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看中經經濟日報微信中經網微信

貓狗鏖戰“雙十一”:你沒見過的各種大招和口水仗

2017年11月13日 07:58   來源:中新經緯APP   

  中新經緯客戶端11月13日電(常濤)從提前20余天的預熱,到不斷刷新紀錄的成交額,再用一場華麗的晚會歡喜收場,走過第九個年頭的“雙十一”在刷屏的節奏中慢慢落幕。如今的“雙十一”戰場,早已不是發起者阿裏一家在單打獨鬥,在今年的較量中,京東依舊沒有缺場,且來勢洶洶。

    京東首亮數據 與天貓差距縮小

  11日零點一過,在天貓商城從事公關工作的李想(化名)變得異常忙碌,她需要守在直播大屏前,將今年天貓“雙十一”全球狂歡節的即時交易額通過微信朋友圈向外傳播:3分零1秒,成交額破100億;6分零5秒,破200億;2小時15分18秒,破800億;9小時零4秒,破1000億??????一組組新鮮出爐的數字很快在社交媒體上刷屏。

  頗讓李想和她同事自豪的是,這些數字均刷新了往年“雙十一”的紀錄。比如,去年天貓“雙十一”用了18小時55分36秒,交易額才達到了1000億;用了6分58秒,交易額才破了百億,而今年明顯更快了。

  與此同時,天貓的老對手京東也沒有閒著。11日早上8時許,京東公佈,截至上午7點46分58秒,京東全球好物節累計下單金額突破1000億元,展現出強勁的增長勢頭。

  值得玩味的是,京東公佈的數字是從11月1日開始計算,因為與天貓提前20余天開始預售的套路不同,京東是從那天啟動了“京東好物節”。

  而這也是京東第一次選擇公佈即時的“雙十一”成交額。雖然京東往年也參加“雙十一”活動,但他們從來沒有選擇過當天公佈即時數據。媒體只能從他們的財報中搜尋有關“雙十一”期間的成交額。

  京東為什麼會選擇在今年公佈即時成交額,一位不願具名的零售行業觀察者對中新經緯客戶端(微信公眾號:jwview)表示,京東選擇公佈即時成交額説明紙面數據不算差,當然事實證明也是如此。“之前,由於京東體量較小,難以與天貓抗衡,不公佈數據也可以理解。如今京東發展迅速,勢頭也很強勁,與天貓的差距在逐漸縮小,他們當然想把成績拿出來亮一亮。”該人士説。

  對於京東拉長“雙十一”購物時長的做法,有分析人士認為,其一是為搶奪“雙十一”份額;背後的野心更是要改變阿里巴巴多年來為消費者養成的“剁手”習慣:“雙十一”不用守到淩晨,這是其二。

  網際網路專家馬繼華表示,京東去年第四季度的GMV(商品交易總額)為2062億人民幣,而今年僅僅11天就有超過950億人民幣的下單,雖然GMV與下單兩者指標有何異同還需要對照,但京東的高成長也是肯定的。

  競爭全方位 明爭暗鬥還有口水仗

  商場如戰場,競爭無處不在,在迅速迭代的後網際網路時代更是如此。競爭也往往少不了明暗智鬥,有時還要伴隨著口水仗。在今年“雙十一”的戰場上就險些讓一段“到底誰數學好”的掐架搶戲。

  對於京東統計從11月1日至11日下單金額的做法,阿里巴巴公關委員會主席王帥稱:“不得不承認京東數學很好”,並説:“只要京東自己願意,可以把一年的下單金額都算成“雙十一”跨年大活動的下單總額”。

  而京東首席行銷官徐雷則在朋友圈對王帥的言論進行了“回懟”:“這不是數學問題,是邏輯學問題。為啥你家可以提前預售20多天開賣然後算一天銷售額,我家不能正常開門做買賣只算11天購物季銷售額。”

  撇開眼花繚亂的交易值,從這段口水仗中,也可見兩平臺競爭之激烈程度。

  “雙十一”帶來的大量訂單,對任何一家電商平臺來説,帶來的前期庫存儲備、後期物流運輸以及後臺技術支撐的壓力都是巨大的,而這些也往往成為電商平臺相互較量的領域。

  物流方面,天貓雙11全球狂歡節才過去9個半小時,包裹發貨已經超過1億。開場12分鐘,全網第一單在上海完成簽收;33分鐘,跨境第一單送到寧波消費者手中;69分鐘,農村第一單在貴州黔南苗族布依族自治州完成。

