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看中經經濟日報微信中經網微信

“紅頂仲介”能否“秒殺”租房亂象?

2017年11月10日 07:05   來源:經濟參考報   

  虛假資訊氾濫、騙租時時上演、黑心仲介欺詐租客……這些亂象早已成為租房市場公認的“頑疾”。隨著國家鼓勵住房租賃政策的出臺,各地政府搭建的住房租賃交易服務平臺陸續上線。專家稱,這是各地落實租購並舉住房制度的“關鍵一招”。這些“紅頂仲介”能否終結租房市場的亂象,成為當下人們最為關注的話題。

  黑心仲介“二房東”

  租房亂象知多少

  24歲的北漂青年王林通過一家不知名的仲介公司在北京雙井附近租了一間“隔斷房”,但住了不到一個月就住不下去了,迫不得已搬了家,還損失了幾千元。

  “簽訂了一年租賃合同,但入住沒幾週,我就發現客廳突然被人擺放了花圈,十分喪氣。”王林無奈想要退租,仲介告訴他提前退租構成合同違約,押金要抵扣違約金。

  在北京從事房屋租賃的葛經理告訴記者,王林遇到的情況實際是黑仲介為逼迫租客違約而耍的伎倆。“有些個人或者黑仲介租下十幾或幾十套房子,每一套分租給多人,然後使用多種看起來奇怪的‘噁心事’趕走租客。”他説,除了放花圈,有的黑仲介還在房屋內安裝信號干擾器遮罩信號,或者雇人徹夜在客廳打麻將,“一問起來就説是租客的朋友,誰也拿他們沒辦法。”

  無獨有偶,上海的周先生不久前也遭遇了一場租房騙局。周先生看中了一套位於楊浦區中原路的出租房,現場看房時,一名“房東”向他出示了房産證複印件,並以免仲介費為由勸周先生私下交易。周先生和“房東”簽訂了租房合同,並以“押二付三”的方式支付了17500元房租後,當場就拿到了鑰匙。但周先生事後得知,和他簽合同的是假房東,房産證複印件、租房合同都是偽造的。目前,上海警方已立案調查。

  記者調查發現,由於我國住房租賃市場供應主體發育不充分,市場秩序不規範,在租房騙局屢見不鮮的同時,虛假資訊氾濫、“二房東”私自轉租、群租等普遍現象也讓不少租房族“有苦難言”。

  在上海工作的楊燕在找房路上深感疲憊,“雖然手機上裝有各種租房APP軟體,然而各種資訊魚龍混雜,難辨真假。顯示有房的,去看的時候往往沒有,然後再帶你去看其他不合需求的房子。”

  鏈家研究院院長楊現領表示,目前,北上廣等地租房資訊渠道主要來自網際網路平臺、仲介機構、房東直租、二房東轉租等。其中,一些機構和個人通過製造假房源、低租金等手段吸引客源,租房者找房成本居高不下。

  “我們當時拎著包就住進來了,但真實環境和網上看到的不太一樣。”近日,兩名來濟南實習的大學生到達預訂的住處,心裏十分失落,“我們在網上預訂的是六人間的房間,到了之後卻發現是‘二房東’轉租給我們的,80平方米的房間有12個床位。”

  “這種‘二房東’私自轉租、群租、抬高租金吃差價等損害消費者權益的行為很普遍,違法成本低,監管難度大。”葛經理等業內人士説。

  楊現領介紹,北京租賃市場中大約有30%至40%的房源集中在職業“二房東”手裏,正規的租賃機構佔比不到20%,遠低於發達國家80%的水準。

  直擊百姓痛點

  遏制租房亂象

  據住建部相關統計,目前我國約有1.6億人在城鎮租房居住,佔城鎮常住人口的21%。隨著城鎮化進程的加快,這一數字還將繼續擴大,租房市場將迅猛發展。

  當前,百姓租房存在幾大痛點:虛假房源多;合同不報備,發生糾紛時租客維權困難;房東漲租、租期隨意、“二房東”現象屢禁不絕等。業內人士認為,規範運營的租賃機構較少,法律監管體系不健全,仲介違規甚至違法行為成本低等是租賃市場亂象叢生的原因。

  今年7月,住建部等九部委聯合印發《關於在人口凈流入的大中城市加快發展住房租賃市場的通知》要求,在人口凈流入的大中城市,要搭建政府住房租賃交易服務平臺,通過平臺提供便捷的租賃資訊發佈服務,保障租賃雙方合法權益。

