舞臺上,茅臺都爆發出沖天的“牛”勁。

  茅臺為什麼這麼“牛”?其背後蘊含著消費加快轉型升級和高端消費群體顯著增加的內在邏輯。從2014年到2016年,消費已經連續3年成為我國經濟增長的第一拉動力。有多年研究茅臺酒文化的人士向《中國經濟週刊》記者分析説,這次茅臺被賣到斷貨的主要原因還是大眾消費能力的爆發。

  一瓶難求的茅臺酒

  《中國經濟週刊》 記者 銀昕 | 北京報道

  責編:陳惟杉

  (本文刊發于《中國經濟週刊》2017年第44期)

  從“每日限購18瓶”到“無酒可售”

  “所有北京地區的直營店都從我們這裡取貨,我們這裡都沒貨了,其他地方不可能有貨。”茅臺集團北京分公司一位負責人對《中國經濟週刊》記者説,目前北京各茅臺直營店均無“飛天”和“五星”兩款茅臺酒,只能買到系列酒、年份酒和生肖酒等其他品種。她建議記者登錄茅臺雲商,“茅臺集團要求經銷商把30%的貨鋪在電商上,茅臺雲商每日10點都更新庫存,那裏應該可以買到。”

  除茅臺雲商外,茅臺網上商城是茅臺集團力推的另一套線上銷售網路。11月4日晚,記者登錄茅臺網上商城,頁面顯示500毫升裝53度飛天茅臺的售價為1299元/瓶,但已沒有存貨。頁面上提示11月5日上午10時將更新庫存,“補貨後訪問量會激增,造成網路擁堵,且付款後30天之內才能發貨,急單慎拍。”11月5日上午10點整,記者又一次登錄茅臺商城,但頁面無法顯示,半個小時後,記者再次登錄時發現頁面恢復正常,但庫存再次顯示為“僅剩0瓶”。

  10月底,《中國經濟週刊》記者探訪北京一家茅臺直營店發現,店門已上鎖,店內也無人看管。“線下直營店從‘十一’開始就不出貨了,他們不是真的沒貨,而是奇貨可居。”不遠處一家煙酒店的店主告訴記者,他的店舖內有53度500毫升裝的飛天茅臺,以1500元的價格出售。

  其實早在幾個月前,茅臺已經非常“緊俏”。

  今年8月,記者曾前往北京一家茅臺直營店探訪,彼時茅臺直營店正針對飛天茅臺執行限購令,規定每人每日最多只能買兩瓶,每日全店只售出18瓶。“好多人早上四五點鐘就來我們店門口排隊,就為趕上前九名,買上兩瓶飛天茅臺。”該店負責人告訴記者,從 8 月 7 日開始,每天清晨店前的火爆程度都不亞於“春運”前的火車票售票點。她表示,由於存貨有限,茅臺集團又嚴格限制 500 毫升裝53度飛天茅臺每瓶的零售價格不得高於 1299 元,在貨源緊缺的情況下只能每天限量賣出 18瓶,“早上9點一開門,就搶購一空了。”開門後不久,她就在店門上貼出“今日酒已售罄”的字樣。

  8月中旬,記者走訪茅臺集團北京分公司旗下的 4 家直營專賣店時看到,4家店均在門口張貼告示稱,“由於本店貨源有限,每日限售 18 瓶飛天茅臺,每人限購兩瓶,若有需求,請上茅臺官網或去其他 3個經銷點購買。”

  “茅臺集團這幾年一直在培養新客戶,集團本身也意識到過去軍隊、政府和外賓接待這三駕馬車吃掉大部分市場,不愁賣不出去的日子一去不復返了。”今年8月,北京茅臺大廈中一位負責人對《中國經濟週刊》記者説,茅臺集團對各經銷商下達命令,要求在大眾消費群體中培育新客戶,這才有了“每天至少賣出18 瓶飛天茅臺”的指令,然而這一指令到了庫存不足的經銷商手中卻變成了“每天至多賣出18 瓶”。

  “茅臺集團本身的出發點應該是好的,但經銷商不是集團想控制就能控制住的。”貴州省醬香型白酒研究中心秘書長申柏濤告訴《中國經濟週刊》記者,目前500 毫升裝53 度飛天茅臺每瓶的出貨價是819 元,賣到1299元利潤並不大。