  而京東自建物流這時也展現出了強大的核心競爭力。根據其11月12日淩晨提供的數據,11日當天的訂單已有85%實現當日生産出庫,不可謂不快。

  支付方面,對阿裏來説,用戶下單後,首先考驗的是支付寶。今年天貓雙11全球狂歡節剛開場5分22秒,新的支付峰值就誕生了:25.6萬筆/秒,比去年增長超1倍,再次刷新全球紀錄。同時誕生的還有數據庫處理峰值,4200萬次/秒,意味著在支付峰值産生的那一秒裏,阿裏平穩處理了4200萬次請求數。

  京東金融服務也不甘示弱,11日0點到1點,京東白條支付交易額同比增長450%,7個小時白條支付交易額超去年11月11日全天。11日0點到12點,京東支付訂單同比增長350%,支付峰值是去年5倍。“雙十一”期間,京東金融聯合品牌商共為用戶節省5億元,其中,白條用戶通過分期免息節省了3億元。白條平均提額2800元/人,50%的用戶購物時也購買了京東金融的保險保障服務。

  雙方在佈局黑科技上也下了不少工夫。今年“雙十一”,天貓海量訂單背後是智慧客服、智慧導購、智慧揀貨官、智慧配送員等等職能體系的深度佈局。此外,阿裏在今年也重兵投入做物聯網(IOT),馬雲將其再次精確為“智聯網”,“雙十一”也正是搭建物聯網的最佳練兵場。

  據京東某事業部負責人向中新經緯客戶端(微信公眾號:jwview)介紹,今年“雙十一”期間,北京、青島、上海、廣州、武漢等13個“亞洲一號”智慧物流中心及全球首個全流程無人倉、昆山無人分揀中心以及全自主研發的武漢無人倉等全面投入使用。其中,全流程無人倉實現了倉內自動化、智慧化設備覆蓋率達到100%,實現了從入庫、存儲、包裝、分揀的全流程、全系統的智慧化和無人化。

  “貓狗大戰”誰是最後贏家?

  阿裏與京東之間的“貓狗大戰”由來已久,且從未中斷過。早在2013年,在電商領域裏,基本就是阿裏、京東、騰訊、蘇寧等四大電商平臺的競爭格局。

  後來,阿裏與蘇寧、京東與騰訊分別牽手,“阿裏+蘇寧VS騰訊+京東”的雙寡頭競爭格局就此形成。

  但需要指出的是,在新零售和消費升級的浪潮下,未來,無論是阿裏還是京東,其根本均不在電商,而在於為商家、合作夥伴提供物流、技術、金融、數據等能力。

  基於此,馬雲與劉強東各走了一條迥然不同的道路。阿裏版圖巨大,大數據、移動網際網路、網際網路金融、O2O等都有涉及,所以馬雲的戰略是穩步橫向擴張。

  劉強東的京東則採用的是燒錢的模式:重金投入,把控全程消費鏈條的每一個環節,打造超出用戶預期的用戶體驗,然後靠用戶體驗去贏得用戶從而獲得市場。

  在談到阿裏與京東的關係時,王帥説了一段頗繞的話:“京東好,對於阿里巴巴太重要了,因為阿里巴巴就是要培養更多像京東這樣的企業。另外阿裏好,對京東太重要了,因為京東的市值,一半以上來源於資本市場對於阿里巴巴未來的信心和想像;但同時阿裏不好,對京東更為重要,因為超越阿裏的故事京東天天在講,差距卻越講越大,怎麼繼續講下去,確實是個很現實的問題。”

  網際網路專家王越表示,京東的快速成長將讓它與阿裏的競爭關係長期存在,“現在這種競爭已經持續化、場景化、常態化,(未來)這兩家在運營環節的各種較量應該不會有大變化,但京東想趕超阿裏,目前還不現實,畢竟體量差別很明顯。” (中新經緯APP)

(責任編輯:梁靖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