  據了解,各地推出的官方住房租賃平臺,將通過收集和發佈租賃資訊、動態監測租賃資訊、指導住房租賃價格等,有效遏制租房亂象。

  9月底上線的杭州市住房租賃監管服務平臺,把公共租賃住房、長租公寓、開發企業自持房源、仲介居間代理房源、個人出租房源等全部納入平臺管理。根據杭州市住房保障和房産管理局的統計,截至10月30日,該平臺累計掛牌房源37244套,發佈求租資訊304條,累計訪問量近60萬次。

  記者登錄該平臺發現,有租房需求的用戶在鎖定房源後,可直接對接租賃企業或者房東。租客與房東若為異地,無法及時當面交流和操作業務,APP端還提供雙方移動簽約和電子簽章服務。

  10月10日,該平臺完成了第一單租賃簽約,房東和租客通過平臺完成相關手續。“從搜尋房源到簽訂合同,僅用了1個小時。”楊先生以每月3000元的價格租到了兩室一廳,比市場價低不少。楊先生告訴記者:“房東劉女士自主掛牌,我們直接對接。網簽過程中需要實名認證,不能弄虛作假。”

  多地的官方平臺都引入了信用管理。如成都提出建立住房租賃資訊發佈和審核標準,建立經紀機構、住房租賃企業及從業人員等各類市場主體的信用管理體系,建立“紅名單”和“黑名單”制度。

  “廣州智慧陽光租賃平臺”10月19日上線,記者登錄平臺發現,該平臺還設置了“成交價格不得高於放盤價格”和“仲介佣金標準明碼標注”等功能,房屋租金和仲介服務佣金公開、透明。房屋租賃成交並備案後,租賃雙方還可就此次交易相互評價,系統將自動計算誠信評分。

  杭州市房産交易産權登記管理中心主任韓君卿説,杭州將在全城引入“信用租房”,可租房源、租客、房東以及仲介服務人員都將對應一套完善的信用體系。信用好的租客不僅可能免交押金,還有可能按月繳納房租。如果在租房過程中有惡意失信行為,會影響其信用評估。

  供求關係生變

  租金開始鬆動

  “相信不用多久,兒子的婚房和我們的養老房,都可以靠租房來解決了。這是一條比較好的出路。”年過六旬的退休教師楊曉宏正在尋找位於上海市中心徐家匯的新式里弄租賃房。

  楊曉宏的三口之家過去住在上海傳統的舊式里弄房,條件艱苦。退休後,他和老伴考慮依靠仲介機構找一套距離醫院更近一點的小戶型房源租住;30歲的兒子明年要舉辦婚禮,正在等待所在企業落實對“無房戶”的住房租賃補貼。

  據中原地産不完全統計,截至目前,全國發佈租賃新政策的城市已超50個,包括國家確定的12個租賃試點城市。各地陸續出臺的扶持政策吸引各類市場主體競逐。伴隨高中低端多元化産品的持續入市,租賃市場的供求關係以及各方心態已開始發生變化,租金可議價的空間擴大,租戶的選擇日漸增多。

  房地産開發商、仲介機構、物業服務機構、國有租賃公司、網際網路企業……各地陸續出臺的扶持政策,引得各類企業競逐租賃“藍海”。

  目前不少房地産開發企業正從單一的開發銷售向租售並舉模式轉變。據克而瑞研究中心統計,全國排名前30位的開發商中,已有60%以上開始佈局長租公寓市場,旭輝領寓、龍湖冠寓、萬科泊寓等已形成一定規模。如,龍湖冠寓10月在上海宣佈開業9家門店。龍湖集團副總裁兼冠寓公司CEO韓石表示,龍湖冠寓2017年將在全國佈局16個一二線城市,預計開業房量逾1.5萬間。

  一些房地産開發企業將新建商品房項目中長期持有的部分房源用於市場租賃。上海龍湖總經理溫介邦透露,目前在上海獲得的20個項目中,有6個是上海龍湖自持的物業項目。旭輝領寓提出5年內集中式公寓數量將超過20萬間;萬科則計劃年內在全國佈局10萬間長租公寓……

  市場主體的增加,促進了長租公寓的持續供應,租戶的選擇也日益多元;住宅銷售市場“走低”,也使得存量房源“由售轉租”,這一系列變化正在改變市場各方的心態。

  上海房屋租賃指數辦公室調查發現,上海住房租賃市場開始呈現分化。部分區域的待租房源明顯高於新增需求,不少傳統民房出現降價續約的現象,而中高端需求熱點則逐漸轉移至長租公寓。

  中原地産數據顯示,上海中高端租賃房源的平均成交週期由兩周延長至一個月,不少房東主動降租金5%以上。“業主心態的轉變帶來了租賃市場房源供應的增加,從而緩解了市場的供需矛盾,平抑了租金價格。”旭輝領寓國際副總裁高傑説。

  (記者鄭鈞天、馬劍、周強、王陽、李萌等綜合報道)

(責任編輯:孫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