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看中經經濟日報微信中經網微信

阿裏和騰訊開始正面對峙 ofo會不會是下一個餓了麼?

2018年03月13日 16:32   來源:中國企業家雜誌   

  

  攝影:史小兵

  阿裏進入ofo的腳步依然踟躕,但是野心不容懷疑。在單車市場,阿裏和騰訊開始正面對峙。

  文|《中國企業家》記者 焦麗莎 編輯|翟文婷

  阿裏在ofo的話語權再次加強。

  今天早間,ofo宣佈完成E2-1輪融資8.66億美元。由阿里巴巴領投,灝峰集團、天合資本、螞蟻金服與君理資本共同跟投。

  一位接近ofo的人士透露,ofo拿到的E2輪融資金額應該不止這些,由於部分資金尚未到位,所以先宣佈了E2-1輪融資,E2-2將於近期宣佈。該消息未得到ofo官方確認。

  這是一筆股權加債權並行的融資,這樣的融資結構在網際網路公司中並不多見。

  一位ofo內部人士向《中國企業家》透露,該輪融資中包含此前ofo以動産抵押的方式換取阿裏的17.7億元借款。他沒有進一步透露,股權和債權融資的具體佔比。

  考慮到當前ofo的現狀和阿裏的態度,以及雙方都沒有對外公佈ofo的最新估值,很可能債權的佔比大於股權。

  網際網路公司中,股權融資比較常見。債權融資和股權融資的最大區別是,前者有固定期限,且通常時間較短。企業必須支付利息,到期時須償還本金。一旦公司發生巨大風險,先還債,後還股。

  通常情況下,當投資人對企業未知風險存在疑慮時,會要求使用多重手段保障自身權益。此前某阿裏關聯公司融資時,投資人要求阿裏給予擔保,同時承諾一定的投資回報比例,最終才敲定融資。

  而從融資發佈後的細節來看,ofo很快將大力進行商業化嘗試,資本市場急於看到健康的盈利模式。

  值得關注的是,除了阿裏和螞蟻金服,灝峰集團、天合資本和君理資本三家跟投機構的背景資訊很難捕捉。《中國企業家》輾轉聯繫多位投資人,並且通過相關軟體進行查詢,都未獲得三家機構的詳細資訊。包括三家投資機構與阿裏的關係,尚未可知。

  雖然,阿裏進入ofo的腳步依然踟躕,但是野心不容懷疑。在單車市場,阿裏和騰訊開始正面對峙。

  阿裏登堂入室

  阿裏進一步投資ofo,並非一蹴而就,是經過一系列博弈的結果。

  此前,一位螞蟻金服的匿名人士曾告訴《中國企業家》,“對阿裏來説,這個錢還是出得起的。阿裏接盤,關鍵是ofo想拉阿裏進來,只是滴滴得同意,那就得談條件,得談以什麼樣的價格來收,收了以後覆蓋的權益是什麼。”

  阿裏對單車有一套自己的邏輯,他們認為這個行業目前最大的問題是,一,無限量、不加控制地擴張;二,大量押金産生的風險和隱患巨大。

  上述人士稱,“ofo要得到阿裏的資金,必須免押金,有計劃、有控制的對現在的運營計劃做調整,改變粗放的模式。”

  就在今天下午,阿裏旗下另一股單車勢力Hellobike宣佈在全國實行免押金政策。阿裏對單車的野望正在逐步變成現實。

  2017年12月初,ofo早期投資人朱嘯虎在退出協議簽字。以30億美金估值,朱嘯虎將ofo的股份出售給阿里巴巴和滴滴。阿裏拿了大部分額度,包括朱嘯虎手中的董事會席位和一票否決權,滴滴只拿了一小部分額度。接手朱嘯虎的股份後,阿裏在ofo持股比例在10%左右。新的融資帶來的變化不得而知。

  在此之前,“戴威的計劃是,給阿裏2億美金額度,剩餘分別給軟銀和滴滴。”按照一位ofo投資人的説法,阿裏的2億美金去年已經到賬,但是ofo和滴滴關係惡化後,滴滴和軟銀的融資很可能夭折。