  儘管當時記者走訪的幾家直營專賣店負責人都斬釘截鐵地説“確實沒貨了”,但申柏濤認為,經銷商手中肯定有貨,至少沒有嚴峻到每天只能賣出18 瓶的囧境。“由於茅臺集團對經銷商高價賣酒有嚴格管理,經銷商又不願意賣得那麼便宜,這18 瓶酒也就從‘至少’變成了經銷商口中的‘至多’,究其原因還是他們想賣得貴些。”

  “不排除有經銷商或集團本身有奇貨可居、捂盤惜售的心理。”一位多年研究茅臺酒文化的人士對《中國經濟週刊》記者稱,最近這段時間飛天茅臺斷貨的確有市場供不應求的原因,“自‘八項規定’發佈後,軍隊、政府和外賓接待渠道對茅臺酒的消費明顯減少,但實際銷售數字並沒有下降,大眾消費市場很龐大,這次斷貨主要原因還是大眾消費能力的爆發。”

  “造物主的恩寵”,難突破的産量

  茅臺酒産于貴州茅臺鎮,只有沿赤水河分佈的長度不到 10 公里的狹長谷地內才能産出上好的茅臺酒。赤水河兩岸的高山本有近千米的海拔,到了茅臺鎮的位置時走勢突然變得低窪,海拔降為 400 米,再往下游走不遠就是郎酒産地,但口感與質地都不能和茅臺相比。

  茅臺酒一直産量有限,為提高産量,國務院曾于上個世紀 70 年代組織茅臺酒異地生産試驗,將另一個酒廠建在遵義,搬遷時將所有原料、發酵用品、建築材料都原封不動地搬到了遵義,甚至連專家認為蘊含大量茅臺酒發酵所需微生物群的浮在墻壁和梁柱上的塵土也被收集並帶到了遵義。

  “遵義的天氣和其他自然條件與茅臺鎮相差甚遠,釀出的酒味道完全不及茅臺,且茅臺酒廠酒窖底部已經積攢了多年的‘老泥’沒法搬到遵義,而正是底部的‘老泥’賦予茅臺特殊的香味,最終試驗失敗了,這種酒後來被命名為‘珍酒’。”前述研究茅臺酒文化的人士稱,茅臺鎮由於位於高山之間的低窪地帶,到了夏天基本沒有風,且持續高溫,這都賦予了茅臺酒得天獨厚的發酵和儲藏環境。“附近酒廠將酒儲藏在恒溫的山洞中,而茅臺是高溫儲藏,就存在悶熱潮濕且無風的茅臺鎮室溫中,結果完全不同。這不到 10公里的狹長地帶是天賜的釀酒場所,“茅臺是造物主的恩寵。”

  儘管地理位置上的不可替代性決定了茅臺酒的産量不會很高,但記者根據貴州茅臺(600519.SH)年報梳理髮現,2010—2016 年,貴州茅臺共生産茅臺酒及系列産品基酒 3.26 萬噸、3.95 萬噸、4.28 萬噸、5.24 萬噸、5.87 萬噸、5.07 萬噸、5.98 萬噸。僅2015 年同比産量減少,其他年份都保持了增長。2017 年上半年茅臺酒及系列酒的基酒産量為 4.22 萬噸,大大超過 2016 年年産量的一半。據了解,新酒入庫前要貼上標簽,註明生産時間,以防勾兌時出錯。密封 3 年後,放置在陶制的大酒罈中的酒才開始勾兌。兌好後再密封入庫,靜靜等待其發酵老熟,其後至少要等兩年才能上市。

  儘管飛天茅臺在業內人士看來並不是質地和口感最佳的茅臺酒,但它的陳放也需要 5 年,也就是説,2017年的市面上能有多少飛天茅臺,是在2012 年就決定了的。

  飛天茅臺是特殊歷史環境下的産物。1953 年,茅臺酒最初向國外銷售時,商標圖案由金色麥穗和紅色五角星組成,即今日“五星茅臺”的前身,但當時被國外一些人認為有特殊的政治寓意。為利於外銷,茅臺酒的外銷商標于 1958 年借用敦煌“飛天”形象。“由於飛天茅臺出口較多,這款酒在外賓和華僑心中很有地位,很多人只認‘飛天’的標誌,實際上五星茅臺的口感和質地一點也不差。”上述人士稱,隨著飛天茅臺在海外市場上有口皆碑,其在國內市場也漸漸變得搶手起來。

