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普手機時隔4年回歸中國 富士康:不會成為滑鐵盧_中國經濟網——國家經濟門戶
手機看中經經濟日報微信中經網微信

夏普手機時隔4年回歸中國 富士康:不會成為滑鐵盧

2017年08月13日 07:11   來源:經濟觀察報   

  富士康羅忠生:夏普不會成為滑鐵盧

  鄭淯心

  “首戰即決戰,奮鬥01天”、“決戰之前,勝負已分”,兩個紅色條幅挂在夏普手機在北京宣武門旁莊勝廣場的辦公室墻上。夏普手機回歸中國的第三天,這個以銷售員工為主的辦公室充滿著緊張氣氛,人們形色匆匆、電話不斷。

  8月10日,夏普AQUOSS2在京東上的預約量達十幾萬台,掌舵人羅忠生看到這個成果稱“不太滿意,還有空間”。

  這是時隔四年,夏普手機再一次回到中國。

  在中國兩次折戟

  夏普已經走過一百多年曆史,旗下業務涉及家電、液晶、手機等多個領域。從2000年夏普發佈全球第一款搭載攝像頭的手機J-SH04,到第一支百萬像素手機J-SH53,再到2013年推出全球首款全面屏手機EDGEST-302SH,夏普在手機領域曾擁有輝煌的創新歷史。但在中國市場,夏普曾經兩次進入,又兩次退出。

  第一次折戟是2003年,那時諾基亞、波導、摩托羅拉、阿爾卡特等等品牌如日中天,隨著本土品牌的崛起,夏普成本處於劣勢,于2005年與京瓷、松下等日係手機廠商一起退出了中國市場。

  隨後在2008年,夏普再次進入中國市場。當時夏普手握LCD液晶面板技術,集中大量資源發展高品質LCD面板。有媒體稱據夏普前員工透露,夏普對於別國市場的調研,通常是由當地市場部門,經過層層傳遞到日本本部進行決策,消息傳遞的滯後性和不了解別國市場的本部人員“坐井觀天”的調研,讓夏普對於市場頻繁出現錯誤的預估。

  隨著智慧時代席捲而來,夏普手機在功能機時代的輝煌遭到蘋果、三星等國外智慧手機廠商,以及本土新興手機品牌的強烈衝擊。2012年,夏普手機裁掉位於無錫,負責手機研發的夏普科技中心,完成在華手機業務銷售人員裁員,在2013年再次離開中國。

  富士康的野心

  2016年,富士康斥資3888億日元收購夏普三分之二股份獲得控制權,夏普已經算是國産品牌。富士康的收購夏普的第一財年,夏普公司的虧損額大約為250億日元,僅是2015財年虧損額的十分之一。

  富士康重振了夏普的電視機和液晶面板業務,夏普手機也進入中國區銷售,被認為是以代工為形象的富士康拓展自主品牌的重要一步。

  這背後折射的是富士康的野心。近幾年隨著原材料成本、人工成本等多種綜合成本的上升,代工依附的廉價勞動力優勢已經不再是優勢,OEM利潤薄如紙,代工企業被倒逼著轉移出中國或在海外設廠。富士康需要更高利率,自主品牌呼之欲出。

  在夏普手機之前,富可視手機也是富士康自己的品牌,目前這一手機沒有進入中國市場,主打國際低端機市場,在印度等國售賣。

  富士康科技集團資深副總、富智康集團(FIH,2038.HK)執行董事、夏普手機全球CEO羅忠生在接受專訪時告訴記者,富士康希望今年夏普手機在全球收入是幾十億元,但總體富士康是以投入為主。

  8月8日,夏普在這異常擁擠的一天公佈了自己的新手機,這一天VAIO筆記型電腦、夏普手機和黑莓手機集體回歸中國。

  在羅忠生看來,有資源在激烈競爭的手機市場很重要。他認為,富士康有資金有供應鏈有工廠,同時還有誠意。2016年,郭臺銘第一次邀請他負責夏普手機業務,羅忠生是拒絕的,思前想後一個多月,他才答應,他看到了富士康做手機的誠意,相信這不會是一件半途而廢的事情。

  關鍵時刻

  羅忠生經歷“中華酷聯”鼎盛時期,被認為兼具技術和市場基因,他曾任中興通訊副總裁、酷派副總裁(海外CEO),親自帶領團隊主導了中興TD-SCDMA的技術研發以及酷派全球市場的業務構建。

  6年中學物理老師以及4年大學電子工程系老師讓羅忠生的氣質並沒有太多商人的氣息,他在發佈會時總是穿著紅色襯衫或T恤。業內和公司人士都稱他為“羅博”而不是“羅總”。

  羅忠生認為夏普手機是一次創業,他指了指頭髮,説來最近白了很多,承認壓力很大。

  羅忠生在上半年曾經和媒體打賭稱“到今年12月底之前,在座各位的手機都要換掉”。8月8日發佈的夏普AQUOSS2是賭約的正式開始。

  夏普AQUOSS2是一款全面屏手機,採用異形切割技術,嵌入式攝像頭、定制感測器、隱藏式聽筒。這不是國內第一款全面屏手機,去年10月小米發佈了MIX,攝像頭在下方不符合拍照習慣、屏內發聲通話品質較差等問題,據業內人士稱這部手機出貨量很小。這也不是夏普第一款全面屏手機,之前夏普在日本已經發佈了28款全面屏手機。羅忠生稱AQU-OSS2相比前28款手機螢幕有著全新的升級,上述市場分析人士稱,夏普之前的手機只能叫窄邊,還不是真正的全面屏。

