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持人:
  各位領導,大家好,我是馬千惠,非常榮幸這次可以來到烏鎮參加世界網際網路大會,網際網路承載了世界發展的新模式,也改變著我們的生活觀念和方式,在這個環節,我們將圍繞創新驅動網路惠民的議題,我們特別請到了港澳學界的巨頭,分享他們在科技創新以及網際網路新經濟模式的重要經驗。
  首先先為大家介紹台灣地區最大的傳媒集團旺旺中時媒體集團,旗下橫跨了電視、報紙、雜誌、網路媒體,我自己身為其中的一份子,感受更深的是傳統媒體如何在網際網路的時代之下有所轉型與創新。這一部分我們特別有請旺旺中時媒體集團總裁蔡紹中先生跟大家分享,有請蔡紹中總裁。
    [11-17 17:24]

蔡紹中:
  尊敬的各位領導,在座的各位貴賓、各位女士、各位先生,大家下午好。非常榮幸可以在海峽兩岸暨香港澳門網際網路論壇和大家分享一些心得。這個場合比較特別,因為大家認為媒體是和網際網路最接近的行業,但是媒體是受到網際網路崛起衝擊最大的産業之一,傳統媒體因為網際網路的崛起是被影響非常大的,有幾點我想跟大家分享一下。
  第一,如果你記得十幾年前,你問我説你是做什麼的,你會説我是做報紙的,我是做電視臺的,你不會説我是做內容的。因為過去我們在做新聞做媒體的時候,拿內容加媒介,比如報紙也好、電視臺也好放在一起説我是做傳媒的。現在做媒體的感覺就是做內容,網際網路這個平臺取代了過去的媒介,但是消費者似乎又不願意為軟性的內容支付費用,所以説內容變成了一個大眾商品,他沒有直接的價值,它只有投入網際網路的平臺,大量的吸取流量,吸取眼球,你才有辦法能夠變現,這個對傳統媒體來講影響是非常大的,這個是我們傳統媒體非常不習慣的。
  第二,因為媒介的進入門檻降低了,任何人都可以是一個媒體,都可以創造自己的內容,所以説選擇變多了,消費者可以自己決定要什麼不要什麼。對傳統媒體來講,我告訴你這個新聞最重要、這個新聞不重要排後面,這個模式和新的互動對我們來講都是一個新的契機。
  過去的傳統産業包括媒體也是要做轉型的,其實我們現在看到的許多媒體的轉型,大部分是通過繼續做傳統媒體,再拿一些其他資源做投資,創造回報來補貼我們的傳統媒體,這不是真正的轉型。真正的轉型我認為應該是以網際網路的思維,從網際網路重新出發來做媒體經營。昨天晚上我在跟一個老師討論、向他學習,他跟我分享了很多,我本來今天的分享是一個相對悲觀、陰暗,對傳媒産業非常不樂觀的分享,但是這個老師給了我很多想法,很多見解,他告訴我説你還是有未來的,但是未來在哪兒?他沒有給我答案,他只是給了我方向。
  説到今天的主題,創新驅動、網路惠民,傳媒這個行業在網際網路時代真的惠民了嗎?你可以看到現在社會兩極化的現象越來越嚴重,你可以看到在網際網路上面的資訊真真假假的散播,尤其是虛假訊息的散播效應其實是更大的,這樣的一個現象真的惠民嗎?在這邊我很慶倖的告訴大家,從正面的角度來看,這是一個好問題。為什麼?因為過去在沒有網際網路的時代,我們根本沒有看到這個社會真實現象的存在,但這個現象早就存在了,只不過沒有網際網路的時候沒有體現出來,有了網際網路以後你可以真正的看到問題,這些問題全部都是過程,怎麼樣真正面對這些問題,我們要找出解法,作為一個媒體能夠做什麼,這才是我們真正需要思考的東西。
  媒體的責任和義務,作為一個企業經營來講,能夠持續經營是我們最基本的要求,除了這個之外,作為媒體可能還要負擔促進社會進步往前走的社會責任。在這邊我分享幾個例子,是我最近接觸到的幾個媒體,我覺得都是非常好的要學習的對象。從企業持續經營的角度來講,上海的東方網,他們除了做網路媒體之外,也開始做線下的社區服務,他們創造除了透過流量來吸取眼球變現的廣告收入之外,開始做惠民的、直接接觸群眾的社區服務,這是我過去沒有想像過的東西。另外是鳳凰網,鳳凰網是在傳統媒體中、在整個網際網路浪潮中脫穎而出的佼佼者傳媒之一。現在的鳳凰衛視也走入了金融領域,他們有一個鳳凰金融,通過鳳凰網原有的客戶,借鑒一個金融平臺,來推薦金融商品給網路上的閱讀者。
  你們會發現他們在賣的東西不是只有賣內容,通過網際網路的媒介,除了內容之外,他們還在賣他們的品牌、公信力、影響力,這才是傳統媒體所擁有的東西,而新媒體是需要重新開始建立的,這一點恰恰是我們要把握的。
  從社會責任來講,旺旺中時媒體集團在上海做了一個孝星獎的活動,我們作為傳統媒體,怎麼樣在現在網際網路這麼大的聲量和雜音的浪潮裏宣揚傳統的價值觀、宣揚中華文化,我們做這個孝星獎主要是針對孝順,這是國外不一定有的東西,中文有孝順,英文還沒有,這個是我們希望外國人看了之後慢慢來學習的,這些文化都是媒體應該發力和推廣的,是傳統媒體能夠做也必須要持續做的。
  網際網路是一個平臺,我們要真正地擁抱它們,只有擁抱了,傳統媒體才有希望。我分享四句話和大家共勉,作為傳統媒體,我們相信自由思考的價值是不會變的,我們也相信傳統媒體需要做的事情就是創造主流理想的價值,這非常重要。我們對求真求實新聞價值的堅持是不會改變的,創意創作好的內容的價值在任何的時代也會是永遠存在的,謝謝大家。
    [11-17 17:26]

