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看中經經濟日報微信中經網微信

專訪|厲以寧:供給側改革不能圖快,結構問題只能慢調整

2017年03月20日 20:16   來源:澎湃新聞   

  中國著名經濟學家厲以寧。 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供圖

  中國經濟發展速度降下來了,公平問題與生態矛盾也暴露出了不少問題。當下中國經濟該向何處去?改革向何處去?解難題,解矛盾,突破點在哪?就這些當前中國經濟面臨的重大問題,3月16日下午,全國“兩會”剛剛結束,中國著名經濟學家厲以寧,在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接受了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專訪。

  厲老身穿深色休閒毛呢中長衣,裏面白色襯衫。在沙發上親切地向記者輕輕揮手:“來,坐這兒。”

  供給側改革別圖快,結構問題只能慢調整

  澎湃新聞:您在今年兩會上説中國結構性調整不會那麼快,而是一個緩慢的過程,是與去産能、補短板結合在一起的。中央表示,2017年是深入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階段。那麼您看,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怎麼改,今年應該從哪幾個具體方面發力?

  厲以寧:供給側改革,主要是結構問題。長時期以來,人們認為結構調整好像是一個自然的過程,實際上沒有那麼容易。補短板、降成本、去庫存、去産能、去杠桿,這些都是改革的內容。

  西方經濟學包括西方的發展經濟學不會談這些問題,因為他們的目標發展資本主義經濟。而我們的經濟仍然是社會主義的,這一點上區別是很大。中國改革難,就在於在社會主義的大方向下,怎麼樣把中國經濟形成一個重效率、重品質的發展方式,這是一個關鍵。而這個要成功是很困難的,必須投入比較大的力量。

  舉一個例子,改革怎樣補短板,這不是很容易的事情。補短板是以産業做對象的,而不是以企業做對象的。假設一個行業有三個大企業,補短板就是通過産業政策幫助整個産業創新、升級,而不是一個企業的問題。否則一個企業改好了另兩個企業的短板可能更嚴重了。改革應是全局的。

  在結構性改革的過程中,金融需要有效發揮作用,促進整個行業的改造。如果只給一個企業貸款,另兩個企業不管就只會更差。所以説,供給側改革是一個全局性問題,一個漸進的過程,不要圖太快。否則只是把個別企業搞好了,另外的企業垮了,結果還是與不改一樣。

  降成本也是一樣的道理,一個企業的成本降下來了,這個企業可能就好了,但另外的企業怎麼辦?

  産業升級與補短板,應該著重于産業,當前主要是製造業。服務業也需要改革,但製造業最重要。中國的問題,如果製造業沒有全行業的産業升級,改革會始終是慢的。

  綠色經濟需地方政府合作 PPP要調動社會參與

  澎湃新聞:改革開放四十年了,中國經濟發展的速度與效率令全世界矚目,成為世界上排行前列的巨大經濟體。但是發展過程中所暴露出的公平及其他一些深層次問題也越來越多,對此您怎麼看?中國經濟進入新的發展階段,如何更好地兼顧效率與公平?

  厲以寧:法律是公平的,保護産權,那就一視同仁,就能夠做到大家共用改革成果。不要忘記我們的發展模式中的分享、共用問題。如果光是一個企業好了而其他那些企業變得更糟了,能夠説轉型成功嗎?所以説改革要促成産業升級才對,我們對創新的研究也應該著重于産業升級,這樣我們的結構性改革才有成績。

  澎湃新聞:目前經濟發展和生態系統的承受能力還存在矛盾,這樣的矛盾怎樣解決?

  厲以寧:這個問題,正説明瞭改革不是短期能取得成果的。

  中國要走上綠色經濟道路,首先需要地方政府合作。綠色經濟本身主要靠技術創新,比如説傳統能源能換成清潔能源。要進行整個産業的改造,整個地區的改造,才符合要求。拋開地方政府,談綠色經濟不會有效果,可能是一個地區好了而另一個地區更糟了。應該大家把綠色經濟作為目標,使得所有的、大家都遇到同樣問題的行業一起來改,綠色經濟才能成功。

  改革要破除路徑依賴,“我們走從前的路也行啊”,這個想法是不行的。還要促進企業之間互相競爭,在競爭中實在不行的企業,就合併、重組它。

  澎湃新聞:但是,現實中人們還是感覺地方政府比較急功近利。

  厲以寧:地方政府還是因為錢,這方面應該調動社會力量的參與,PPP的模式對於發展公益型事業是很有好處的,PPP模式一定要吸收民營經濟參加。PPP模式在國際上成功的案例都離不開社會資本的參加。我們國家現在也在進行這方面的努力,但民營資本進去少,還是以國家控股為主,財政部正在研究這個問題。一定是第一個P是政府,第二個P是企業,其中包括國家控股和民營資本,第三個P是合作,這樣才對。公共事業,交通、水利,包括城市建設,都應該多采取PPP的形式。

  政府工作報告在財政部的那部分報告中提到了PPP,PPP是中國下一個努力的重要方向,但推進也不是很容易的。資本為什麼會投入到公益事業去呢?一定是從長遠來説會有報酬的。一定要把市場做好,讓資本有收益。公共建設的費用從哪來?國外都是通過PPP來的。

  PPP的第一個階段是試驗過程,第二階段,有一定基礎了就可改為股份制,這樣可長期發揮作用。公路、發電廠的修理,環保的治理,都能夠用到PPP。中國在這方面的方向是對的,但需要加大力度,讓更多民營資本參加進來。

  金融應該市場化,但不能自由化

  澎湃新聞:您是中國最早論證倡導股份制改革的經濟學家,國企改革是我國股份制改革的關鍵和重頭領域,到目前國有企業改革仍然是困難重重,國企改革下一步突破點在哪?

  厲以寧:首先需要分行業來看,有些行業適宜於國家控股,那就國家控股,有些行業適合於民營的,那就民營,有些行業適合於國家控股和民營一起搞。要依行業而定。

  澎湃新聞:現在如果給我們國家股份制改革的成績打個分,您會打多少分?

  厲以寧:不好打分,因為它們改革進展的快慢是不一樣的,有些難,有些容易,即使難的也總有辦法解決,要試驗。股份制在某些行業已經成熟了,PPP這個模式還需要更多的試驗。

  澎湃新聞:有評論指出,當前中國經濟脫實向虛的現狀,暴露了金融體制中的一些缺陷。在您看來,中國現行的金融體制中是否存在一些缺陷?金融體制改革如何推進?。

  厲以寧:金融改革最要緊的是金融應該市場化,但金融不能自由化。東南亞的危機説明,過分放鬆監管甚至利率匯率都沒有界限的話,會搞成大的經濟危機。另外,中央現在強調穩健中性的基調,是適合國情的。我們並不是完全不開門,在資金緊張的時候開一點門還是必要的,但總的來説應當是中性、穩健的。

  高房價由市場來定,平價房政府來解決

  澎湃新聞:最近網上流傳的一個段子,北大清華的一對年輕父母問禪師説,“我們買不起學區房怎麼辦”?禪師説,“北大清華畢業的學生都買不起學區房,還買學區房幹嘛?”今春以來一線城市房價尤其是學區房價漲幅驚人,您認為這種情況正常嗎?

  厲以寧:大家都知道房地産這個問題存在。我以前講過,中國的房地産,應該市場管高價房,用市場價格定,而大多數人的房子屬於有政府公共産品屬性的廉租房、廉價房、平價房。這可能就是解決中國城市住房問題的一個途徑,但也得經過試驗。為什麼呢?城市人口正在不斷增加,這些問題是需要解決。

(責任編輯:符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