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看中經經濟日報微信中經網微信

黃大發:“為了水,我願意拿命來換”

2017年04月19日 17:37   來源:中國經濟網—《經濟日報》   

  黃大發(前)帶領村民巡渠。經濟日報記者 吳秉澤攝

  人物小傳:

  黃大發,漢族,貴州遵義人,1935年出生,1959年加入中國共産黨,1958年至1966年先後擔任草王壩大隊大隊長、民主村村委會主任,1966年至2004年擔任民主村黨支部書記、草王壩村黨支部書記。黃大發曾先後被遵義地委、行署授予年度先進生産(工作)者,多次被授予縣、鄉優秀共産黨員稱號,是貴州省第五屆道德模範,2016年入選“貴州榜樣最美人物”。

  “自從有了這水渠,村裏就再也沒有發生過旱災。”説起屋後的水渠,貴州省遵義市播州區最偏遠的平正民族鄉團結村(原草王壩村)村民楊持祿充滿了感激。

  楊持祿所提的水渠,遠遠望去,猶如一條係在懸崖絕壁上的玉帶,繞過了三重大山,穿過了三道絕壁,綿延7公里多,汩汩清泉從中順流而過,滋養著沿線的百姓。

  帶頭修建水渠的,是曾長期擔任村黨支部書記的82歲老人黃大發,村民故而將水渠稱為“大發渠”。

  “不修好水渠誓不罷休”

  提起草王壩,當地及周邊地區稍有年紀的人都熟悉這樣一句順口溜,“山高石頭多,出門就爬坡。一年四季苞谷飯,過年才有米湯喝”。

  深究貧困背後的原因,缺水是最為重要的因素。“一年的收成全指望著老天,十年九旱,年年吃救濟糧。”昔日的情形,村民夏時江至今仍歷歷在目。當時,全村只有一口望天水井,“別説澆地,吃的水都不夠”,村民不分晝夜排隊挑水,“一個多小時才能等到一挑水”。

  1958年,時年23歲的黃大發被推選為草王壩大隊長,次年加入中國共産黨。

  “我決心為村民幹三件事,引水、修路、通電。”1963年,在黃大發的積極爭取下,一個名為“紅旗水利”的工程在村民吆喝聲中動工。按設想,該工程完工後,將把7公里外的馬家河水引入草王壩。

  要修水利,渴怕了的草王壩人鉚足了勁。但因不懂技術,沒有水泥,修修補補十幾年,馬家河的水就是進不了草王壩。當時有人斷言,“草王壩的人就是這個賤命,別再想吃上白米飯”。

  第一輪修渠就這樣失敗了。但黃大發不服輸,“不修好水渠誓不罷休”,一直關注水利技術的發展,期盼著有朝一日能讓全村人吃開工家河的水。為了學習水利技術,他還到區水利站跟班學了3年。

  到上世紀90年代,隨著水泥、炸藥等工程物資的日益充足,再修水渠的時機已然成熟。

  曾經失敗的經歷,讓村民的心散了,再修水渠的提議遭到不少人的反對。舅公楊春發就是其中之一,他指著黃大發説:“你要是能把水引過來,我手掌心裏煮飯給你吃。”

  信心滿滿的黃大發也不示弱:“這次不把水引進來,我的名字倒過來寫。”

  “為了水,我願意用命來換。”黃大發召開群眾大會,反覆做工作,終於説服了全村百姓。同時,黃大發還爭得上級部門支援,籌集建設資金近30萬元。水利部門也派來技術人員測量工程,選定線路。

  1992年1月16日,隨著一聲炮響,水渠正式開工。

  雖然決心大,但困難真不少。

  線路所經過的三處懸崖,讓人望而卻步。緊要關頭,黃大發衝了上來。

  道路不通,水泥、砂子、炸藥等建材只能人背馬馱運上工地。為了背材料,黃大發帶領村民們天亮出門,深夜歸家。有一次,天降大雨,為了不誤工期,黃大發帶領村民冒雨前行,“摔了好幾跤,腳板都磨破了皮”。

  修渠期間,每天200多人帶著紅薯、冷飯扎進深山,施工隊在前面放炮打槽,村民緊跟其後砌墻築渠,“天不亮就出門,天黑才歸家”。作為帶頭人的黃大發,為防止材料丟失,常在工地上和衣而眠。

  修渠期間,黃大發的二女兒和13歲的大孫子相繼因患病離世。但為了水渠,黃大發安葬好親人後,抹掉眼淚,婉拒村民讓其休息的勸阻,帶著工具又上了山。

  功夫不負有心人。經過3年多的不懈努力,草王壩人用雙手硬生生地在絕壁上鑿出了一條跨3個村、10個村民組,寬60釐米、深50釐米的水渠。

  1994年4月份,全長7200米的主渠建成,並於當年7月正式通水。通水當天,村裏的群眾殺羊擺酒,慶祝一番,“大家比過年還高興”。

  1995年春,長2200米支渠也建成了。至此,草王壩人翹首以盼幾輩子的水,終於流進了家門口。

  “為了脫貧,必須帶著村民一起幹”

