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看中經經濟日報微信中經網微信

"超級滲坑"周邊癌症多發 8米深井水是紅色

2017年04月21日 09:05   來源:澎湃新聞   

  當地村民近年癌症多發,一位肺癌患者在住院治療。

  航拍下的“超級滲坑”,污水呈紅黑色,像是一塊塊傷疤,清晰地出現在河北大城縣和天津靜海區的大地上。

  4月18日,民間環保組織發佈的《華北地區發現170000平方米超級工業污水滲坑》的圖文報道稱,讓人觸目驚心。

  4月19日,深一度記者趕赴南趙扶鎮南趙扶村探訪。該村村民介紹,滲坑形成于村內磚廠多年取土和村民挖土,而坑內污水則來源於本地企業的早年排污和四五年前出現的異地企業偷排。

  南趙扶村多位村民表示,污水滲坑對當地的影響,主要是氣味和水污染,而“村裏的癌症發病率越來越高。”南趙扶村村民馬金才説。

  目前,廊坊市、大城縣已對相關責任人停職處理。

  18日民間環保組織曝光的“超級滲坑”。 供圖/向春

  坑水像稀釋後的深藍墨水

  4月19日,廊坊市網際網路信息辦公室在微信公眾號“廊坊發佈”,就污水滲坑一事做出説明時提到,被舉報的一大一小兩個滲坑,分別是原南趙扶磚廠滲坑和原化肥廠滲坑。

  在河北省大城縣津保路南趙扶鎮南趙扶村段北側約200米處,記者發現了3個相鄰的污水坑。此處,即是原化肥廠滲坑所在。

  其中,西側的水坑,約有四分之一個足球場大小。坑內積水猶如稀釋後的深藍色墨水。整個水坑北側積水深,南側積水淺。坑中淺水區域,裸露出的土地上,長滿了細高的褐色雜草。

  沿土路向東,緊跟著出現了一塊面積約為一個籃球場的死水坑。坑內積水錶面漂浮著密密麻麻、形狀不一的塊狀黃色泡沫。臨近能聞見一股淡淡的異味。記者用空瓶對該水坑取樣,發現此處積水為淡黃色。

  而3個水坑中,屬東側的水坑積水最多。該水坑坑道深約3米,約有三、四個籃球場大小。水坑內有不少積水,水質相對較清,但靠近水塘邊緣地帶仍有幾處深色近似油污的痕跡。

  在該水坑邊的高地上,立著一塊木牌。上面寫——“此處污水坑正在治理中嚴禁人員靠近及使用否則後果自負”。木牌的落款為南趙扶鎮政府,時間為2015年5月。

  而南趙扶磚廠滲坑,則位於此處以北約一公里處。記者探訪發現,磚廠滲坑係連片污水坑,由多個足球場般大小的水塘組成。一眼望去,整個水面呈淡黃色,而在水塘的邊緣,水色更為明顯,呈暗紅色。靠近水塘,即能嗅到一股淡淡的酸味。

  當地一處滲坑前,立有“正在處理中”的告示牌。

  歷史排污與異地偷排

  散佈于南趙扶村各處的水坑從何而來?

  69歲的村民孫少錦回憶,南趙扶村在上世紀80年代初建起了集體性質的磚廠後,便開始在村中挖地取土。雖然磚廠在2000年被外界承包,但在村中挖土卻並未終止。

  62歲的村民張老漢也向記者表示,當年全村9個生産小隊,每隊拿出200畝地供磚廠取土。而終因污染過大,磚廠在去年被關停拆掉。

  “除了磚廠取土,村裏也挖土賣錢,還有村民建房也挖土用於墊平樁基。”村民徐俊強説,正因如此,村內才出現了多個土坑。

  記者走訪發現,除了上述污水水坑,南趙扶村至少還有5處水坑水質較為清澈。不少人駕車或騎摩托車趕來在水坑裏釣魚。其中最大的一處,位於南趙扶中心小學西北約一公里處,該水坑至少有4米深,面積與一個足球場相當。風一吹,坑中積水便泛起清透的波紋。