  茅臺集團黨委書記、總經理李保芳曾於今年 6 月的一次會議中稱將提前開啟中秋、國慶“雙節”供貨節奏,“在 9 月向市場投放普通月兩倍的酒,以堅決穩定茅臺價格。”但在申柏濤看來,在“雙節”前這麼短的時間內增加上千噸供應量“不太現實”,“飛天茅臺産量有限,歷史巔峰期不過每年 3 萬噸,而今年的投放量並沒有達到這個數字,根本原因還是需求增加導致供不應求。”公開資料顯示,2017 年的飛天茅臺總投放量為 2.7 萬噸,有業內人士稱,2017 年下半年的供應量已不足全年投放量的 40%。

  事實上,以“雙節”為節點,茅臺的確有增大供應的跡象。茅臺官方稱,8月15日起,茅臺的供應量逐步增加到了6200噸,其中包括5600噸普通茅臺酒和600噸其他規格茅臺酒,這一數字是去年同期的兩倍。有經銷商則稱,4至6月茅臺酒廠每天的發貨量只有50噸左右,8月15日以來每天的發貨量達到了100多噸。記者還了解到,“十一”將近時,市場上除直營店外其他銷售渠道的飛天茅臺從每瓶1500至1800元不等的價格一度降至1400余元。

  “茅臺的確有增大供應量,從市場價的降低也能看出來。”貴州省醬香型白酒研究中心秘書長申柏濤告訴記者,線上銷售的情況也表明茅臺的確加大了供應量,“每天10點整時如果你等在電腦前不斷刷新頁面,抓緊搶拍,是有很大可能買到的。”據了解,各經銷商被強制要求拿出三成貨源在茅臺雲商上銷售,茅臺雲商以就近原則為買酒者配備距離最近的經銷商,接到通知後消費者可選擇去經銷商處到府自提,避免送貨過程中被配送員“調包”。“但這不是個長效機制,市場價現在不是又回彈到1500元了嗎?”申柏濤告訴記者,2017年飛天茅臺的總供應量是由5年前即2012年的産量決定的,茅臺第三季度“開閘放酒”只能算是“拆東墻補西墻”,“雙節”加大供應量,“雙節”過後就又會“變得緊俏”,“這個問題暫時是無解的。”

  10年茅臺酒價:從價格曲線看消費主體的變遷

  實際上,茅臺集團從2007 年起就在用各種方式穩定飛天茅臺的價格,並不是每次都像如今這樣“限高”,有時還要“保價”。

  2007年初,茅臺首次對飛天茅臺提出限價要求:2007年4月起,500毫升裝53度飛天茅臺酒終端價不得超過458元/瓶,2008年上調限價為538元/瓶,2009年繼續提高至700元/瓶,2010年上調為730元/瓶,同年又調至959元/瓶。5 次限價卻導致“越限越漲”,飛天茅臺的市場實際零售價格2007年為500元/瓶,到2010年春節時已漲至1000元/瓶,並於2011年升至2000 元/瓶的高點。

  “2007—2011 年是典型的‘越限越漲’,市場價從500 元每瓶漲到了1000 元每瓶,明顯是不成功的調控。”貴州省醬香型白酒研究中心秘書長申柏濤説。

  但行情在2012年發生了變化。年初停在2000元/瓶的高價,春節後回落至1500元/瓶左右,然後又在中秋和國慶“雙節”行將到來之際升至1800元/瓶,“雙節”過後再次下跌,直至2013年春節期間維持在1700元/瓶左右。

  2012年上半年茅臺曾有一次“限價”,彼時茅臺酒價格出現下跌,但官方確定的1519元/瓶的指導價格還是略低於實際市場價格。

  2012年年底,中央出臺“八項規定”,嚴格限制“三公”消費,白酒市場受挫,茅臺價格也遭遇波動。茅臺集團的任務不再是“限高”,而變成了“保價”。2012 年的第二次“限價”在當年的經銷商大會上被提出,茅臺集團要求經銷商不得擅自降價,否則就會被取消經銷資格,要求“堅挺”在1519 元不得鬆動。但依然有經銷商“不聽話”,飛天茅臺順著行情成為“廉價商品”,集團最後向不遵守規定的經銷商開出罰單,處罰方式有削減供應量、沒收保證金等。

