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看中經經濟日報微信中經網微信

繽紛旅行箱:把夢和歡喜裝進行囊

2017年08月12日 07:18   來源:中國經濟網—《經濟日報》   

  ① 旅遊熱的興起,以及外出求學人數增多、商務差旅頻繁,都刺激著人們對旅行箱的需求。旅行箱已經成為今天人們工作、出差、旅行的標配。

  ② 個性時尚的旅行箱最受市場歡迎。

  ③ 旅行箱除了注重實用功能,更加注重美觀堅固。

  ④ 旅行箱的變化折射出百姓生活方式和消費理念的大變化。經濟日報記者 翟天雪攝

  旅行,意味著換一種生活方式,輕鬆、無壓力地生活一段時間,這是很多人的夢想。但在出發前,還是先來分享一則與旅行有關的廣告。

  “我能感受到你按捺不住的衝動。你迫不及待地想要到處走走,去感受這個世界……我能做的就是永遠陪伴在你身邊,直到時間的盡頭,空間的盡頭。我一直在默默地等你,等你發現我,等你帶我走。”能猜到是什麼嗎?答案就是,旅行箱。

  當你在旅行途中的時候,其實也正帶著你的旅行箱一起完成一場大秀。

  個性化帶來“高顏值”

  數據顯示,2016年至2020年,全球箱包市場年複合增長率將達6%。促成這一結果的直接誘因,就是“宅不住”。以我國為例,預計2017年國內旅遊人數達到48.8億人次,同比增長10%;出境遊人數達到1.27億人次,同比增長4%。旅遊熱的興起,再加上外出求學人數增多、商務差旅頻繁,都刺激著人們對箱包特別是旅行箱的需求。同時,當旅行箱漸漸成為生活必需品,其“顏值”也有了很大不同。

  在天津一所高校任教的姜小墨,還記得當年陪同學去買旅行箱的經歷。“因為想買一個旅行箱作為結婚紀念日禮物送給同學的父母,希望他們能多出去走走。所以,我們在商場裏轉了好久,最終選了一款24寸、深棕色、有暗格紋路的真皮旅行箱。當時看起來特別大氣,可若放到現在,顯得就土氣了。”

  的確,如今的旅行箱早已拋棄了呆板沉悶的“氣質”,變得更有個性。從適用人群看,航空人員和商旅人士的旅行箱沉穩端莊,與其工作環境十分相稱;小朋友的旅行箱不僅充滿童趣,還能當作小車,騎在上面滑來滑去地玩耍;電影及電視製作人員、專業攝影師也有專屬“防水旅行箱”,為高敏感物品提供無懈可擊的保護。從材質看,輕量航空鋁材、聚碳酸酯、混合帆布、硬化纖維板都被用來製作旅行箱,目的就是減輕自重。從外形和顏色看,大弧面設計、鑽石面切割、多凹槽拼接,復古紅、薄荷綠、冰島藍、紳士黑……總之,不再只是長方形或正方形、黑或灰的世界。

  當然,有些年輕消費者覺得這樣還不夠個性,又打起了貼紙主意,“90後”的劉驄就是其中的高手。“旅行箱以單色為主,在機場或火車站難免‘撞箱’。有了貼紙就不一樣了,根據自己的喜好隨意搭配圖案,就能打造出只屬於自己的獨創旅行箱。”他説,有些品牌的旅行箱還會贈送貼紙,拉出去特別酷。

  追求個性化是當下旅行箱消費的一種趨勢,但同時也帶來了一個問題——不同的場景需要不同大小、顏色的旅行箱,但錢不夠多、家裏空間不夠大,怎麼辦?有人從中發現了商機,出租旅行箱。某寶上就有專門提供租箱服務的店舖,支付相應金額的保證金,租賃使用指定款式對應尺寸的旅行箱,訂單完成後還可申請退回保證金。“雖然現在租箱子的人還不多,但卻是個探索的方向。”客服人員告訴記者。

  減裝化孕育“深內涵”

  有了顏值,還需有內涵。對旅行箱來説,“內涵”自然指的是其中裝載的行李。可別小看旅行箱的這份“內涵”,它背後反映出的可是百姓生活方式和消費理念的大變化。

  邱林,廣東羅定人,典型的南方姑娘。大學時,北上到了天津,只為看看想了很久的雪。大一寒假來臨前,她不僅實現了看雪的願望,還愛上了當地的各種小吃和美食。“因為當時爸爸媽媽還沒有去過天津,我就想把我吃到的好吃的東西也帶給他們嘗嘗。所以,大學第一個假期回家時,我的箱子裏裝了不少吃的,手上還拎著一些。假期結束回天津的時候,從家裏帶了些特産,又把箱子填滿了。”邱林説,現在就不用這麼麻煩了,父母或朋友需要什麼,網上下單、在家收貨就可以了。