主持人:    非常感謝蔡總讓我們看到媒體的曙光,我相信在網際網路快速發展的過程中,全世界低頭族越來越多了,就是看手機,走到哪兒看到哪兒,很多人可能要看文章、看視頻,包括我自己每天都要看電視劇,我都會用愛奇藝。所以接下來我們要有請愛奇藝首席執行官龔宇先生,他會告訴我們“當網路視頻遇到娛樂”,歡迎。  [11-17 17:28]

龔宇:
  各位來賓,大家好。
  當網路視頻遇到娛樂,就是娛樂生活,説到娛樂生活,講網際網路之前我更多地想講科技。我知道娛樂行業可能更多人是學影視和文科專業的,但是現在網際網路行業絕大部分人是理工科,包括我自己也是學控制、製造業的。但是為什麼現在做了文娛行業呢?是因為有了網際網路,因為有了技術的變化和創新,讓我們這個世界發生了很大的變化,特別是網際網路給了我們很多彎道超車的機會,雖然很多彎道超車的概念可能並不一樣,但是我們相信科技對這個社會的影響是巨大的。
  我們簡單回顧一下,人類最早的時候為了自己基本的生存條件,無論是多吃點肉,還是防止被別人的種族滅殺或者是自己想擴大一點地盤,都需要武器,最早是冷兵器,後來有了熱兵器,最早的冷兵器是考古的時候在人類的骨骼裏面發現了箭頭,後來發現的火槍是中國人發明的,這些都是人的基本生存,保護自己和擴大自己的領地,以獲取更多的資源,這是第一步,也算是科技的發展,雖然很殘酷。
  第二步,人覺得力量不夠強大,搬石頭很累,建房子、建教堂、建民居很累,所以需要機械,最早的機械需要獸力,發現牛、馬都要吃東西,而且它的力量也有限,所以後來發明瞭蒸汽機、內燃機、電機,效率越來越高,力量越來越大,污染越來越小,對人的貢獻也越來越大,這時人的力量加強了。但是人的力量加強了你能幹什麼?比如説一個挖掘機一鏟子挖50噸的鐵礦石,你一鏟子挖500噸的鐵礦石有意義嗎?就沒有意義了,它會引起道路需要改造、交通車輛需要改造等等新的問題,它並不是高效率的,所以力量的增加是有限度的。
  那麼我們人類還欠缺什麼呢?智力。所以就有了電腦,電腦的歷史並不長,中型、大型的電腦,70多年前是軍方開始使用的,後來覺得大型機個人沒法用,大型機之外又有了個人電腦,個人電腦才有30年的歷史,一台電腦無論是大型、中型還是小型的覺得都不夠,所以就把他們串起來進行計算,就有了現在的公眾網際網路,正是電腦的網際網路讓我們的生活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我們的一個話題是網際網路,另外一個話題是和娛樂影視相關的。我們再看娛樂影視,一百多年前有了電影技術,我們每個人在心目中都有自己愛看的電影,甚至每個人都有至少一部電影對自己的一生産生重要影響,這種影響誕生的源泉是什麼?是電影技術的發明,有了電影技術,二十年以後才有商業電影,才形成了一個産業。九十多年前有了電視機技術才有了電視産業,同樣,因為有了網際網路,有了網際網路視頻,我們才可以把原來影視行業的內容平移到網際網路上,讓大家看到的效率更高。另一方面因為有了網際網路視頻技術,在網際網路視頻上才有的文藝作品形態,肯定相對以前的文藝作品形態來講對人的體驗會更好,對人的整體的影響會更大。這種新的文藝作品的形態也許我們現在叫不出名字,也許是大家現在非常看好的VR的相關作品形態。
  回顧網路視頻發展的歷史,科技影響到什麼程度?十幾年前PC開始應用網路視頻,特別是應用在娛樂方面,原來電視行業看視頻是順序播出,八點看一部電視劇,電視臺播出的時候一定是八點坐在電視機前,但是PC機,我可以用VOD的方式,也就是點播的方式,這樣我們就把時間解放了,實現了個性化的需求,這是最基本的最具有要點的第一個解放,實現了一部分的個性。