  從2013年起,飛天茅臺價格持續下降,到2015年跌至880元/瓶的低點,指導價格在2013—2015年間也一路從1519元/瓶下降至1159元/瓶。經過茅臺集團在2016年一整年的“穩價”,茅臺酒價才開始上漲,零售價格向市場指導價格1159元/瓶看齊,至今年春節期間漲至1300元/瓶左右。2017年4月,飛天茅臺價格有回升趨勢,集團將自營專賣店建議標牌價定為1199 元,市場目標管控價定在當前的1299 元。

  茅臺集團在 2014 年經銷商大會上提出“大茅臺”戰略,覬覦中低端酒類的市場份額,發力系列酒以調整産品線結構,豐富産品類型。但茅臺酒還是茅臺集團收入的最主要來源,茅臺集團2017年第三季度財報顯示,茅臺酒的營業收入在2017年前三季度營收達到384億元,而系列酒營收僅為“超過40億元”。今年8月,一位茅臺直營店負責人對記者表示,雖然茅臺旗下的各款産品都有不同程度的缺貨情況,但要數500毫升裝53度飛天茅臺和五星茅臺最為誇張。“系列酒,生肖酒和年份酒店內均有銷售,但多數無人問津。”

  消費者專門盯住某一款茅臺酒,買了也不捨得喝,這就導致“酒不是用來喝的,而是用來收藏的”。在申柏濤看來這是極其危險的“茅臺酒貨幣化”趨勢,當茅臺處於上漲通道中時,消費者就越來越捨不得喝茅臺,經銷商也就認為奇貨可居,送禮的人認為送錢不如送茅臺,收藏者也聞風而動四處搶購。“一旦每年有數萬噸茅臺酒被人為地‘囤積’,對集團來講是一場災難。”申柏濤表示,茅臺集團高層其實早就注意到這個問題並且意識到了危機的降臨,“他們採取了一些措施,但想讓市場價格完全掉下來,我個人覺得短期內很難。”

  線下渠道易惜售

  線上渠道更可控

  儘管茅臺集團本身已經多次嚴格要求經銷商將價格嚴格限制住,但有的經銷商還是有其他操作的辦法。申柏濤説,飛天茅臺産量有限,經銷商的胃口又很大,訂到的貨量通常都遠低於自己的預期,“捂盤惜售”的情況時有發生。

  他建議,茅臺集團不妨加大對線上渠道的供貨比例,實行更為可靠的電子化身份資訊認證限購,漸漸切斷對線下實體經銷商的供貨,重新分配廠家、渠道和終端的利益,“這比集團派便衣巡視員到專賣店抓賣高價酒的方法靠譜多了。”

  2012 年之前,茅臺集團遵循“廠家做品牌、産酒,經銷商賣酒”的分工,實行從廠家到一級代理商再到經銷商的經銷體系。但茅臺酒大部分時間屬稀缺商品,酒廠的“限購令”常如一紙空文,經銷商囤積居奇、互相串貨屢禁不止,出於提高自身掌控終端市場價格的能力,有效遏制經銷商囤貨、炒作導致茅臺價格上漲的考慮,茅臺集團于2012 年宣佈新增超過100家直營專賣店,此後茅臺集團的銷售渠道一直以直營電商、一級代理商下的經銷商和直營專賣店三種為主。

  但線下經銷商的數量依舊有增無減。其2017年三季報顯示:1—9月國內經銷商數量2965家,較去年底增加634家,增幅27.2%;國外經銷商數量104家,較去年底增加19家,增幅22.4%。國內國外經銷商數量的大幅增加,不但會對茅臺銷售目標産生積極影響,也使得經銷商保證金數額大幅增加。三季報顯示,在 “其他應付款”科目下,年初餘額17.25億元,期末餘額30.92億元,增幅79.29%,其他應付款增加“主要是經銷商保證金及應付促銷費增加”。

  經銷商數量的大幅增加,或因為茅臺集團變革了渠道管理模式,由此前的大區經理負責制變革為省區經理制,即取消以前的北京、東北、華北、華東、華南、華中、西南、西北等8個大區,直接實現集團與31個省份的銷售相對接。在貴州茅臺有關負責人看來,這不但降低了政令自上而下的時間成本,也使省區經理可以集中精力於本省區域,落實更有針對性的市場操作策略,拉動産品的實際銷量。

