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看中經經濟日報微信中經網微信

我們需要什麼樣的大城市

2017年03月21日 07:16   來源:中國經濟網—《經濟日報》   

  素來以美景著稱的杭州,不僅經濟快速發展,人居環境也是更上層樓。圖為杭州夢想小鎮邊的閒林港河港。 新華社記者 徐 昱攝

  “青島製造”幫助青島在2016年拿到了穩健的經濟成績單。圖為中車四方的動車生産車間。 新華社記者 徐速繪攝

  住房問題已成為城市的大問題。圖為顧客在廣東省廣州市一處商品樓盤銷售中心沙盤了解一個在售項目情況

  在快速的城鎮化進程中,我們有了越來越大的城市,接著有了越來越多的大城市,大城市吸納了巨大的人口,牽引著經濟不斷向前發展。

  時至今日,“大”已經不能解決所有的問題,那我們需要怎樣的“大城市”來解決當下的發展問題呢——

  隨著青島公佈2016年GDP數據,成為又一位“萬億俱樂部”成員,我國已有12個GDP總量過萬億元的城市。而日前,對於成為國家中心城市的“爭奪”也近白熱化,在剛剛結束的全國兩會上,不少代表委員提交了把所駐城市建設成國家中心城市的建議或提案。

  在歡欣鼓舞“破萬億”、熱火朝天“爭入榜”的同時,我們也需要找尋一些問題的答案:大城市的擴張有何規律?衡量大城市發展品質的標準是什麼?支撐它們可持續發展的動力從何而來?這些大城市怎樣才能在經濟發展中承擔“挑大梁”的作用?

  “聚”與“放”的效應

  “特大城市與超大城市是目前我國城市中發展水準最高的,涵蓋了發展實力較強、人口規模較大、功能較為完善的省會或副省級城市。我國城市的整體規劃、建設與管理水準,在這兩類城市集中體現。”中國宏觀經濟研究院科研管理部主任高國力説,大城市的發展水準、發達程度決定了我國未來新型城鎮化的水準,可以説地位重要、貢獻巨大。

  2014年底,國務院印發《關於調整城市規模劃分標準的通知》,對原有城市規模劃分標準進行了調整。《通知》明確,新的城市規模劃分標準以城區常住人口為統計口徑,將城市劃分為五類七檔。城區常住人口100萬以上500萬以下的城市為大城市;城區常住人口500萬以上1000萬以下的城市為特大城市;城區常住人口1000萬以上的城市為超大城市。

  高國力説,我國的新型城鎮化要進一步發揮和依託大城市的作用,産業結構轉型升級、功能繼續完善、經濟總量得到進一步提高,都是大城市的努力方向,隨著城市越來越大,會體現出兩大作用與效益。

  首先是集聚效應。隨著人口的增加、建成區規模的擴大,城市能夠集聚周圍的要素、産業、資金和資訊。很多小城市因為沒有太強的集聚功能或效益,所以難以吸引更遠的人口、資金和産業。城市要有吸引力,既需要配套完善的住宅、適宜創業的樓宇、公共交通、市政設施、城市照明等硬體,還要在軟體上下功夫,在城市管理、便民為民等方面創建好的體制機制。

  “假如城市的硬體殘缺不齊,破破爛爛,工作、投資、旅遊都不會來;假如軟體不跟上,也會影響集聚效應,需要圍繞人性化、國際化、現代化把軟體建立起來。假如這種效應足夠強,城市會越來越大、越來越強。”高國力説。

  當大城市達到特大、超大的規模後,輻射效應就佔了上風。和集聚效應一樣,輻射效應也是城市競爭力的重要體現。隨著成本越來越高,特大、超大城市會自然發生業態轉移,功能、服務、産業往周邊的中小城市與農村地區走,從而帶動這些城市與地區的發展,這是超大、特大城市發展的內在需求,也是周邊城市對特大、超大城市提出的要求。

  在城市發展的初期與中期,集聚效應大於輻射效應;但當城市達到一定規模後,後者大於前者。高國力説,當城市發展到一定規模後,集聚的更多是高端優質的業態、要素與功能,把中低端的部分逐漸往周圍疏解,從而實現對周圍的輻射和帶動。

  “從人類歷史發展來看,城市會越來越大。城市越大,輻射半徑越大,這是我們的基本結論。”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宏觀經濟研究院研究員、博士生導師肖金成説,空間經濟學認為,城市兼具集聚效應和規模效應,集聚對人、對企業、對城市有好處,當城市達到一定的規模後,在基礎設施方面的投入也會更節約經濟。