  移動視頻是2011年開始的,這時候的視頻解決了什麼呢?除了時間以外又解決了空間,因為我不願意坐在一個筆記型電腦面前看視頻了,我可以拿著手機或者是平板電腦隨意地看,這個隨意地看不僅是時間空間的解放,而是一個綜合成本特別是對金錢的解放。2011年我們用手機看視頻需要什麼?當時是郭總為蘋果製造的蘋果3,七千多塊錢一台,現在看那種手機的視頻連電視劇1080P都不是,就是一個普通的標清,但是我現在有兩台手機,這個也是郭總製造的,蘋果7,它比HD解析度還高一些,另一個是小米最高端的手機,這些都是現在市場上最高檔的手機,一個是蘋果系統,一個是安卓系統。再低要求的三百塊錢的山寨手機也可以看HD的高清視頻。五年前的七千塊錢到現在的三百塊錢,品質更高,但是我們花的代價更高,會讓這個世界發現獲得視頻這麼一個大眾化文藝作品形態成本更低,會讓它獲得資訊更公平更平等,有錢人沒錢人大家享受的是同樣一種文化的回報,這就是科技為我們這個社會帶來的一個巨大的變化。
  那麼未來是什麼呢?現在,我們可能家庭的娛樂又重回到電視,我們都知道電視的開機率在下降,很少有人看電視了,特別是在一、二線的大城市,但是因為原來的電視是順序播出的,現在的電視是智慧電視,就像手機看視頻一樣,這個電視機是連上網的,它裏面有CPU,連上雲端,看視頻一樣方便,所以家庭又變成了大家在一起看視頻,這就是智慧電視。那麼未來是什麼呢?VR,虛擬現實,虛擬現實會産生一個巨大的變化,不再是把影視行業的內容平移到網際網路,而是要真的誕生一個新的文藝作品形態,雖然我還不知道這種文藝作品形態叫什麼,因為它真的是有一個或者是多個感測器把人的眼球、位置、姿態告訴了機器,你就看回頭的影像,往上就是看上面的影像,而且我的視角還可以在空中沒有限度的去跑,這就是VR實現的東西,但是具體的是什麼形態,我們現在的想像力還有限,大家可以帶一些頭盔或者是一些VR設備感受一下,然後才有更大的空間去想像,真正的實現了人和機器的互動交互。同樣,因為這種交互能實現人個體和個體之間、個體和群體之間的結合。也許五年後,我們再開這個會,大家每一個人的身體就不用來到這個會場,每個人帶上頭盔看到的景象和現在是一模一樣的,這就是實現個體和個體、個體和群體之間的互動和結合,這些都是科技創新帶來的變化。
  過去電視是連接人和視頻的資訊,我拿著終端把人連接起來,未來是什麼?未來是連接了人和資訊之外還連接了人和視頻相關的服務,這些服務有哪些?畫一顆樹來代表,技術是樹榦,樹葉是視頻,這些大蘋果是什麼?是跟視頻相關的服務,比如説我看了這一部電影,它的同名小説我去閱讀看,我看了一部電視劇,它的同名的漫畫是什麼,我去看漫畫,然後我看這一部電視劇裏有同款包和口紅就去商場,看了這一部電視劇或者動畫片,我想玩它的同名遊戲,那麼就去遊戲、手遊、頁游去玩等等,你會發現因為有了內容IP,把內容和內容相關的服務聯繫在一起。這句話更大的想像是什麼?也就是你看好萊塢公司的結果,迪士尼有電視、電影,發現電影裏面授權的商品在它的迪士尼商店裏面隨時可以買到或者是在一般的商店裏面文具和玩具都可以買到,那麼它想玩的時候用它的主題公園去享受它線下的遊樂,但是因為有了網際網路創新,我們不需要線上下走過迪士尼幾十年的路,我們線上上就可以模擬實現。看了這部劇好玩的時候我玩他的手遊就行了,這個就是網際網路創新帶來我們彎道超車的機會。
  昨天剛公佈了他們的財報,500多億美金的收入,將近100億美金的利潤,對於我們中國的公司來講,要實現這麼大規模的一個企業,要再走人家幾十年的路太漫長了,也許通過網際網路的創新,我們用三十年甚至二十年的時間就能實現這個理想,這就是我的主題,也就是技術創新讓我們這個世界更加美好,更加快樂。謝謝各位。  [11-17 17:29]

