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看中經經濟日報微信中經網微信

【迎接黨的十九大】助力産融結合 服務實體經濟

2017年10月12日 05:41   來源:中國經濟網-《經濟日報》   

  ①

  ②

  圖① 百瑞信託聯合工商銀行成立百瑞富誠26號信託計劃,信託規模110億元,其中近80億元用於支援鄭州地鐵一號線建設項目。

  圖② 安信信託成立安信藍天3號新能源産業股權投資集合資金信託計劃,參與寧夏光伏電站項目設計。

  (資料圖片)

  黨的十八大以來,信託業憑藉制度安排上的靈活性和理財市場的成長性,不斷發揮金融對經濟結構調整和轉型升級的支援作用,服務實體經濟功能愈發明顯

  所謂信託,是指委託人基於對受託人的信任,將其財産權委託給受託人,由受託人按委託人的意願以自己的名義,為受益人的利益或者特定目的,進行管理或者處分的行為。簡言之,它以“受人之托,代人理財”為基本特徵。信託與銀行、證券、保險並稱為現代金融業的4大支柱。

  黨的十八大以來,信託業憑藉制度安排上的靈活性和理財市場的成長性,不斷鞏固其作為我國第二大金融業態的地位。2016年末,我國信託資産規模正式跨入“20萬億元”時代,成績喜人。

  當前,信託業正加速轉型升級,強化風險管理,回歸信託本源,在聯通資金、資本及實業3大方面,不斷發揮金融對經濟結構調整和轉型升級的支援作用,服務實體經濟功能愈發明顯。

  資産規模連上臺階

  數據顯示,截至2016年末,全國68家信託公司管理的信託資産規模達到20.22萬億元,同比增長24.01%。2017年上半年,這一數據達到了23.14萬億元,在整個金融業態中表現突出。

  回首近5年的發展歷程,信託業能取得這一成就實為不易。2012年末,信託資産規模僅為7.47萬億元。短短不到5年的時間,信託資産規模拾階而上,坐穩在金融部門中僅次於銀行業的第二把交椅。

  與此同時,伴隨著信託公司風險治理的完善,成本控制能力的提升,信託業的利潤總額也在持續上升。2016年末,信託業實現經營收入1116.24億元,利潤總額從2012年的441.40億元上升到771.82億元。

  行業資産規模和經營業績實現穩定增長,反映了市場對信託業制度的高度認可。從制度安排來看,一是業務上受《信託法》的規範,使其成為以信託關係經營受託理財業務的專業機構;二是管理上賦予對信託財産以廣泛的經營方式,使其成為能橫跨貨幣市場、資本市場和實業市場來配置資産的金融機構;三是客戶上引入“合格投資者”概念,使其成為專為機構客戶和高端個人客戶的理財機構。這種具備比較優勢的制度安排,使得信託業充分釋放出創新活力,最大限度地滿足客戶的多樣化理財需求。

  中國人民大學信託與基金研究所執行所長邢成認為,信託業在實現信託資産規模穩步增長的同時,還應繼續發揮好多層次、多領域、多渠道配置資源的獨特優勢,去通道、去鏈條、降杠桿,為實體經濟提供針對性強、附加值高的金融服務,成為服務實體經濟的重要力量和創造國民財富的重要途徑。

  服務實體能力提升

  “信託與實體經濟的發展是相輔相成的。實體經濟的健康生長,才是信託業務持續向前發展的‘生命線’。”平安信託董事長任匯川表示。長期以來,信託業管理的信託資産主要投向工商企業、基礎産業、證券投資、金融機構和房地産5大領域,但其內部結構變化則順應國家加大金融支援實體經濟的政策導向。

  工商企業是最大的實體經濟部門。近年來,資金信託對工商企業的配置比例逐步上升,目前已成為信託資産的第一大配置領域。截至今年6月底,信託資金流向工商企業有5.15萬億元,同比2016年上半年的3.62萬億元增長了42.18%,比今年1季度末多增加4261.55億元,是5大領域中增長最快的。在5大投資領域中,流向工商企業的5.15萬億元佔總體比例達到26.24%,同比去年上半年末的23.64%上升2.6個百分點。

  復旦大學信託研究中心主任殷醒民表示,“信託業通過不斷分析經濟和金融形勢,準確判斷實體經濟部門之間對融資需求的細微變化,積極採取有效行動增加對工商企業的信託資金數量。”

  2012年至2016年,投向工商企業的信託資産餘額分別為1.86萬億元、2.90萬億元、3.13萬億元、3.31萬億元、4.33萬億元;投向基礎産業的信託資産餘額分別為1.65萬億元、2.60萬億元、2.77萬億元、2.63萬億元、2.73萬億元。任匯川認為,未來信託公司要通過開展投貸聯動、債轉股等業務支援實體産業的發展,通過並購基金促進落後産能轉型升級,通過資産證券化盤活市場流動性,更好地將社會閒置資金引入實體經濟領域。

  轉型與監管並舉

  隨著經濟發展步入新常態,信託業在資産規模不斷擴大的同時,還需加快業務轉型,調整在傳統投資領域與新興投資領域的佈局,並著力防範風險。

  邢成認為,傳統投資領域中,並購重組、政府與社會資本合作(PPP)等方面,信託資産投資將會持續增加。信託公司應挖掘金融服務優勢與政府建立産業投資基金,有效對接資産運用端和資金來源端。新興投資領域,當前消費信託、公益(慈善)信託、綠色信託發展較快,信託公司應與慈善基金會充分合作,開發慈善信託産品,並參與到土地經營權確認和流轉環節,發揮制度優勢,提高農業資源的流動性和利用效率。

  此外,伴隨居民財富的快速積累以及營改增試點,財産信託、事務類信託有望迎來更廣闊的發展空間,在信託業務回歸本源的行業發展方向指引下,預計市場佔比將有所提高。邢成表示,“隨著我國老齡化程度加劇、産業結構的轉變和消費模式的變化,未來信託業將在養老服務、旅遊資源開發、網路購物等新興領域嶄露頭角”。

  與此同時,信託業也在逐步完善監管規則。2016年,監管層相繼出臺相關的規範性文件,從強調實質風險化解、引導配資業務、加大非標資金池清理力度、強化資本管理等方面明確提出信託公司要嚴守風險底線,促進行業穩健發展。

  從近年來行業發展情況來看,信託業的凈資産特別是其未分配利潤不斷增加,有利於提高信託公司風險化解和風險控制能力;信託賠償準備規模的不斷擴大,説明信託公司在有意識地增強行業抵禦風險的能力。數據顯示,截至今年上半年,信託業的未分配利潤為1490.34億元,信託賠償準備為195.79億元,同比均取得兩位數增長。(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記者 何 川)

(責任編輯:符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