  作為黨支部書記,村裏什麼不足、群眾期盼什麼,黃大發就帶頭幹什麼。

  “要吃白米飯,就得大家幹。”通水後,已過花甲之年的黃大發又爭取資金購買了大錘、鋼釬,帶領大家實施“坡改梯”。

  當時,黃大發經常在陡峭荒坡上爬坡下坎,好幾次險些摔傷。在他的帶領下,經過3年的艱辛勞動,草王壩人硬是從荒坡上改出了450畝梯田,徹底告別了“靠天吃飯”的歷史。“一年的糧食收成,夠吃3年。”村民黃大明笑稱,“有了糧後,群眾的腰板都挺直了”。

  脫貧不是一個人的事情,只有大家齊心協力,才能成功。“為了脫貧,必須帶著村民一起幹。”

  此後,黃大發又相繼帶領群眾集資拉通了電線,修通了通村公路,極大改變了群眾的生産生活條件。

  自幼父母雙亡的黃大發,識字不多,“一本《三字經》都沒讀完”。因為沒文化,吃了不少苦,“在鄉里領了東西,簽名都不會”。真正要拔掉窮根,還是得靠讀書。為了讓後輩們不吃二茬苦,黃大發對教育十分上心。“有了文化,村裏就能發展快些,即使出門打工,工資也高點。”

  在黃大發帶領下,村裏的小學多次遷址,校舍條件不斷改善。特別是在1997年,黃大發爭取鄉政府支援4萬元,多次協調土地,將學校由偏遠的高家坳搬遷至人口相對集中的艾子田上寨,建成磚木結構的校舍3棟。

  時任村小代課教師的徐國棋告訴記者,“新學校學生上學路途縮短了,教室也更寬敞了,代課教師也增加到6人”。

  黃大發的兒子黃彬權當時也是學校的代課教師,因為收入微薄,黃彬權便到周邊去打工,“打工一天能掙60元,做代課老師一個月才有90元5角。”知道消息後,黃大發給兒子做工作,最終將其叫了回來,繼續代課。

  在村小原校長徐開禎老人的記憶中,每到新學期開學時,黃大發都會來學校查看學生報到情況。“沒來上課的,他都會幫忙到府催。”

  當時,村小只有一間廁所,黃大發就自己掏錢買來水泥、石灰,帶領兩個女兒又修了一間廁所。

  如今,村裏的小學在愛心人士的幫助下,已變成佔地1500多平方米、教學設施完備的重點村級學校,在校學生50多人,“除了本村的,還有不少周邊村子的。”在黃大發的重視下,僅百餘戶人家的草王壩,已經走出了23名大學生。“現在我們草王壩是個出讀書人的地方。”

  “黨員身份和責任,時刻不敢忘”

  “心中要時刻想著群眾,多為群眾做點事。”村裏的事情,黃大發卻幹得比誰都起勁。入黨時,黃大發就決心“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到底,當好群眾勤務員,不怕犧牲、不怕困難”。

  當年為了讓“大發渠”儘快立項,黃大發身著單薄的衣裳、穿著破膠鞋,從草王壩用兩天時間,冒雨步行200多公里趕到縣城,找水利部門。“見到他時,嘴唇都凍烏了。”原遵義縣水利局副局長黃著文對當時的情形記憶猶新。

  58歲的村民唐恩良告訴記者,當年為了砍出一條電線線路,黃大發總是衝在最前面,“衣服都被刺破了”。

  修水渠用的水泥堆得像山一樣高,但掉落的水泥,黃大發總要仔細清掃入庫。妻子徐開美至今仍記得,當時家裏的灶臺壞了,讓黃大發拿點水泥來修補一下,都被斷然拒絕。

  ……

  2004年,年近古稀的黃大發從村黨支部書記的崗位退下來,但他離崗不離職,仍然時刻關注村子的發展,“雖然不是支部書記了,但我還是共産黨員,黨員的身份和責任不敢忘”。如何讓群眾過上好日子,是黃大發這名有著近50年黨齡的老黨員思考得最多的問題。

  2014年,平正民族鄉黨委召開會議,作為離職村幹部的黃大發在會上發言時,將村裏面臨的問題、今後發展的方向,説得有條有理,讓鄉黨委書記張文富暗生敬意,“沒想到一位老黨員還能有如此深入的思考,佩服”。

  去年,黃大發外出參觀時,看到新農村的新氣象,回來便建議村裏調整産業結構,目前650畝胡柚已經種下地,“再過幾年,就能有收益”。

  時至今日,黃大發為之脫貧奮鬥了一生的草王壩仍是播州區最偏遠、最貧困的地區之一,脫貧任務還很艱巨。可喜的是,一系列打基礎、管長遠的發展項目正加緊實施,黃大發夢想的實現,指日可待。(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記者 王新偉 吳秉澤 王荊陽)

(責任編輯:符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