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看中經經濟日報微信中經網微信

經濟日報:治金融亂象須立規矩抓落實

2017年12月07日 06:39   來源:中國經濟網-《經濟日報》   陳果靜

  金融亂象屢禁不止,一個原因是規則不明確,另一個是規則難落地。此外,相關監管也缺乏長效機制。在當前金融創新層出不窮,尤其是金融科技快速發展的背景下,整治金融亂象首先要統一規則,並進一步完善監管協調機制,強化和落實監管責任

  近一段時間,從叫停ICO到規範整頓“現金貸”,監管層對金融亂象“零容忍”,“出手”的速度越來越快。然而,整頓規範多針對的是當前的亂象,根治還須找準關鍵,建立起長效機制。

  “現金貸”是消費貸款的一個分支,具有無場景依託、無指定用途、無客戶群體限定、無抵押等特徵。其初衷是希望踐行普惠金融,通過技術創新等手段,使得原本沒有機會獲得貸款的人群也能獲得資金支援。然而近兩年,伴隨著金融科技的飛速發展,部分機構打著“普惠金融”旗號,行“高利貸”和“掠奪性借貸”之實,其中涉及的過度借貸、重復授信、暴力催收、侵犯個人隱私等問題逐漸浮出水面。當前,對其重拳規範和整頓實屬必要。

  需要深入反思的是,金融亂象屢禁不止,問題出在哪兒?

  一個是規則不明確。就拿“現金貸”來説,由於對網貸公司的監管規則不明確,給“現金貸”的膨脹提供了可乘之機。一直以來,網路小貸公司牌照由地方金融辦負責審批發放,小貸公司手持地方性金融牌照,卻依託網際網路實現了全國經營。而地方金融辦作為其監管主體,網貸公司跨區域經營與地方金融辦屬地管理的職責存在著衝突,重批設、輕監管,加上配套監管手段缺失,這就增加了風險防控的難度。可以説,“現金貸”是監管套利的産物,風險在監管的真空地帶不斷積聚。

  另一個是規則難落地。最高法對於貸款利率上限有明確的司法解釋,然而在實際情況下,部分“現金貸”機構利用各種亂收費來“鑽空子”,聲稱其利率並未超過年化利率36%紅線,實際其綜合成本已經遠遠在此之上。

  此外,相關監管還缺乏長效機制。對開展“現金貸”業務的持牌機構監管相對容易,而對未持牌經營“現金貸”的機構取締起來更難,面對數量龐大的“現金貸”機構,如果僅依靠金融監管部門的力量,清理過程中可能面臨挑戰。

  更重要的是,在當前金融創新層出不窮,尤其是金融科技快速發展的背景下,金融亂象的形成可能更為迅速,其規模的膨脹也極快——可能一個月不管,規模就翻番,甚至翻了好幾番。這就讓監管機構的相關措施顯得相對遲緩。

  解決這些問題非一日之功,還有待長效機制的建立。

  整治金融亂象,首先要統一規則。近期明確“凡是搞金融都要持牌”已經在化解金融亂象上邁出了第一步。下一步,針對“現金貸”問題,相關監管部門將對網貸公司市場準入進行評估、制定相關規則,相關部門也在考慮修訂10年前制定的小貸公司監管規則。此外,金融相關法律的完善也亟需加快步伐,使其與當前金融業的發展相適應。

  另一個問題是,有了規矩如何落地?監管體制機制改革也要跟上。要改變過去“鐵路警察,各管一段”的監管方式,進一步完善監管協調機制。同時,理清中央和地方金融監管職能,強化和落實監管責任。

  對於此次“現金貸”的清理整頓,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潘功勝表示,將加強監管協調,在網際網路金融專項整治的框架下,將由央行、銀監會等部門統籌部署,落實屬地責任,加強央地聯動和部門協同。同時,將推動包括中央與地方金融監管在內的金融監管體制的改革。業內也希望,通過“現金貸”的整頓規範,推動長效機制的建立,真正形成良幣驅逐劣幣的市場環境。(原文來源:經濟日報 作者:陳果靜)

(責任編輯:馮虎)