  雖然,貴州茅臺在各省份的銷售數據一直是“秘密”,不過它在各省份的經銷網點數量卻有一定的參考意義。貴州茅臺官網“茅臺酒行銷網路圖”顯示,其中貴州省、河南省、廣東省、山東省和北京市位列前五名,分別有443家、256家、227家、185家和173家。

  根據媒體相關報道,經銷商不達到一定銷售任務會被取消代理商資格,並且近幾年代理費也在800萬元左右,這也意味著某個省份經銷商數量多少與該省份的茅臺酒銷售數據有很強的正相關性。

  高檔洋酒有多貴

  在全球酒業排名中,貴州茅臺以8000億元的市值遠超排名第二的英國釀酒品牌帝亞吉歐(市值達857.28億美元,約合人民幣5682.56億元)。

  茅臺已成為白酒中“高價”的代名詞。但如果將其放到世界名酒的序列中,千余元一瓶的飛天茅臺只能算“小巫見大巫”了。以國人頗為熟悉的拉菲紅酒為例,作為法國波爾多五大名莊之一的拉菲酒莊出品的紅酒,即使是普通年份出産的紅酒售價也能達到1萬元人民幣左右。

  當然,世界上昂貴的酒精飲料還有很多。嘯鷹酒莊出産的嘯鷹赤霞珠幹紅葡萄酒平均每瓶售價為2556美元;沙德酒窖出産的老斯巴克貝克託福喀龍園赤霞珠幹紅葡萄酒平均每瓶售價769美元;而一瓶1978年裝瓶的大摩50年威士忌售價可以達到11000美元。

  世界十大洋酒有哪些?

  BACARDI(巴卡第朗姆酒) SMIRNOFF(斯米諾伏特加)

  ABSOLUT(絕對伏特加) JOHNNIE WALKER(尊尼獲加威士忌)

  RICARD(茴香酒) JACK DANIELS(傑克丹尼威士忌)

  CHIVAS(芝華士威士忌) Moet Chandon(酩悅香檳)

  Remy-Martin(人頭馬) MARTELL(馬爹利幹邑白蘭地)

  世界十大最貴的名酒每瓶多少錢?

  1.龍舌蘭萊伊酒925(Tequila Ley 925):3500000美元

  2.亨利四世杜多儂大香檳幹邑白蘭地(Henry IV Dudognon Heritage Cognac Grande

  Champagne):2000000美元

  3.狄娃伏特加(Diva Vodka):1000000美元

  4.達爾摩62(Dalmore 62):125000英鎊

  5.阿曼達比納克密達香檳酒(Armand de Brignac Midas):125000英鎊

  6.奔富安瓿酒(Penfolds Ampoule):100000英鎊

  7.滴金酒莊甜白酒(Chateau d’Yquem):75000英鎊

  8.安哥斯杜拉酒(Legacy by Angostura):25000美元

  9.溫斯頓雞尾酒(Winston):8200英鎊

  10.維也裏啤酒(Vieille Bon Secours Ale):1200美元

  資料來源:據公開資料整理

  股王茅臺

  《中國經濟週刊》 記者 賈國強 | 北京報道

  貴州茅臺(600519.SH)一直是今年資本市場上的熱點。8 月14日,其股價盤中突破500元,成為A股首只股價超過500元的股票;兩個多月後的10月26日,憑藉三季報近200億元凈利的利好,其股價開盤即突破600元;截至11月6日,股價又創新高,盤中達657.62元高點。

  伴隨其股價一路攀升,市場始終在發出疑問,在A 股3400 多只股票中,“股王”貴州茅臺為何如此牛?這種情況會持續下去嗎?

  總市值碾壓17省份各自上市公司總市值

  據記者測算,如果從2016年年底貴州茅臺收盤價334.15元算起,10個月的漲幅近100%,而同期滬指漲幅8%,深成指漲幅10.8%,創業板指數跌幅5.8%。

  值得注意的是,除去貴州茅臺,白酒板塊有不少股票均在今年表現強勢,沱牌舍得(600702.SH)、五糧液(000858.SZ)、瀘州老(000568.SZ)的漲幅分別達到121%、107%、105%。

  深圳東方港灣投資管理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但斌,一直以來都堅定看多貴州茅臺,今年5 月,經濟學家韓志國曾質疑但斌這種一邊持有茅臺股票,一邊唱多茅臺的行為,稱“但斌懸賞一億元豪賭茅臺股價在2018年底上600 元”,涉嫌操縱股價、內幕交易和擾亂市場秩序。

  在但斌預言提前實現後,其在朋友圈戲稱,“茅臺到了這個價格,一些朋友讓我站在專業的角度分析一下茅臺有沒有泡沫?今天在此統一答覆:國酒茅臺是屬於醬香型白酒,沒有泡沫,有泡沫的那叫啤酒!”

