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看中經經濟日報微信中經網微信

補短板深耕“三農” 零距離服務小微——村鎮銀行十週年調研報告

2017年03月21日 07:11   來源:中國經濟網—《經濟日報》   

  圖為四川眉山市仁壽縣仁壽民富村鎮銀行內,客戶經理在農業金融貸款專區,為農戶講解支農貸款相關産品。截至目前,該行累計發放貸款15494筆,總額45.88億元,戶均貸款餘額27.76萬元,“三農”貸款佔比達到86.97%。經濟日報記者 李 景攝

  圖為設立在中牟縣的家庭銀行支農便民服務站點。村民可以在家庭銀行辦理挂失、銀行卡、存摺,以及存取款等業務。經濟日報記者 李 景攝

  2017年,我國村鎮銀行步入了第十個發展年頭。村鎮銀行從無到有、從少到多,已經逐漸成長為支農支小、盤活農村金融市場的生力軍。

  截至目前,全國已組建村鎮銀行1519家,總資産規模突破1.24萬億元,各項貸款餘額7021億元,其中農戶及小微企業的貸款合計6526億元,佔各項貸款餘額的93%,累計為352萬農戶和小微企業發放貸款580萬筆,貸款金額已達3萬億元。《經濟日報》記者日前走訪河南、湖北、四川等省發現,目前我國縣域及農村地區的金融市場潛力巨大,但傳統金融機構的服務半徑短、門檻高,難以滿足農村日益增長的融資需求。而村鎮銀行則在幫助貧困地區脫貧、農民增收,支撐小微企業發展的過程中發揮了舉足輕重的作用。

  普惠金融擴大覆蓋範圍

  長期以來,農村金融呈現出需求額度小、發生頻率高、貸款風險大的特點,傳統金融機構拓展農村市場的意願不強,正因如此,農村的小微企業和農戶獲得金融服務的比例較小,融資難成了困擾農戶和小微企業發展的“心頭病”。

  不過近年來,村鎮銀行作為農村金融改革的重要成果,讓“三農”融資難、融資貴問題得到緩解,使農村普惠金融體系覆蓋到偏遠地區和貧困人群,推進了普惠金融體系的完善。從記者調研的實際情況看,我國的村鎮銀行通過10年來的實踐和耕耘,已經構建了普惠金融的地方特色。

  目前,已涌現出全國首家資産和存款“雙超百億元”的河南中牟鄭銀村鎮銀行,其資産總額、存貸款餘額、本年利潤、支行數均全國第一。

  “我本人就是農民出身,建行的理念就是辦‘咱農民自己的銀行’。”中牟鄭銀村鎮銀行行長李貴福告訴《經濟日報》記者,為貼近農村農民,該行成立不久就把總部由中牟縣城搬到距離縣城10余公里的官渡鎮,隨後又分別在劉集等鄉鎮設立22家支行,緊接著在縣域鄉鎮網點全覆蓋的前提下,又在行政村設立了50家支農服務點。李貴福告訴記者,做村鎮銀行必須把根紮在農村,中牟鄭銀實行分片包村負責制,建立客戶經理走村串戶工作日記,就算未設服務網點的地方,也要求客戶經理採取分片包乾的辦法分包村莊,就是要辦與農民零距離的草根銀行。

  湖北省銀監局局長賴秀福用“巨變”一詞形容村鎮銀行10年來的成長。據賴秀福介紹,規模上的巨變是湖北省145家新型農村金融機構已覆蓋全省所有縣市,其中法人機構村鎮銀行66家,服務網點全面鋪開;服務上的巨變則是打通基層服務的“最後一公里”,將社區和鄉村的綜治網格重新劃分成金融網格進行網格化管理。

  四川作為孕育了全國第一家村鎮銀行的省份,以“國定貧困縣—地震極重災縣—農業大縣”普設村鎮銀行的培育軌跡,引導主發起行優先在國定貧困縣和欠發達地區設立村鎮銀行。“我們督促村鎮銀行實施普惠信貸,杜絕對股東、對大客戶的特惠服務。”四川省銀監局副局長李國榮表示,村鎮銀行要達到普惠的效果就需要“接地氣、服水土”。

