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看中經經濟日報微信中經網微信

可轉債上市公司持續擴容 套利空間將收窄

2017年11月14日 06:29   來源:中國經濟網-《經濟日報》   周 琳

  今年以來,可轉債發行預案數量出現井噴。Wind資訊統計顯示,截至11月13日,發佈可轉債發行預案的上市公司數量超過120家,擬募集資金規模超過2900億元。其中,今年2月份“減持新規”發佈後的可轉債預案數量超過70個。部分上市公司甚至放棄定向增發方案,轉向可轉債融資方式。如何看待今年以來可轉債的火爆行情?其中是否存在風險?

  新規利好發行

  可轉換公司債券(簡稱可轉債)是一種可在轉股期內按照事先約定的條件轉換為公司股票的債券。可轉債兼具債性和股性,是一種重要的再融資工具。

  可轉債通常有三種發行方式,即原股東優先配售、網上發行和網下發行。通常會在發行公告中確定原股東優先配售的比例,以及優先配售後餘額部分在網上和網下發行預設的比例。

  2009年之前,我國的可轉債市場可謂波瀾不驚,維持在每年10隻左右。2009年之後,可轉債的發行規模有較大提升,但並未出現像定增市場一樣的火爆場面,屬於相對“小眾”的融資工具。

  2017年2月15日,《關於修改〈上市公司非公開發行股票實施細則〉的決定》發佈,這一新規從定價規則、融資規模以及融資頻率等方面,對定增融資作出限制。再融資新規要求上市公司非公開增發必須間隔18個月,並且融資額不能超過市值的20%。但對於一些符合條件的上市公司,可採取可轉債或優先股的形式來替代原來的再融資方案。也就是説,可轉債原則上不受上市公司非公開增發新規的限制。

  在技術上,申購“門檻”大幅降低。今年9月初,中國證監會發佈修訂後的《證券發行與承銷管理辦法》,主要為了解決可轉債和可交債發行過程中産生的資金凍結問題,將現行的資金申購改為信用申購。按照新規,網上申購無需預先繳納申購資金,提高了打新資金的利用效率。同時,新規引入了網上打新違約的懲罰機制。相比之下,網下打新仍然要繳納一定的保證金,但相比之前按照申購金額比例繳納,保證金大幅下降。

  “政策面和技術面上都利好可轉債市場,在定增受到限制的情況下,可轉債這類低息且具備轉股權的融資工具成為定增融資的‘替代品’,發行量大概率增加。”興業證券分析師任瞳説。

  減持引發關注

  隨著可轉債市場發行火爆,控股股東快速減持以及短期獲利豐厚的問題逐漸引起市場關注。10月20日,雨虹轉債剛上市。根據10月24日上市公司東方雨虹大股東李衛國披露的減持公告,從10月18日繳款到10月28日減持完畢,李衛國及其一致行動人10天減持的收益率約為18%。

  既沒有上市後的破發,也沒有過去相對較低的收益,雨虹轉債的案例反映出部分可轉債“蛋糕”的美味程度。但這種低風險、高收益的情況能否持續?

  “從供給端看,可轉債在2015年之後供應量大幅下降,但轉債的需求方面又有剛性回升。如果將轉債看成某種商品的話,那麼,在供應稀缺、需求剛性的情況下,當前轉債産品本身有一個估值溢價,這一溢價會隨著發行量增多而下行。”鑫元基金研究部總監兼基金經理丁玥説。

  從需求端看,目前投資者申購轉債的仍以公募基金等機構投資者為主。從上交所發佈的投資者動向看,基金目前仍是持有可轉債金額佔比較高的金融機構,但自今年8月份以來連續第4個月凈減持轉債。目前,基金倉位與轉債估值變化同步。保險公司繼9月份減持約8億元之後,10月份也減持了約3億元轉債。

  中金公司發佈的研報顯示,保險的多數持倉是銀行轉債,目前險資減持的也主要在銀行轉債。此外,自然人、專戶理財、年金等均小幅減持了轉債投資。

  “可轉債是目前市場上較好的套利工具之一。所謂套利,套的是轉債市場估值變化的利益。隨著轉債利好政策持續發酵,可轉債發行速度和規模提升,這一套利空間將會隨著轉債市場供應量增加而不斷收窄。”丁玥説。

  投資更須謹慎

  儘管部分上市後的可轉債出現過首日平均漲幅近20%的情況,但是隨著轉債數量增多,轉債高漲幅情況無法成為常態。從目前審批情況看,發行可轉債的審批有加速趨勢,但審核並未鬆動。今年9月5日、9月19日、9月20日、9月27日,分別有1家上會。進入11月份,僅2個工作日就有9家上市公司密集上會。11月6日,蒙草生態可轉債申請遭到證監會否決,這是近年來少有的被否可轉債預案。11月6日上會的5家公司中,吉視傳媒、中航電子、蒙草生態均受到監管問詢,涉及問題包括部分財務指標下滑、發行人關聯交易情況等多方面。

  “轉債介於普通股和債券之間的屬性,使得供需雙方接受意願更強,屬於市場化的多層次融資工具。轉債也有成本,最終結果還是要轉股,未來能否成功實施轉股,還得看公司業績及正股表現,萬一不能如期順利轉股,或是攤薄收益,都會利空股價,也將減少控股股東的持股市值。”興業證券分析師左大勇表示,考慮供給壓力、債市調整等因素,目前機構都偏謹慎。若再考慮到短期股市和轉債長期估值等因素,短期內投資者應輕倉小量參與。(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記者 周 琳)

(責任編輯:馮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