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看中經經濟日報微信中經網微信

專家解讀“金融穩定委”:一行三會合併被證偽

2017年07月17日 07:34   來源:中國經濟網   

  中國經濟網北京7月17日訊 (記者 馬常艷)上週末召開的,被稱為金融界最高規格會議的第五次全國金融工作會議釋放出諸多信號,引發業界高度關注。在金融監管方面,會議提出“加強金融監管協調、補齊監管短板”,“加強功能監管,更加重視行為監管”,設立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接受中國經濟網記者採訪的專家分析認為,第五次全國金融工作會的召開標誌著中國金融發展進入了一個新階段,在金融監管方面的部署以及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的設立,意味著金融強監管時代來臨。

  強金融監管時代來臨

  全國金融工作會議自1997年起,一般每五年召開一次,至今已經開過四次。金融監管議題一直是金融工作會議的重要議題。

  中國社會科學院學部委員、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理事長李揚指出,第五次全國金融工作會,標誌著中國的金融發展進入了一個新階段。如果説,過去歷次金融工作會都將金融發展作為未來改革和發展為主要任務,這一次,防範風險和加強監管顯然佔據了更為優先的地位。

  瑞穗證券亞洲公司董事總經理、首席經濟學家沈建光認為,金融危機以來的最新國際金融改革實踐以及中國金融市場的幾次風險爆發,以及多項現實衝突都凸顯了進一步推動金融監管體系完善的必要性。

  國家發展改革委國際合作中心首席經濟學家萬喆認為,全國金融工作會議提出的是未來金融工作的總綱要。本次會議回答了當前坊間最大的疑問,即加強監管是不是會深入推進。萬喆認為,監管是市場機制的錨,決定經濟均衡的落點,有效監管才能保證經濟的可持續運作及發展。市場發展到如今,舊有監管思維和框架已經不太能夠跟得上當前速度、體量和深度。此次金融會議再次強調加強監管,梳理秩序,為整體經濟的長足發展服務,這是為接下來的改革打了強心針。

  為何設立“金融穩定委”

  本次會議上提出設立“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引發輿論高度關注。

  交通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連平認為,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的設立可以克服監管之間的短板。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是國務院層面的權威決策機構,應該會由國務院領導擔任負責人,委員會的辦事機構可能設在央行。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不是諮詢機構,而是以問題為導向的專業決策機構,對於深化改革、金融協調監管將起到重要作用。之所以推出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是為了克服金融監管短板,加強金融監管的統籌協調。

  九州證券全球首席經濟學家鄧海清認為,之前市場傳聞的監管機構改革方案多數被證偽。此前市場預期“一行三會合併”、“雙峰監管”等監管機構改革方案,但從最終落地來看,採用了最符合中國實際的方案:在國務院層面設置統籌監管機構,一行三會仍然相對獨立。

  設立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是否會影響央行貨幣政策的獨立性?鄧海清認為,從政策初衷考慮,應當只是將央行的宏觀審慎監管職能納入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但在執行過程中,是否會削弱央行貨幣政策獨立性仍然值得觀察。

  中誠信國際信用評級有限公司研究院評級與債券部副總經理李詩、中誠信國際信用評級有限公司研究院首席經濟學家辦公室副主任袁海霞在接受中國經濟網記者採訪時表示,要防範系統性金融風險,必須加強監管協調。這意味著各部門之間,中央和地方之間,要協同合作,控制政策收縮的整體節奏和力度,避免政策過於集中、收縮力度過大引發市場恐慌的“監管踩踏”情形發生。本次會議上提出“設立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正是為防範金融風險明確了頂層設計的牽頭人,而“加強協調,突出功能監管和行為監管”則是為了減少監管盲區,實現對金融業務監管的全覆蓋。同時提出強化監管問責,把監管責任落實到金融監管部門和地方政府,避免事後的責任推諉。

  海通證券姜超認為,本次金融工作會議提出,設立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強化人民銀行宏觀審慎管理和系統性風險防範職責,其實是邁出了走向混業監管的第一步,有望補上分業監管的漏洞,未來所有金融業務都要納入監管,強化金融監管的專業性、統一性、穿透性,意味著影子銀行的發展將全面受限。而金融監管部門要努力培育恪盡職守、敢於監管、精於監管、嚴格問責的監管精神,形成有風險沒有及時發現就是失職、發現風險沒有及時提示和處置就是瀆職的嚴肅監管氛圍,意味著金融強監管時代來臨。

(責任編輯:梁靖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