  為何有的水坑變成了污水坑?現年60歲的村民馬金才表示,儘管現在周邊沒有了工業排污企業,但在早年曆史上村裏有過一個磷肥廠,還挖了一個土坑排污。上世紀70年代,磷肥廠一墻之隔的地方,建起了一個化肥廠。大約20年前,化肥廠和磷肥廠停了,廠房被周邊的電鍍廠租用,繼續向土坑內排污。

  村民孫少錦介紹,電鍍廠排污大約是在2000年。因為污水弄壞了村民的玉米和芝麻,電鍍廠為此賠償了相關村民好幾次。

  “賠完了接著排。”孫少錦這樣對深一度説。馬金才回憶,直到一兩年前,電鍍廠才被關閉。

  除了電鍍廠排污,多位南趙扶村村民還表示,大約在四年前,開始有周邊企業在夜裏用罐車運來廢酸,偷偷往村內的磚廠土坑和電鍍廠滲坑裏排放。

  “村民曾在三年前攔過一次車,給村民了一些錢,又接著倒。”馬金才説。

  孫少錦證實,半夜偷排的企業也曾被村民舉報至縣環保局——“記不清是罰了200萬還是400萬。”

  但可以確定的是,南趙扶村污水滲坑的形成,與非法傾倒有關。

  據新華社報道,2013年3月,大城縣政府部門就曾接到群眾舉報,獲悉有人在此處滲坑傾倒污染物,致使水質污染。經公安、環保部門調查,滲坑污染係旺村鎮馬六郎村李永奎、李錫展叔侄兩人于2011年至2012年將從外地拉來的廢酸傾倒進坑塘所致。2013年8月,大城警方將李錫展抓獲歸案。經調查,犯罪嫌疑人李錫展供述傾倒廢酸3噸,李永奎傾倒廢酸3.1噸。

  一處滲坑的水體顏色明顯發黑。

  碧水源:治污難度超乎預料

  面對污染嚴重的超級滲坑,當地政府也啟動了治污工程。2014年3月,經過調查比較,大城縣相關部門選定龍淼公司對磚廠滲坑進行治理,選定碧水源公司對化肥廠滲坑進行治理,後因未達到治理要求,將碧水源公司訴至了法院。

  在接受深一度採訪時,廊坊市碧水源環保設備有限公司經理王衛華表示,在與當地政府簽訂合同前,曾到滲坑所在地考察,由於經驗不足,無論是政府還是公司確實沒有對滲坑污染情況進行準確評估,更沒有預料後期的多次反覆。

  據王衛華介紹,在2014年的考察中,滲坑周圍有草,水呈黑綠色,有強烈的刺鼻味,pH值當時檢測有4點多。滲坑周邊有十幾戶人家,周邊沒有企業,也沒有發現有排污口,污染源是酸、重金屬和磷。

  王衛華表示,該公司起初採用生化法進行治理,三個月後滲坑pH值和氣味都明顯改善,顏色也有所變淺。但在兩個月左右後,滲坑出現了第一次反覆情況。

  “就是水測試降解的時候,它的酸又氧化回來了,這超出了我們的預料。”王衛華認為,原因在於2014年評估時只是在岸邊考察,當時預估的淤泥只有十幾釐米,實際有的地方深達1米多。出現反覆的另一個原因則是污水的濃度和之前判斷的完全不同,沒有過多考慮重金屬、酸之類的。

  王衛華説,此後該公司提出了成本更高的治理辦法,並向鎮政府説明瞭原因和方案。“但當時縣裏面為了這個事情就準備了這麼多資金,當時我們評估了一下這麼做大概多少錢,結果差的太多,就否定了。讓先這麼治,一次不行就再治,但沒想到,反覆4、5次”。

