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看中經經濟日報微信中經網微信

遲福林:在供給側改革中釋放需求潛力

2017年04月21日 07:21   來源:中國經濟網—《經濟日報》   遲福林

  我國是一個轉型中的大國,內需潛力巨大。這是一個符合國情的大判斷,也是符合發展趨勢的大判斷。未來幾年,我國經濟轉型的時代性趨勢明顯、階段性特點突出,無論是産業結構、消費結構、城鄉結構以及外貿結構都將發生歷史性變化。抓住這些趨勢性變化釋放內需潛力和經濟增長潛力,是我國經濟增長的突出優勢。

  其一,在産業結構方面,服務業佔比有可能由2016年的51.6%提高到2020年的58%至60%,基本形成以服務業為主導的産業結構,由此將催生巨大的服務型消費需求。

  其二,在城鎮化結構方面,2016年,我國戶籍人口城鎮化率為41.2%,與我國進入中高收入階段的發展要求不相適應。加快推進人口城鎮化進程,常住人口城鎮化率有可能由2016年的57.35%提高到2020年的60%以上,同期戶籍人口城鎮化率有望由41.2%提高到50%左右,基本形成人口城鎮化的新格局,由此將釋放城鎮化所蘊含的巨大內需潛力。

  其三,在消費結構方面,我國正處在消費結構升級的重要拐點,農村居民服務型消費佔消費總量的25%左右,城鎮居民的服務型消費佔消費總量的比重約40%。到2020年,我國農村居民服務型消費佔比將提高到35%左右,城鎮居民將提高到50%左右,消費對增長的貢獻率基本穩定在65%左右,初步形成消費拉動經濟增長的新格局。

  在這樣的大背景下,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重大任務之一是釋放巨大的內需增長潛力。正如今年《政府工作報告》提出的,“我國內需潛力巨大,擴內需既有必要也有可能,關鍵是找準發力點”。我認為,這個“發力點”就在於要以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釋放內需潛力。有以下幾點需要引起注意。

  □ 減稅降費要取得實質性進展

  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提出了一系列減稅降費措施,明確全年再減少企業稅負3500億元左右、涉企收費約2000億元。這一舉措很有意義。目前,我國現行的稅收結構同實體經濟發展尤其是經濟轉型不相適應的矛盾日益突出。雖然我國總體稅負在全球並不算很高,但是稅收結構不合理是一個值得引起高度重視的問題。當前,減稅降費的空間仍然很大,尤其是制度性交易成本還有很大的縮減空間。未來,減稅降費要取得實質性進展,要切實降低實體企業稅費成本,從而實實在在地增強實體經濟發展的內生增長動力。

  □ 推進服務業市場開放

  當前,我國居民的消費結構正在發生重要變化,消費需求與消費供給不相適應的矛盾較為突出。客觀講,這與服務業市場開放滯後相關聯。當前,開展新一輪服務業綜合改革試點,支援社會力量提供教育、養老、醫療等服務,推進服務業市場開放,乃大勢所趨。

  現在,全球自由貿易的焦點在服務貿易,如果服務業市場開放滯後就會制約服務貿易發展,這也是我國服務貿易國際競爭力不強的主要原因。在經濟全球化新的大背景下,我國開放轉型到了以服務貿易為重點的開放新階段。即從過去以貨物貿易、投資出口拉動為主的開放轉到現在以服務貿易為重點的開放。儘管2016年我國服務貿易佔比已達到18%,但與全球平均水準尤其是與發達國家相比,差距仍很大。服務業市場開放是服務貿易發展的重要條件和基礎。目前,我國服務業市場的開放程度僅為50%左右。當前和今後一個時期,要加快服務業開放步伐,建議要儘快形成服務業市場開放的行動計劃,以適應全球經濟競爭的需要,並適應全社會消費結構變化的需求。

  □ 深化農村土地制度改革

  深化農村土地制度改革是釋放內需大市場的重點所在,是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重大任務。今年《政府工作報告》提出,穩步推進農村集體産權制度改革,深化農村土地制度改革試點,賦予農民更多財産權利。從實際情況看,深化農村土地制度改革主要涉及兩大問題:一是農民土地承包權。《關於完善農村土地所有權承包權經營權分置辦法的意見》中明確提出,“不論經營權如何流轉,集體土地承包權都屬於農民家庭”“土地承包權人對承包土地依法享有佔有、使用和收益的權利”。二是農民宅基地。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保障農戶宅基地用益物權,改革完善農村宅基地制度。按照這一要求,需要進一步完善農民宅基地的統計和登記工作,賦予其佔有、使用、收益、轉讓、抵押、繼承等在內的完整權利,探索農民增加財産性收入渠道。

  □ 加快推進國有企業改革

  國有企業改革的根本目的是解放和發展生産力,更好服務經濟社會發展大局。當前,國企改革已經進入全面攻堅階段,必須堅持問題導向,圍繞服務大局,儘快在重要領域和關鍵環節取得新突破。“要以提高核心競爭力和資源配置效率為目標,形成有效制衡的公司法人治理結構、靈活高效的市場化經營機制”“深化混合所有制改革,在電力、石油、天然氣、鐵路、民航、電信、軍工等領域邁出實質性步伐”“推進國有資本投資、運營公司改革試點”……都是加快推進國有企業改革需要重視的幾個問題。今年,在一些重要的國有壟斷行業將推出一批重要項目,實現混合所有制改革的實質性突破。建議出臺國有資本的所有權、投資權、運營權開放的具體方案,為企業層面實行公司治理結構提供重要條件,提高國有資本品質效率,深入推進國企國資改革。

  如果2017年能在以上四個方面的改革中有重要突破,擴大內需就大有希望。在我看來,擴大內需是我國保持未來中長期發展最突出的優勢,不僅是“必要”和“可能”的問題,而且是需要下大功夫來解決的重大問題,是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重大任務。未來,要在擴大內需上採取一些更重要的舉措,從而在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中真正釋放需求潛力。(原文來源:經濟日報 作者:遲福林 中國(海南)改革發展研究院院長)

(責任編輯:梁靖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