主持人:    感謝龔宇先生,感謝愛奇藝,讓我們對視頻娛樂的未來充滿了更多更美好更奇妙的想像。我們看到網際網路的飛速發展可以讓你我的生活更加多彩多姿,但是同時我們也越來越感到焦慮,擔心會不會跟不上,擔心會不會漏了什麼,但是沒有關係,就是因為網際網路同時可以為你我的健康生活創造便利條件。所以接下來我們特別有請香港科技園公司董事會主席 羅范椒芬女士為我們介紹網際網路+創新的社會意義:香港公共醫療系統的發展。掌聲有請。
     [11-17 17:31]

羅范椒芬:   各位嘉賓,今天從九點到現在大家都聽了很多的資訊,所以我希望精簡,我今天很高興能有機會向大家介紹一下香港在推動網際網路+醫療服務的情況和對未來的展望。
   9月份的時候,彭博社公佈了2015年全球最有效率的一個醫療系統就是香港,香港有44家公立醫院,承載了95%的住院醫療服務,70%的門診服務是私營機構承擔的,可是65歲以上的人佔了每年一半以上的病床,平均住院日數是14.2天,所以面對一個急劇老齡化的社會,其實我們的醫療系統也面對著非常非常大的壓力。
   特區政府的政策是鼓勵安居養老,網際網路+科技創新,為落實這個政策提供了有力的支撐,可以為病人提供更方便、更及時、更有針對性的服務,也可以緩和政府的醫療開支。香港電訊的政府網路,剛才我們同事已經非常詳細的介紹了,我就不再重復講太多。我要重點説的就是香港目前平均的網速是全球第三位,手提裝置的滲透率達到227%,為發展網際網路醫療提供了非常堅實的支撐。香港的醫療技術也受到了國際社會的高度評價,香港醫院管理局的臨床管理諮詢系統積累了二十多年的病人記錄。通過大數據的分析,現在已經可以識別高風險的病人,與他們的家人和護理人員合作,利用遠端的監測儀器去預警防病,減少病人重復進入醫院的次數。香港的衛生署也開展了遠端服務,為住院的精神病患者提供診治,免去了把患者送到診所的不方便。下一個階段衛生署也會把這個遠端醫療推廣到皮膚病和其他憑視覺和問診的一些專科。
   二十年前一個志願團體在香港成立了家居平安協會,為獨居老人提供了平安鐘,只要一按這個鐘就可以召喚到中心尋求幫助。目前中心的用戶以後達到了20多萬,也積累了大量的醫療數據。今年香港通過了法律成立一鍵通,這是全港性的大型電子健康記錄的數據庫,綜合了公私營醫院和診所的記錄,加強了護理服務的連貫性,減少重復檢測,對病人來説它更方法,對醫療也更準確,對醫護人員也更方便,對社會可以降低醫療的開支。
   展望未來,我們希望建立一個無名化的健康數據庫,把公私營醫院、診所、健康院、安老院、家居平安協會甚至個人穿戴的健康裝備所産生的資訊都連在一起,這樣可以更全面準確的掌握香港居民的健康狀況,結合了人工智慧,今天很多演講者都覺得下一波的科技創新就是人工智慧,要是能結合人工智慧技術,加上基因排序,現在的費用也是越來越低,有了基因特性和人工智慧的技術,數據庫可以更快更精準的提供個人化的治療,也有助新藥的開發。我們也希望將來這個數據庫建成以後可以向科技界開放,推動網際網路+醫療的産業。剛才聽了丁總説他只要幾百塊錢就可以有一個裝備,能夠測試你發病的幾率,我希望將來有機會跟丁總溝通一下,因為我們現在也是希望通過大數據來幫助疾病的預防。要建立一個這麼全面的健康資料庫,它需要一個長期的過程,需要逐步的建立,這個數據是要處理好數據的管理、數據的安全和私營保障等等一系列的問題。
   香港科技園公司本身是一個培育科技企業的基地,我們本身不做研究,可是我們提供一個平臺,鼓勵産學研的合作,也孵化初創企業,提供一系列的服務,包括融資、宣傳、産品設計和市場推廣等等。推動智慧醫療産業也是我們的重點工作之一,包括了家居安全護理裝置、醫療用具和監測裝備、可穿戴用品和大數據的分析技術等等,在PPT上大家可以看到在括弧裏面的一些英文,這些都是在我們科技園裏面公司的名稱。目前有630家公司在我們園區,其中250家是初創公司,他們有來自海外、內地和香港本地的公司,聚集了各地的智慧,共同為大家打造更健康、更美好的生活,就像習主席説的,我們希望網際網路是能夠造福人類的。
   謝謝大家。
    [11-17 17:32]

主持人:    特別感謝羅范椒芬主席,帶我們了解網際網路+醫療的展望。説到現代人生活,確確實實都離不開網路,以我自己來説,我一到烏鎮做的第一件事情不是關心我的住宿還是其他,而是先看WIFI密碼,很顯然,網際網路包辦了衣食住行、娛樂,房天下董事長莫天全就説你一定要知道關於網際網路“家”的革命已經展開了。有請莫天全董事長。  [11-17 17:33]

