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看中經經濟日報微信中經網微信

解碼共用單車免押金“大數據”

2018年03月13日 00:00   來源:北京商報   

  無論情願與否,共用單車企業開始揭開押金的神秘面紗。3月12日,ofo首度披露免押金數額,目前累計已有近3000萬人免押金騎行,用戶節省押金超額過40億元。哈羅單車方面則透露即將在全國啟動免押金騎行。免押金騎行在政策、輿論和技術等綜合因素的壓力下前行,在探索搭建信用體系的大前提下,各家還有不少小心思:有的為了凸顯健康的資金鏈,有的希望借機彎道超車。

  3000萬人免押金超40億元

  在實施信用免押金一年後,ofo于3月12日宣佈已累計為近3000萬人免押金,為用戶節省押金超過40億元,這是共用單車企業首次公佈押金詳情。

  在與螞蟻金服旗下的芝麻信用達成合作後,ofo首先在上海試點信用免押金模式,成為首個推行免押金服務的共用單車企業,只要芝麻信用分值在650分及以上的用戶,無需交納押金,即可騎行ofo小黃車,目前ofo在廣州、杭州、長沙等25座城市均已實施信用免押金。 數據顯示,截至2017年底,芝麻信用已經累計為4150萬用戶免押金超過400億元。其中ofo累計為近3000萬用戶免押金,涉及超40億元。也就是説,僅ofo一家企業就佔到芝麻信用各行業免押金用戶數的七成以上,並佔到全量免押金額的10%。

  同時,ofo還與中信信用卡展開免押金騎行的合作。中信銀行針對ofo騎行客戶提供專屬借貸銀行聯名卡,聯名卡用戶可以享受ofo免99元押金服務。不過,目前ofo並未披露相關合作的具體細節。ofo創始人兼CEO戴威表示,ofo一直致力於推動全面免押金騎行活動,接下來會在更多城市大力度推廣免押金,ofo將為加速信用社會的到來做出貢獻。

  就在ofo公佈免押金數額的當天,哈羅單車也在大踏步推進免押金進程。哈羅單車相關負責人向北京商報記者透露,目前哈羅單車在App中已發起投票,投票人數滿200萬,哈羅單車就在全國啟動免押金模式,“現在投票已經滿了,所以我們會儘快啟動全國免押金”。該人士同時透露,目前哈羅單車已經進入180多個城市和160個景區,註冊用戶1億,日訂單超過1000萬,投放車輛超過500萬輛。

  相比ofo和哈羅單車,摩拜在免押金騎行上的動作較慢。公開資訊顯示,2017年5月,摩拜與中國聯通合作推出“押金沃代付”,沃信用分達到一定程度可以免押金。3個月後,摩拜宣佈,將在全國超過150個城市推出新用戶免押金試騎活動。用戶通過微信小程式註冊“摩拜單車”賬戶,可參加“免押金試騎”,每週可免押金騎行5次。有報道稱,2018年初,騰訊信用分在全國開放公測,達到一定分數的廣州用戶,可以免押金騎行摩拜單車。不過,對於目前免押金模式的進展和覆蓋人數等數據,摩拜方面始終諱莫如深。

  免押金尚未全面覆蓋

  綜合ofo、摩拜和哈羅單車公佈的資訊來看,共用單車與芝麻信用的聯動更加透明化。如果哈羅單車全國免押金活動按計劃進行,那它將是整個行業在免押金模式中推進得最廣且最徹底的一家,免押金金額將高達199億元。

  在投資哈羅單車時,螞蟻金服就表示將繼續積極推動共用單車行業的信用免押,“免押金其實就是阿裏不斷加持哈羅單車的目的。”智察大數據分析師劉大偉告訴北京商報記者,“哈羅單車算是行業的後來者,想要實現後發先至就要有奇招,大範圍免押金算是一個。”

  ofo作為首個提出免押金騎行的企業,幾乎經歷了行業所有的風華與風波,也是惟一一個後期將押金上漲一倍至199元的企業。根據ofo披露的資訊粗略計算,整體ofo用戶免押金金額超過100億元。而在與芝麻信用的合作中,ofo免押金金額超過40億元。

  另有一位不願具名的業內人士表示,“ofo在現在披露免押金其實是有小心思的,這表示ofo已經解決了資金壓力,拿到了阿裏17.7億元借款,加上氣溫回暖訂單量將上升,ofo可以在涉及資金的問題上松一口氣了,公佈免押金額算是給公眾一個交代”。

  從免押金模式上來看,ofo和哈羅單車的套路一致,都是通過與芝麻信用合作,這兩家也是阿裏在共用單車的兩大佈局,摩拜的免押金模式推進則更加神秘。“這與摩拜的投資方騰訊有不小的關係,在接受騰訊投資後,摩拜等於是切斷了與芝麻信用合作的可能,而騰訊搭建信用分體系較晚,沒有多少應用場景。”劉大偉如是説,“雖然免押金未來將成為共用單車的主流模式,覆蓋的城市數和用戶規模也將不斷上升。但是短期內仍有不小的推進空間。”

  多方倒逼企業免押

  不可否認,酷騎單車、小藍單車和小鳴單車爆發退押金問題後,ofo和摩拜作為行業代表企業也曾陷入信用危機。有報道稱,“摩拜和ofo兩家單車企業資金告急,已經開始挪用用戶押金填補缺口,挪用總金額高達60億元”,雖然上述兩家企業對此予以否認,但是押金問題仍讓共用單車行業身處陰雲。而接二連三的問題也成為推動共用單車免押金模式快速發展的直接因素,為此,政府和企業等各方力量也從多個角度加速免押金模式的推進。

  交通運輸部黨組書記楊傳堂表示,2017年8月,交通運輸部聯合多部委發佈了《關於鼓勵和規範網際網路租賃自行車發展的指導意見》,對用戶行為規範和信用管理、用戶資金和網路資訊安全監管、職責分工等內容,做出了具體制度設計,明確提出鼓勵採用免押金方式,並明確押金要專款專用,接受主管部門監管。

  “去年,部分共用單車企業因經營不善陸續停業,出現了用戶押金退還難的問題。對此,交通運輸部高度重視,會同人民銀行、銀監會等有關部門一起分析存在的問題,制定相關管理辦法,針對押金和預付金的監管辦法正在制定過程中,將按照工作程式報批後儘快發佈實施。”楊傳堂如是説。

  針對押金監管,交通部科學研究院城市交通研究中心副主任吳洪洋建議,應該要求企業在存款銀行開設專用賬戶用於存放用戶押金,不得私自挪用、轉移,用戶提出退款要求必須及時退還,確保資金安全。

  “其實最簡單的做法就是直接讓共用單車企業免押金,這樣既節省了監管環節又讓用戶徹底放心使用。”共用單車用戶楊小天向北京商報記者直言,他的想法是共用單車用戶的縮影,也是業界公認的解決押金問題最完善的解決方案。

  易觀分析師王會娥認為,共用單車的免押金模式,企業可能會面臨運營壓力及運營成本階段性上升的挑戰,但損耗峰值一定會是階段性的。免押金模式會倒逼共用單車企業運用人工智慧、物聯網等技術提高運營有效性,加快中國信用體系建設進度,而共用出行信用體系的完善,會助推共用經濟的規模化與高效化發展。北京商報記者 魏蔚

(責任編輯:韓肖)

精彩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