  邱林旅行箱“內涵”的變化,體現的是所謂“減裝化”的第一個“減”。雖然現在有些年長的消費者仍然喜歡背回很多旅行目的地的美食,他們覺得身體力行的流通才是更有意義的互通有無,但越來越多的人還是選擇減裝回程,象徵性地裝上一兩樣,給家人朋友嘗一嘗,若真的對胃口,再從網上訂購。旅行箱因此空出來的地方,他們會放上一本近期喜歡的書或一雙舒適的鞋子,讓自己的旅程更愜意。

  此外,“減裝化”還有一層含義,這更多地體現在出境遊中。

  2015年,日本某媒體曾經採訪了15個中國旅遊團,發現在中國大陸游客的購物清單中,旅行箱排名第一。原因是,由於在日本爆買了太多的東西,帶過來的旅行箱早已裝滿,不得不再買一個。“現在,這樣的情況已經少了很多。”王可心説。

  王可心畢業後就到了日本工作、生活。她説,在日本的各大賣場,雖然有很多拉著空旅行箱購物的顧客,但其中大多是做代購生意的,已經很少有如此購物的普通遊客了。“代購渠道越來越多,國內産品的品質和品牌越來越好,甚至有些還超越了傳統的國際大牌,這讓很多遊客放棄了之前的爆買節奏。”

  當然,即便電子商務已經如此發達,卻也總有一些東西是只有到了旅遊目的地才能買到的。於是,美國一代購平臺推出一種新模式,即利用遊客旅行箱的閒余空間,把目的地地區購物者發佈在其平臺上的所需物品隨行帶到目的地,當面交接,支付方式則是類似支付寶的第三方平臺。雖然我國市場上暫時還沒有這樣的代購方式,但若真有這樣做的,或許也是個不錯的創業點。

  智慧化凸顯“精頭腦”

  “你週游世界,家人也不在身邊,你唯一能依靠的就是你自己,還有你的行李。”上世紀90年代經典好萊塢電影《魔島仙蹤》裏,經驗豐富的旅行箱售貨員對男主角這樣説。當然,還有一種更糟糕的情況,就是你連旅行箱都弄丟了,你只能依靠你自己。而且,如此糟糕的情況,恐怕很多人都經歷過。

  我們常説,消費者的需求就是市場的追求。消費者有解決防止旅行箱丟失的願望,生産廠商即對旅行箱賦予重新想像,拿出了智慧化方案。業界領先的製造商新秀麗,以及收購了經典旅行箱品牌日默瓦控股權的法國奢侈品牌酩悅軒尼詩—路易威登集團,都發佈了智慧旅行箱産品。在我國,京東平臺和小米公司也利用眾籌的方式,推出了各自的智慧旅行箱,其中,小米的智慧旅行箱還摘得了由德國漢諾威工業設計論壇每年定期評選的iF工業設計獎。

  這些智慧旅行箱,在功能上有著相似之處。比如,防丟失,內置感應器,當你離開旅行箱的距離超過一定範圍時,發出提醒警報,或利用APP顯示的信號熱度圖,幫助你迅速找回旅行箱;可充電,內置充電寶,為手機、平板電腦充電;自動稱重,內置感測器,當提起旅行箱時,通過APP顯示箱子重量,同時告知是否超過機場規定。此外,還有手機操控上鎖解鎖、記錄飛行距離,等等。

  但是,如此炫酷的功能,還是讓對一切電子設備都感興趣的陳偉發現了漏洞。“旅行箱一旦增加了電池,就相當於多出一塊移動電源。移動電源是不能托運的,而且民航規定嚴禁攜帶未標明額定容量的移動電源上飛機。如果智慧旅行箱的電池是隱藏式的,就一定會給安檢帶來麻煩。另外,上面提到的這些‘智慧’功能都是需要用電的,出門旅行前還要像給手機充電一樣,給旅行箱充滿電。對有些人來説,程式更繁瑣了。”陳偉説,還有一些功能似乎是為“智慧”而“智慧”,就像手機操控上鎖解鎖,並沒有比手動上鎖解鎖方便多少,消費者其實是用更多的錢購買了一個用處不大的功能。

  那麼,你會考慮買一個智慧旅行箱嗎?陳偉的回答是,暫時不會,看看再説。這或許也代表了大多數消費者的態度。所以,作為一件新事物,智慧旅行箱要走的路還很長。(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記者 牛 瑾)

(責任編輯:梁靖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