莫天全:
  各位嘉賓,很高興有這個機會來交流我們房天下在網際網路和房地産兩塊的結合。房天下前身是叫搜房網,我們已經有17年的歷史,6年以前在紐交所上市,曾經是世界上最大的房地産網際網路企業。
  下面我想跟大家交流一下我們現在怎麼進行網際網路和房地産的結合,網際網路和房地産現在是我們目前國內兩個最大的熱點。房地産的難題是我們面對的標的的價值是比較高的,對我們個人來説是大宗交易,而且是非標産品,過程當中很複雜,所以我們怎麼用網際網路的方面來解決房地産問題的挑戰是很大的。但是我們從17年之前,搜房網當初成立開始,我們就在推動網際網路和房地産的結合。
  我們知道房地産領域開發是最早的階段,現在我們已經可以用網際網路的大數據來指導開發,在什麼地方選擇,選擇什麼價格,所以網際網路已經介入了開發環節。更主要的是在買賣房屋環節,這個也是我們網際網路在房地産行業中最大的用處。我們再看數據,現在很多人談到大數據,網際網路離開了數據其實也沒有更多好談的,那麼我們房天下的數據呢?現在已經是三端了,很多年以前只有PC端,現在是PC端、APP端、WEB端,這三端是我們和用戶主要的接觸方式,而且移動端包括APP和WEB端已經遠遠超過了PC端的用戶。我們現在的裝機量已經超過了1.5億,每個月三端加起來的流量已經超過了1.2億獨立訪問量,每天有6萬條,每分鐘有41個人來預約開戶買房子。
  樓盤的數據庫是我們的基礎,因為大家上網主要是看樓盤,我們有了16年多的積累,在全國400多個城市,實際上現在已經是到了600多個城市,覆蓋了幾乎所有新房的社區,包括還有越來越多的二手房的社區加入到我們的數據庫當中,涵蓋的總量也就是在賣房源的總量已經是700多萬套,對我們的購房者提供了各種各樣的房源。
  網際網路的好處是什麼呢?我們可以讓這個資訊真實、透明、及時、完整,這是我們一直想打造的一種狀態,或者説對這個産業的改變。大家知道房地産業是一個很複雜的過程,特別是二手房交易,它有構造、房價不透明等各種各樣的貓膩,所以我們從兩年以前進入到二手的交易環節,就試圖讓這個産業更加的透明,而透明的基本點就是它的數據。數據不僅僅是對我們常規的網際網路的交易很有幫助,實際上對我們的政策層面的調控幫助也很大。最近大家知道上半年我們國內的房地産特別火,火的有一點不正常,9月30日政府下了很大的調控力度,所以現在調控又成了我們一個特別大的熱點,實際上我們的網站和數據對政府調控政策的影響就有很大的支援,然後對於評價調控的效果也是非常直接的。
  我們看大數據在房地産方面的內容,在北京可以通過大數據看一看大家對哪一個區塊,哪一個小區,哪一個社區的房子是最感興趣的,而且還有什麼時候他來訪問的,什麼時候有時間在網上了解社區的情況。我舉一個小例子,對於移動訪問量,也就是APP端和WEB端,二手房訪問高峰是在晚上十點左右。我們買房賣房都可以實現網上的定制,比如説買房,我們怎麼樣把房子和買房的人對接起來。賣房的時候也是一樣,我們怎麼樣能夠把買賣雙方實時連接起來,從它的估價開始一直到過程當中的交流,租房也是類似。
  金融,我們網際網路很大的特點,就是不僅僅能把單向任務完成,而且互聯互通可以把閉環系統完成,不管你是找這個新房,你在買賣新房的過程當中,你需要金融支援,我們也可以很快的給你解決,最後你買了房子,如果要裝飾裝修也會在這個閉環系統裏面,這樣的話從這裡剛開始找資訊一直到住進去,整個閉環系統的建設,效率都提高到了一個高度,讓整個成本減了下來。
  最近我們有一個做法就是開戶買房或者是開戶賣房,大家知道我們很早以前去銀行存錢要開戶,現在在房天下,在我們搜房網房天下的整個運營過程當中,在我們推動交易的改變當中,如果你買房之前是購房者的話,你給我們開戶,開戶以後我們根據這個帳戶把買賣雙方連接起來,包括中間人也可以在裏面起到一個相當高效的推動作用。如果你要賣房也是一樣,你房子要賣,你可以通過一個帳戶和我們結合起來,你可以很快找到購房者,所以在這個過程當中,通過這種開戶買房、開戶賣房的做法,我們能夠做到讓資訊透明、及時和完整,讓我們在整個交易過程當中比較透明,透明可以帶來高效,透明也可以讓我們現在一些不好的做法得到去除。所以説我們通過開戶買房、開戶賣房,一是可以達到資訊流比較順暢,二是可以實現及時的資訊交流和溝通交流,三是還可以做到支付,你要支付的時候也可以通過這個帳戶來實現支付,當然你買完賣完以後,所有的檔案系統也還在這個帳戶裏面,不管五年、八年以後,自己都忘了,合同都找不到了,你回到房天下的帳戶,是能夠找得到你的合同,這樣就是我們實現網際網路對房地産交易過程的一個革命和變革。
  其他我就不多説了,VR我們用的很多,不僅是VR,還有航拍,對於不管是新房的社區也好還是二手房的社區也好,這個航拍的圖片不僅僅是小區內部或者是房子內部,包括連小區外部的環境都會實現足不出戶就可以身臨其境看房的效果。今天我們很多科技界的同行談到了AI的問題,這些問題實際上在我們房屋買賣過程中的應用也已經開始了。我們房地産好像是一個傳統古老的行業,但是實際上跟我們現在的科技是非常緊密的結合。視頻,這個就不用説了。互動,通過我們的平臺和帳戶,都可以讓我們的互動能夠及時順暢地推動起來。
  總的目的,大數據是我們非常先進的行業,房地産是一個傳統古老的行業,怎麼樣把這兩方結合起來,推動這個行業的發展,這是我們房天下的責任。我們也希望在我們推動網際網路化的過程中,能夠讓我們房地産的仲介行業和開發行業都能得到提升,讓我們這個行業能夠得到尊重。謝謝。  [11-17 17:34]

主持人:    謝謝莫董。聽了前面幾位嘉賓的精彩演講和見解之後,我們確實感受到了網際網路可以縮短人與人之間的距離,所以接下來的互動環節我們就要圍繞新通道心聯接這個話題,大家一起來思考一下港澳的聯通交流,民心相通。
   首先歡迎中天電視臺文茜世界週報主持人陳文茜,澳門日報社社長陸波,復旦大學中國研究院院長張維為教授。我們在討論之前我想我們也是迫不及待的想知道各位對於前面一段時間專家學者的討論和見解。我們想先請三位各抒己見,闡述一下自身的觀點,我剛才講到了跨界的概念被打破了,所以我首先要先邀請到跨界才女陳文茜跟我們分享。  [11-17 17:38]