  支農支小扶持實體經濟

  中牟鄭銀村鎮銀行作為全國存貸款總量最高的村鎮銀行,截至去年末總資産已高達142億元。

  3月6日下午,記者來到位於官渡鎮的中牟鄭銀村鎮銀行總行,看到的是整潔寬敞的辦公環境和絡繹不絕的客戶。行長李貴福一現身,所有待辦業務的農戶都像看見老朋友一樣與他招呼寒暄。“我們的家庭情況李行長都熟悉,幫村民們解決了不少難題。”當地農戶譚大爺告訴記者,之前家裏養豬需要貸款,由於缺乏抵押物,其他銀行都不願放貸,但村鎮銀行仔細考察了他家的情況後給他發放了“綠卡”,最終貸到了8萬元。

  原來,為適應當地農民貸款需求季節性強、用款週期短、無抵押物的現狀,中牟鄭銀村鎮銀行開闢了綠色貸款通道,評選信用村,實行集中授信,對信用村中有項目、守信用的農戶發放“農戶小額貸款證”(“綠卡”),當農戶有資金需求時,持戶口簿和貸款證當日即可拿到生産經營急需的資金。此外,中牟鄭銀村鎮銀行員工通過挨家挨戶走訪,排查摸底,向中牟縣16個鄉鎮、3個辦事處、422個行政村發放“解憂卡”168000張,同時將各行政村所在區域支行行長、“三農”業務部客戶經理的聯繫方式印製在“解憂卡”上,有重點、有計劃、有針對性地開展聯繫幫扶。

  李貴福告訴記者,經有關部門批准,他兼任了官渡鎮田莊村黨支部副書記,行領導班子其他成員也兼任了其他村的領導副職。“服務農民就要關心農民的方方面面,不僅給他貸款還要教他致富。”據李貴福介紹,中牟鄭銀村鎮銀行每年都會拿出一部分錢作為專項開支,為農戶進行種植養殖專業培訓,教農戶學習文化和金融知識,培養農民實誠守信。“服務農民是我行的規章制度,所有支行都要貫徹落實,並在財務上列入支出管理,去年用於服務農民的開支近200萬元,但這錢花得一點不冤枉。”李貴福表示,通過村鎮銀行的金融幫扶,目前中牟縣農民種上了附加值高的經濟作物,收入多了,經營能力強了,存貸款的積極性高了,銀行的業務也更好做了。

  牧瑞公司是四川眉山市仁壽縣一家生産飼料的企業,經營中發現下游的農戶由於缺少資金從中游的經銷商處購買飼料時大多采取賒賬方式,經銷商沒有收到現款因此就要從牧瑞公司賒賬飼料進行銷售。如此一來就形成了兩難,如果牧瑞公司不賒給經銷商,則銷路馬上萎縮,很快就會失去市場,但長期賒賬又使公司現金流短缺,造成生産困難。

  仁壽富民村鎮銀行得知了這種情況為牧瑞公司量身定制了信貸産品“牧瑞通”。這款産品的核心是由牧瑞公司做擔保,向使用牧瑞公司飼料的農戶提供低息信用貸款,貸款發放後直接用於飼料款支付,農戶用養殖賺來的錢直接歸還貸款,這樣一來飼料生産和農戶養殖的問題都得到了解決。一個小小的貸款杠桿,撬動了整個地區的種植養殖經濟。而像這樣的定制信貸産品仁壽富民村鎮銀行還設計了30餘款,深受當地小微企業的歡迎。

  門檻放低監管從嚴

  “與大行相比,村鎮銀行風險抵禦能力弱,容易受到外部的影響和衝擊。因而不能因為機構小而降低監管標準,要使村鎮銀行成立之初就牢固樹立起依法合規的經營意識,保證長期可持續發展。”河南省銀監局副局長周家龍表示,監管部門會通過監管會談和發送監管意見函等措施,引導主發起行正確處理與村鎮銀行的關係,對監管指標偏離合理區間的,通過下發風險提示單、約談機構等措施,推動村鎮銀行深入開展整改。