  但肖金成也提出,在城市規模發展壯大時必須採用一些對策。“不能放任大城市越來越大、周邊城市沒起來、城市體系不合理、大中小型城市沒有協調發展,這樣不但城市分工難以形成、大城市也會出現嚴重的城市病。”

  “大”與“好”的辯證

  硬幣總有正反面。對大城市來説,與“大”如影隨形的就是不一而足、複雜多樣的城市病。交通擁擠、環境污染、房價過高、中心區人口過多等,都是城市病的表現。

  “一方面城市在大型化,另一方面大城市的城市病癒演愈烈,競爭力最強的城市往往也是城市病最嚴重的城市”,中國社會科學院城市與競爭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鵬飛説,既讓城市獲得規模經濟的優勢,又要避免過度聚集導致城市病,需要設計一個新的城市體系:首先,從國家的角度,需要發展多尺度多中心的城市;其次,在區域層面,必鬚髮展多個中心;就一個城市來説,假如規模過大也需要發展多中心。

  “一線城市的概念不僅僅是規模上的,更應強調功能。”倪鵬飛解釋説,所謂功能,就是城市在全球和全國發揮怎樣的作用和處在什麼樣的地位。

  “大”而“好”的城市什麼樣?

  生産、生活、生態三大功能,被高國力視為衡量城市發展好壞、健康與否的標準。一個城市有沒有實力,首先要看生産功能總量大不大、層次高不高、有沒有競爭力,幾個經濟總量過萬億的城市都有很強的生産功能,具有很強的産業體系,形成優勢産業集群;其次看生活功能,包括居住、就醫、教育、購物、娛樂、出行等多個方面;最後是生態功能,涵蓋了綠化、空氣品質、垃圾污水處理等。只有“三生”完善,才能讓城市宜業、宜居、宜遊。

  倪鵬飛説,大城市不能再通過規模擴張來實現經濟發展,而要通過生産率的提高和結構的調整來實現經濟的增長。“好多城市都面臨這樣的問題,在保持製造業核心競爭力的同時發展高端服務業,更高附加值的産業帶動了當地成本的上升,促使低端和低附加值的加工環節向外轉移,這是一個自然發生的過程。假如新的製造業和服務業沒有發展起來,只是開發了房地産,那城市就會空心化。”倪鵬飛説。

  “碗”與“盆”的互動

  “發展城市群是城市病的治本之策。”肖金成説,只有處理好區域和城市的關係,才能處理好“變大”和“變好”的矛盾。

  他説,面對源源不斷涌向城市的人們,要解決城市病不能光靠自身內力,還要靠外部疏解,站在全國的高度培育更多疏解地和承接地。曾經深陷大城市病的紐約、倫敦和東京,告別了“光化學煙霧”“霧都”和“水俁病”的經驗有三條:一是産業結構調整;二是發展新的城市組團,也就是打造“反磁力中心”;三是和周邊城市一體化發展,形成城市群。

  “碗再大也大不過小盆,城市和區域的關係便是如此。”肖金成説,區域經濟的研究範圍可大可小,但再小也比城市大,不能孤立地研究城市,而要放在區域中去分析。

  “區域靠城市帶動,城市靠區域支撐,任何一個城市的發展都與周邊區域有密切的關係,一定要把城市和區域這對關係處理好。”肖金成梳理了這樣一條發展脈絡:一個城市發展成為大都市,有了一定的輻射半徑,組成了一個都市圈;大都市功能紓解、産業轉移,周邊城市發展了起來;圈裏的城市之間密切聯繫、相互競爭和依託,周邊城市和大都市形成合理分工,出現了城市群。

  “由於城市群中各城市功能互補,大城市服務、輻射和帶動中小城市和農村地區的發展,中小城市和廣大農村地區支撐大城市的功能增強。這不但有利於促進大城市的功能疏解和産業轉移,也可以做到互利共贏。”肖金成説,在國際上影響較大的城市均有一個城市群作為依託,紐約周圍有波士華城市群,倫敦周圍有英國中南部城市群,巴黎周圍有歐洲中部城市群,上海周圍有長三角城市群,北京市功能的疏解則有賴於京津冀城市群。

  “京津冀協同發展的一個重要突破口,就是要把北京的非首都功能疏解到周邊的城市。只有周邊的城市發展了,城市群形成了,北京的大城市病才能得到緩解直至根本消除。”肖金成説。(經濟日報記者 陳瑩瑩)

(責任編輯:梁靖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