陳文茜:
  謝謝馬千惠和兩位貴賓。前面我們都聽到了,郭臺銘談到硬體和軟體的結合,到底是硬比較重要還是軟比較重要,然後丁磊談到了豬,雖然他最後最成功的是遊戲軟體,而在剛才的談話裏面都提到了一個詞,也就是人工智慧。如果要談到人工智慧的話,我必須要説,其實注意到這個方向的國家在全世界排第一的是美國,排第二的是新加坡,南韓雖然注意到了,但是南韓新上臺的總統沒有處理好,而德國注意到了,提出了工業4.0,德國會有工業4.0的原因在於它本來工業就很強,所以他的思考就是朝國內的優勢方向來發展。
  剛才的問題是來源於大會的主題,每個人都在説網際網路的好話,比如説賣房子,正確的估算和大數據都是一件很重要的大事,可是網際網路就像馬千惠所説的,它離不開我們的生活,如果人類走到人工智慧的階段,有一些國家沒有注意到人工智慧的趨勢,你可以想像一下,上一波工業革命最重要的事情就是電腦的出現,如果你不會用電腦,就會被淘汰,比如我就是其中之一,但還好我沒有被淘汰。現在有了移動電腦,但是如果一個國家不會用電腦,那麼這個國家在今後就一定會被淘汰。
  第二個,十九世紀末的工業革命也就是電力發明那一波,比機器的發明對世界衝擊更大。雖然中國曾經創造了世界經濟增長率的奇跡,但曾經有一個國家是以每年25%的速度成長的,那就是英國。説這些話的意思是什麼呢?當每個人都談網際網路很重要,指的是現在進行時,而我現在説的是未來的人工智慧。人工智慧分好幾個部分,包括大數據、感應器、機械業的全面改變,和各種大數據的運算。各種創意的思考不再是像今天這樣簡單的分享,而是整個發展過程中,世界範圍內勞動力的重組改變。
  我們現在看到全球的趨勢,包括特朗普先生當選,他主張貿易保護主義,他説了些什麼話呢?他説中國人偷走了美國人的工作。但其實是科技偷走了美國人的工作。按照所有的估計,只有科技工作在美國是因為産業外移,大多數的工作都是被自動化取代,佔了70%左右。所以説這是誰的責任?如果美國工會領袖跟美國的教育體系在1970年,在它的工廠開始外移,在它的勞工還沒有競爭力的時候,願意對這些勞工進行盡心盡責的教育,讓他們看到未來的競爭力是什麼;他們的工會不是要求增加工資,減少工時,而是像德國的工人一樣要求延長工時,進行在職培訓,會是什麼樣的情況。我認為,美國在1980年代的敵人是日本,到1990年初時的敵人是亞洲四小龍,而美國認為他們現在的敵人是中國,但其實,美國真正的敵人就是他自己。他可以實行貿易保護主義,然後把所有的問題怪到別的國家去。可是,當人工智慧全面發展起來的時候,那些勞工有什麼工作呢?所以我現在想説一個話題,2020年我相信問題不在網際網路,而是在人工智慧的製造。在人工智慧製造方面,如果國家不扮演角色,工會的領導者不扮演角色,公司不扮演角色,讓你既有的勞工進行再教育,我們會看到的可能是大多數人被拋在最新的領域之外。
  我每年都會到美國的麻省理工學院。麻省理工學院裏有很多機器人,它的大數據結合了基因的檢測。他們還有生物科技,而且已經進入了很多領域。從2008年金融海嘯以後,每個社會和經濟體,以及每個國家都在考慮,考慮的議題都是高房價、貧富差距,每個人給出的答案都不一樣,但這個現象是普遍的,而金融海嘯其實反應的就是由於電腦科技的改變所帶來的産業改變,他讓某些人沒有工作,某一些人有工作。比如説蘋果手機在中國有70萬勞工的工作,但是它只拿1%的利潤,而美國拿走了66.6%,日本人拿走了7.7%等等,這就是國際真正的經濟格局。在這個狀況裏,美國還是不滿意,還要靠謊言説是中國人偷走了美國人的工作,因為蘋果在美國創造了5600個人的工作,説出這句話的人是經濟學家,是哈佛培育出來的。這件事最終在網際網路裏創造了這樣的紀錄,最後影響了美國政治。他告訴挖煤的煤礦工説,你們會沒有工作,因為十年前有600多個礦坑,現在只剩下100多個礦坑,為什麼?因為克林頓批准中國加入了WTO,中國人把他們的煤礦賣到了美國,這根本是一個很大的謊言,但他用很簡單的方法在網際網路裏達到了謊言政治的效果,其實中國本身根本沒有因為煤炭而沾光,中國本身煤炭就下跌了80%左右。所以我們要離開謊言政客的獲利,離開我們所談的其他議題。如果我們要談的是社會和社會之間面臨的新科技衝擊的話,我必須要説,只有當大家看到下一步還有一個人工智慧的浪潮要來,如果你不去重新讓可能被淘汰的人進行再教育的話,那麼這個浪潮會把更多的人淘汰。科技一直在進步,可是我們處理問題的能力並沒有進步,而我們替罪羊的遊戲從十九世紀、二十世紀都沒有改變過。謝謝。
    [11-17 19:42]

