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看中經經濟日報微信中經網微信

瘋狂比特幣能否上演“創富神話”

2013年11月22日 05:31   來源:中國經濟網—《經濟日報》   

  3天價格翻倍,半年上漲數十倍,一年漲幅達到驚人的近90倍……瘋狂的價格讓比特幣一夜之間進入公眾視野。樂觀者堅信比特幣正迎來其真實價值的回歸,比照現實世界的黃金,比特幣有望成為網際網路領域的基礎貨幣;悲觀者對此嗤之以鼻,認為這不過是“一個大家一起吹起的泡沫”。不過,對比特幣加強監管已經成為大家的共識——

  連日來,“比特幣”可謂風生水起,價格猶如搭上火箭一路飆高。

  11月19日,在北京中關村創業的趙東興奮地盯著手機螢幕上的比特幣行情,一旁的比特幣挖礦機不停地閃著紅光,全速運作。這一天,全球比特幣價格延續著近兩周來的一路飆漲態勢,達到一比特幣兌900美元的歷史新高。

  趙東在今年5月以100萬元人民幣買入了2000枚比特幣,若按最新價格計算,這些比特幣已經漲到了近1000萬元人民幣。網際網路上,類似趙東的投資故事正在讓比特幣的關注度持續升溫。

  瘋狂飆升的虛擬貨幣

  在投資人的追捧之下,虛擬貨幣比特幣的單位幣值19日再創新高,“比特幣中國”網上的交易價格一度達到6590元人民幣,而在過去6周裏比特幣的單位幣值已飆漲了3倍以上。但專家警告,比特幣可能將演變成“一個全世界一起參與的泡沫”。

  誕生於2008年的“比特幣”,是一種網路虛擬貨幣,通過電腦運算産生,利用網路進行交易,它的主要特點包括:去中心化、全球流通、具有專屬所有權。2010年比特幣首次公開交易,價格僅為0.03美元。

  比特幣進入中國,起初只是年輕人之間的時髦玩意兒。今年4月四川蘆山地震期間,公益組織“壹基金”收到百餘枚比特幣捐款,成為其在中國發展的一個標誌性事件。

  2012年11月中旬,比特幣的交易價格不過11美元左右。2013年初到4月,比特幣價格從13美元飆升到250美元,此後迅速跌回70美元以下。直到今年7月,比特幣的價格攀升開始搭上了火箭,在此過程中中國投資者“功不可沒”。

  18日,中國最大的比特幣交易平臺“比特幣中國”宣佈,獲得來自國際著名投資機構光速安振中國創業投資和美國光速創業投資的A輪投資,融資總額500萬美元。同日,比特幣交易價格突破600美元。

  最近幾週,“比特幣中國”的交易量超越了世界其他兩大比特幣交易平臺,成為全球交易量最大的比特幣交易平臺。目前,“比特幣中國”日最高交易量逾10萬比特幣,最高日交易額已超過2億元人民幣。

  比特幣的獲得有兩種方式。一種是“挖礦”,用個人電腦下載軟體然後運作特定演算法,與遠方伺服器通訊後得到相應比特幣。另一種則是在幾個著名的交易平臺購買,像買賣外匯一樣按照當時牌價購入或賣出。

  時至今日,已經鮮有人用“挖礦”的手段獲取比特幣,越來越多人介入到比特幣炒作當中,瘋漲的幣值讓人覺得這似乎是一樁只賺不賠的買賣。

  在一個人數高達900多人、名為“比特幣交流超級群”的QQ群裏,網友們激烈的探討讓人覺得財富唾手可得。經過搜索記者發現,這樣的交流群多達數百個。

  投資並非只賺不賠

  為何比特幣此輪上漲如此瘋狂?分析人士指出,誘因之一是多個利好消息在18日相繼公佈,包括“比特幣中國”宣佈獲得來自光速安振中國創業投資和美國光速創業投資的A輪投資,以及美國司法部和美國證交會的代表稱比特幣是一種合法的金融工具,等等。

  然而比特幣並非只賺不賠。專家和業內人士坦言,比特幣飆漲背後蘊藏著越來越大的暴跌重挫風險,同時諸多不確定、不透明因素存在,導致其還難以成為可靠的百姓投資工具。

  淘寶網店“我的左腳點卡”曾經是為數不多的接受比特幣付款的店家。店主佳彥來自陜西西安,他的投資經歷“堪稱慘痛”。“我經歷了2013年上半年那次過山車似的比特幣行情,將數年來經營網店的收入投資了比特幣,短短兩周時間資産就翻了幾倍,然而卻在一夜之間賠得幾乎只剩本金。”佳彥説。

