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看中經經濟日報微信中經網微信

小藍單車現金流隱憂 共用單車押金第三方託管是假?

2017年11月14日 07:14   來源:中國經濟週刊   

  

  《中國經濟週刊》首席攝影記者 肖翊 攝

  《中國經濟週刊》記者 銀昕 | 北京報道

  (本文刊發于《中國經濟週刊》2017年第44期)

  “我的半年卡到期了,本想把押金退出來,卻被告知已經‘免費升級’成了一年卡,我沒想升級啊,誰替我做的主?”北京一位小藍單車(Bluegogo)用戶表示,她在“十一”期間發現半年前購買的半年特權卡被強制升級,應用界面上卻沒有可申請退押金的操作按鈕。“押金退不出來,不會是資金鏈出了問題吧?”她對《中國經濟週刊》記者説。

  隨後,記者接到多名小藍單車用戶反映半年卡被強制升級,199元押金不予退回的問題。《中國經濟週刊》記者就此採訪小藍單車首席戰略官陳懷遠,他的回答是:“早期特權卡多數是企業買給員工發福利的,我們乾脆到期後直接升級成一年卡了。”

  但為何不設置退押金按鈕?陳懷遠表示,這的確是系統後臺調整時沒有考慮到這個問題,“特權卡用戶佔用戶總數比例很低,我能保證的是小藍的資金鏈沒有問題。”陳懷遠説。

  但到10月中旬,小藍單車的部分普通用戶也開始遭遇99元押金退不出來的尷尬。在半個多月的時間內,QQ上已組建成近200人的名為“小藍單車退押金維權”的群聊組。“有一部分已經退了,但過程很艱辛。”該群群主告訴記者,他收集了一部分用戶的手機號碼,委託一些媒體記者向小藍單車方面提交名單,隨後這部分用戶收到了退款,“但之後這招就不管用了,現在問題沒解決的還有很多人。”

  遲遲未能公佈的B輪融資,停留在PPT上的新産品

  “我們很快就會把B輪融資Close掉。”小藍單車首席戰略官陳懷遠在2017年4月中旬時曾告訴《中國經濟週刊》記者。自2月下旬進入北京,彼時的小藍單車正春風得意,每日都會收穫一個嶄新的用戶數字和投放數字。

  良好的騎行體驗和不錯的用戶口碑,讓對摩拜和ofo各自缺點多有抱怨的單車用戶們多了新的選擇。作為野獸騎行的孵化子公司,無論是李剛還是整個小藍創始團隊,都樂於將小藍塑造成技術含量高、騎行體驗好的專業化形象。陳懷遠就曾不無驕傲地對記者説:“為什麼小藍的車好騎?在用戶反映那裏就兩個字,但在我們的團隊看來,是母公司野獸騎行多年研究智慧自行車所積累的四五十個高於其他同行的指標。”

  此前,陳懷遠及小藍團隊內部一直自視為行業第三,以技術流、精準投放和精細化運營為特點,瞄準了當時佔有率位居第二的ofo。“ofo在我們看來問題是比較多的,它以不到三百元每輛車的低成本先大量地佔有市場,這是很大的後患。我們正是看準了ofo的一些弱點,才覺得這個項目很有希望。”一位小藍內部人士告訴記者。

  小藍想要超越的ofo,于2017年4月獲得高達4.5億美元的D輪融資,這也改變了摩拜穩居第一的競爭格局。

  但截至目前,小藍單車仍然只有A輪從黑洞資本和智明星通融得的4億元人民幣,就再未宣佈獲得過任何融資。直到發稿時,小藍單車的B輪融資遲遲未能對外公佈。

  “先盡可能地佔據最大地盤的人才能笑到最後,技術優勢的擁有者不一定能成贏家。”北京飛馬旅發起人郭昕對此評論説。

  小藍單車試圖在廣告上開拓商業模式,於今年5月推出帶有前置螢幕的Bluegogo pro 2,是全球首款帶螢幕的共用單車,小藍希望借助中空螢幕打造全球最大廣告媒體平臺,做到精準的線下廣告展示和發佈。然而,北京市“新政”除禁止投放新車外,還規定車輛不得設置商業廣告,寄希望於車身廣告盈利的單車品牌如遭棒喝。而bluegogo pro2 始終未在全國市場成規模地投放,被一些人戲稱為“停留在PPT上的新産品”。

  用戶押金是否被用作運營資金?“第二集團”或遇現金流危機

  10月24日,永安行在其官網發佈了對HelloBike收購的資訊,除了ofo和摩拜以外的“第二集團”成員抱團取暖就此開始。

  自北京市“新政”發佈後,業界就開始有“第二集團要活不下去”的擔憂。同屬第二集團的酷騎單車就已出現部分用戶退不出押金的尷尬。

  酷騎的用戶押金去了哪兒?時任酷騎CEO高唯偉稱:“押金由公司保管,一部分用於公司運營,購買車輛了。”不是有第三方託管嗎?高唯偉的回答是:“當時和民生銀行簽署了押金存管協議,但是並沒有實際對接。”

  一位業內人士告訴《中國經濟週刊》記者,部分品牌為保持現金流而挪用用戶押金,導致押金退不出,“押金退不出,品牌肯定失信于用戶。”但若任憑用戶退押金,企業的現金流又會出問題,這是一個猶如抱薪救火的尷尬局面。

  小藍單車的用戶押金是否被挪用作運營資金便成了令人關注的焦點。在今年2月的一次媒體訪談中,時任小藍單車副總裁胡宇沸表示,用戶押金一部分用於退還用戶,另一部分進入運營資金。儘管陳懷遠於今年4月對《中國經濟週刊》記者稱,已與招商銀行簽署資金託管協議,用戶押金與運營資金嚴格區分。但如今半年卡強制升級和普通用戶無法退還押金事件,還是令業界質疑:若運營資金與用戶押金真的分開,為何遲遲退不出押金,還要變相佔據半年卡用戶的199元押金?小藍單車的第三方資金託管是否也只是“簽署協議,並未實際對接”?

  記者隨即向招商銀行有關人士進行核實,從招商銀行總行、北京分行,上海分行和深圳分行分別傳來的消息均為“該行與小藍單車並無資金託管業務上的合作。”

  “小藍的現金流肯定是出了問題。”郭昕分析説,截至“新政”之前,共用單車一直處於“燒錢”模式。“投資人眼中只有市場佔有率,這就是惡性迴圈,情況越不好越融不到錢,越融不到錢情況越不好。”在郭昕看來,小藍單車或為維持賬面上的現金流,挪用了用戶的押金。

  《中國經濟週刊》記者就是否挪用押金一事聯繫小藍單車負責人,但至發稿未有回復。

  截至2017年9月,北京市推出共用單車停止投放“新政”時,ofo在北京投放數量為80萬輛,小藍單車只有26萬輛。根據QuestMobile的統計數字,截至2017年7月,小藍單車的用戶滲透率只有6.3%,而酷騎單車都有6.5%,ofo甚至超過了摩拜單車躍居首位,滲透率為54.1%。

  滲透率屈居第二的摩拜單車日前與首汽約車合作,在廣州地區將首汽約車的專車服務接入了自己的APP,正式進入了單車之外的其他出行場景。

  分析人士指出,在部分城市無法投放新車後,所有單車品牌都囿于新的業務增長模式,尋求與其他出行場景的合作和切換也可説是一種應對措施。

  “我們也只是在嘗試,這兩種交通場景能否在同一個APP上相處融洽,誰也不知道。”一位摩拜單車內部人士告訴記者。

(責任編輯:孫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