主持人:    好的,我們的未來,我們的下一步就是人工智慧,但是我們現在就處在網際網路中,尤其是我們現在的傳統媒體非常的焦慮,尤其是新媒體的浪潮之下風起雲湧,傳統紙媒要怎麼做呢?我知道澳門日報社也一直有新的做法,社長。  [11-17 19:44]

陸波:  我想説一下我們現在新的做法,因為我們的情況比較特殊,大家知道澳門面積很小,30多平方公里,人口60多萬,但是我們每天出版的報紙都有10份。盧森堡政府有一個政策,就是由政府資助盧森堡的媒體,讓他們有一個健康安全的空間生存,所以澳門政府也有這個政策,也就是在適當的條件下支援澳門的媒體在澳門生存。你要是生存你怎麼改變現在的面貌呢?我本來是紙媒,躺在床上,舒舒服服的,現在你讓我起床去跑,怎麼跑呢?這個是很難適應的。所以我現在就在想,你要讓紙媒進網,怎麼進?網媒本身是一個新的發展,他是一個新的模式,也就是要依附於網路,但是它的機體機理和平面媒體完全是兩回事。我們現在要思考網媒融合,怎麼樣把平媒變成網媒就有了一個誤區。什麼誤區呢?就是總是要把平面媒體的機理往網媒的瓶子裏面放,怎麼放得進去呢?根本不可能。
  有這麼一個《大英百科全書》的例子。最初它是免費讓讀者去看的,後來因為它太擁擠了就開始收費。收費之後呢?有一個人發覺你收費,我就弄一個不收費的,然後把你的客戶群搶過來。但因為它是學人家,他沒有《大英百科全書》那種市場環境,他失敗了;但是後來他變了,就在《大英百科全書》的基礎上演變出來了維基百科。有一位老藝術説:學我者生,似我者死,就是説你模擬我的畫,你永遠沒有出路,但是你學我的方式,在我的方式上進行昇華,那麼你就有出路了。所以我們現在就是怎麼樣在網媒的基礎上,把它變的更好,變成另外一個東西,那麼我就不會受到網媒的束縛。
  一個碳原子經過一個組合可以變成鉛筆的石墨,但是經過另外組合的時候會變成堅硬和明亮的鑽石,所以我希望平面媒體在變化和轉型的時候都會變成鑽石。
    [11-17 19:45]

主持人:    網際網路確實衝擊到了每個人,衝擊到了各行各業,可是我在這裡要説,網際網路確確實實是一個嶄新的機會!對於中華文化走向世界來説,有可能就是因為網際網路所以超越美國而取得領先,張教授。  [11-17 19:46]

張維為:  您的問題真的很有意思。因為“雙十一”那天我正好在英國牛津大學談中國模式,我就舉了“雙十一”的例子。他們問我中國網際網路管理模式,他們有很多置疑,我説你看今天的“雙十一”,1200億人民幣,這是一個什麼概念?這是一個超過印度一年電子商務交易額的數字,一家公司在一天內超過了它一年的額度,這是民本主義,也就是一切都是為了使老百姓的方方面面得到改善,網際網路的目的就是為了使人民生活的更好。它反映出了整個國家的治理也是從這個模式去發展的。所以表面看阿里巴巴是1200億人民幣的交易額,它背後則是中國整個基礎設施的建立,整個世界最大的中産階級的形成,最大的住房自有率的形成,世界最大的遊客輸出國,最大的製造業,成體系成産業鏈的形成,這一切才有了高度的網際網路進步。
  我是學政治學的,我跟英國人説,你們要當心,你們在世界到處推動顏色革命,把網際網路變成一個推動顏色革命的工具,到處以資訊自由、網際網路自由、網路空間自由的名義去推動。但是我要説,你們應該管好自己的事情。英國現在出了大問題,做了愚蠢的事——公投脫歐,怎麼能脫歐呢?美國也是,選出了一個特朗普,這是誰都沒有想到的。投特朗普票的人不看紐約時報,不看BBC,他看的是新社交媒體,這就不一樣了。所以我説你們要當心,今天你們叫大不列顛,十年之後你們還存在嗎?再公投下去,蘇格蘭也要獨立,愛爾蘭也要獨立。公投的方式是最愚蠢的,最後造成了國家分裂。所以説,網際網路帶來了很多顛覆性情況的發展和變化,甚至顛覆了西方自己的秩序,而他們很多人自己都沒有看懂。
  當年,中國人發明印刷術傳到歐洲之後,在中國普及的是中國文化,推動中國文化的發展,而在歐洲帶來的是宗教革命和宗教戰爭。現在發展了網際網路,我們中國真的是趨利避害,我沒有説這個模式非常好,我們也有我們的問題,但是這個模式是自成一體,形成世界上最大的網路群體,然後形成了最大的電子商務。
    [11-17 19:46]

主持人:    我們談了政治和經濟,接下來聊一聊網際網路+藝術,網際網路+文化,我們今天來到了古色古香的古鎮烏鎮,我想問一下在座的三位對這方面是不是有更好的期許呢?  [11-17 19:47]