  “農可貸、商可貸、不務正業不可貸;窮可貸、富可貸、人品不好不可貸;大可貸、小可貸、不講信用不可貸。”湖北銀監局黃石分局局長王國強倡導的信貸理念正是農村信貸工作的真實寫照,正因為村鎮銀行面對的客戶大多是缺乏抵押物的低收入群體,授信門檻適當放寬,因而監管力度更不能放鬆。“比如,湖北大冶泰隆村鎮銀行實施了‘三查詢’‘五核實’的信貸調查模式,即查徵信、查黑名單、查分戶賬;核實主體資格、經營狀況、信用狀況、資産負債、貸款用途。”王國強表示,有時調查客戶的資信情況也並不像想像中那麼難,在做好調查的基礎上可以控制不良貸款的風險,目前黃石全市村鎮銀行將不良貸款率控制在0.65%。除此之外,湖北省銀行業協會搭建了一個專門為村鎮銀行服務的平臺——湖北省村鎮銀行工作委員會,組織了22家村鎮銀行主發起行簽訂流動性支援協議,承諾村鎮銀行流動性比例低於25%警戒線時,主發起行以同業存放等方式給予資金支援,承擔流動性風險救助責任。

  “四川也制定了差異化流動性監測指標,督促村鎮銀行與主發起行簽署並細化流動性支援協議、加入流動性互助組織,多手段防範流動性風險。”李國榮表示,四川省銀監局嚴格資産風險分類,引導村鎮銀行提高印章管理系統等機具的使用率。“我們通過股東董事培訓、日常監管約談等,向發起行反饋村鎮銀行的經營管理情況、問題和困難,爭取發起行在內控機制建設、IT系統開發、信用風險化解、人員培訓教育等方面給予村鎮銀行更多支援。”李國榮説。

  堅持差異化特色化發展

  村鎮銀行10年來走過的是一條差異化經營、特色化服務的道路,未來的發展中依然要堅持支農支小的定位,紮根農村補齊基層金融服務的短板。

  “未來在村鎮銀行的培育工作上,還須堅持數量服從品質的原則,從實際需求出發,成熟一家組建一家,不能盲目。”周家龍表示,村鎮銀行要想可持續發展必須堅持特色化、差異化發展。村鎮銀行只有堅持服務小微、深耕“三農”的市場定位,堅持創新本土化的金融産品和服務,堅持深入鄉鎮、紮根村屯的分支機構建設,才能促使村鎮銀行實施錯位競爭調動支農服務的積極性和創造性。

  湖北武漢農村商業銀行副行長鄧傳忠認為,村鎮銀行是“草根銀行”,行銷手段“越簡單、越土氣、越有效”,別人不去的地方村鎮銀行去,別人不幹的時間村鎮銀行幹,別人放棄的機會村鎮銀行來爭取,才能把差異化、特色化反映出來。“村鎮銀行一定要實施本土化經營策略,要實施人才本土化策略,引進當地優秀金融管理人員,為村鎮銀行儘快融入地方奠定先決條件。”鄧傳忠表示,村鎮銀行一定要主動地融入民俗文化、鄉村文化。村鎮銀行幹部員工要與當地居民交朋友,和農業大戶結對子,做好摸底建檔,挖掘潛在客戶。位於縣城的村鎮銀行網點要以“小微”業務為主,紮根鄉鎮的村鎮銀行網點要以“三農”業務為主,要把網點佈局出去,把客戶經理派出去。

  在完善公司治理層面,鄧傳忠認為村鎮銀行要強化董事會的功能,提高董事會戰略決策和投資決策的科學性;同時也要強化監事會的權威,形成有效的制約和監督;更要強化經營層的職責,建立有效的激勵、約束機制,使經營管理層的利益與村鎮銀行股東利益掛鉤,與企業的長遠發展相結合。(經濟日報記者 李 景 )

(責任編輯:梁靖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