  手機進入激烈競爭時期,今年市場上在手機螢幕、主機板和攝像頭三大組成部分並無太多創新,全面屏被認為是下半年可突破的風口,夏普選擇了一個或許可以彎道超車的時間點。

  已經上市的小米MIX屏佔比高達91%、三星S883%、而新i-Phone也已確定全面屏,下年集中發佈的三星 Note8、vivox11、小米note3、谷歌Pixel2等皆為全面屏手機,此外,華為、金立、努比亞、等國産手機品牌也相繼宣稱將推出全面屏手機,市場人士分析今年12月全面屏手機將全面爆發。

  新考驗

  全面屏手機在年中還處於探索期,要想實現真正意義上的全面屏手機,還需要完美解決指紋識別、受話器、前置攝像頭等部件設置,否則全面屏視覺效果就會大打折扣。

  對此,羅忠生認為,隱藏式成為理論上最好的選擇,但技術上並不成熟,所以異形切割、優化開孔成為可以實際運用的次優選擇。AQUOSS2的頂部中間攝像頭在網上被人吐槽,而那一部位被夏普命名為“美人尖”,羅忠生稱他一開始也吐槽過這個部位,評估之後還是放在頂部中間。他明白市場有不適應性,一方面承認改變用戶是很難的,但明確稱“如果適應全面屏,將不會再回到之前的螢幕”。

  同時全面屏也給手機商帶來成本上的考驗,據悉一塊全面屏的成本將提升20%-25%,對於AQUOSS2在京東2499元的售價,夏普和京東均稱“是出了血的”。

  對於全面屏,也有人持不同看法。埃森哲戰略大中華區董事總經理哈億輝對經濟觀察報記者稱,全面屏並不一定是顛覆者(gamechanger),或者説足以改變市場發展走勢。簡單來説,這只是手機演進迭代中的一環而已。對於手機發展來説,真正重要的需要從過去的“硬體+軟體”模式轉型向生態系統模式發展。關鍵在於無論是提供設備還是服務,贏家是那些最好地應對目標用戶需求的企業。

  2017年第二季度全球智慧手機出貨量排名前五的手機廠商出貨量均實現了同比增長,其中小米漲幅達到58.9%,OPPO和華為漲幅分別為22.4%和19.6%,而三星和蘋果的漲幅較小,為1.4%和1.5%。前五大品牌佔據市場份額達到73%,留給其他品牌的市場空間僅為23%。

  “空間是有的,手機還沒有進入下半場”,羅忠生對記者稱。

  對話

  經濟觀察報:過去的經歷給您掌舵夏普手機帶來哪些幫助?

  羅忠生:對技術、市場的熟悉以及廣泛的人脈能讓我們少走很多彎路。比如説在趨勢上的把握,目前手機市場面臨千機一面的同質化問題,不管用什麼手機,用戶看到差不多的外觀都有厭倦心理,採用全面屏能打破同質化嚴重的狀態。過去的經驗很重要,能判斷選擇和誰合作、採取什麼商業模式才是適合新手機的。當然,這些經驗還需要驗證調整。

  經濟觀察報:過去兩次夏普手機在中國區的折戟帶給您哪些思考?

  羅忠生:快速反應市場和技術變革很重要,調整用戶體驗契合本土市場很重要,管控成本也需要注意。

  經濟觀察報:為什麼選擇這個時間點進入中國?

  羅忠生:我們很想早點推,正好8月8日是京東的手機節。

  經濟觀察報:8月8日被稱為國際品牌回歸日,VAIO發佈了筆記型電腦、夏普和黑莓發佈手機,您怎麼看?

  羅忠生:關注用戶體驗,做好自己最重要。

  經濟觀察報:為什麼您這麼推崇全面屏?

  羅忠生:我們二月份開始推全面屏的時候,市場不是很認可。但現在大家都認可了,因為這是實實在在的改變,全面屏相比其他螢幕差異感很大。

  經濟觀察報:夏普做全面屏的優勢是什麼?

  羅忠生:技術。AQUOSS2採用行業領先的異形全面屏技術,對螢幕進行異形切割,將前置攝像頭嵌入螢幕頂部居中位置,並同時整合距離感測器及光線感測器于該區域,聽筒隱藏于螢幕頂部邊框裏,這是很複雜的技術。

  經濟觀察報:富士康給夏普手機帶來什麼?

  羅忠生:富士康有資源,包括資金、供應鏈、品質管理和文化。富士康缺乏渠道,京東補充了這部分。

  經濟觀察報:新品發佈後,您如何看待有評論説“手機很醜”?

  羅忠生:有很多評論是很中肯的,中肯的建議我們會在這款産品和下款産品改善的。也有評論説很醜不習慣,這可以理解,我只能説我現在離不開它,全面屏帶來的改變是實實在在的。希望大家給夏普一些空間和寬容,我們不針對任何人來競爭,也不希望有人故意來黑我。

  經濟觀察報:夏普目前在京東的預約量您認為是意料之中還是預料之外?

  羅忠生:客觀上沒有達到期待,可能傳播還不夠,要改變用戶二十年的習慣是很難的。

  經濟觀察報:你的職業生涯很成功,會否擔心夏普再次折戟?

  羅忠生:我認為自己的人生很圓滿,我不需要通過夏普來證明自己。我把夏普看做是一次創業,我也是創業心態,我很有激情。夏普不會成為滑鐵盧,這是另一個輝煌的起點。

(責任編輯:殷俊紅)

精彩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