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看中經經濟日報微信中經網微信

頤和園售票人員夥同黃牛倒票 內外勾結凸顯管理漏洞

2017年03月21日 07:23   來源:北京商報   

  3月19日下午,有網友爆料稱頤和園票販子和公園售票窗口內外勾結,20元門票倒手賣30元。3月19日當晚,頤和園官方微網志針對此事發佈通報稱,視頻中一名藍衣男子為頤和園北宮門工作人員,該工作人員違反票務管理規定,已被停職處理。實際上,景區旺季門票的“黃牛”倒賣現象並不少見,內外勾結也並非個例。一方面,排隊時間過長滋生了票販子存活的空間;另一方面,較低廉的價格的確吸引了部分遊客。在這樣的情況下,實名制的票務系統升級和嚴格管理成為各大景區亟待解決的問題。

  售票人員夥同“黃牛”倒票

  一邊是遊客大排長龍購買門票,另一邊卻有人從工作人員手裏直接拿票。微網志ID為 “王先森鬧情緒”的網友爆料稱:“頤和園門口大排長隊,我們排了半個小時都沒有排到,這期間三四次看到票販子從售票處工作人員那兒拿了好幾沓子票,我才拍下視頻記錄。20元的門票倒手在票販子那兒就賣30元,許多人都是不願意等很久而買了他們的票。”

  另據網友提供的視頻顯示,一名身穿白色上衣的男子稱:“不去(排隊)了,和班長打電話了。”隨後,一名身穿藍色衣服的男子從售票窗口走向該男子,遞給他一沓頤和園門票,並説:“以後要排隊。”此事被曝光後引起了大家的廣泛關注,頤和園工作人員疑似與票販子勾結倒票現象浮出水面。

  北京商報記者3月20日到頤和園北宮門走訪時發現,視頻裏藍衣男子的衣服為頤和園工作人員的統一服裝。售票窗口正常售票,但由於陰雨天氣,遊客人數寥寥無幾,票販子也無跡可尋。隨後北京商報記者在走訪圓明園等景區時,景區周邊的小商販告訴記者,頤和園票價較高,還有聯票套票業務,平時人流量大的時候票販子的確不少,而圓明園因為票價低票販子比較少。

  3月20日,北京商報記者致電頤和園管理處了解事件進展,對方稱目前進展已通過官方微網志發佈,而且已經調取了3月19日下午遊客高峰時段北宮門地區的監控錄影進行取證。事件還在調查當中,有進一步的結論將會通過官方渠道發佈。

  對此,北京聯合大學旅遊産業經濟研究所所長張金山表示,頤和園作為老牌旅遊景區,應該是管理非常完善的景區,發生這樣的事情確實讓人震驚。而且旅遊景區門票的性質與火車票相比有很大的差別,景區門票沒有像重要節日期間的火車票一樣存在很大的稀缺性和排他性,目前主要存在於一定地區和熱門時間段內,當存在倒票套利的空間時才會發生,但並不是全國景區普遍存在的現象。

  內外勾結凸顯管理漏洞

  頤和園工作人員被曝與票販子勾結不是第一次。早在2013年頤和園門口的票販子就曾和檢票人員聯手帶遊客逃票入園牟利。遊客通過票販子,就可以拿著別人的公園年票入園,即便是照片與遊客性別不符,也可輕而易舉矇混過關。當然,入園後,每位遊客要給帶他們入園的人25元。但是如果不通過票販子用別人的年票入園,就會因身份不一致被檢票人員攔下。顯而易見,票販子與查票人員串通一氣才保證了逃票的順利進行。

  實際上,景點內部工作人員有“貓膩”成為倒票“黃牛”橫行的重要因素。去年剛剛落地上海的迪士尼主題公園曾被曝出票務混亂的問題,有“黃牛”稱與迪士尼員工有合作,快速通行證就是從迪士尼員工處拿到的。雖然此前迪士尼表示已聯合公安部門等展開調查,打擊非法倒賣快速通行證的行為,但仍舊屢禁不止。