陳文茜:  謝謝。剛才陸社長特別説到了《大英百科全書》,我自己主持《文茜世界週報》。我是老一輩的閱讀型的人。我們的記者去報道美國的紐約中央公園,他寫出紐約中央公園的設計者的名字,可是他居然説這位設計者是一個建築師,我一看到稿子就跟他説,你一定是抄的維基百科,因為這位設計者其實是一個水彩界的畫家。這在當時的美國建築界是一個很大的衝擊,為什麼得獎的是一個水彩界畫家。我們這一代人不上網查資料,但我們的記者卻會上網查維基。
  維基在台灣發生了什麼事呢?比如説我個人的簡歷,或者是一些有政治傾向的人,我們的簡歷就是垃圾,而有一些人則是聖人,因為他們完全被個別有強烈政黨意識的人控制。我聽説當時台北市市長動用了他們辦公室所有的緊急聯絡人,讓所有人一起改他的維基百科,因為被改得太厲害,改了十天,最後他投降了。
  我覺得,不管你是上臉書還是上新的載體,這不是傳統跟社交媒體的差別。它的差別是哪兒呢?實際上是態度。我認為沒有新舊媒體的差別,我認為只有態度的差別,什麼差別呢?如果我現在使用推特,我的目的不是散佈謠言,我是想讓那些喜歡使用社交媒體的人能知道人工智慧時代的來臨。告訴他們時代是如此的改變,如果你不趕快學習新的知識和新的技能,你就會變成你現在在抱怨的失敗者。
  這無關新和舊,如同我們剛才所説的,資訊放在不同載體,可能會有不一樣的偏好,比如我把人工智慧的報道放在電視上,電視的觀眾偏向於想要知道特朗普當選之後華爾街到底會發生什麼事情,人民幣會發生什麼樣的狀況,是不是世界上所有熱錢都回到美國;但如果是臉書的觀眾,就會看特朗普會怎麼看待人工智慧等等,他們看的觀點是不一樣的。我認為社交媒體是分享更多的機會、更多的知識、更多的愛、更多的恨,它同時都可以。但很不幸,我們現在這個世界正分享著更多的恨、更多的對立。所以這次美國總統大選到最後的爭論就是,怎麼你們這些傳統精英媒體都預測錯誤了呢?這個我有別的解釋,但是時間太短,我就不説了。事實上比較厲害的選舉專家早就預測特朗普會勝利了,他們只是説以前都是按照舊的民調,現在已經不重要了。我們今天的主題是講媒體,説著説著好像新媒體和舊媒體是對立的,我覺得不對,我覺得是態度,絕對不要向仇恨的言論和不負責任的言論投降,不管你是新媒體還是舊媒體。
    [11-17 19:47]

主持人:    不好意思,因為時間的關係,接下來我想請陸波社長簡單地聊一聊,剛才您講新媒體時代的來臨,網際網路時代之下您的種種做法,那麼未來的期待呢?包括陳文茜提到的這些,你有這麼相對悲觀嗎?還是你覺得很亢奮?  [11-17 19:48]

陸波:    我是很樂觀的,但是暫時還沒有找到辦法。剛才我説你要在網媒現有的模式來提升和昇華,這個路怎麼走,我相信做平面媒體的人都在思考。我們暫時只是把從24小時的週期發稿變成零週期的發稿,從整體的變成碎片的。但是你在這個基礎上提升呢?我現在還在思考。  [11-17 19:49]

主持人:    那麼我們聽聽張教授的觀察。  [11-17 19:49]

張維為:  我也在思考,但是我覺得有一個思路,也就是前面您主持的時候所講的發展文化。我覺得文化是上善若水,它是潤無聲的,現在我們已經到了這個天時地利人和的時刻了。過去十八、九世紀歐洲的文化傳遍天下,二十世紀美國的文化傳遍天下,現在二十一世紀,我們中國的文化也要開始傳遍天下了。
  我覺得我們大家應該發揮各自的長處,推動中華文化走向世界。我覺得網際網路給我們的合作增添了巨大的動力和手段。我印象比較深的是2000年上海召開世博會時把清明上河圖活化,裏面的一個商店、麵館、人在做什麼事全都活化了,真是精彩,你都不想走。我覺得實際上海峽兩岸就以故宮為例,大陸的故宮博物院有一個臨摹宋代繪畫的非常活,真是覺得不得了。我們古代的大美原來都藏在故宮裏。我覺得如果海峽兩岸能夠把這種資源整合起來,比如説富春山居圖,我們不僅是在物理上可以展覽一次,我們還可以在網際網路上把它合併;還有VR技術,各個角度都可以看和享受,然後把自己放進去。我覺得這個可以震撼世界。清明上河圖是十二世紀的,在義大利文藝復興之前的,還有多少精彩的東西,我覺得這個大有可為。
    [11-17 19:50]

主持人:    非常感謝三位今天給我們帶來非常精彩的討論和提供的精闢觀點。請三位回坐。謝謝大家。我們確實看到了網際網路掀起了港澳的聲音浪潮,我們來到了一個神奇的時代,一個人人都有機會的時代,因此我們鼓勵青年朋友敢為人先,勇敢直前,而接下來請主持人艾城。  [11-17 19: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