  後來,該公司財務找到王衛華,説資金超得太多。王衛華請求南趙扶鎮起訴公司,退出該項目,“鎮裏面一直很理解的”。

  而對於大城縣人民政府公告中提到的另一家“龍淼公司”,深一度記者在企業資訊網站上搜索,查詢到河北龍淼環保工程有限公司和河北龍淼環保工程有限公司石家莊分公司兩家企業。但致電兩家公司,他們均否認與大城縣人民政府曾有過合作。

  河南省社科院工業經濟研究所副所長樊萬選告訴深一度,滲坑的廢酸中的有機物種類複雜,凈化難度大;經化學反應可能生成混酸等,這些問題都給廢酸的綜合治理帶來了很大困難。

  當地村民站在一處滲坑前。

  癌症多發 疑與污染有關

  隨著污水滲坑的形成,村民們感到,水和水空氣都被污染了。

  “打井8米左右,出來的水都是紅色的,淺層水全被污染了,我們只能吃深層水,很多人家乾脆買桶裝的純凈水喝。”南趙扶村村民張老漢説,為此村裏人意見很大。

  村民馬永輝家中就長期飲用著桶裝純凈水,但做飯仍需用到家中的井水。據其介紹,雖然不少年輕人購買了純凈水,但對村裏大部分老人來説,仍不得不靠井水生活。

  村民孫文正表示,2015年曾有村民用磚廠滲坑中的水澆玉米,結果玉米全死了。

  除了水質,村民們也察覺到空氣的異樣。“每到陰天,空氣中的異味就相當大,始終散不出去,尤其在夏天最嚴重。”馬金才説。

  村民們並非沒有想過自救。

  “2015年,我們帶著水樣,先後找到縣環保局、市環保局和省環保廳。”徐俊強表示,他與孫文正、馬金才等人,作為全村3700余人的代表,向有關部門舉報。

  據“廊坊發佈”介紹,大城縣曾于2014年3月,選定了兩家公司分別對磚廠滲坑和化肥廠滲坑進行治理。

  “我們也見過有人往水裏撒白灰。”馬金才説。

  最近七、八年,村民們開始發現,村裏得各種癌症的人越來的越多。

  “這些年村裏死人,70%都是因癌症死的。”村民張老漢説,他的弟弟就在54歲時死於食道癌。

  2015年秋,孫少錦現年72歲的老伴孫金鳳被查出患有中晚期肺癌。如今孫金鳳仍在大城縣接受治療。與她相隔數間的病房裏,則躺著同村同患肺癌的陳老太。

  更有甚者,一家人中就有三、四位親人患上癌症。

  在南趙扶村周邊水塘釣魚的41歲的王先生介紹,他妻子生活在南趙扶村的叔叔、姑姑及姑姑的兒媳,均被查出了肺癌、腸癌等癌症,“生命垂危”。

  “從今年春節到現在,已有五、六個人因癌症而死。”馬金才説,自己的大哥、二哥、二嫂和三哥生前都患有癌症。村內癌症高發,村民們為此紛紛懷疑,與村內污水滲坑有關。

  讓村民們更擔心的是,村內的癌症發病率似乎正在攀升——“村裏30多歲得癌症死的有好幾個。”

  村民張紅旗的妻子在去年因子宮癌去世,卒年40多歲,還留下一個10多歲的兒子。

  此外,深一度記者從天津靜海區區委宣傳部工作人員處了解到,此次曝光出的天津靜海地區滲坑,是上世紀七八十年代由磚瓦廠取土形成。由於當時一些企業違法偷排污水、傾倒廢酸導致污染嚴重。該工作人員介紹,靜海區不止有一個滲坑,像類似的滲坑其他的鄉鎮也曾出現。

  除了已治理的18個滲坑,該工作人員告訴記者,靜海區目前在全區開展排查工作,推進滲坑治理工作,環保部相關的調查組于昨天進駐到靜海區。對於治理過程出現的反覆以及此次問題的出現,該工作人員稱,“我們不否認工作進度慢的問題,如果我們工作特別到位也不會出現這樣的問題,這個錯誤我們也是承認的。”

  (原題為《 “超級滲坑”周邊村民:8米深井,打上來的水都是紅色的》)

(責任編輯:孫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