  貴州茅臺的股價在爭議中不斷走高,總市值也不斷增加。以11月6日收盤價653.06元計算,市值達8200多億元,位列A 股第八位。

  據記者測算, 與國內知名上市公司市值比較,貴州茅臺的市值是萬科A(000002.SZ)的2.71倍、格力電器(000651.SZ)的3.13倍、伊利股份(600887.SH)的4.4倍、中興通訊(000063.SZ)的5.75倍、青島海爾(600690.SH)的7.42倍、三一重工(600031.SH)的13.76倍。

  貴州省2016年的GDP不過11734億元,位居全國31個省份第25位。而從全國31省份上市公司總市值來看,根據同花順提供的數據,貴州茅臺8200億元的總市值分別超過遼寧、新疆、陜西等17 個省份上市公司的總市值。在同花順所統計的66個行業中,如果將貴州茅臺視作一個行業進行排名,其總市值可處第26位,高於零售、鋼鐵、國防軍工、服裝家紡、通信軍工等41個行業上市公司的市值。

26

  為何這麼牛?

業績 “確定”、高度控盤

  貴州茅臺的股價為何漲到這麼高?在鼎鈞資本合夥人楊煥看來,這與當前資本市場出現“資産荒+輕微滯漲”的局面有很大關係。

  他向記者分析説,這一次茅臺酒被當成一種保值品來看待,也就是説在一定程度上茅臺酒是一種一般等價物,代表的是可以維持購買力不下降的能力, 體現了貨幣屬性。”

  資深金融人士吳小平也持類似觀點,他認為茅臺酒具有和房子一樣的增值功能,也兼具實物和貨幣的功能。

  楊煥還對記者分析説,“確定性”給了貴州茅臺股票溢價,貴州茅臺每年的業績非常穩定、分紅也非常穩定,不錯的股息回報給了長線資金配置的理由。在整個經濟和資本市場處於一個改革深化的階段,一些行業和公司具有非常大的不確定性,所以有確定性的貴州茅臺必然會獲得一定的溢價。

  記者對貴州茅臺自2001年上市以來的業績情況進行了梳理,16 年間,其主營收入增長了24倍多,凈利潤增長了50多倍,並且保持逐年增長的態勢,無一年例外。從加權平均資産收益率指標來衡量,其是當之無愧的績優股,連續16年保持10%以上,而從現金分紅指標來看,更是傲視A股,16年間分紅從未停止,累計分紅數額超過430億元。

  除去穩定的業績與分紅表現,吳小平認為貴州茅臺股價居高不下還與被高度鎖倉有關,“茅臺股票的交易量跟它實際的量相比微不足道,越來越多的公募、私募選擇茅臺的同時,還採取長期配置、高度鎖倉的措施,價格就不太容易下跌,就跟如今騰訊的股票一樣,想買都買不到。”

  記者查閱貴州茅臺2017年三季報發現,該公司的前十大股東持股比例高達75.33%,第一大股東貴州茅臺酒廠持股比例61.99%, 另外,貴州茅臺的機構投資者有574 家,所持股比例為16.97%,這意味著其股票有近80%的籌碼被第一大股東和機構投資者所控制,籌碼的高度穩定或控盤,確實不會使股價輕易下跌。

  近期某地一則小學生家長競選家委會的帖子廣泛流傳,某位家長稱其丈夫握有35億元資産的公募基金,能砸停包括貴州茅臺在內的股票。事後經多方核實,並不存在符合條件的基金經理。在業內人士看來,段子手本身缺乏基本的金融常識,因為35億元只佔貴州茅臺總市值的0.43%,而它一天的成交量也在30億元左右。

