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看中經經濟日報微信中經網微信

國內冷國外熱 去中國化之後比特幣價格再次暴漲

2017年11月14日 07:17   來源:科技日報   李 艷

    比特幣 瘋漲背後的危機

  比特幣在多國監管政策的變動下,價格在經歷上躥下跳的行情後,向著5萬元人民幣徑直而去。近來,關於比特幣的消息也不絕於耳。雖然11月1日開始,國內三大比特幣交易平臺全部停止交易業務,但另一邊世界最大交易所——芝加哥商品交易所(CME)卻宣佈將從2017年第四季度推出比特幣期貨,目前正等待監管審核。在芝加哥商品交易所宣佈擬上線比特幣期貨後,比特幣價格迎來一波暴漲行情。11月2日,國際已有多家比特幣交易平臺人民幣報價突破5萬元,美元價格也突破7000美元大關。

  人們一邊驚嘆著比特幣頑強的生命力和上漲速度,一邊後悔著錯過了這波暴漲神話。一冷一熱的比特幣命運究竟會怎樣?

  看不懂的比特幣 內冷外熱

  不管是比特幣投資者,還是其他對虛擬貨幣有所行動的人們,最近幾個月真心可謂備受煎熬。從2017年下半年開始,市場就不斷傳出各種風聲,這種風聲鶴唳最終比想像的來得更早,來得更狠。9月4日中國央行等七部委發佈《關於防範代幣發行融資風險公告》,ICO交易平臺被全面叫停;9月14日比特幣中國宣佈停止平臺上所有數字貨幣交易;9月30日前所有用戶即將停止虛擬貨幣交易,並將於10月31日前逐步停止所有數字資産兌人民幣的交易業務。

  急速撤退的投資平臺、各個微信群裏欲哭無淚的投資者、忙著甩賣的接盤俠成了幣圈眾生相。

  利空消息的不斷釋放讓大部分中國人都確信,別管你是比特幣還是什麼幣,反正全都完了,比特幣交易價格持續跳水正在意料之中。

  誰曾想,一個多月後形勢突然逆轉,在政策強勢打壓,中國退出比特幣市場的情況下,比特幣價格卻再次暴漲?

  曾經活躍的幣圈微信群裏不少人都在感嘆,看不懂。也有人發出了“是不是還有戲”的疑問。

  幣圈“大撤退” 國內短期沒戲

  不管國外“有戲沒戲”,國內短期內是肯定“沒戲”了。國內比特幣交易正式終結。監管部門動真格的了。

  “幣圈的人都在往海外撤,現在他們主要在海外活動了”,區塊鏈專家、北京大學新一代資訊技術研究院金融科技研究中心主任董寧告訴科技日報記者。董寧早年在IBM從事區塊鏈研究,是IBM Blockchain社區發起人,他告訴記者,隨著這些年政策的分層和形勢變化,鏈圈、幣圈逐漸涇渭分明,身在鏈圈,幣圈的風雲變幻已是看不懂。“現在他們主要在海外活動,就更看不清了。”董寧説。

  中央財經大學金融法研究所所長、中國網際網路金融創新研究院院長黃震在接受科技日報採訪時表示,最近國內主要的比特幣交易平臺確實開始把主要業務搬遷到海外。

  但是他建議大家還是要謹慎行事,他説,由於對於海外比特幣交易市場研究不夠透徹和準備不夠充分,中國的比特幣交易平臺轉戰海外還需要進行選址調研和相關問題溝通洽談,不能貿然跑出去,以免陷入不必要的困境之中。

  上漲有理由 不排除人為因素

  黃震是國內研究網際網路金融的著名專家之一,對比特幣有長時間的關注和研究。在他看來,不管是國內的冷還是國外的熱,背後都有原因。

  國內對比特幣的定位基本是僅有投資價值的虛擬貨幣,與區塊鏈是完全切割的,區塊鏈有應用價值,鼓勵發展,但比特幣徹底遭禁。但在國外,區塊鏈和數字貨幣存在不同程度的融合,官方的態度相對寬容。

  值得一提的是,最近一些年西方國家的貨幣超發讓人們對實質貨幣信心大失,讓比特幣在這幾年時間形成了相當大的市場規模和輿論影響力。黃震表示,到現在,比特幣已不是某一個國家或是少數國家禁止就能讓它消失的,它將會以一種貨幣形式繼續存在。他告訴科技日報記者,目前比特幣在日本發展比較快,已經有了不少的應用場景和支付生態,在某種程度上具備了貨幣的職能。

  資深數字貨幣研究員肖磊認為,芝加哥商品交易所上線比特幣的意義很大,因為期貨是全球都非常主流的交易品種,加入期貨市場的話,也就是被主流金融市場接納,會有更多的金融機構或者比較大的對衝資金進入比特幣市場,加快比特幣的流動。

  曾幾何時,人們堅定地認為比特幣的暴漲是因為有了中國人的加入,但是這一次在市場去中國化之後還能有如此高的漲幅,黃震認為,除了前面提到的因素,也不排除有一部分人在影響市場。

  各國有差異 命運難預測

  在數字貨幣的發展歷程中,不同國家對它們的認識一直存在差異,這些不同也在一定程度上導致了各國在比特幣政策上的差異。

  我國對數字貨幣和區塊鏈是分開的。數字貨幣的定性是虛擬貨幣,只能由央行主導數字貨幣的發行,對於民間流行的比特幣等各種代幣是嚴厲禁止的。但是,對區塊鏈的研究,政府是極為鼓勵的。

  “我認為政府採取的態度有一定的合理性”,黃震説,因為區塊鏈有更多應用,對金融行業的發展意義重大。至於比特幣以後在我國是不是就再無生機,他認為目前還不好説,“目前處在網際網路金融整治的關鍵節點,政策相對嚴厲,至於以後會不會根據形勢的變化在政策上有所調整,還不確定”。

  但是,黃震強調,在數字化變革的時代,不管是區塊鏈還是比特幣對金融的影響才剛開始,我們要以發展的眼光看待新事物,認真對待比特幣,關注它的後續發展。

  本報記者 李 艷

(責任編輯:殷俊紅)

精彩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