  他還透露,阿裏在ofo的股份並不高,當時阿裏希望吃下全部額度,同時要求拿掉戴威的一票否決權,稀釋滴滴的股份。

  有匿名人士稱,當時ofo希望引入阿裏的融資拿掉滴滴的控制權,把滴滴變成純財務投資人,董事會席位保留一個。滴滴內部人士的説法是,對於阿裏投資ofo,滴滴樂見其成,並且會和阿裏在動作上保持一致。

  據投資人透露,金沙江退出ofo後,在ofo董事會中,管理團隊有五個席位(戴威行使全部投票權),滴滴兩席,阿裏一席,經緯一席。其中,戴威、滴滴、阿裏、經緯都擁有一票否決權。此輪阿裏進一步投資,該格局或許已經出現變化。

  但局面不容樂觀。“滴滴控制ofo的同時,還自己做單車,他不會選擇退出。”匿名人士説,騰訊是滴滴的大股東,阿裏通過投資控制ofo也是他不願看到的結果。

  這是一場巨大的流量之爭,背後是騰訊阿裏之間的博弈。

  AT 正面對壘

  多位投資人曾向《中國企業家》表達,此前摩拜和ofo兩家公司合併之所以艱難,很大程度上在於騰訊和阿裏在其中的戰略訴求不太一樣。

  “一個業務對於A和T同時具備戰略價值的不多,(單車)的戰略價值很大。”一位投資人説。

  朱嘯虎曾算過一筆賬,“共用單車市場對標的是公交車,在中國,每天的公交車出行是3.5億次,現在兩家共用單車每天的騎行數據加在一起是5000萬次。三年後,共用單車每天至少是1億~2億次的騎行,這是很有可能的。全球來看,沒有一個交易平臺每天能有這樣的交易量。”

  2016年10月騰訊領投摩拜單車,如今是摩拜最大機構股東;2017年3月螞蟻金服領投永安行,戰略投資ofo,7月阿里巴巴投資ofo,10月永安行低碳跟哈羅單車合併,螞蟻金服投資並成為哈羅單車第一大股東。

  陰差陽錯,出現了現在的股東格局。2016年5月,ofo啟動B輪融資後,戴威就和騰訊有過接觸,但錯過了一個週末。“騰訊要在星期一開完例會來跟ofo談投資,但是前一個週四的晚上,肖敏(經緯中國合夥人)和戴威在經緯中國的辦公室提前把協議簽了。”朱嘯虎説,如果再過一個週末,整個故事就變了。

  “當時和肖敏聊得比較投緣,想法也很一致。”戴威回憶,和阿裏敲定融資也很快,只用了兩周時間。按照朱嘯虎的説法,騰訊對摩拜的支援力度很大,阿裏肯定也要投資一家。

  摩拜投資人稱,阿裏想要投資ofo的原因有兩個,一是支付寶的線下滲透率不如微信支付,要提升使用頻次就必須豐富高頻使用場景。用戶用支付寶掃碼騎車,就是極大的場景補充。其次就是芝麻信用,微信也在建立信用體系。

  線下支付場景和信用體系建設,是阿裏和騰訊共同的戰略訴求。還有投資人分析,對騰訊而言,小程式也是很大的一個戰略價值。

  2017年下半年,馬雲和馬化騰曾公開喊話。烏鎮網際網路大會期間,馬雲對媒體表示,“我們做任何的兼併、合作都要思考對行業的貢獻,不能為了壟斷、為了早點收錢而做。”

  在哈羅單車獲得螞蟻金服投資後,馬化騰則在朋友圈留言,“被當做支付的推廣工具了,可憐了其餘小股東被鎖死。”

  這個觀點得到了部分投資人認同。有投資人擔心,阿裏會把哈羅單車當做炮臺,就像現在的餓了麼。如果ofo拿了阿裏的融資,戴威很可能就是下一個張旭豪(餓了麼CEO)。

  對於阿裏來説,他不願意也不會讓此前滴滴快的合併後,騰訊掌控話語權的局面再次出現。但是,對於投資人口中的“戴威是一個內心住著猛虎,外表柔和的人”,會甘心屈服嗎?

(責任編輯:吳曉薇)

精彩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