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看中經經濟日報微信中經網微信

經濟日報:民族文字活起來

2017年08月13日 06:09   來源:中國經濟網—《經濟日報》   

  ? 這些珍貴的典籍,真實地記錄了各民族的發展歷程,煥發著中華民族傳統文化的璀璨光芒

  ? 民族古籍工作不僅要埋頭于故紙堆的案頭整理工作,更要讓民族古籍走近大眾

  東巴文、彝文、西夏文、契丹文、女真文、水文……走進“民族遺珍 書香中國——中國少數民族古籍珍品暨保護成果展”全國巡展(北京站)展示廳,18種少數民族文字仿佛穿越時空來到觀眾面前。前不久,少數民族古籍珍品首次亮相中國國家博物館,讓觀眾近距離感受那些珍貴文獻的魅力,真實再現了中華各民族共建家園、手足相親的發展歷程。

  燦爛的民族瑰寶

  “快看,這是在寫什麼呢?”“這是字嗎?怎麼像是在畫畫?”……在展覽現場,來自雲南麗江東巴文化研究院的東巴畫非遺傳承人陳四才,身著民族傳統服裝展示書寫東巴文,吸引了不少觀眾駐足觀賞。

  利用暑期帶孩子來北京遊玩的張先生被這種奇特的象形文字所吸引,足足看了半個多小時。他拿著陳四才用東巴文書寫的“吉祥如意”字畫,興奮地對記者説:“真的很震撼。可能我看不懂具體寫的是什麼,但是卻感受到了它千百年來傳承的那種精神。”

  除了東巴文字,不少參觀者還對其他展出的少數民族古籍珍品産生了興趣。比如,迄今發現的抄寫年代最早的彝文古籍《六部經書》【明嘉靖四十四年(1565年)李芳抄本】、壯族學習漢字的工具書《三千書》(清抄本)、現存年代較早的西雙版納老傣文貝葉寫本《大藏經》(清代貝葉經)、我國刊行的第一部大型滿漢語文詞典《大清全書》【清康熙二十二年(1683年)京都宛羽齋刻本】等。

  國家民委全國少數民族古籍整理研究室主任李曉東介紹説,此次展覽精選了現存少數民族古籍中具有代表性的珍貴原件,多為入選《國家珍貴古籍名錄》項目的珍品,共178冊(件),其中含中國國家圖書館提供的30件展品。此外,展覽還展出了部分省區30多年來整理出版的少數民族古籍大型出版成果16種、1000冊和全國少數民族古籍工作成果展示板31幅。

  嚴峻的保護現狀

  “‘民族遺珍 書香中國’巡展只是少數民族古籍保護工作的集大成成果之一。這些珍貴的典籍,真實地記錄了各民族的發展歷程,煥發著中華民族傳統文化的璀璨光芒。”李曉東介紹説。

  少數民族古籍,是指中國現在的55個少數民族以及古代少數民族在歷史上形成的文獻典籍、碑刻銘文和口傳資料等。與漢文古籍相比,少數民族古籍文種更加豐富,多達20多種;內容更加廣泛,種類更加多樣;載體更加特別,除了傳統的紙張,還有竹簡、布帛、獸皮、貝葉、金石、木質、口耳相傳等。

  記者了解到,從1984年全國少數民族古籍整理出版規劃小組成立以來(1989年正式更名為國家民委全國少數民族古籍整理研究室),30多年的少數民族古籍保護從無到有,取得了空前成就。“30多年來,我們搶救、保護了一大批瀕臨消亡和散藏在民間的少數民族古籍,其中含有大量孤本、珍本和善本,版本珍貴,品種繁多,內容豐富,民族特色濃郁。同時,配合有關部門對一些紙質脆變、蟲蝕蠹蛀的古籍進行了保存技術處理。”李曉東説。

  然而,我國少數民族古籍工作基礎薄弱,“救書、救人、救學科”依然是少數民族古籍工作的當務之急。李曉東坦言,傳承人不斷減少,傳承水準不斷下降,給少數民族古籍工作帶來了新的挑戰。比如,雲南現在保存有近千冊普米族古籍,但找不到能識讀這些古籍的行家。這些古籍正在成為無人能讀的“天書”。

  中國民族圖書館館長吳貴飆説,由於古籍修復對技術要求很高,一個師傅必須有5到10年的手藝,才敢把一本珍貴的古籍交給他來修復。而與漢文古籍修復不同,少數民族古籍修復還需要同時有一位懂這個文種、有一定研究水準的專家指導修復,這樣的話,修復起來就非常慢,一天也就能修復一兩頁。

  由此可見,對於少數民族古籍保護來説,人才至關重要。國家民委副主任李昌平表示,要積極培養少數民族古籍隊伍新生力量,加強高素質專業人才培養,在民族院校設立少數民族古籍專業,舉辦各種培訓;建立“國家民委少數民族古籍文獻人才培養與科學研究基地”,積極發展並完善分層次、多渠道的人才培養模式和人才儲備機制,大力提高少數民族古籍工作的整體水準。

  讓更多人了解

  然而,如何傳承與保護,卻是個大命題。李昌平説:“要真正實現‘文字活起來’的目標,廣大少數民族古籍工作者應當承擔更大的責任。”

  “現在很多古籍藏于深宮無人知,這就需要古籍工作者通過各種形式讓這些珍品走近大眾。其實,作為中華傳統文化的一種重要載體,少數民族古籍真實而生動地記錄了少數民族的歷史發展進程,蘊含著少數民族特有的精神價值、思維方式和想像力、創造力,是人類文明的瑰寶。它在長期傳播交流過程中,發揮了經世致用的價值取向和社會功能。”李曉東説。

  李昌平表示,在少數民族古籍宣傳過程中塑造亮點品牌,要通過品牌效應來吸引群眾關注,以此凝聚文化認同與國家認同,推進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建設。因此,要深入挖掘少數民族古籍資源中的獨特性內容,積極借助數字、資訊、網際網路等現代科技手段,對其進行有效開發,逐步探索將古籍保護與宣傳融入文化、教育、休閒、旅遊等體驗式消費新模式。

  為了讓少數民族古籍珍品永不消失,北京市民委副主任范寶認為,民族古籍工作不僅要埋頭于故紙堆的案頭整理工作,更要讓民族古籍“走出去”,依託展覽、傳統媒體和新媒體等展現形式,讓更多人認識、了解、熱愛民族古籍。(作者:鄭 彬 來源:經濟日報)

(責任編輯:符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