  “就像做夢一樣。”佳彥感覺,比特幣的短線投資風險比通常的投資工具都要大。因此對於此次比特幣的“牛市”,佳彥顯得很謹慎,一來幣值已經遠遠超過他能接受的經濟實力,二來巨大的風險也讓他望而卻步。

  專門從事比特幣交易的網路平臺比特幣中國副總淩亢表示,沒有任何一個投資品能支撐長期快速上漲,暴漲之後往往就會暴跌,這在比特幣不長的歷史中並不少見。

  據公開媒體報道,2011年6月19日,美國的MtGox交易中心因安全漏洞,導致用戶比特幣失竊,致使比特幣價格從18美元跌至1美分;在2013年4月,比特幣價格一度走高至1比特幣兌266美元,但隨後急速高位跳水,單日跌幅達60%,最低至1比特幣兌105美元。

  長期關注比特幣的安邦諮詢分析師劉梟説,“當前比特幣走勢已經達到無視任何負面消息的‘非理性繁榮’,隨時可能暴跌。”

  然而比特幣的風險不僅僅在於幣值漲跌。“擁有比特幣意味著只有一串電腦代碼,並沒有任何實物。”投資過比特幣的太原理工大學電腦專業在讀碩士劉博説,“其虛擬性決定了它會受到網路病毒與駭客的襲擊。”而各類交易平臺時不時就會伺服器宕機,頁面無法登錄。一旦出現這樣的情況,比特幣的擁躉都會焦急地在各種社交媒體上求助。

  虛擬資産風險幾何

  比特幣未來會如何,成為一種新興的虛擬資産,還是化作一堆數字泡沫?業界對於此眾説紛紜。

  樂觀者認為,在現實社會通脹難以遏制的環境下,比特幣作為穩定的數字資産,其價值將被越來越多人認可,價格將被長期看好。淩亢認為,“目前已經有部分網路、實體商家宣佈開始接受比特幣,例如中關村的‘車庫咖啡’,比特幣是限量發行的,其價格與普及程度、用戶認可程度密切相關,因此使用商家增多,價格自然會上漲。”

  作為國內第一批比特人,外號“比特幣圈的黑鬍子”的長鋏説,比特幣的設計比傳統貨幣完美,其運作不依賴於央行,是一種去中心化、自我完善的貨幣體制。任何人、機構、政府都不可能操控比特幣的貨幣總量,也因此無法製造通脹。它總量一定,且可無限分割的特性,使得其擁有成為硬通貨的潛力,未來會成為網際網路世界的基礎貨幣。

  萬擎諮詢CEO魯振旺此前表示,虛擬貨幣是網際網路生態的必然産物。由於網際網路的消費需求極為分散雜亂,若每筆交易都通過人民幣轉賬支付,手續比較麻煩,而通過購買遊戲幣、Q幣等虛擬貨幣的方式,交易成本有所降低。

  然而,悲觀者認為,比特幣存在諸多泡沫,維持泡沫的“噱頭行銷”終將結束,後續發展不容樂觀。劉梟認為,比特幣生來便是“投機者的遊戲”,必須不斷用新的噱頭來拉抬比特幣的價值,才能吸引買家入場,不然就會成為一個燙手的山芋。

  儘管在比特幣發展前景上各方認知存在差異,但其“需要監管”卻已經成為共識。劉梟指出,比特幣本身是網際網路時代的産物,加之其賬戶、平臺都可以是離岸的,現在需要從“入口”和“出口”的銀行著手,加強監管措施。

  復旦大學法學院教授陳浩然在接受採訪時也建議,作為最活躍的比特幣交易市場之一,中國對比特幣的監管應儘快提上議事日程。如何保證資金和比特幣的安全,組織交易者是否合法、是否有資質,都需要置於監管之下。

  中國社科院金融研究所研究員張躍文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比特幣並沒有發揮出貨幣的核心功能——支付功能,而僅僅作為一種投資産品而存在。如果有一天,比特幣不能跟現實世界主要的流通幣種交易兌換,那麼它的價值連一張廢紙都不如。

  張躍文同時指出,比特幣受熱捧,也從側面説明中國投資渠道的單一,比特幣的升值滿足了大家資産增值的需求,但其價值的漲跌已失去理性,風險極大。

  (綜合新華社報道)

(責任編輯:屈波)

精彩圖片
精彩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