  此外,2016年8月,珠海一景點的公司財務部門在核驗景點門票票根時,發現有不法分子偽造海洋溫泉度假村門票1800多張進行消費,造成公司直接損失30余萬元。警方偵查之後發現內部員工邱某是罪魁禍首,他利用職務便利,印製1800多張門票低價賣給王某,王某再將假票散售給遊客。此外,河南一景區被曝出員工幫遊客逃票牟利,景區甚至回應稱這是“員工福利”,而票販子每帶一個遊客進入景區,都會和景區工作人員分成。

  北京第二外國語學院教授王興斌表示,內外勾結倒賣門票這種現象的確不是個例,而且多發生在票價比較貴、面積比較大的景區,內部工作人員借助帶遊客逃票入園牟利。但如果真的在頤和園這樣的國家5A級景區出現倒賣現象,那麼景區的管理肯定有很大問題。

  “黃牛”需要整治,內外勾結卻加大了門票把控的難度。業內人士表示,有的景區責任意識不強,甚至放任“黃牛”存在。有時候票販子的價格比售票點還便宜,有些“黃牛”還能免費帶遊客進景區,這裡面肯定有別的利益鏈條。缺乏監督、把公共資源當成圈子利益來利用,這都折射了景區管理部門對於公共資源的管理不力,旅遊亂象今年持續受到抨擊,但卻沒有引起足夠的重視,在亂象手段不斷翻新的同時,管理部門也應該深刻反思。

  景區“黃牛”怎麼管

  “未來高科技手段是解決門票混亂的有效手段。”王興斌這樣説道。爆料網友也建議:“多增加點自動售票機問題不就解決了,中國現在移動支付這麼便利。”

  遊客買票排隊等待時間過長、實名制未能在景區普及的確是“黃牛”橫行的原因,因此票務系統升級是解決這一問題的關鍵。

  北京商報記者調查發現,頤和園售票處設有網路電子票取票窗口,但換取時間僅為當日13:30前,而且不能通過身份證或者二維碼資訊直接入園,雖説能在網上提前購票,但還是免不了二次換取紙質門票的麻煩。相比故宮博物院2015年就開始使用刷身份證進景區的票務系統,頤和園的電子票便利性並不太強。

  頤和園此次做出的官方回應仲介紹道,“針對高峰時段頤和園購票等待時間過長問題,頤和園管理處已開始進行票務系統升級,以減少遊客等待時間。”實際上,頤和園在2016年10月就啟動了新票務系統,試點電子票入園。頤和園當時稱下一步將借助新票務系統,把線上、線下票務平臺對接起來,實現七個門區將全部使用新票務系統,通過刷手機、刷身份證直接入園,免去遊客二次換票的麻煩。雖然距離首次啟用新票務系統已經過去了半年,但頤和園目前還是尚未實現願景。

  那麼,實現了實名制購票、刷身份證入園就可以高枕無憂了嗎?事實並非如此。已經實現實名驗證和刷身份證入園的故宮,仍然出現不少“黃牛”兜售當日門票的現象。據了解,去年4月,故宮由於每日限流8萬人次,中午時段大屏就提示門票已經售罄,但在故宮門口卻出現了150元、300元價格的“黃牛票”。據“黃牛”稱,他們手頭有十幾張身份證和幾十個證件號碼,專門用來購票,販賣的並非假票。

  對此,張金山表示,實名制是約束倒票的有效舉措,面對“上有政策、下有對策”的“黃牛”, 景區要加強對門票的有效管理,加大對事件員工的處理力度,同時引導遊客通過正規渠道理性購票,儘量將問題限制在最小化的範圍內,完全杜絕也不現實。

  北京商報記者 錢瑜 實習記者 王勝男 實習生 趙超越/文 張彬/製表

  頤和園及部分景區“黃牛”案件一覽

  2013年7月

  頤和園被曝票販子帶遊客逃票入園

  2016年10月

  頤和園“黃牛”向遊客倒票,被抓10余人

  2015年3月

  承德警方抓捕倒賣避暑山莊景區年票的“黃牛”

  2015年11月

  三亞市公安局在亞龍灣森林公園抓獲倒票“黃牛”

  2016年4月

  故宮被曝出現票販倒賣當日門票

  2016年8月

  兩村民因倒賣 張家界 大峽谷景區門票被抓獲

  2016年10月

  南京“總統府”被曝“黃牛”高價倒賣門票

(責任編輯:孫丹)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