  此外,記者發現,自2014年滬股通開通以來,貴州茅臺作為標的,一直深受港資歡迎,經常成為十大交易活躍股第一位。港資的參與也使貴州茅臺的資金炒作來源更豐富。同時,相比于內地資金,港資更偏重價值投資。以第二大股東香港中央結算有限公司為例,它在二季度和三季度加倉操作了770多萬股。

  還會繼續牛?無一機構看空

  記者查閱貴州茅臺公告發現,其2016年底股東戶數為5.2萬戶,2017年一季度6.8萬戶,二季度8.1萬戶,三季度6.4萬戶,呈現倒“U”形變化趨勢,這或許意味著雖然貴州茅臺股價持續走高,但一些投資者已選擇離場。

  同樣地,機構數量變化趨勢也呈倒“U”形,2017年一季度403家,二季度814家,三季度574家。

  如中國證券金融股份公司自2016年第二季度開始已經連續6個季度減持共計1866萬股,其中2017年第三季度的減持幅度最大,達515萬股。奧本海默基金公司與新加坡政府投資公司也在第三季度分別減持了126萬股和27萬股。

  在已經有投資人離場的情況下,貴州茅臺未來走勢會如何?

  11月1日,高盛發佈報告稱,考慮到中國白酒市場在今年三季度的持續恢復,尤其是盈利能力的顯著恢復,中國的高端白酒和中高端白酒股價將會持續增長。高盛調高12個白酒品牌未來12個月目標價15%,其中貴州茅臺由648.42元調整為745.69元。

  貴州茅臺破“6”後,國內不少券商或機構也紛紛調高了它的目標價。中信證券、華泰證券、申萬宏源、招商證券等給予700元以上的目標價,中金公司分析師邢庭志更是給予了高達845元的目標價。

  同花順數據也顯示,在近一年內,119家機構給予“買入”評級,51家機構給予“增持”評級,給予“中性”“減持”“賣出”等評級的機構為0家。這意味著,沒有一家機構看空貴州茅臺。

  茅臺實現千億營收目標要靠金融?

  然而,也有市場人士認為,貴州茅臺現在的股價已經透支未來業績,一旦未來業績達不到預期,市場會出現預期差。

  貴州茅臺2017年三季報顯示,1—9月營收424.5億元,同比增長59.4%,凈利潤199.84億元,同比增長60.31%。雖然業績看上去“很美”,但是離2020 年“千億茅臺”的目標尚有一定差距。

  今年5月18日,茅臺集團黨委書記、總經理李保芳表示,千方百計將茅臺打造成為千億級企業,為2020年實現貴州“千億級企業零突破”做出努力。隨後,茅臺集團董事長袁仁國透露,2020年茅臺集團千億銷售目標中,茅臺酒板塊佔700多億元,其餘的200多億元靠金融板塊支撐。

  8月8日,茅臺集團董事會研討並通過了《關於籌建成立茅臺集團金融控股公司的議案》,再次重申2020年“千億茅臺”的目標。議案內容顯示,“茅臺集團旗下金融業務已擁有財務公司、基金公司、租賃公司和華貴人壽保險四家金融公司,並投資參股貴州銀行、貴陽銀行、貴銀金租等八家金融企業。”

  “跨界”金融是不是意味著茅臺業績快速增長要到極限了?茅臺行銷智庫成員、正一堂戰略諮詢機構董事長楊光認為,“在千億目標裏,如果都由酒承擔,會有一些風險,由金融來做下減壓,起個協調作用,我覺得還是非常有戰略意義的。”

  不過,近期央行行長周小川撰文表示,要“建立健全金融控股公司規制和監管,嚴格限制和規範非金融企業投資金融機構,從制度上隔離實業板塊和金融板塊”。

  這會不會影響到未來貴州茅臺的金融業務板塊,進而影響其千億營收目標呢?這個問題似乎充滿了不確定性。

  相比金融業務板塊實現目標有一定的不確定性,實現茅臺酒板塊業務目標似乎不太難。

  目前貴州茅臺的主營業務仍然是酒類板塊。如果其今年能實現600億元的銷售目標,今後3年每年再增加33.3億元就能實現“700多億元”的目標。

  11月6日,貴州茅臺公告稱,2018年度茅臺酒銷售計劃為2.8萬噸。這與2017年的2.6萬噸銷售計劃相比,增幅約為7.7%。

(責任編輯:殷俊紅)

精彩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